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案专访】2 在大洋彼岸寻觅另一个春天

坐困身分愁城,爱主弟兄来解围

 

采访/杨韩甲华

母:宜莉,43岁,家庭主妇
女:小妮,18岁,学生

 

 

「谁若爱我的两个孩子,他就是我的最爱!」这是宜莉上网徵婚时在心底悄悄的誓言。

 

宜莉成为单亲妈妈时,女儿小妮才三岁,儿子小笙刚半岁。十多年来,她从事外贸生意,事业有成,在广州享有「小资产阶级」的生活。

 

谈起孩子,难掩为母的欣慰与骄傲,尤其是像小棉袄那般贴心的小妮。她四岁习舞,九岁就读于国内三大舞蹈学校之一,专习芭蕾舞。十六岁时便在颇出名的高级健身俱乐部开课教瑜珈,也在儿童艺术中心及小学授课。

 

小妮梦想著来美学习现代舞。宜莉年轻,也有梦想的权利,她憧憬著有个孩子爹的家,一份两情相悦的爱。然而,在国内,很少男士愿意接受有成就的「女强人」,更何况要抚养非己血统、不冠己姓、别人家的两个孩子?

 

▲小妮舞出心声:「妈妈,不要哭,妳要注意身体,我赚钱来养妳,妳放心!我会攒很多钱。」

 

宜莉的父母曾来加州探亲旅遊,对美国人的富而好礼,讚赏不绝。父母的支持鼓舞著她,即使英文能力薄弱,仍然登记上网,仰赖服务社的传译,为自己也为孩子,在大洋彼岸寻觅另一个春天。

 

千寻万找,如意郎君终于出现。杰是打击乐器的音乐家,不但开班授课,也于教会的敬拜讚美小组里司鼓。

 

杰来到广州和宜莉成婚时,小妮一见他就喊:「Daddy!」杰说:「叫杰就可以了!」小妮按照中国人的礼貌,不肯直呼长辈的名字,何尝不是内心深处对父爱的一份渴望?

 

宜莉对自己的丈夫满意感恩。涉外婚姻已在中国形成潮流,然而百中只有一位能如愿找到郎君。她亲眼看见别人上网寻到的洋老公,不是身心残疾,就是年纪太大。杰温和俊秀,身体健康,长她十二岁。虽然交往时,他坦承并不富裕,但是宜莉不介意,她不是为淘金来美,她情愿吃苦干活,和老公併肩建立美满的家。

 

▲小妮16岁时便在颇出名的高级健身俱乐部开课教瑜珈。

 

宜莉等待两年多,取得签證,于2008年1月带著小妮和小笙与杰相聚。宜莉讚美:「杰比亲爹爹还关心孩子。」週末带小笙钓鱼,小妮若晚归,总是尽力去接她。有时,宜莉管教孩子,杰还心疼地护著:「在美国很难找著这么乖巧的孩子,他俩是全世界最好的孩子!」

 

来美国这几个月,与期望产生很大的落差,日子满了愁苦、焦虑、压力和眼泪,她常问自己:「我来这干嘛?」离开年老父母,连根拔起,落籍异乡;年过四十还要重学ABC;原是四轮汽车,现在变成两轮脚踏车代步;杰给的家用钱有时不够买菜,但在电话中还得对父母说:「生活不错!」

 

杰迟迟不为宜莉及孩子们提出永久居留、合法工作的申请。那天,他才吐露出不安全感:「和前妻离婚时,丧尽我全部财产,⋯⋯妳我现在是『试验期』,如果不合,分手还来得及。」

 

语言是心灵沟通的工具,她出自诚意的招呼:「You sit, you eat!」杰解读为粗鲁,批评她脾气大,两人没有共同爱好⋯⋯,语言不通造成的重重误解,她都愿意调整改变。

 

但是「试验期」这个词,像盆冰水,兜头淋下,原本受伤的心,觉得好污辱,碎成了片片!

 

「我是来和你过日子,不是来试婚的!」

 

小妮看到母亲不停的泪水,不禁问:「我们何必来美国?妈妈,妳要注意身体,我赚钱来养妳,妳放心!我会攒很多钱。」

 

宜莉虽然没受过洗礼,但是她敬畏神,在她心底还有个悄悄的誓言:「绝不会提出离婚,不再犯罪。无论贫穷富贵,都愿意和你白头偕老。」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