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信仰与经济发展

请正视欧美先进国家信仰危机,

基督教重心已经逐渐转向!

 

文/温英干

 

 

以耶和华为神的,那国是有福的!祂所拣选为自己产业的,那民是有福的!」(诗篇33:12)


自2008年金融海啸率先席捲美国以来,全球经济至今动荡不安,美国经济仍受四高一低的影响,就是联邦政府高预算赤字、高国债、高外贸赤字、高失业率及低经济成长率。欧洲的经济更是不遑多让,除了景气低迷之外,好几个国家陷入政府债务破产危机之中,尤以希腊及义大利两国情势最是严峻。

 

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经济出现危机,政府债台高築,都不是突发现象,本文继拙作〈国债与财政赤字的危机〉之后(见《神国》杂志22期,2010年12月号),1 尝试探索背后的原因,其实与先进国家逐渐离开真神的信仰有关。因此本文的目的旨在探讨︰(1)基督信仰传统对世界经济发展的影响;(2)目前的全球政治、经济显出「先进国家渐渐远离神而遭祸」与「发展中国家因信仰真神人口增加而蒙福」的消长趋势。

 

一、工业先进国家与基督信仰

 

1. 何谓工业先进国家︰介绍国际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

 

二次大战之后,从1950年代开始至今,全球大致可分为两大阵营︰发达(已开发)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其中有一段时间以共产党为主的社会主义国家成为另一个阵营,不过从他们经济发展的落后程度来看,仍应算是发展中国家。

 

发达国家也被称为先进国家或工业国家,也是国际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的初始会员国。OECD创始于1961年,由18个欧洲经济合作组织及美国、加拿大组成。之后加入其他先进国家,共有22个会员国,堪称已开发国家的俱乐部。2

 

1994年后,OECD开始接受「新兴」发展中国家(emerging countries,指快速发展的国家)加入,如波兰、匈牙利、捷克和斯洛伐克、墨西哥、南韩及土耳其等。目前OECD共有34会员国,涵盖北美及南美洲、欧洲及亚太地区的国家,以及欧盟。

 

OECD加上金砖五国(BRICS,即巴西、俄国、印度、中国、南非的英文字母缩写),其经济实力主导著全球经济,占世界贸易总量的80%。3

 

此外,影响世界经济最重要的国家群还有:先进国家七国集团(G7, Group 7)及新兴国家七国集团(E7, Emerging 7)。七国集团指加拿大、德国、法国、义大利、日本、英国及美国,而新兴七国则指中国、印度、巴西、俄罗斯、墨西哥、印尼与土耳其。七国集团目前国民总所得占全世界70%,新兴七国的国民总所得尚差七国集团一大截(见下述)。

 

2. 经济发展与基督信仰成正比

 

一个国家是否列入先进国家之林,要看这个国家是否属于OECD里的发展援助委员会(DAC, Development Assistance Committee),4 过去都是22个工业国家参加,最近几年已经包括南韩与欧洲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即欧盟),共24个会员。5 这23个工业国家中,除了日本与南韩,历来都深受基督信仰的薰陶,但日本及南韩可说是间接深受影响。

 

明治维新时代(1868-1912),日本政府力精图治,采用英国及西方政治经济社会制度典章,促进技术与工业发展,在19世纪末叶成为军事强国,也使日本成为工业化国家。6 而南韩基督徒人口已经占总人口30%,各方面都在突飞猛进,还差派数以千计的宣教士到海外传福音,成为蒙神赐福的国家。东南亚四小龙中的其他三个新兴工业国家或经济体如台湾、新加坡、香港也是间接受到影响,可见基督信仰对经济发展的确有很大关联。

 

3. 新教改革带动工业革命及资本主义

 

德国社会学及经济学家马克思‧韦伯(Max Weber, 1864-1920)认为,约从1517年开始的基督新教改革是工业革命及资本主义兴起的主因,也促使现代社会的形成。7 新教徒或称更正教徒(Protestants),特别是加尔文(John Calvin, 1509-1564)的教导与当时天主教的教义大不相同。

 

新教强调自给自足、节俭,以及个人与神建立亲密关系(有别于天主教教导信徒要藉由教士才能与神建立关系),影响后来经济发展的思维与脚步。节俭(Frugality)是鼓励储蓄与投资的基本态度,造成资本主义兴起及引发工业革命。8

 

韦伯认为,加尔文教派的信徒形成基督新教的伦理观,影响许多人在俗世里工作,职场就是信徒事奉神的地方,必须尽心尽力去做,因而激发信徒发展自己的企业、从事贸易、累积财富,终于促进资本主义的形成,以及十八世纪中叶及十九世纪初期的工业革命。

 

