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補、復原、更新的七個禱告(下)

 

文/ 瑪亞

 

【前情提要】

瑪亞為罹患癌症的前夫黃徐輝禱告,他信主了。有了新生命的他,主動開口向瑪亞道歉,與兒子曉吉重新建立關係,並以為父之心服事臺灣的高山之子。過去相處並不融洽的前婆婆,在瑪亞迫切禱告後,竟然也信主了。藉著一個又一個的禱告,神還要在瑪亞的生命中成就何事?

 

第五個禱告


很遺憾地,到底黃徐輝還是走了。
2012年9月,在他去世前幾天,雖知道他每況愈下,每早晨的禱告裡,聖靈都賜下十足的信心和平安,讓我感到未來仍有光明。人對於生命的感知大都出於肉體的存亡,但是禱告中,聖靈讓我清楚體會永生的喜悅。惟有從神而來的平安,滿了盼望,彷彿對我說:「不要害怕,他有盼望……」只不過當時以為他的肉身會得醫治。


當曉吉去到父親身邊時,他已經再次住院,因太過疼痛,打了不少嗎啡。曉吉和同父異母的姊姊玲潔睡在病房裡陪伴父親,黃弟兄的大妹也隨侍在側。


曉吉抵達是夜,夢見爸爸坐了起來,摘掉氧氣面罩開始讀聖經,讀完了,就坐在床邊唱讚美詩……夢境就像真的,以至於他醒來後,以為爸爸已經好了。


那幾天他們告訴我,他一直不肯走,好似在等我去,要我通過電話跟他談談。他去世前的子夜,我們在電話裡一起禱告,告訴他,我會和他的兒女紀念他所有的美好。如果有什麼不放心的,請他在心裡禱告求聖靈告訴我。講完電話的清晨六點多,收到兒子曉吉的信息:「爸爸走了,很平靜,我相信他去了天堂。」


那天上午我受聖靈感動,想要請人去臺東告訴那個燙傷的孤兒,臺北的爸爸走了,不要讓那孩子覺得又遭遺棄。正這麼想著,小妹燕雪來電話,說聖靈感動她通知臺東的燙傷孤兒「黃弟兄走了」。我想這是他最後的心事和不捨。


其間還收到兩條信息,其一是曉吉的大姑:「雖然妳我無緣再作姑嫂,但是我敬妳如嫂,感謝妳為哥哥所做的一切。」


其二是玲潔的:「我永遠都愛妳和爸爸,曉吉的媽媽就是我的媽媽。」

 

第六個禱告


在黃徐輝的母親信主之後,亞伯拉罕有天晚上突然對我說,要為黃父禱告,他已經老了,要趕快。就這樣,靠著來自聖靈的信心,我們倆為患老年癡呆症已三年多的老人家禱告了兩個多月。他甚至不明白兒子去世,還經常問「阿輝去哪裡了?」


黃弟兄去世後,有一天,燕雪突然來電:「妳知道嗎?簡直不敢相信,爸爸信主了,今天下午的決志禱告,沒有一句唸錯。妳說要讓爸爸快點信主時,我從來沒想過有這可能。今天教會的人來家裡探望,我向他傳福音,說『有一位耶穌,你願意信嗎?』他竟然回答:『我願意』,我問他:『我講的你明白嗎?』他說:『我明白。』於是我帶他決志,他竟然每一句都唸對!」


我聽燕雪講完之後,內心滿足而又平靜,我對她說:「妳知道誰聽到這個消息最開心嗎?」燕雪不解地問:「誰?」我說:「我的先生亞伯拉罕。他一直為妳的爸爸信主禱告。神真的好愛你們!」燕雪好幾秒鐘沒說話,這是我第一次跟她說起我的先生,我們以前一直迴避這個話題。「這真的是耶穌做的!沒有哪個男人能夠有這樣的胸懷。」燕雪如此感歎。


黃弟兄去世了,但是祝福卻連連不斷。燕雪說,哥哥這兩年經歷的一切,使他們家懂得了愛。

 

第七個禱告


2012年底,因參加「群芳鼎盛」的課程去了臺北。時隔十五年後再踏上那塊土地,心中不無掙扎。事先告訴燕雪時,她說:「我們都好期待妳來。」讓我感到莫名的溫暖,這是過去作媳婦時從未受到過的歡迎。到達臺北後,燕雪和大妹的女兒伊蕾(在黃弟兄病危期間受洗)以及玲潔就到下榻的飯店來看我,燕雪很謹慎地問我要不要回家看看。


去臺灣之前,亞伯拉罕很支持我前往探視從前的婆家。我禱告求問神,是否應該去黃弟兄家裡,那個曾經發誓不回去的地方,那個有很多痛苦回憶的地方。我的心情是否承受得了?何況,我又該以什麼名分來關懷這一家人?

