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寒地冻的副极地翻译圣经

 

文/天蜜

 

 

「哦,妳是一个爱斯基摩人!」Naskapi原住民端详著眼前这位黄皮肤黑头髮讲英语的年轻女孩,亲切地围拢过来。杨悦楞了一下,她从小知道自己是个ABC(美籍华裔),没想到千里迢迢落脚加拿大Naskapi部落的第一天,就被认作是他们原住民的一份子,距离立刻拉近不少。她扬起灿烂的笑容回答:「我不是爱斯基摩人,我是华人。你们见过华人吗?华人和爱斯基摩人长得很像。」

 

「我和先生马丁从美国德州移民过来,希望学习你们的语言文化,和你们做朋友,帮助你们教区把英文圣经翻译成Naskapi文字。」

 

这是2017年3月一个大雪纷飞的早晨,威克理夫圣经翻译机构(Wycliffe)宣教士马丁和杨悦夫妇(Martin and Alice Reed)抵达魁北克省卡娃娃村(Kawawachikamach)的情景。卡娃娃村那天气温是摄氏零下30度,虽然天寒地冻,两人的心却是火热,默默祈求神,既然将他们大老远带到这里,就让他们能和当地翻译同工相处融洽,儘快把神宝贵的话语用Naskapi文字翻译出来,让当地人阅读。

 

▲卡娃娃村全景。

 

古老的克里民族

 

Naskapi是加拿大境内被泛称为「克里人原住民」(Cree People)的一支。北加拿大十多万的克里人,以部落的形式,由东到西分散在广袤人稀的副极地气候带中,依语言相近程度分为五大区块:平原克里人,欧吉克里人,沼泽克里人,森林克里人,和北阿伯塔克里人。

 

威克理夫圣经翻译(Wycliffe)有感于这些原住民极需阅读到能扎入心田的母语圣经,在二十六年前启动「克里语圣经翻译计划」,几经艰难,终于培训出一批原住民翻译同工,在2007年完成第一本Naskapi语新约圣经。现在杨悦和马丁接棒,在卡娃娃村协助指导当地同工,进行旧约出埃及记的母语翻译。未来十五年,他俩将自己委身于神的呼召之下:哪个克里族群渴慕神的话语滋润,需要母语圣经翻译,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搬去那里,竭力完成圣工。

 

▲「克里语圣经翻译计划」:平原克里人(黄)、欧吉克里人(紫)、沼泽克里人(红)、森林克里人(墨)、和北阿伯塔克里人(绿)、纳斯卡皮(蓝)。

 

人生目标转折

 

「上帝呼召你的地方,就是你最大的喜悦和这世界最大的饥渴相遇之处。」几年前杨悦读到神学家Frederick Buechner的这句名言,立即晓得这就是神对她的呼召,要她扭转人生跑道,一生用语文天赋和她对跨文化族群互相理解的热情去翻译圣经、广传福音。

 

杨悦曾是哥伦比亚大学法语系和文化人类学系的优等生,毕业后,在芝加哥一家全国百大零售业做市场推广,得心应手。时间多、朋友多、常常旅行、生活惬意。可是心里却质疑「人生就是如此吗?」当时她的教会开设一门「世界基督教运动面面观」课程,在学习中,她看到从创世记到启示录,神永恒的计划就是祂的名在万族万民中得到应有的称颂和荣耀。

 

有一天,课堂请来威克理夫的圣经翻译者分享事工,听著听著,杨悦内心沸腾激动,原来她可以将独特的语言天赋和爱主的心相结合,跨越文化障碍去翻译圣经,以此作为她一生的志向,让万族万民都能看到神的作为,荣耀讚美神。

 

前面的道路豁然开朗,三个月后,她辞去工作,进入达拉斯神学院攻读圣经释经和语言学硕士学位。在校期间,神为她预备了心志相投的未来夫婿马丁,他们一起学习并寻求神的带领。2015年,杨悦在毕业典礼上获颁「泰勒奖」,这是校方给「能展现特殊跨文化宣教潜力学生」的一大鼓励。

 

圣经翻译的装备

 

「除了学业以外,令我惊奇的是,神也在职场上装备了我。以前我是个项目经理,知道怎样订目标、做宣传、推广业务。这些经历对圣经翻译也大有帮助,因为光有翻译,没有宣传,很难引起当地人的阅读兴趣。他们不知道这些用母语写的圣经故事和经文,跟他们的日常生活有何相关?所以最近我们藉著庆祝Naskapi语新约圣经出版十週年的机会,展开一系列宣传活动:有照片展览、儿童遊戏、书籍打折,并上了他们惟一的母语广播电台做介绍。另外,我们将前几年零星翻译出的诗篇篇章校正编纂付印,请大家预购。」杨悦说,「想到Naskapi人很快就能用贴近心灵的母语来诵读150篇伟大的诗》,直接领受神的光照与安慰,就很高兴。」

