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家不宅心

疫情中的亲子课题

 

文/陈艳

 

 

宅家期间答应给孩子手机

 

我特别喜欢宅在家,做梦都没想到因为新冠状病毒必须居家避疫,有这样一直在家的日子,实在是神额外的恩典。很乐意这样一直过在家的日子。但是一想到疫区,心就特别的痛,祈求天父尽快停止疫情的蔓延!一想到年迈的父母孤孤单单在老家,真想把孩子託给谁,打一张机票就飞回去……

 

记得以前,每天都是迫不得已了才离开家去上班,常常是踩著点到单位,多希望一直留在家里啊!女儿也是宅女一枚,居家令一颁佈,我们欢喜击掌「家里蹲」。

 

假期答应给女儿手机,宣读手机使用规则,都答应得挺好。真收到收手机时,百般不情愿离手,「等一下,等一下」成了口头禅。常常等得我累得睡过去了,第二天才惊呼:「莫非这孩子昨晚看了一夜手机啊!」对自己非常懊恼,看到孩子被手机捆绑,非常焦急和心疼。

 

▲作者不经意间看到孩子正抱著手机看得认真投入,赫然发现,那不正是自己的影子吗?孩子原来不过是在「有样学样」。(示意图,非当事人。)

 

重创亲子关系

 

连著好多天,我看著埋头看手机的孩子,心里非常不安,掏心窝的话开始了:「一定要把计画上的功课做了才可以看手机啊,否则不是妳在用手机而是手机在耗费妳的生命!天天这样看手机,以后怎么面对毕业考试?」

 

她转过头对我杏眼一瞪:「有完没完?妳闭嘴!」「妳这样说话很没有礼貌!」「妳信不信,我立马把妳的手机给摔了!」

 

我有点不相信地看著她,她拿起弟弟送给我的名贵手机,随著我鼻子里的「哼」一出声,啪!手机已被狠狠摔在了地上。孩子还不解气,马上捡起来,再一次狠扣下去!

 

见我还是呆呆地看著她没反应:「我这就把莫非老师的书给撕了!」我如梦初醒般衝上去拦截,最终仍有两本书未能保全……

 

听到她捡起手机试著开机:「哦!好了!开不了机了!终于彻底摔坏啦!」听著她幸灾乐祸(估计也混杂著忐忑不安、后悔惋惜)的自言自语,我的心像被狠狠戳过,生疼生疼的;孩子那份敌视怼得我冰凉冰凉。失望地抱著她撕毁的书,我逃到阳台,像遇到危险时的穿山甲,深深蜷在角落。

 

主啊,这是我的孩子吗?这是我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吗?怎么养来养去养成仇了呢?!明知道叨唸孩子会激怒她,为什么我不能咬住舌根?为什么学不会闭嘴?为什么安静寡言对我来说那么难?……自己真是厉害,把孩子最坏的一面活生生激出来了。

 

为什么她要撕莫非老师的书呢?她很喜欢莫非老师啊!现在因著厌烦我「恨屋及乌」了吗?还是,因为孩子在我这儿得不到温暖和爱,把气都撒在我所喜爱的物品上?

 

▲作者为自己的亏欠在天父面前认罪、悔改。

 

在孩子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疫情当前,各地都未上班,就算上班了,估计我也不敢拿手机去修啊!

 

没有手机的日子,做什么都进入不了情况,才一坐下又站起来;刚写了几个字,转念又去翻了几页书。百无聊赖之中只好硬著头皮啃了几本书,真是久违的平静美好,神藉著书中圣徒的经历,滋养我乾渴的心田。

 

沈思默想之际,不经意看到孩子正抱著她的手机看得认真投入─「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那不正是我的影子吗?那分明是我的形象─一动不动坐那儿滑上好半天手机,孩子原来不过是在「有样学样」!

 

正因为天父的爱,祂把我的情形显给我看,孩子就像一面镜子,照出我对手机的迷恋,照出我对光阴的虚度,照出我对神对人的亏欠……需要常常从滑手机回到现实生活里的是我,需要好好悔改的是我,需要默默向孩子说抱歉的是我,是我,是我啊!

 

▲作者为自己说了不造就的话向孩子道歉。相信靠著神的恩典,母女的关系将在爱中完全修复。

 

向天父认罪,向孩子道歉

 

「哦!阿爸!谢谢祢的管教,谢谢祢藉著女儿的摔手机狠狠打醒我。阿爸,不相信祢的是我,若我真相信祢爱我,差派主为我死在十字架上,救我脱离一切劳苦愁烦,我不会活得这么没有安全感、这么地害怕;若我真相信祢供应生活中的一切所需,我不会如此忧虑女儿若不好好学习将来怎么办?担心她没有一份好的工作而焦虑,而不是为她的罪在祢面前忧伤,为她求永恒的福分……」

 

泪眼婆娑的我走到孩子身边,轻轻搂住她的双肩:「对不起,亲爱的宝贝,我说了很多不造就妳的话。我错了,请妳原谅妈妈。」

 

每当对滑手机又将失去控制时,阿爸藉著这次的「疫情大战」特别提醒我,赶紧悔改,回到自己该做的事上。每当我想提醒孩子快点写作业时,常常极力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咬住牙根,对女儿青春叛逆言行,身教重于言教,不要惹动儿女的怒气。

 

这实在是疫情里格外的恩典,求主让我永远不忘。

 

 

陈艳,一位喜爱文字的妈妈,希望用心写出所蒙受的祝福和爱。

 

KRC消息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