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常存】1 柳暗花明又一村
22期:愛,在生命轉彎處

【希望常存】1

柳暗花明又一村

 

文/麥能

 

▲麥能的畫與畫室。

 

清楚記得,十四歲立定人生志向,我的夢,是成為一名畫家。歲月走過,現在的我,就是活在夢中。


身為一位全職藝術工作者,因為收入不穩定,常被人質疑:「妳是怎麼維持生活?」此問題一旦被提出,也就是本人開始見證上帝恩典的最佳時機!


有位長輩曾經這樣說:「錢就是膽。」老姊也常說:「錢非萬能,沒錢萬萬不能。」這樣說來,本人豈不是無膽無能?


蘿拉,是多年前與我一起分租畫室的美籍畫友,她也這樣說過:「要是我跟妳一樣(指孤家寡人、沒有伴侶、沒有存款、沒有房子、沒有許多她有我沒有的⋯⋯)一定早就被嚇死了!」


深深知道,為什麼還沒被自己嚇死的原因就是─我乃上帝所養!

 

跋扈女兒的禱告


當年在紐約New York Studio School攻研繪畫,整天與炭筆油彩為伍,忙得不亦樂乎。直到第三個學期,積蓄已盡、坐吃山空,必須面對休學的掙扎。當時父母皆逝,雖有兄姊,但是他們各自有家要養,遠水救不了近火。跟絕大多數人一樣,總要在失去安全屏障的時候,才會呼求上帝。


坐在中央公園湖畔旁,瞅著水上嘎啦叫響的搖控船發呆,腦袋一片混沌……該打包回去嗎?但我已沒有家。


「不是祢把我帶出來的嗎?現在祢到底要我怎麼辦?」


「誰叫祢給我豐富色感與敏銳的觀察力?為什麼使我血管中流著畫家的血液?如果不能畫,當初為何要把我造成這樣?」


「總之,命一條,祢自己看著辦吧!」


只能說,天父很寵愛我,聽了這番「跋扈」女兒的禱告。


上帝藉母會一對簡姓兄弟,用智慧與愛心助我解決窘困。有智慧─因為他們這樣勸說:「我們願意借妳錢,妳最大的心願,不是要畫畫嗎?現在不做,將來會後悔喔。」有愛心─幾年過後,他們將借據用掛號信寄給我:「我們早就忘了這件事,只希望妳能夠健康、快樂地畫,一切都是上帝的恩典。」於是,高額債款,就這樣一筆勾消!

 

啟動自在,拿到獎金


上帝除了在乾旱之中降下甘霖助我度過難關外,也保護我脫離兇惡,沒有受到不義的對待,並賜下機智可以通過考驗。


話說畢業那年,全校應屆所有相關藝術系(大學部加研究所)都想要爭取到的一項榮譽,就是康氏創業獎金(Kahn Career Entry Awards)。在視覺藝術的評選決賽中,只剩下四名候選人。我與另一位男同學共用一個展示廳。沒想到對方心術不正,竟將原本屬於我的燈光偷偷地轉射在他的作品牆上。


幸好,在評畫之前,巡察了展廳,才發現事有蹊蹺!隨即找人矯正光源,避免了一場「失色之災」。結果,由我代表「視覺藝術」進入總決賽。


作品被肯定後,接著要進行個別面談,最後在各系代表中選出三位得獎者。


所謂的個別面談,說穿了,就是要看看你到底有什麼「個人魅力」?一般來說,通常都是由主修戲劇或音樂的候選人奪魁。一群由不同系別教授代表組成的評審團圍坐四周,心鼓不停澎咚地加速敲打⋯⋯直覺告訴我,不行,這批人快睡覺了,一定得讓他們打起精神來。


看著桌上圓型的巧克力餅干,決定把指導教授事先耳提面命的那番忠告拋在一旁(他提醒我,千萬要表現出專業的架勢)。心中暗自禱告,交託過後,彷彿有一股被釋放的輕鬆,由心昇起⋯⋯管它是輸是贏,還我面貌作自己吧!於是啟動自在的態度,跟諸位評審講起烹飪與繪畫之間的關係。聊談中,將繪畫創作理念自然敘述。至少,激起陣陣笑聲。最終,拿到了獎金。


雖然,康氏創業獎金跟其他獎項比起來,沒什麼太了不起;但,對一個剛出爐的新手畫家而言,卻是一個寓意深遠的象徵。上帝藉著它對我說:「孩子,不用害怕,沒有人能夠傷害妳,只要妳勇敢說出心中真誠的故事,就必有人聆聽。放膽前進!因為我必與妳同行。」


想起電影《聖戰奇兵》裡的經典畫面─腳必須在空中先踏出去,接著才會有「路」呈現。我想,像蘿拉這般樣樣都有的人,的確不容易經歷從缺乏到豐盛的富足。創作之路,就像跨越約旦河一般,必須用信心之眼去迎接那還看不到的對岸風光!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地悠然吟唱: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