【新娘篇】

從新心開始

 

文/張麗玉

 

 

在我情緒最低潮的時候,聽見神對我說:「我會永遠愛妳!」

 

那 天,我和志豪去宜蘭探訪他的好友。他一路抱怨:「我必須受洗才能與妳結婚,那要等到什麼時候?為什麼一定要等到我成為基督徒才能結婚?」後來,他將車子停在黑夜的山路旁,對我說:「我很想盡快與妳結婚,但是我沒聽過神的聲音,也沒感受到神的存在,我無法在受洗臺上欺騙神,欺騙大家!」我告訴他:「任何人只要相信耶穌基督為我們的罪白白受死,相信我們因耶穌基督的死而獲得救贖,並且相信上帝是我們的天父,就可以受洗成為基督徒。並不是所有人都親眼見到神,或聽到神的聲音才受洗成為基督徒的。」


最後他承認:「閱讀溫英幹老師送的那本《信心的跳躍》後,了解神之所以創造這個世界,唯一的理由就是因為愛。我相信,能與妳相遇,就是神愛的奇蹟!回花蓮後,我趕快去上課,就可以受洗了。」

 

惡夢驚心是為何?


2005年12月4日,我受洗那天,帶領我成為基督徒的謝宜蘋姊妹,特地從臺北趕來參加我的洗禮。典禮結束後,我載著宜蘋姊及好友曾葦到七星潭原野牧場慶祝重生。宜蘋姊在海邊的大石頭上,很認真地對我和曾葦說:「妳們兩人要好好為自己的婚姻禱告!對方一定要是位虔誠的基督徒。」


之後的某天晚上,我作了一個夢,夢裡,到了一個充滿怪獸的大樓進行田野研究,心中滿是恐懼。結果,有個人帶著我過關斬將,使我平安完成調查工作。醒來後我還在害怕,但不是怕那些怪獸,而是怕救我的人─我的高中同學王志豪。高中時,他就因為喜歡我,送我一卷周華健的錄音帶。我高興地帶回家聽,聽完卻嚇呆了。因為從第一首到最後一首,都是他自己模仿周華健的唱腔唱的。過多的感情,使我對他產生非常不好的印象。十多年來,我們都沒再連絡,但每當我遇到感情的挫折,媽媽告誡我「被愛比愛人幸福」時,都會想起他。


「惡夢」後幾日,突然接到他電話,因他想報考研究所,打電話向我詢問考試內容。我心想:畢業十五年了,怎麼會突然夢到他,又接到他的電話呢?他並不是我喜歡的那一型,但當我知道,他不排斥基督教時,就做了一個禱告:「親愛的天父,我不知道王志豪是不是祢為我預備的人生伴侶?雖然,在我為婚姻禱告後,他『突然』出現,可是我並不喜歡他,但,若真是祢為我預備的,我願意順服。因為,祢最了解我,也最愛我。請祢改變我的心意!」


當我禱告「若是祢的旨意,我願順服」時,心結打開了,我不再討厭他,慢慢被他做人處事的態度吸引─這是我自己最大的缺點。從前我沒注意到他的優點,無法真正喜樂。禱告後,主使我覺得,我們很適合做朋友。

 

必須同樣愛上帝!


交往近兩個月時,志豪提出「先訂婚」的請求,我只高興了一會兒,心中卻沒有平安。於是寫信給他:「你知道我為何會有既高興又不平安的矛盾心理嗎?因為我的另外一半必須是同樣愛神的基督徒,這是我唯一的請求及條件。」


「我知道不能勉強你相信神。但我深信,在你走過的路上,祂從未離開你,一直在保護你,且賜給你樂觀的想法及歡喜的心,只是你不知道,還以為是源於自己樂觀的天性。何況祂將『我』放在你的面前,你說,祂愛不愛你呢?」


