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伤的医治者

狱里狱外的省思

 

文/纪福讚

 

 

1991至1996年


初入监狱,在加州底拉诺(Delano)遇见Mike,他是我带领的第一位帮派分子,是家族第五代受刑人,有个女儿两岁。

 

我问他:「难道你希望十五年后,再到监狱探望女儿吗?你已经是第五代受刑人,能保證女儿脱离这魔咒般的罪鍊吗?」

 

他回答:「我当然不想!」

 

于是,我与他谈到耶稣。陪读圣经半年后,他决志信主,受洗那天,打了电话告诉妈妈。

 

电话那头传来冷言冷语:「开什么玩笑?你前后进出监狱十次,现在竟说信了耶稣,生命就会改变?别瞎掰了!没人相信的!」

 

奇妙的是,三年后,他的母亲也信了主,两个姊妹开始慕道。为了爱两岁的幼女,Mike终于靠主挣断了捆绑家族的罪鍊与魔咒。

 

曾有两位黑人受刑人在一起查经时突然怒目相向说:「有种到外面单挑!」原来他们对圣经的解释各执己见,吵起架来,要以武力解决。想想,这岂不是国际社会对所谓「正义」争执的缩影?

 

从此以后,我在狱中带查经有个不成文原则︰不敬拜讚美就不查经。诗篇二十二篇3节:「祢是圣洁的,是用以色列的讚美为宝座的。」没有圣灵感动的话语,只是圣经知识的堆砌,或是道德劝说,既不能带来安慰、劝勉及实践的动力,恐怕造成人心的骄傲。

 

1996至2008年


我在加州索雷蒂(Soledad)监狱服刑时,曾为狱中弟兄开过真理造就课程,每週两堂共三小时,竟有近百位同学参加。

 

另外,每晚在大监房(dorm)查经一个半小时,约有三十名同学席地而坐,一齐敬拜讚美,读神的话。有时,连警卫也洗耳恭听。奇妙的是,从此以后,狱中弟兄凡两三人聚集,话题不再是交换犯罪经验或咒骂污言秽语,而是在探讨圣经。

 

许多警卫不禁讚歎:「真神奇!几年来,竟然在大监房里没发生打架或严重闹事。」后来,大监房因建築安全理由而关闭,众兄弟得分散安置时,这些原被世人畏惧的兇犯,竟然依依不捨,相拥而泣,互相祝福说:「天堂相会,别再犯罪了!」让我不禁想起保罗离开以弗所教会的情景(参考使徒行传20:37)。

 

日正当中,我把电子琴架在小斜坡上。三十多位受刑弟兄,只穿著一条内裤高声敬拜讚美。虽然有点走音,然而喜乐、敬畏之情洋溢,一脸专注聆听神的话语及同学见證的模样。想起以前牧养或受邀讲道的教会,冷气超强,人们西装笔挺、诗班和声如同天籁,其中却掩藏著不蒙主喜悦的罪,什至让神蒙羞的悲惨结局。

 

在索雷蒂监狱,每月大约有十多位囚友决志受洗,从受洗池站起来时,只穿一条内裤在身上,显露出裹身的刺青─绿色妖怪、裸女、骷髅、帮派标帜……,但是,他们满面喜乐,脸颊有感恩的泪痕,我几乎听到天使与我们一同欢唱!让我想到耶稣说的:「一个罪人悔改,在神的使者面前,也是这样为他欢喜。」(路加福音15:10)

 

▲纪福讚牧师2011年圣诞节后于台北监所为受刑人施洗(转载自《今日基督教报》,2011年12月26日)。

 

2008至2011年


来到了加州索拉诺郡(Solano)监狱,是较没有自由的牢房(cell),很不习惯,向神祈求喜乐的心说:「若是没有喜乐的心,怎能向人见證祢的恩典?传福音岂不成了教人画饼充饥?」隔天遇见Joey,是一位帮派弟兄,也曾参加索雷蒂监狱大监房的查经,我带他到教会。隔週,他带了两个帮派囚友,再隔週,带了四个,如此,三个月里增加了三十多个帮派弟兄来参加礼拜。

 

在受刑人平常活动的外院,我常和这群刚慕道的弟兄拥抱、握手、搭肩,竟惹怒了亚裔的帮派份子。某天半夜,警卫突然打开牢房,把我关进暗无天日的禁闭室,声称有人投黑函,告发我威胁监所安定,需留内候审。

 