 

根据威克理夫机构调查,全世界还有1600个少数民族没有自己的母语圣经可读。圣经翻译宣教士们抵达少数民族居住的地方后,一边学习原住民语言,一边要寻找培训娴熟母语的当地同工一起来完成翻译工作,但难处也正是在此。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会阻拦翻译的进行,使人不得不警觉:这事工太重要了,是魔鬼争夺的属灵战场,需要后方许多代祷夥伴来托住完成。「有人问,为何需要十到十五年那么久的时间才能出版一本新约母语圣经?因为,仇敌撒旦总是想方设法拦阻人有机会认识福音。」杨悦说。她的这项体悟来自过去几个月的观察。

 

▲2017年北加拿大原住民圣经翻译学习结束,众部落学习者手持證书。

 

▲Naskapi旧约《创世记》单行本的封面,2013年翻译完成。

 

▲最新付印,即将运到卡娃娃村的Naskapi旧约《诗篇》封面。

 

▲卡娃娃村教会(圣约翰英国国教会)的三位教友,主日轮流恭读Naskapi新约圣经,庆祝这本圣经出版十週年,中间的Cheyenee姊妹特别献唱Naskapi 诗歌。

 

危机四伏的部落

 

杨悦和马丁到卡娃娃村的第二天,满怀期待準备与翻译同工们见面,忽然传来一件不幸的消息:不远处,刚刚发生了一起大车祸。一名四岁小女孩和妈妈与姊姊在雪坡玩雪车,衝下来时,刚好一辆卡车经过,把他们撞飞,最小的女孩当场死亡,其他人重伤。

 

那孩子的妈妈正是圣经翻译同工之一,而整个Naskapi翻译计划的重要协调人Ruby,也是将房间挪出给杨悦居住的房东,正是那孩子的姨婆。由于村子小,一百多家居民彼此沾亲带故,这场意外让全村的人受到惊吓,陷入极大的哀伤,直到一个月后办完孩子的丧礼,大家的心情才慢慢平复。

 

这突如其来的惨剧,让杨悦和马丁深受震撼,他们发出紧急代祷,先搁下圣经翻译,把眼光投向村民的身心灵关怀。他们陪伴安慰受难者家属,送食物,协助办丧事,与村民同悲同喜。几个月下来,透过积极参与村民的日常活动,学习Naskapi语,他们听到很多家庭故事,原来很多人经历过家人自杀、酗酒、用药、疾病、意外、死亡等伤心往事,时隔已久也无法走出。

 

▲威克里夫圣经翻译宣教士(左起):杨悦和马丁夫妇,他们的督导Bill & Norma Jean Jancewicz夫妇,圣经翻译顾问 Watson Williams 2017年在魁北克省合影。

 

这股普遍的创痛哀伤情绪瀰漫在卡娃娃村,连主要的翻译同工也不例外。一位最具翻译恩赐的同工,身兼教会长老的繁忙重任,却因无法摆脱酗酒宿醉恶习,常常不能来参加翻译工作;有位同工必须陪伴忽染重病的先生前往大城就医数月而无法工作;一位年轻妈妈抱著热忱来学习翻译,可是孩子的托儿问题老令她分心中断……等等。

 

「这里非常缺乏心理辅导资源,虽然有一间教堂,但没有驻村牧师、没有主日学,大部分人觉得离神非常遥远,什至对神怀疑失望。」杨悦观察到。「人们用自己的方法去减轻痛苦,却因方法不当造成更多伤害。对我来讲最难的是,看到这种情形,我要克制自己不要马上给别人忠告,要学习以同理心去了解、去倾听,等有适当时机,才提出一些神的话语来回应他们的想法。」

 

上帝供应美景资源

 

冰封的卡娃娃村在冬天或许容易使人陷入忧鬱,但夏天冰雪一融化就充满生机,大自然展露出辽阔优美的风景,令杨悦惊歎造物主奇妙的供应。只见喜爱户外运动的村民们成群结队划船入湖捕捉成桶成桶的大鱼,或是走进茂密森林狩猎大角鹿、黑熊、雷鸟、野雁,满载而归。草原山岗上长满了红、蓝、黑甜蜜多汁的野莓,随手采摘做成果酱。他们保留祖传秘方,把植物的树皮根块切下煮水,製成药品。村民多半会传统手工艺,他们吃完鹿肉,就把鹿角或鹿骨留下,削成耳环项鍊等美丽装饰。熊的髓脂肥油被当地人视为高级补品,储存在一个个小盒子内,只有孝敬长辈时才捨得拿出。猎下的兽皮浸泡熏乾处理后,有的做成鼓面,有的由妇女一针一线地缝出孩童软鞋,极具印第安人特色。夏天也是Naskapi人的庆典季节,村民穿上自己缝制的传统服装,享受在一起吃喝跳舞打鼓唱歌的欢乐时光。

