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文字事奉培靈與創作進深營作品發表】2

一路走來

 

文/桂梅

 

 

偶然和家人朋友談起個人的興趣愛好,想來「讀書」是我一生的最愛了。兒時被媽媽稱為「書呆子」,因為只要可能,我總是捧著一本小說看。那時候由於各種政治運動,可看的書不多,很多書都被打成「毒草」,禁了。

 

兒時的我,常常泡在媽媽單位的圖書館裡,圖書館阿姨看到我那麼喜愛小說,可讀的小說又實在少得可憐,就趁沒人的時候,悄悄從圖書館後面給我拿些「毒草」,告訴我不要讓別人知道。

 

我真是高興至極,非常感謝這位阿姨。這些禁書比當時世面上允許看的書好看多了,充滿人情味,不僅僅是一些革命口號。但這些書卻極難取得,只能偷偷地看。文革以後,許多及被列為「毒草」的世界名著開始重印再版,一下子打開了小說新天地。記得有一年的暑假,我從學校圖書館借了幾十本小說,有《飄》、《簡愛》、《蝴蝶夢》、《高老頭》、《唐吉柯德》等。整整一個暑假浸泡在書中,幾乎沒出家門。

 

到了美國,特別是有了孩子以後,因為忙,也因為英文水準不夠好,讀英文小說太費勁,就把「看小說」這個嗜好丟掉了。直到開始上班以後,有時要出差,在乘飛機和旅館裡找到一些空閒時間,又開始買些英文小說讀起來。

 

 

只進不出

 

不過,真正開始「重操舊業」還是因為孩子。

 

兒子漸漸長大,開始讀少兒系列小說了,為了盡母親的責任,兒子每一套系列小說的頭一本,我都要讀的。一是要了解故事內容是否合適,二是為了與兒子有共同語言,於是就培養出對科幻小說的熱愛。後來女兒長到七、八歲,也變成了「書蟲」(她自稱的),並且纏著媽媽讀她的書,暢遊充滿獨角獸、貓頭鷹等動物的童話世界。伴著兒女們的成長和他們的小說世界,我又恢復了讀書的嗜好。

 

雖然極喜愛讀書,我卻從小就怕寫作文,老是磨到最後不得不交的時候。看小說,只注意故事情節,根本不去推敲寫作技巧與方法。多年來,是個「只進不出」的傢伙。囫圇吞棗把故事看完,然後就爛在肚裡,過一段時間,便忘了。在我的印象裡,寫作是非常難的,絕對不是我喜歡做的事。奇妙的很,今天,我卻傾心於文字翻譯工作,這不能不說是神的一路帶領,是神的恩典。

 

福音動力

 

很久以來,我常常禱告祈求神用我作器皿,為神的國度做一些事,可以長久地做下去,一直到老。可是不知道是什麼,就一直放在禱告中。2006年初,一位姊妹得了嚴重的心臟病,差點被死神奪去了生命。感謝神,她得到及時的醫治,從死亡的邊緣被拯救了過來。

 

去探望她時,她向我推薦了一本書,書名是“90 Minutes in Heaven”1。我對這本書很感興趣,匆匆去書店把書買回來,一口氣讀完。這本書給了我極大的震撼,讓我看到一個親臨天堂的真實故事。而故事的主人公就是離我居處休斯頓不遠的一位牧師,事發地點是我曾經去過的地方。書中�翮z這位牧師在一次車禍後死去,進入天堂,親眼看見天堂的榮耀,被天堂美妙的音樂震撼,九十分鐘後,又回到人間的經歷。讀著這本書,我的心中湧出一種強烈的願望,非常希望在中國的家人也能看到這本書,希望他們也能看到天堂是如此的真實,特別是我的婆婆和我的父母。

 

我的公公於2004年突然去世,2005年回國接婆婆來美與我們住一段時間。看到婆婆在公公的墓前那麼地傷心,我曾向神祈求,一定不能讓婆婆也像公公那樣的去了,求神憐憫,接受婆婆成為神的女兒,在她過世的時候,接她去天家。

 

初次翻譯

 