工业革命首先开始于英国与西欧、德国与法国,蔓延到北美洲,后来延续到南欧的西班牙、葡萄牙与义大利。9 为神工作的信念兼顾公义与慈爱,也促使民主制度的发展,什至降低了政府官员的贪腐,以及社会福利、慈善捐助的增加。10 强调遵守法律及秩序以达到公平正义,捐给慈善机构及减少贪腐,重视人权也成为普世价值。国际透明组织所发佈的贪污印象指数排行榜,国际间最清廉的国家大多数是有基督信仰传统的工业国家,11 此外,捐助给慈善机构及援助国外最多的国家,也是这些工业国家。

 

笔者和王昱中根据1975至1997年的资料,利用回归方程式估计一个国家的主要宗教信仰与经济发展(以国民所得为代表变数)的关系,发现之间成正向关系的前三名依序为基督新教、儒家文化、天主教国家,其他宗教则不明显,而伊斯兰教国家则是负相关。在这些样本值内表现出基督信仰的伦理观确实是影响经济发展与进步的主要动力。12


二、基督信仰在工业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兴衰变化

 

从以上论述可知,欧美先进工业国家(北国)强盛的原因是以神立国,遵守圣经的教导,因而蒙神大大赐福,不但国富民强,民主政治和资本主义并存,还差派众多宣教士到海外宣扬福音。但是近半世纪,我们看到工业先进国家逐渐离开神—过著浪费与追逐物质享受的生活,因而落入不信神、以自己为中心的悲惨境地。另一方面,基督教在发展中国家(南国)却日渐兴旺,国际政经情势也随之发生根本的变化。

 

欧洲与北美一向是基督信仰的重镇,例如,大英帝国统治的140年(1801-1940),堪称人类知识突飞猛进的时期。这段期间,英国人敬虔爱主,差派无数宣教士到海外,使万国蒙福—中国及印度都受到福音广传的结果,直接、间接造成许多民主国家的建立。

 

尤其是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统治期间长达64年(1837-1901),是有史以来对世界探险及发现最多的时代,也是基督教在英国最兴旺的时代,礼拜天街上很少行人,都在教堂敬拜神。13

 

但最近半世纪以来,这些工业先进国家逐渐世俗化,信仰基督的人口逐渐减少。美国本是以神立国(In God We Trust)的国家,还将这句话印在美钞上,但1948年最高法院判决「政教分离」原则以来,法院渐渐向世俗倾斜。14 欧洲许多国家也逐渐沦为福音沙漠。

 

过去全球四次属灵大复兴都发生于美国︰1734年、1792年、1858年,以及1904至1905年。第五次复兴却在美国之外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中国基督徒人口也快速增加。根据最新调查,中国目前已有一亿五百万基督徒,其中更正教徒占80%,天主教徒占20%,是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约七十五万名基督徒的140倍。15

 

根据2007年调查,全世界平均每天有82,000人信主,其中32,000人在非洲,25,000人在亚洲,17,000人在拉丁美洲;伊斯兰教徒信主人数也快速增加,而且蒙神赐下特别的恩典,许多是经由梦中见到主耶稣而信主。但在北美与欧洲合计新信主的人数平均每天只有6,000人。

 

同一调查发现,美国人自称是基督徒的比例从1990年的86%,降到76%;没有宗教信仰的占15%(增加一倍);自称无神论或不可知论者的成长四倍,是美国圣公会人数的两倍。16 另外,对美国人信仰的调查发现:28%的美国人离开成长时期的信仰改信别的宗教或不信任何宗教;其次,18至29岁的受访者有四分之一说他们不属任何宗教。17

 

欧洲属灵气氛更糟:最近对主要几个欧洲国家及美国所作的调查,相信「任何形式的神或最高主宰」的,美国有73%;义大利62%;西班牙48%;德国41%;英国35%;法国27%。

 

在英国参加週五敬拜的穆斯林人数是参加主日敬拜基督徒的4倍。比利时的布鲁塞尔人口中25%是回教徒。在欧洲的回教徒有5千4百万,并持续增加中。18

 

此外,2009年报导,英国已经有至少85个穆斯林沙利亚法庭(Sharia Courts),大都由清真寺主导,主要处理穆斯林教徒财务及家庭纠纷,其判决都不对外公开,有许多违反普世人权价值的案件。这些法庭中,只有分散于英国各大都市区的五个法庭根据1996年通过的仲裁法(Arbitration Act)而受到英国法庭的监督执行,其他都不受英国司法当局管辖。19

 

欧美先进国家逐渐远离真神、离弃圣经的后果就是:基督教的重心已经逐渐从北国(发达国家)转向南国(发展中国家)。还好,美国人民还没有公然背弃神,至少在美钞上还印有以神立国的字眼,以及美国五十州的州宪法仍毫无例外都承认有至高神。恳求神特别怜悯、开恩,让美国有机会复兴。至于欧洲,情势则非常险峻,欧洲人一定要回归真神,以免咒诅速速来到。

 

三、先进国家远离神的后果

 

先进国家逐渐离开基督信仰的结果有下述互相关联趋势:(1)先进国家负债大幅增加,引发2008年的金融危机与2010年开始的欧债危机;(2)随著发展中国家基督徒人口的大幅增加,基督教重心已经逐渐南移;(3)世界政经重心也随之南移。