 

心情起起伏伏,卻有無法漠視的感動,想探望喪失長子的兩位老人家,也想起自己曾答應過黃弟兄要當面跟他母親和好……但是,怎麼稱呼過去的公公婆婆?求神給我印證—如果我去是神的心意,那麼求神讓曉吉的爺爺認出我來。


禱告完一陣心慌,心想,我怎能提出這麼無理的要求!


那天一直走到曉吉奶奶家的樓下,還在想到底要如何稱呼?就在我的腳跨上第一個臺階時,心裡響起那句話:「耶穌說:看,你母親!」心安靜下來,我知道了。


門打開,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婦人從座位上站起來迎接。她不再是從前那個濃妝威嚴的婆婆,如今瘦削蒼老。一陣心酸,走過去抱住了她說:「媽,妳瘦了……」她沒有回抱我,因為我們從來沒有身體的碰觸。記憶中的她總是遠遠的,高高在上,聲音很大。


大家都坐下後,媽媽開始哭泣,說:「阿輝不孝啊……」我呆坐在那裡,竟然說不出一句安慰的話。還有誰比她更疼呢?那是她的長子,她曾經的驕傲。我在心裡竭力禱告:「主啊,教我!我該說什麼?我為何什麼都說不出?」
這時,曉吉大姑說:「哥哥去世前一直掛念臺東的那些孩子,說還有好多事沒做完……」我聽到這裡,突然悲從中來,為那顆想為主活的心放聲痛哭!就在這時,聖靈對我說:「妳哭吧,妳哭,她就懂了。」不知過了多久,發現我哭之後,媽媽就不再哭了。


稍微平靜時,我走到媽媽面前跪下去,抱住她說:「媽媽,對不起,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那時我不認識耶穌,讓妳不高興的地方都是我錯,現在我認識了耶穌,我明白了。請妳原諒我!」媽媽很吃驚地看著我,大家都很安靜,說完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心裡很平安、很平安。


當晚燕雪給我電話說:「我們都謝謝妳解開媽媽心裡一個結……」誰認錯又有什麼關係?重要的是認錯帶來耶穌的得勝!我不要讓任何記恨、不和、內疚得勝!燕雪又說:「媽媽說要妳回家吃餐飯。」


當我第二次來到曉吉奶奶家,就發現氣氛像過年,桌上擺了很多菜。看著那些精心烹調、價值不菲的佳餚,我收到了一份作媳婦時沒得到過的愛與尊重。那夜,家裡與曉吉同輩的孩子們都叫我舅媽,一個勁兒地輪流合影。氣氛很歡樂,媽媽臉上也不見了淚痕。

 

▲瑪亞與家人相聚時,見到桌上擺滿精緻佳餚,讓她感到愛與尊重。

   (圖片來源:http://farm9.staticflickr.com/8109/8481135029_f0ff12b53c_o.jpg)


走進公公的房間,告訴他:「爸爸,我來了。」他竟然跟著我出了房間,對我說:「曉吉怎麼沒來?」我們全都驚呆了。燕雪問:「爸,你知道她是誰嗎?」公公回答:「我怎麼不知道,一看她的臉就認出來了。」又轉過來指著同事Linda問我:「她是誰?」我說:「是我同事。」公公回答:「我知道,她昨天還來了。」因為之前也是Linda陪我來的。燕雪說:


「爸爸真的認出妳來了!」


此時我相信,來這一趟確實出自神的心意。因此在心裡一遍遍地感恩讚美,神啊,祢何等偉大!何等憐憫我!


那天晚餐,我坐在過去的公公婆婆旁邊,幫他們夾菜,燕雪說:「媽媽今天吃得比較多。平時都不肯吃。」


那一天,第一次在那張熟悉的飯桌上說了不少話。從前我很少發言,那夜,我們說說笑笑,充滿了愛與祥和。


告別的時候,我抱住媽媽,她也回抱了我。我對她說:「我會再來看妳,妳要保重。」她點頭答應。


這幾年來,很多人都說我們為前夫禱告不容易,都覺得我們很善良。其實根本不是我們善良,是神的良善帶領我悔改、饒恕、得醫治!


我們在禱告中完全是受惠者,只是順服神要我們禱告的旨意,而禱告也是那麼不完全,信心也是那麼勉強、微小。但是神的工作讓我們得著最大的益處。

 

重重破裂的關係,破碎不堪的人們,可能再有不同的願景,再有新的盼望嗎?就在順服禱告中,就在意想不到的時候,神藉由人間悲劇的病痛與離別,一一修補、復原、更新了。

 

 

作者小檔案:

瑪亞,形象設計師,服飾設計師,創立Maia's Vogue公司,並自創服飾品牌Maia's。出版過《成就最美好的自己》、《我的衣櫥經典》等系列書籍。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