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補、復原、更新的七個禱告(上)

 

文/ 瑪亞

 

 

第一個禱告

 

2010年3月13日,前夫黃徐輝從臺灣來電話說要過來看看我和兒子。把消息轉告兒子曉吉,他對我說:「我怎麼覺得怪怪的……」是的,離婚七年,他從未主動來探望我們母子,只有每年春節或暑假,曉吉例行公事似地去臺灣探望他。


懷著沉重不安的心情,隔天我們在深圳的一個商場裡見面。一向不喜歡收到他的信息、電話,覺得見他真是一個麻煩,是一種不愉快,只想快點讓這次的會面結束,回復日常安排。這時的我已經再婚了,我對丈夫亞伯拉罕說:「我們就吃個飯,一個小時就夠了。」於是丈夫開車送我和曉吉去赴約。


一見到他出現,還隔著十多米的距離,我就明白了他的來意:他快死了!


用「枯槁」兩字來形容當天的他實不為過。招呼過後,我走在他和兒子背後,哭了,跑到洗手間去禱告。


「主啊,求祢可憐他,不要讓曉吉現在就沒有爸爸……讓他認識你……求主祢憐憫他。」這是為黃徐輝作的第一個禱告,當時我信主才一年多,不知神是否會垂聽這種語無倫次、倉惶失措的禱告。


在飯桌上,他證實了我的猜測,說是結腸癌末期,還擴散了。我開始向他傳福音,內心非常焦急緊迫,又打電話給團契領袖,得知當天下午有個臺灣牧師在某個教會講道,讓我們去聽。


我打電話給等在停車場已三個多小時的丈夫,告訴他曉吉的爸爸得了癌症,我要帶他去教會、要帶他信主……亞伯拉罕說:「妳做得對,去吧。」


當天下午,前夫就在那個教會決志信主,而且唱讚美詩時十分順服,我簡直不敢相信,那個記憶中如此高傲孤僻的人,竟然也可以拍手唱詩歌……


次日,我和父親陪著他去找另一位牧師,特別為他得醫治禱告。


牧師禱告時他流淚了,當天就不用吃止痛藥了。他很驚奇,因為本來每隔幾個鐘頭就要吃止痛藥的。和牧師一起午餐時,我看見他笑了。


那天晚上,心裡好像有聲音催促,要我教黃徐輝讀經禱告。告訴了亞伯拉罕,他很支持,說:「昨天我等得很生氣,奇怪的是,自從知道他得了癌,一下子什麼氣都沒有了。」於是第三天,我找到黃徐輝,把信主後所知道的一切,一刻不停歇地全部倒給他。


晚上九點多回家,才進家門,丈夫迎過來對我說:「辛苦了。」語氣好像是我為他做了什麼辛苦的事……就在那一刻,我清晰地感受到一股聖潔而又親密的深愛,像清泉流進疲憊的身心靈。那是我們婚後第一次真正體會到完全的合一,從那天起直到今日,從來沒有因為黃徐輝有過一絲的不愉快,還因此更為相愛。我們真實體會神的愛有真能力。

 

第二個禱告


之後黃徐輝弟兄便回臺灣,也很快在接受治療的醫院受洗。一天深夜三點多,我突然清醒,還來不及想什麼,就有個意念─禱告。我跪下去,心裡含著畏懼為黃徐輝得醫治禱告。那個在黑暗中恐懼戰兢的禱告是我禱告的一個轉折點,也可以說,因著黃徐輝弟兄,我開始學習禱告。加入為他代禱行列的還有父親、丈夫,和兒子曉吉。


說實話,為他禱告真是個負擔,並不愉快。我仍舊害怕收到他的信息和電話,只要他的名字一出現,就像籠罩在陰霾中。每當他的癌症指數升高、病情不佳時,第一個就找我投訴。彷彿因為是我把福音「推銷」給他,一旦使用「無效」,就來質問我「產品有問題」。有時他會連用十幾個驚歎號或問號,比如「我不是已經信了嗎,為何神不救我???????!!!!!!!」


每次接到這樣的信息,我是又氣又急又厭惡,也十分悲傷,只好再次跪下禱告、呼求、哭泣、認罪、悔改……縱使如此,我仍看到他求生的渴望,也看到神對他的愛和憐憫。這些逼問讓我禱告更多、更迫切。每當他好轉一點,也會傳來信息感謝神。就這樣,我也慢慢剛強了一點。


在這期間,我開始與他的家人重新有了互動。他小妹燕雪的公婆和小妹自己也信了主,我們比較多交流關於她哥哥的病情和靈命的成長。黃徐輝的母親因兒女信了耶穌大發雷霆,黃徐輝沒法在家安寧居住,燕雪竟然願意接他過去,好讓他可以自由地去教會。因著這個逼迫,我和丈夫開始為他母親和全家得救持續禱告。


