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期:愛的歌,可以這樣唱

【生之歡唱】3

與子偕行

 

文/胡幗英

 

 

羅博與露絲從上天白白領受了許多恩典,深切體會自己的幸福,願意分享福氣給人。

 

孩子們上大學之後,丈夫與我便積極簡化生活,學習割捨「不必要」之物,珍惜「在心上」的人。
去年初秋,我們賣掉房子,在離工作不遠之地,租一間三房兩廳的公寓,讓生命返璞歸真。公寓社區有專人照顧公有的園圃草坪,碩大的庭園內花木扶疏,綠意盎然,行人可以沿著紅磚道漫步,欣賞花團錦簇的美景。丈夫與我愛在園中散步,談天說地,輕鬆愉快。

 

溫馨牽手情


偶爾,我們會看見一對白髮蒼蒼的老夫婦,老先生中等身材腳步仍然健朗,老太太卻已不良於行,她一手拄杖、一手握住他,兩人互相攙扶,緩慢地走向涼亭。我們為兩老相互扶持的背影所吸引。他們名叫羅博與露絲,已在這兒住了四年,竟然是我們的鄰居,真是有緣千里來相會。


羅博與露絲平易近人,他們是美籍猶太人,今年七十出頭,再隔幾年便要慶賀金婚(結婚五十週年)大喜。羅博個性外向,是位退休律師,熱心公益,現在仍是地方法庭及公寓管理處的義工。露絲溫文內向,典型的賢妻良母,更是羅博的賢內助。近年身體不適,不能再當義工,預備明年春天接受換膝手術。兩人年輕時都是運動健將,露絲曾經得過馬拉松長跑冠軍,如今卻連上下樓梯都有困難,可以想像她的挫折感,但我卻從未聽見他們說出任何抱怨或苦毒的話語。


羅博與露絲從上天白白領受了許多恩典,深切體會自己的幸福,願意分享福氣給人。他們擁有感恩知足的心,有面對逆境的勇氣及韌性,在困難中仍然願意幫助別人,這樣的態度令我敬佩。


羅博與露絲育有二女,都已成家,卻常定期返家探望父母。我們傍晚返家時若看見大門前停滿汽車,走廊裡擺滿嬰兒推車,又聽到狗吠兒啼、笑語喧嘩,便知道鄰家有喜,兒孫滿堂。家教的成功使家庭和睦團結。


羅博笑稱自己為「候鳥」,在年底必須飛到暖和的南方過冬,三月底春暖花開時再飛回來。他請我們代為照顧這裡的家,我們欣然從命。春末露絲接受換膝手術,在療養院住了兩個月復健,不慎感染肺炎,病癒返家後便深居簡出。從此,再也沒有在晚上散步時遇見他們。有時與羅博擦身而過,他說露絲的情況時好時壞,我可以感受他心情的沉重。

 

充實心靈勝過肉體軟弱


數週後,羅博長女來訪,臨走前,他們全家為她餞行,不幸他家的洗衣機突然排水故障,氾濫成災。我們見情況緊急,便馬上找警衛關掉水源,請水電工來修理。這時,羅博正好將露絲送回,接著便調轉車頭送女兒去飛機場。露絲撐著枴杖一走出電梯,丈夫便趕緊趨前解釋來龍去脈。


我想到她的膝蓋、捉起幾塊毛巾便衝到她家,自告奮勇為她擦地。露絲十分感謝,如釋重負。我看到她瘦了,臉上掛著一個氧氣罩,椅子旁有氧氣桶,暗暗吃驚。我動作迅速地擦地,隨意詢問她兒孫近況,讓她的心情慢慢安定下來。


閒談時,她想起年輕時的豪情大志,又提及一些女兒與丈夫的家常事,言語中流露無限的關愛。這是我們兩人最長的一次對話。我離開的當兒,誠懇地對她說:「我覺得妳真是一個非常幸福的人!妳擁有充實的生活,更擁有心靈的富足!」她若有所思,輕輕點頭,佈滿皺紋的臉上綻放出溫柔的微笑。


過兩天,羅博登門道謝,謝謝我們那天伸出援手,照顧露絲的需要,也讓他後顧無憂。他送來一束美麗又香豔的紅玫瑰,嬌紅的花瓣就像少女的絳唇,為羅博的臉抹上一層喜氣。他說露絲的心情大有轉變,願意配合醫生的建議,服用新的特效藥,他要耐心地陪伴她,相信她一定會康復。羅博對妻子真情流露,我們也分享他的快樂。


我將這束嬌豔的紅玫瑰插入水晶瓶中,滿室生香,默想著人間的愛情、親情、友情及溫情。心靈充滿愛的人就能給予別人照顧、關懷、犧牲與奉獻。愈肯給予的,愈能領受愛的灌注,也就愈有力量去愛、去幫助更多的人。

 

這樣的生命充滿真光、充滿喜樂、充滿熱情、充滿感染力。在苦難中仍然堅定不移,在試煉中仍然忠心到底,愈挫愈奮,不屈不撓,不斷唱出自己心靈中的彩虹,也鼓舞他人引吭高歌,影響別人走入光明,共鳴生命相感的希望樂章!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