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了,我在這裡!

——介紹「愛加倍國際愛聾協會」

 

口述/余超華

採訪/楊韓甲華

 

 

會議室門上掛著「開會中」的牌子,室內坐著七位面目慈和、神情開朗的紳士淑女,現場卻鴉雀無聲,一片寂然,不禁讓人疑惑,「怎麼啦?」

 

原來這是在美國馬利蘭州「愛加倍國際愛聾協會」(Agape Love Deaf International)所召開的董事會。與會的有三位聾人、四位健聽人(聽力正常的人),其中有教授、牧師、退休專業人士、資訊技術工程師、特殊教育老師等;有韓國人、美國人「老外」,還有來自港、臺的華裔美人;有的已兩鬢飛白,有的尚年輕英挺,但在聾董事長姜主海牧師的主持下,大夥舞動著美妙的手勢、表情與肢體,抒發胸臆間對聾啞華人的深深關懷,熱情洋溢地討論著將要開展的愛聾事工。

 

聽哪!神州大地的呼聲

 

今日世界上「未得之民」中最大的一個族群,是八千多萬的聾人與聽障人,他們鮮少聽到福音。

 

據《人民日報》報導,2006年中國第二次抽樣調查殘疾人口結果,顯示聽力、語言障礙的人數高達2,780萬,1在殘疾人口中高居第一位,約為26%。2而其中基督徒的比例卻是微乎其微,可能還不到兩千人,只有少於0.01%的人得到救恩。可嘆的是,除了少數的韓國、美國宣教士,竟然沒有大型的機構或教會以他們為關懷的對象。

 

1979年中國經濟體制改變,有體力、智力的人先富了起來,殘疾人難以公平競爭,問題因而突顯。3一般而言,殘疾人教育程度不高,職業技能水平偏低,面對就業的嚴峻挑戰,競爭力明顯薄弱。4

 

以聾人為例,進入市場經濟、競爭白熱化的階段,有些安置聾人的企業單位由於生產設備落後、產品單一老化、缺乏資金,加上管理上的疏失,陷於虧損的困境,不得不讓聾啞職工放長假,回家「待業」,說待業只是好聽,實際上就是失業。這些聾人離開賴以為生的企業後,都有種被拋棄的感覺;他們的父母、子女也在嚴酷的事實中,倍感困惑與無助。5

 

▲「愛加倍國際愛聾協會」藉由兩幅精美的海報傳遞異象與使命。

 

聽見這來自神州兩千七百萬聾人的呼聲,一群心懷神無條件之愛的基督徒,2005年於韓國設立「愛加倍愛聾協會」;同年於美國,2008年於香港成立姊妹會。臺灣有近十萬聽障人口,6目前協會也積極尋求在臺設立姊妹會的契機。

 

余超華記得第一次在教會聽C. L.介紹中國聾人的現況與需要。年輕的C. L.語柔言緩,卻透露出一種讓人稀奇的神采,是一份和她的嬌小纖細不成比例的特質─「巨大的異象」,那份委身愛神、忠心事主的堅韌生命力,直逼而來。感動之餘,超華協助C. L.創立美國「愛加倍愛聾協會」並擔任協會的董事兼祕書。

 

超華一直都有向「未得之民」傳福音的負擔,然而,壓根兒沒想到聾人,更何況,「都過了五十歲,還要學手語?」是神點點滴滴改變了他,每當讀到「你當為啞巴開口,為一切孤獨的伸冤」(箴言31:8),心就悸動;尤其想到這麼多聾人還不認識真神,心就痛起來⋯⋯

 

說著、說著,電話那端漸漸安靜了,我知道一位大漢正在流淚。

 

看哪!一百二十年前的愛

 

基督徒聽見神州大地聾人的哀嘆,不是從今日才開始的。


萌芽於一個遺願,源起於一樁浪漫,清光緒十三年(1887年),中國第一所聾啞學校─登州啟喑學館,於現今的蓬萊(舊名登州)創立。1856年,從新澤西州普林斯頓神學院剛畢業、才二十七歲的查爾斯‧米爾斯(Charles R. Mills)博士,被長老會按牧後,翌年,他帶著新婚妻子羅斯‧麥克馬斯特來到中國,開始長達三十九年的傳教和辦學生涯。

 

米爾斯夫妻的愛兒,三歲時因病喪失聽力。將心比心,當羅斯不幸染患重病,彌留之際,遂留下遺願,希望丈夫能為中國的聾兒創造教育的機會。

 

