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期:《一路有你》

閒云、野草

 

文/简海兰

 

 

丽如,一直没忘记,妳曾抄给我,刊登在《中外杂志》上李抱忱先生的文稿,提到他和挚友韦翰章先生两首应和的小诗,深契我心。

 

「当我坐著摇椅唱歌,不由想起日月如梭;
从前种种都成过去─酸甜苦辣,
烦恼快乐。
而今晚间凭栏独坐,只有微笑,没有泪落。
想起当年愚昧,名利场上如醉。
从此只谱閒云歌。」(李)

 

「你若是閒云,野草便是我。
两人身世莫论如何?
读过了圣贤诗书却不知圣贤怎作?
但教人『之乎者也』、『ㄅㄆㄇㄈ』。
经多少风浪,受多少折磨,几十年来,
你还是你,我还是我。
到如今名韁利锁全都打破,
但得淡茶粗饭,不再挨饿。
有空时度个曲,唱支歌,
心无掛碍,拍掌笑呵呵!」(韦)

 

好羡慕,诗里面那种可以心灵相契的友谊。挚友如妳我,也曾以「妳还是妳,我还是我。」互勉!正因为当初妳忠告我要「纯真如昔」,才让我到如今已达祖母之龄,仍能保有一颗赤子之心!

 

无忧无虑七仙女

 

有一年十一月我回到台湾。台北植物园里「嘻嘻嘻!哈哈哈!」少女们银铃般的笑声在耳边响起,彷彿又看见「北商」校园里「一、二、三、四、五、六、七」,那群无忧无虑的「七仙女」在身旁重现。想当年我们七个,同切磋,同遊戏,彼此由相识、相知而相惜,使「寂寞的十七岁」,从未感到过寂寥。

 

后来,在七位当中,我俩更逐步朝知己迈进,约定「友直、友谅、友多闻」的原则。一次,在土城乡下妳家附近一座小山丘上,站著一棵精神抖擞的大树,上面掛了个牌子写著:「堂上若有父母在,恰如大树好遮荫。」妳立刻要我爬到树上留影,并对我说:「看到没?别再抱怨妳妈管妳太严!记住这句话,好好孝顺父母。我爸妈早逝,多希望有机会让他们管管!」心疼地望著妳,在心里暗自下定决心,这辈子都要遵守孝顺父母的诫命。

 

共织青春爱情梦

 

走在台北街头,记起那些年少轻狂的日子,风很温暖,雨很轻柔。台北的天空,有熟悉的阳光,有我们年轻的笑容,还有我们共享的角落。忆起坐在妳家河堤边併肩谈心的时刻,妳要我仔细欣赏堤边水牛的铜铃大眼,我凑上前去傻瞪著瞧,惹得大笨牛发脾气,差点被牛角戳个正著。 每次期末考后,我俩跨坐在新公园那棵大树干上畅谈,不肯分手说再见。有一次,终于我俩都错过了最后的班车,妳带我去台北车站睡觉,清晨四点来到「美而廉」,看师父在蛋糕上挤奶油做花,接著又到「中央市场」赶集,这些都是我一生中难得又难忘的经验。

 

更怀念那次礁溪之旅,在清晨,同伴们仍流连梦乡,妳就架著我爬出深锁著的旅馆大门,一起浸在满山满谷如雾的山岚中。那种离世而居、登高望远的青春年华,只愿与妳共度。

 

走过青春,走过年少,如今再回到思念的地方,我徘徊在土城乡间的小路上,怀想那年中秋前夕,带他去妳家过节,要妳帮忙看看我俩是否相配。当天夜色清凉如水,妳拿著一把小纸扇,坐在露天的石阶上,教我们看那天上的牵牛、织女星。妳满脸笑意地望著我们,偷偷在我耳边说:「嘿,很配!刚刚看到你们走在一起的时候,连脚步都一致呢!」只有妳会这么「绝」,用脚步来定夺一对爱侣的情感,不愧是我的知己!

 

企盼天家再相聚

 

谁知世事难料,人生无常!患先天性心脏瓣膜闭锁不全的妳,在二十九岁结婚后怀孕。婴儿在妳体内逐渐成长,吸取妳所有的血液,终至造成心脏供血不足。辛辛苦苦熬到临盆,取出女儿,妳就撒手了!

 

送走了妳,心中大恸,以为而今而后,故友长辞,天上人间,两处茫茫!没想到,我的他竟然也于十三年前在美国因肝癌辞世!失去他,我更如折翼之鸟,以为自己再也飞不起来!然而,走过异乡,走过沧桑,再回到自己的地方,虽然希望一切都不曾改变,但仍想到:失去你们之前,我曾拥有过人间最真挚的友情和爱情,实已无憾!

 

犹记还在「北商」念书的时候,妳就是虔诚的基督徒,常向我传福音。那时我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不曾被妳的福音打动,还说等老了再跟妳信!哪想到,妳没能陪我一起老,妳的福音却陪我度过了许多失去伴侣的岁月。

 

谢谢妳,最最亲爱的好友,妳把自己最知心的朋友─耶稣基督介绍给我,使我有永远的盼望,盼望与妳和他,终有一天在天家重聚。在属于我们的原野,伫立在遨遊的终点,张臂相拥,除了高声欢唱,还有叮咛爱语。閒云、野草─我们,将再次握住青空、踩住草原,在天堂里携手、併肩、齐跃!

 

*品味友情,请看人生补羹第五盅《一路有你》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