當時我已經成為神國資源為基督協會創辦人高俐理老師所率領的「群芳鼎盛」企管課程的學生,我請俐理老師去臺灣時探望他,她非常信實地去了,還與黃弟兄及他小妹一起用餐禱告,給他們很大的安慰和鼓勵,也讓我知道不是我一個人在承受。

 

第三個禱告


當初和黃徐輝弟兄之所以離婚,有一半原因是他的母親。1991年嫁給黃徐輝,1997年到臺灣定居,跟公婆家族一起生活,卻是過得極不開心。後來毅然放棄臺灣戶籍,帶著曉吉回到大陸,發誓不再去臺灣。


2002年離婚後重返職場,神竟然使我一直有好的收入,生活無虞。我最擅長的就是編輯或服裝設計,神一直給我機會在這兩個領域充分發揮。


一天早上跪在房裡,和平時一般為黃徐輝的病和他的家人禱告,不知怎的,聖靈突然帶領我回顧過去與他的母親相處的種種,深刻認罪。我看到從前的婆婆竟有那麼多值得憐憫、體諒的地方;看到自己被她數落時多麼冷漠、心裡多麼惱恨……我哭著對神說:「都是我的錯,她罵我,我不吭聲,惹她更生氣。我心裡沒有愛、沒有溝通,我錯了,饒恕我……求祢憐憫她從小沒有爸爸媽媽,她那麼需要愛,我卻從來沒有愛過她。求妳賜救恩給她、賜福她……」我痛哭流涕,甚至哭倒在地。之後心裡首度萌生想要婆婆得到祝福的懇切意願。


那天早上我原本要去上一個培訓課程,路程不僅遠,還是上班高峰時間,如果沒有按時趕到,將被罰站上課一上午,實在是太丟臉了。禱告完匆忙出門,離上課只剩十五分鐘。一路上拼命禱告,「主啊!求祢顯一個神蹟,證明剛剛的禱告有祢同在,不要讓我遲到……」原本那段路需要將近三十分鐘的車程,結果抵達教室時,上課鈴聲剛落,我不必站著丟臉了。心情彷彿雨過天青般明淨,有一個東西徹底地不見了,那就是從前對婆婆的恨,感覺真美好、真輕鬆,有一股新的力量從心底湧出!神用這個神蹟告訴我,祂可以讓時間停止,更可以讓時光倒流,醫治內心塵封的傷痛。


當晚我主動給黃徐輝弟兄打電話,告訴他早上禱告的經歷,和多麼想要祝福他的母親,期待有一日可以當面對她說祝福的話。他哽咽了。


素來不知道也不期待前婆婆和我之間的關係能有什麼改變,然而自從這個禱告之後,發現神使我的禱告裡湧現一股新的力量。


不僅如此,丈夫亞伯拉罕為黃徐輝的禱告也進入一個新的境界。他很自然就為他禱告,覺得兩人好像已經很熟悉似地,都不記得他是我的前夫。之前在等我和曉吉與黃徐輝見面時,三個鐘頭還沒見我出現,心裡又生氣又嫉妒。但一得知黃徐輝罹癌時,聖靈在一瞬間把所有負面情緒挪走,再也沒有回來過。我想這若非出於神,我們真的做不到。


同時,小妹燕雪的婆婆每天早上五點就起來為黃徐輝禱告,因著信了主,竟然肯讓媳婦接身患絕症的哥哥到家裡來住。這讓我真實地看到父神在黃徐輝身上不離不棄的愛……


黃徐輝自己也蛻變了。在一次特會中他被聖靈充滿,不久之後竟然開始跟著教會的傳道人到臺東服事一些孤兒、孤寡老人,為他們禱告。他寄來許多照片,其中一張是他抱著一個燙傷的幼兒,深深撼動了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與原來的他有多麼不同!


黃也來電說要為我祝福禱告。從未想像我們破碎的關係有一天會和好,還能彼此祝福!這樣親切的話語是我不敢奢求的,而我們曾是一家人,如今在主裡的親切更勝於靠人力維持的關係。


那年聖誕,他竟然寄來三份禮物,每份都一樣,上面分別寫著送給我、亞伯拉罕,和「爸爸」(他還是這樣稱呼我父親)。他知道亞伯拉罕和我爸爸也一直為他禱告。那三份禮物讓我真實地感受到「主裡一家人」是怎麼回事。

 

第四個禱告


2012年春的某一天,他的大妹、小妹分別打電話來,讓我勸勸哥哥,說他崩潰、絕望了。打過德國的標靶治療,癌症指數還是沒有降下來。她們沒法勸阻,也提醒他時間可能不多了,要我準備給曉吉買機票回臺灣。但是在禱告中看到他特別喜樂的臉,笑得牙齒都露出來。那個影像鼓勵了我,覺得還有轉機,我便求神讓曉吉等到放暑假再去臺灣。


他的健康情況的確越來越不好,視力逐漸模糊,不能見光。醫生說這是治療的後遺症,不可能復原。我只有不斷在電話裡為他禱告,鼓勵他。除此之外還能如何?