▲羅斯(Ross,右)憐惜失聰的愛兒蓋雷(中),留下遺願,希望丈夫查爾斯(Charles,左)能為中國的聾兒創造教育的機會,催生了中國第一所聾啞學校。

 

米爾斯攜子返回美國接受特殊教育,結識了老師安妮塔‧湯普森(Annetta Thompson),雙雙墜入愛河。安妮塔毅然辭去聾人學校的工作,遠渡重洋,抵達山東煙臺,第二天就與米爾斯舉行了婚禮。

 

安妮塔學習漢語並積極編寫《啟啞初階》教材,1887年,收到紐約一所小教會奉獻的五十美元,米爾斯就此開館招生,啟喑(聾人)教育在齊魯大地終於落戶生根。7這學校不僅教育聾生,也培育聾教育師資,她造就的教師群散布全中國十一處創立聾校,並遍及香港、北韓等地。

 

啟喑學館現在改名為「煙臺市聾啞中心學校」,2007年慶祝建校一百二十週年,中外各國受惠聾校與支持的教會團體都前來慶賀,飲水思源,知恩謝恩。余超華和愛妻林淑華也躬逢其盛,備受激勵,因而下定決心:「這份一百二十年前開始的愛,讓我們來傳承下去吧!」

 

來啊!展開無聲的翅膀

 

手語是聾人文化的核心。世界各地的手語都分為「文法手語」與「自然手語」。「文法手語」由教育學者推廣,以聽人的文字和口語文化為基礎,供給聾人與聽人交流之用。聾人平常溝通最常使用「自然手語」,有獨特的音韻與句法結構,和當地的口語不一樣。自然手語又分成:有如普通話的標準手語,以及有如方言的地方手語。比方說,上海手語就和北京手語不同,甚至在同一座城市、不同組群的聾人都各有一套自己的手語打法。

 

「愛加倍國際愛聾協會」支持「愛聾手語研究中心」於中國設立。2009年夏天,中心舉辦第一屆國際手語夏令營,有遠自青海來的,還有買不起火車坐票的窮苦學生,一路站著遠度關山,千里跋涉而來。七十五位學員同心學習走向世界的通用手語,未來,該中心盼望在主要城市能每年續辦此類研習營。

 

社會的運作自然傾向「聽人本位主義」,聾人最急迫的呼求是在就醫時,和醫師比手畫腳,常有「雞同鴨講」無法溝通;會錯意時,小病成大病,甚至白白喪命。顧念聾人的全人需求,協會正在研發醫療手語,製成手冊,分發聾人使用。

 

兩年多來的忠誠祈禱,神在加勞德特大學(Gallaudet University, Washington, DC)附近供應一棟房子,作為協會與中國聾學生聚會之用。在這所號稱全世界的聾人哈佛大學裡,每學期有十多位來自中國的學生,協會照顧呵護這些莘莘學子,深知他們會是中國聾界未來的菁英和領袖,將成為提升聾人教育以及身心靈的豐饒種子。

 

回顧「愛加倍國際愛聾協會」成立四年以來,仰望至高的全能神,以神愛加倍(Agape)的愛,播下了許多希望的種子,甚願聾人無聲的翅膀紛紛展開,迎向每一個燦爛的夢想!

 


1. http://www.chinadp.net.cn/channel_/aier/news/2009-03/02-3447.html
2. http://temp07.cdpj.cn/gzh/2007-01/25/content_7647.htm
3. 〈五千萬殘疾人面臨挑戰〉,《明報》,1993年9月27日。
4. http://society.people.com.cn/GB/8217/100568/6181841.html    http://www.epochtimes.com/b5/5/1/31/n798580.htm
5. 邱麗君(聾),〈市場經濟與聾人再就業〉,《中國殘疾人》92期,1996年9月,20頁。
6. http://web1.nsc.gov.tw/fp.aspx?ctNode=40&xItem=10281&mp=1

7. 《中國第一所聾啞學校──烟台市聾啞中心學校早期發展史》愛聾手語研究中心出版。

 

 

受訪者小檔案
余超華,出生於香港,十五歲隨同父母移民美國。現為資訊技術工程師,任職於美國聯邦稅務局,與愛妻林淑華育有一子一女。他懷有從主領受的宣教負擔,矢志服事弱勢族群與未得之民,自2005年起擔任「愛加倍國際愛聾協會」董事兼祕書至今。

 

記者小檔案

楊韓甲華,因關心特殊兒家庭而步入文字工作,在神國資源為基督協會的服事平臺上,遇見許多擁有神無條件之愛的高貴靈魂,成為生命的祝福與喜樂。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