关禁闭时,不准有任何衣物书籍,三餐得由狗洞送进,只能穿著内衣裤。我整日绕著半坪(约18平方呎)大的牢房打转,吟唱记得的诗歌,默想记得的经文。走累了,跪下来祷告;边走、边唱、边祷告;醒著唱祷,睡著唱祷,作梦也唱祷……,我求问神:「主啊,难道这就是祢对我祈求喜乐之心的回应吗?」

 

回想很久以前读过一则见證:越战中,有位美军上尉被囚禁,吊在墙上五年之久。每天只能默想儿时主日学听过的耶稣故事,想像今日与耶稣去伯赛大,明天去伯大尼,后天去迦百农……,以此保持清醒,才没发疯。

 

他又想到初期教会的信徒被钉在十字架上,火在下面烧,群众在呐喊嘲笑,但他们仍低吟讚美神,持守顺服与喜乐的心。

 

美军上尉心想:「我只被吊在墙壁上,没有火烧,没有钉痕的伤痛,我所受的苦算什么呢?」从此释怀,满心感谢与喜乐。

 

想到这里,我灵欢喜,继续绕著牢房唱著喜乐的诗歌,感谢、讚美神奇妙的带领。七天后,监门打开了。傍晚,搬进一栋新的牢房。

 

「刚来监狱?」警卫问我。

 

「不,我已经被关快二十年了。」

 

「怎么一点都不像,没有犯人味呢?」警卫半信半疑。

 

「那像什么呢?」

 

「像……牧师!」哈!语气很肯定。

 

2011年2月


在看守所的查经班里,有位墨西哥裔囚友Marcus,敬拜讚美中受圣灵感动,不停喜乐地流泪,要求受洗。他隔天就要迁移到其他监所。我想到腓利在旷野为太监施冼的例子,一群人就围在饮水机边,在敬拜、讚美、流泪中为他施洗。

 

假释后,等待遣返台湾期间,我在西雅图移民局的拘留所,因没有教堂,就在浴室里,用垃圾桶装满水替代洗礼池,为一些墨裔受刑弟兄施洗。这让我体验初期教会在封闭无水的狱洞里施洗的情景。

 

杀人惨案事件的前与后,我曾沮丧地求主取去我的生命,衪却让我留下一口气苟延于世。我深切体验保罗所说的:「我蒙了怜恤……我是罪魁……」然而,主让我成了犯人信主得救的模式(参考提摩太前书1:16)。在狱中,我成了许多受刑人的朋友,得以见證神所赐的恩典。

 

2011年9月迄今


从美国加州出狱后,又踏入台湾各地的监所,我不是去纠正过犯、劝勉悔改,而是带领、引导受刑人勇于什至乐于接受上主的怜恤。我不再以神学教授或牧师的身分来指导教诲他们,而是剥心肝(台语,意为掏心挖肺)地邀请他们来同享主恩。这和我四十年前大学时代到监所唱诗歌、作见證或分享信息所怀持的粗浅态度与观感截然不同。

 

如今我能对受刑人的孤单、恐惧、无奈与渴望感同身受,分享的信息较能打动他们的心。而我深知惟有圣灵的同在,才能带来生命与信仰的更新,因此,在监所传讲福音时,我很注重敬拜讚美和经由协谈而进入内在医治,因我也曾是个经历神医治拯救的心灵破碎者。诚如许多牧者、朋友及我自己的期许─作个带伤的医治者(a wounded healer),忠心效法耶稣在拿撒勒会堂诵念的以赛亚书六十一章1至2节:「主的灵在我身上,……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路加福音4:18)

 

 

作者小档案
纪褔讚,台湾彰化人。受谢纬牧师兼医师信仰风範感召,决志全职事奉。大学时期参加中原理工学院(现中原大学)圣乐佈道团及监狱事工。台湾神学院(台神)道硕班毕业后,于嘉义民雄教会牧会并于台神担任教职。
后赴纽约Union Theological Seminary 进修取得神学硕士,返台湾神学院担任新约及讲道学讲师,兼牧养城中长老教会。1988年赴美担任南湾台福基督教会主任牧师及台福神学院讲师。
1991年因案入狱,服刑中善用恩赐,积极投入监狱传道、造就同囚。2011年出狱返台,目前于更生团契服事,到监狱及看守所传讲信息、见證,并重点栽培受刑人,继续其神学教育的服事。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国杂志历年刊物(陆续上网中)

神国杂志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