我把情況告訴高俐理老師,請她再次去探望他。俐理老師不僅答應了,也教導和鼓勵我,神的安排永遠沒錯,只會帶出更好的結果。我流著淚聽完,心裡感受到新的力量。

 

▲經過化療,癌症指數並未下降,黃徐輝的健康情況越來越不好。


後來俐理老師帶著愛心與勇氣,隻身前往臺北仁愛醫院探訪他。她領著他一起誦讀詩篇九十一篇,並憑著信心把他的名字嵌入經文,讓神對詩人的應許成為對他自己的應許。與他交談良久後,俐理老師作了一個滿有聖靈能力的禱告:「我奉耶穌的名宣告你不會死!現在不是你死的時候,你一定要等著全家信主才會離開……」


這次探望使他平靜許多,得到新的力量,而且使得他第一次為我們的離婚向我道歉。他對我說:「我向神認罪,以前在婚姻裡沒有好好對待妳……」難說當時的心情如何,有種沉冤得雪的感受,並非因為他承認過去的不是,而是知道神多麼看重我,要恢復我應得的尊重。


幾週之後,原本被診斷再也不能出院的他出院了。不過視力仍舊不好,不敢過馬路,不能見光,在家也要戴墨鏡,疼痛也加重了。我們只能禱告、禱告、禱告。有時禱告得好無力、好軟弱,不知要怎樣才會有轉機。


不知過了多久,在一個主日,敬拜正要結束時,接到他的電話:「我媽媽剛剛決志信主了!」哈利路亞,這個世上,什麼人信主都不會比我從前的婆婆信主讓我更激動!(寫到此處,我仍舊禁不住又哭又笑……)我顧不了規矩,立即衝上講臺作見證,告訴全教會從前的婆婆信主了!當時未曾細想,她的信主是否會影響我與她之間的關係,只是單純地為她歡喜,過去的種種心結似乎都如雲煙飛散。


更大的好消息在次日中午傳來,他又來電說:「我的眼睛復明了,完全跟從前一樣,昨天媽媽決志禱告時,我就感覺眼睛有異樣,今早起來發現眼睛完全好了……」

 

▲高俐理老師到醫院探望黃徐輝,帶領他一起頌讀詩篇九十一篇。

(圖片來源:http://www.bassett.org/gedownload!/VISITORS-get-well-flowers.jpg?item_id=166833105)


放下電話,我關起門極大聲地讚美神的偉大作為。此時,CD播放機突然響起,唱起詩歌來!那張讚美詩的CD,平時到第九首就卡住,早上我禱告時就卡在那兒。惟有那一刻,第九首歌自己唱了起來,僅有的一次!


暑假一到,我就讓曉吉去臺灣陪伴父親。但是黃徐輝對他不甚滿意,打電話跟我抱怨兒子冷淡、對他不夠關心。說到一些細節時,我對他說:「都是我沒教好兒子,請你原諒。」同時我半開玩笑地對他說:「你不覺得他的這種表現很像你從前對我那樣嗎?」他竟然在電話裡笑了起來。


在兒子去臺灣之前,我就一直跟神禱告,求神將合一相愛的心放在他們父子裡。曉吉在臺灣突發尿道結石,半夜疼得厲害,黃徐輝跪在床邊,幫他按摩、禱告,直到兒子睡著。後來兒子好了,竟然幫爸爸洗澡搓背。之後黃徐輝打電話給我時,哭泣責怪自己對兒子關心太不夠。他已經完全改變,是一個想要重新開始生活的人,求生慾望很強,經常掛念臺東那些原住民的孩子,那幾十個孩子都叫他爸爸。我心裡也十分盼望他可以活下去,因為他會以完全不同的生命影響更多生命。他不僅與兒子的關係一步步重建,也以為父之心對待那些高山之子。(未完待續)

 

† 瑪亞因著前夫黃徐輝的信主,得以與他成為「主裡一家人」,兒子曉吉也能與父親重建關係。那麼,她的禱告還會帶來什麼影響?神要在她的生命中成就何樣的大事?敬請期待下期憾動人心的完結篇。

 

 

 

作者小檔案:

瑪亞,形象設計師,服飾設計師,創立Maia's Vogue公司,並自創服飾品牌Maia's。出版過《成就最美好的自己》、《我的衣櫥經典》等系列書籍。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