 

1. 先进国家的负债增加

 

拙作〈国债与预算赤字的危机〉一文已经简略描述美国与其他工业国家负债及中央政府财政赤字的危机,并且用申命记廿八章来阐述遵守神诫命的国家将蒙福,不会欠债,反而借钱给外邦;不遵守诫命的国家将遭到咒诅,并成为欠债国家。

 

特别是美国,联邦政府国债2011年已经超过15兆,几乎占国内总生产(GDP)的100%,本来是净债权国家,1986年已沦为净债务国家,目前则是全世界最大净债务国。20 表1列出OECD组织几个先进国家中央政府的国债对国内总生产(GDP)的比率,可以看出许多欧美国家的国债都超过GDP,如果不妥善解决,发生经济危机的机会仍然存在。

 

 

2. 基督教重心往南移动

 

随著基督徒人口在先进国家逐渐减少,以及在发展中国家逐渐增加,基督教重心明显南移。根据Lausanne World Pulse的研究,基督教重心从初代教会在耶路撒冷往欧洲移动,目前重心已到达非洲(图1)。

 

 

而在1900至2050年间,基督教国家从1900年超过半数是先进国家,到2000年只剩下两国(美国及德国),至2050年预估只剩下美国,其他都是现今的发展中国家(表2)。

 


另外根据Operation World的估计,1900至2025年间,世界五大洲基督徒人口,特别是更正教占总人口的比率也显出「欧美下跌,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增加的趋势」—请看表3,显示基督教总人口,及表4,显示更正教人口。

 

 

3. 世界政经势力正在转向

 

由于欧美许多国家债台高築,经济成长缓慢,其国民总产值已经逐渐被成长较为快速、负债较少的新兴发展中国家迎头赶上,特别是像金砖五国的新兴大国。

 

经济势力的膨胀也代表政治势力的膨胀。以前七国集团可以主控世界经济局势的发展,但最近几年已经演变成包括新兴发展中国家的20国集团(G20, Group 20,1999年底正式成立),来决定全球经济走向。

 

以国际货币基金(IMF)及世界银行(World Bank)为龙头的国际金融机构的决策权也由过去七国集团说了就算,成为20国集团共同角力之处,其中以美国与中国的势力最大。

 


20国集团的国民总生产占全球80%,外贸占80%,占全球三分之二人口。21最近几次20国集团会议都要求先进国家进行金融改革,减少负债。加上美国公债史无前例被标準普尔信用评等机构从最高评级AAA降为次一级AA+(2011年8月5日),义大利公债被穆迪降级(从Aa2到A2,2011年10月4日),随后法国及其他几个欧元区国家也被降级,使先进国家的声势更加下滑。

 

秉于基督信仰传统,先进国家对援助贫困国家一向非常慷慨,让许多发展中国家快速脱贫,经济成长。新兴工业国家更不可小觑,特别是新兴七国。据估计,1970年依照官方汇率计算的国民总生产,新兴七国只占先进七国的19%,2010年比率已达43%;2020年比率将上升到70%,并在2030年100%赶上。

 

而到了2050年,新兴七国预估将是先进七国的1.64倍(见图2)。如果用购买力评价方式(本国货币可以买到的商品用美国的商品价格计算),则2010年的比率已经高达77%(与43%相比),新兴七国很快就会超过先进七国。22 什至根据国际货币基金估计,中国的国民总生产以购买力评价方式计算,将在2016年超过美国。23

 

 

四、信仰危机

 

经由深层的反思,可以说,欧美负债问题及国势下滑是根源于信仰的流失应不为过。以色列违背神的诫命远离神而遭到咒诅,史有殷鉴。

 

反观一向贫穷的发展中国家,经过半世纪的奋鬥,基督信仰在各大洲大大复兴,基督教重心开始南移,成为蒙神赐福之地,连带使政治、经济势力水涨船高,渐渐不必仰赖先进国家的鼻息。盛衰之间,隐隐见到神的手在掌握主权,如同诗篇三十三篇12节所说:「以耶和华为神的,那国是有福的!祂所拣选为自己产业的,那民是有福的!」

 

面对这信仰危机,欧美国家人民应该深切反省,回归真神信仰,才能继续蒙福。盼望华人教会也深深以此为鉴,努力传福音,相信国家民族必大大蒙福。「你们要讚美耶和华!敬畏耶和华,什喜爱祂命令的,这人便为有福!他的后裔在世必强盛;正直人的后代必要蒙福。他家中有货物,有钱财;他的公义存到永远。」(诗篇112︰1-3)

 

*本文23个註释受限于篇幅不克刊登,欢迎有需要的读者以电邮向本文作者索取:
[email protected] 或见作者部落格所刊登之全文: www.ykwen.blogspot.com

 

 

作者小档案

温英干,现为台湾国立东华大学荣誉教授。美国冠冕财务事工(Crown Financial Ministries)华人外展事工主任及KRC投资理财营讲师。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