感謝神,婆婆來美以後,接受了主耶穌,並受了洗。只是不確定她對天堂的真實性知道多少。婆婆也是一位愛讀書的人,我真希望她能看這本書,更清楚地知道天堂的真實。可是婆婆和我的爸媽都不懂英文,於是,便起了翻譯的念頭,想把這本書譯成中文,讓國內的人都看到天堂是真實的。

 

開始了翻譯的嘗試,便著手了解如何翻譯,並打電話、送email給出版社,詢問是否可以翻譯這本書。經過數月的努力,卻赫然發現這本書的翻譯版權已另有所屬了。

 

雖然這次的翻譯工作沒能做成,但我非常感謝神。我從沒想過用文字來事奉神,這次的經歷是神提醒我,要我用翻譯來為祂作工嗎?這就是神對我禱告的回應嗎?

 

我不是很清楚,但我知道如果這是神的旨意,那祂一定會開路,而且只有祂的旨意,這件事才能做成,因為寫作不是我的擅長,我只是一個器皿,沒有神,我什麼也做不成。於是,我把翻譯的事放在禱告中,並時刻提醒自己絕不可強求,如果是神的旨意,神定會開路。

 

KRC營會

 

有幸在教會的一次講座上認識了高俐理姊妹,她向我推薦在賓州舉辦的KRC文化實務營營。2006年遂前往蘇文安老師的文字培訓營,學習了如何做文字人、作文字工的基本操練,並有機會和俐理姊談到翻譯的願望。

 

2007年初,俐理姊問我是否願意嘗試翻譯馬正遠的新書《神國藍圖》(The Blueprint,中譯本為愛修園出版)。我告訴她願意試試。讀著《神國藍圖》,我感到渾身的熱血沸騰,正遠的信息太棒了,太痛快了,好像說到我的心坎上。

 

我感謝神,不僅給我機會事奉他,而且透過這本書餵養我的靈命,賜我精神食糧。更奇妙的是,當時我正在主日學教「使徒行傳」,而這本書的主要信息之一就是恢復使徒行傳時代的教會,神的安排就是這麼的巧妙。

 

靠神完工

 

翻譯的時間非常吃緊,兩百五十頁左右的書要在不到五個月的時間內完成。俐理姊告訴我一定要找人為此事代禱。我請我們小組和我的禱告夥伴為這項翻譯工作禱告。每天開始翻譯前,都祈求神賜我能力和話語。雖不認識馬正遠,可奇妙的是,在翻譯的過程中,我的心似乎隨著他的激情,此起彼落,一起經歷神。似乎對他很熟悉,一點也不陌生。

 

縱然有神的帶領,可我還是常常信心不足,擔心自己的中文水準太差,翻譯得詞不達意,不能完全表達作者的原意。擔心不能如期完成,特別是到了四月中旬,只完成了一半,真是著急。我向神說:「這是�的工,我只是器皿,我會盡力,但�要負責。」

 

因為在人看來如期完工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但神是行奇事的神,居然按時完成了。後來俐理姊告訴我,在她那兒,有一組同工為這項翻譯工作禱告。我明白了,更清楚不是我一個人在做這項翻譯工作,是主的一個團隊在一起做。這個團隊有俐理姊的同工,有我們小組的弟兄姊妹,有我的禱告夥伴。

 

回顧走向翻譯事工,真是一路看見神的奇妙帶領。做夢也想不到神會把我這從小怕寫作的人帶到文字事奉的路上來。感謝神給我機會讓我為祂作翻譯事工,讓我繼續「讀書」的嗜好,不但有「進」,而且有「出」。更是感謝神在我翻譯時,每時每刻與我同行,讓我經歷祂的同在。是的,「不獨在乎言語,也在乎權能和聖靈。」雖是不擅長寫作的器皿,但靠著神的權能和聖靈,就能為神作工;更因為本不是擅長作文的器皿,更知道這一切都在乎神,而不是人。

 

註1:90 Minutes in Heaven , Don Piper&Cecil Murphey合著,中譯本為《去過天堂90分鐘》,究竟出版社,臺北,2007)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