有一次,溫英幹老師問我:「志豪是否作過決志禱告?」我說:「好像沒有。」向老師請教內容後,當晚即打電話問他是否想作決志禱告。志豪問:「什麼是決志禱告?」我說:「就是你向神禱告:相信耶穌基督是你個人的救主;祂因你的罪受死,你願一生作以耶穌基督為榜樣的基督徒。」他說好啊!於是我唸一句,他跟著唸一句,作了決志禱告。


2006年12月31日,志豪受浸成為基督徒。之後他的血壓常無故高到220,頭暈,病情惡化,時好時壞。我陪他去嘉義看病,回花蓮後,仍經常三天兩頭跑急診室。直到醫治釋放團隊為他進行兩三次的醫治禱告後,才慢慢好轉。


週日,我們一起到教會做禮拜,志豪有時會缺席,我對他說:「每週日來教會參加崇拜,使我覺得肩上的重擔沒了,因為神幫我擔了,所以我每週日一定要來,不然累積兩星期的重擔實在負荷太多了。」他說:「我無法體會卸下重擔的輕鬆,也不懂為什麼要把重擔交給神?自己做事自己承擔才對!」他無法理解及體會我的感受,類似「卸下重擔」、「交託」等屬靈術語及信仰話題,常是我們爭執的重點。尤其在與信仰相關的「未來規劃」及「各種人事物價值觀」等議題上,我常辯輸他。因此,時常請溫老師來「關心」他的提問。

 

我會做給妳看!


一個週日,禮拜結束後,我去志豪家看他,發現他沒生病卻不去教會,我很生氣,愈看他愈討厭!他問我怎麼了?我冷冷地回答:「我一個人比較快樂!」他說:「妳的意思是我們不是男女朋友囉?」我說:「對!」下個主日,我就看到他出現在教會中。禮拜結束後,我答應和他吃飯聊聊。到餐廳坐下,他馬上跟我說對不起,還拿出一週來的反省記錄,包括曾讓我難過或生氣的事。他說:「妳不理我後,我從《男人都該知道的女人的祕密》這本書中,知道我對不起妳。書上有很多女生的心情及想法,是我從來不知道的。我覺得,妳比香菸還重要!」


天啊!竟拿我跟香菸比。於是我說:「給我們彼此半年的時間吧!你不是要去臺北進行團體治療嗎?無法好好工作,就該先把身體治好。你的身體這樣,我沒辦法將自己交給你!是你的跑不掉,不是你的,強求何用呢?一切交給神吧!」他立刻說:「我會做給妳看!」


約有半年,我努力撰寫論文,志豪有更多時間與主相遇。他開始尋找神,向神支取力量求醫治,也常為我的論文禱告。靠著神醫治的恩典,他的身體慢慢康復,也找到一份喜歡的工作。我們每週仍參加同一小組的聚會,在小組聚會時聆聽志豪找工作及團體治療的見證後,我知道他已明瞭且體驗「凡事交託神」的意義。在小組長成鳳樑教授的引導及關懷下,志豪的靈命成長快速,我們終於可以「自由溝通」,尤其是談及與信仰相關的名詞及價值觀時,不需要再三解釋或請師長「翻譯」。此時,我覺得應該給志豪和自己一個從新「心」開始的機會。


2008年9月27日,我們在花蓮美崙浸信會舉行婚禮;我相信,神一定會永遠愛我們!

 

▲麗玉和志豪這對愛侶,通過信仰與愛情的重重考驗之後,終於在神與人的見證之下締結連理。

 

溫老師推薦給新郎志豪的好書

《信心的跳躍》(Letters From a Skeptic),Gregory A. Boyd & Edward K. Boyd 著,王逸人、陳景亭譯,1999年宇宙光出版。
本書是一對父子三年內的書信往返。爸爸在每封信中都毫不留情地提出對基督信仰的犀利質疑。問題有時尖銳,有時感性,兒子的回答都至情至性,婉轉有條理,令讀者讀來有一份過癮的感覺。隨著他們父子一起探索信仰真意的當兒,也會禁不住沉浸在濃郁的父子之情中,是一本感性與理性交織而成的書。對渴求了解人生信仰的朋友而言,這本書值得一讀。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