 

杨悦和马丁夫妇初来乍到时,对村中与世隔绝单调缓慢的生活不太习惯,但现在已调整好心态步伐,交到许多朋友,每天学习新鲜事物,越来越能融入当地的生活。其实卡娃娃村在所有克里人部落中,算是最先进、设施最完备的一个自治村了─有自来水、电、暖气,少数人也装上电脑网路;那里有一百多栋民房,有学校、运动中心,还有一家小型食品杂货店。但全村没有医院,没有旅馆,没有餐厅。

 

卡娃娃村原住民自治区到底在地图上的哪一个点呢?若从蒙特娄 (Montreal)机场下机,先要搭十一个小时的巴士去Sept-Îles,再换乘一星期只开一或两班次的火车,坐十四小时后抵达Shafferville,然后在石子路上开车半小时才能进入村子。访客可以住在Shafferville的几家旅馆内,有Wifi和餐饮。卡娃娃村全年有七个月在摄氏0度以下,7月和8月的温度才会升到摄氏12度左右。

 

1. 春夏捕鱼是卡娃娃村民最喜爱的活动。儿童展示父母捕获的大鱼。
2. 用大角鹿骨刻成的刀把。
3. Naskapi人为追念祖先,从旧居地花了一个月时间在雪地步行三百多公里返回卡娃娃村,穿上传统服饰,接受村民热烈欢迎。
4. 卡娃娃村子附近遍地野莓,任由马丁采摘。
5. 在Pow Wow 庆典上,马丁参与男士们的传统击鼓,为此,他学习了几个月。
6. 同工们2017年从「原住民圣经翻译研讨会」学习归来,坐小飞机要返回卡娃娃村。

 

村民期待母语圣经

 

杨悦和马丁目前在协助翻译出埃及记。他们最近拜访村内一对老夫妇,老夫妇说他们天天读圣经,也常请朋友到家里查经。听说杨悦马丁正在协助翻译旧约,非常兴奋地对他们说:「我们虽然有了Naskapi文的新约圣经,可是还渴望用母语读到出埃及记、撒母耳记、约伯记、以赛亚书……。」这种发自原住民的迫切渴望,正是圣经翻译宣教士们不畏艰难走向地极的幕后推手。

 

1. 老妇人苏珊渴慕阅读母语圣经,叮嘱杨悦快将更多的旧约圣经翻译出来。图为Naskapi新约圣经大字版。
2. Naskapi原住民自治区办公室。
3. 这栋红色建築就是杨悦从事圣经翻译的地方,归Naskapi发展部所有。

 

开荒拓土继续前行

 

启示录十四章6节说:「随后,我看见另一位天使在空中飞翔;他带著永恒的福音要传给住在地上的人,传给各国家、各支派、各语言群体、各民族。」

 

杨悦和马丁在卡娃娃村的实习即将结束。从这个小村莊学到的语言、风俗文化和翻译过程中遇到的困难,都是未来十五年展开更多克里族群圣经翻译的宝贵经验。他们正以祷告寻求神下一步的带领。他们的差会将和其他五个克里族语系的部落联络,看看哪个部落最需要他们移居前往。

 

杨悦从小在德州晓士顿西区中国教会长大、受洗,她的宣教事工得到母会师长的启发和会众的支持。虽然习惯于德州的温暖和城市的便捷,这对年轻宣教夫妇不畏艰苦,向著北方继续前行。他们将去的克里人村落可能更寒冷更萧条,但是他们心中火热,相信圣灵会赐予能力,使他们发挥恩赐,领人信主,用生命回应神的呼召。

 

后记

 

卡娃娃村的小教堂,在2017年9月17日开办了第一个儿童主日学,原住民用母语唱出平和优美的讚美诗歌感谢神。对克里人圣经翻译事工有兴趣的读者,可上脸书Kaleidoscope - Reeds' Ministry

 

若愿为这事工祷告和奉献支持,请上网 Wycliffe.org/partner/reed。

 

 

天蜜曾任新闻记者,文中杨悦是她的女儿。一支笔,将母女的心更加连结,一同经历神奇妙的使用和带领。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