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袖人物專訪】包約翰John F. Baugh——希斯可公司(SYSCO Corporation)的創建人及董事會資深主席

【領袖人物專訪】包約翰John F. Baugh

——希斯可公司(SYSCO Corporation)的創建人

及董事會資深主席

 

 

包約翰用他一生的經歷讓我們學習如何將基督教信仰與專業相結合,建立蒙神賜福的大企業。


「許多人談及包約翰時便凜然敬畏,說這個企業成功主要歸功於他為人正直、有才智,以及鍥而不捨的精神。再加上他給供應商、顧客,以及員工立下了一個彼此公平對待的榜樣。


「我們向這位紳士致敬,他為希斯可立下標準,提升標準,並且在人生的各個層面維護它。」


我在十六歲那年受洗。我曾經有過一次既有趣又身不由己的經驗。我十二、三歲左右時,葛布法先生是我的主日學老師。我坐在教室的第一排位置,因為我一心想要讓他知道當棒球季來臨時,在每場比賽中,我要作三壘手。


有一天在討論中,他和一個孩子交換意見及想法。談到某事時,那少年人說:「葛先生,若耶穌基督現在就站在後面,我也會說同樣的話。」


葛先生接口說:「啊,孩子,我不知你是否明白這事實,不過基督此時正與我們同在這教室裡。」


我站起來,轉過身,向後看。這事令我震驚。然後,我開竅了,終於明白他的意思。對我那真是件很棒的經驗。從那以後,我沒試過,也從未能將「耶穌就在我身邊」的念頭除去。那是很不平凡的經歷。

 

你可以扼要說明你的企業生涯嗎?


小時候在德州威可市時,我在A&P食品店身居執行要職,我是「發言人」,我告訴人們請移尊趾,好讓我擦地板。我十二歲時父親過世,我就開始工作了。我學到很多有關人性的功課,並一直工作到一九三二年高中畢業。本來打算入貝勒大學,可是我進不了,因為我們沒有錢。那時正值大蕭條時期。


那時,市內本來有七家A&P店,後來接二連三地關掉,只剩下一間,由以前的經理們充任員工。最後,我也沒有工作了。不過,達拉斯區A&P的主管是很好的人。他打電話給休士頓的主管說:「這是個好孩子,他真心想留在公司裡。」因此,休士頓的戴先生傳話給我說,若我能在某日之前抵達休士頓,他願意給我一份工作。我就步行了三天兩夜來到休士頓,在一間A&P食品店得到了一份工作。

 

得到這工作,你可能感到幸運吧?


的確是的,我們有過非常奇特的經驗。我在休士頓A&P的主管,名叫馬丁先生,現在已經過世了,他是位很好的基督徒。一九三二年時,成千上萬的人失業,可是馬丁先生待我很好。他叫我星期四晚上到倉庫辦公室來接見人。雖然沒有工作機會,仍有人排長龍到四條街之遠。馬丁先生坐在那兒邊流淚邊聽人說話,並且盡力鼓勵每一個人。他又從達拉斯的烘烤房訂了許多盒麵包,每盒有二十條,堆在他的桌子後面。我這少年人就在那兒幫助他。他會問人:「你家中有幾個人?」他們告訴了他之後,他就給他們麵包,他所能做的僅止於此了。


也有人十分飢餓地進入我的店。花五分錢我可以餵飽一個人,因為五分錢可以買兩條麵包,五分錢可以買兩罐豬肉甜豆罐頭,五分錢可買兩罐罐頭肉。因此只要花五分錢,我就可以送給人一條麵包及另外一罐他想要的食品。我們有無數的窮苦人。


一天,有個人走進來說他願打工或做任何事來換取食物。我給了他千篇一律的回答:沒有工可打。不過,我告訴他他可以得到五分錢的食物—一條麵包及一罐別的食品。他說:「我真的不知道我太太會喜歡那一樣。」
我問:「你結婚了?」


他回答:「是的,我們有兩個孩子。」說完這話,他憂心忡忡地說:「我的孩子們兩天來沒有任何東西吃。」


因此,我就去見商店經理,他名叫羅荷蘭,至今仍然健在,並且一直是個好朋友。我說:「羅先生,我想借點錢。」


他說:「為什麼?」我告訴他這家人的情況。他說:「我明白你的感覺,不過,你老借錢給人,希望有一天他們會還你,那是不可能的。你若想借錢,我可以借你一些,但要知道你無法永遠這樣做下去。」


就這樣,在那種四磅的草莓醬罐頭只值二十九分錢的日子裡,這人和我就裝滿了價值兩元的食品給他帶回家去,這些食品夠他們吃一陣子了。次日,他和太太一同進來,她站在那兒表情非常嚴肅,謝謝我給她孩子們的食物,並淚流滿面,然後伸出手來輕撫我的面頰。這件事我永遠忘不了。


後來這人成了休士頓一家公司的總裁,在他有生之年,我們都是朋友。那真是一段令人難以置信的時光。

 

你在A&P留了多久?


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戰爭結束後,我的妻子與我開創了這事業,後來成為希斯可公司。我告訴你,她與另一位不識字的人及我開始這事業,我們就此開始了小小的食品分銷生意。辦公室就在我家後面臥房,內人尤娜梅在日間不離開辦公室,並非她要接那麼多電話,我猜想她是在禱告電話會鈴響起來。


幾年之後,她得以重做全職家庭主婦,照顧孩子。讓我順便一提,我這甜美的妻子與我結褵已六十五載,我真是世上最幸運的人了。


然而,內人離開公司回家照顧孩子對公司是很大的耗損,因為我就必須請人在辦公室工作。我的行政費用直線上昇!不過我們撐過去了。一九六九年成立了希斯可,並同時兼併了分散在全國的其他幾間公司,有的在西岸、中西部、東北部、東南部,及西南部。如今我們在美國及加拿大有一百二十二個發配中心,在海外也有許多生意。

 

為什麼希斯可會如此成功?


希斯可一直相當幸運。我們有兩個優勢,一個是我們有非常有利的市場可以開發。大部份的婦女寧願家中廚房備而不用(即使她們尚未做到)。而我們的顧客供應食物給不在家用餐的人,例如餐館、醫院、航空公司、輪船、學校,以及其他「在家之外」供應餐點的地方。


另一個優勢是我們有絕佳的員工。我們尚未開始這間上市公司之前,我花了總共六個月的時間在紐約與投資銀行機構會談。他們提供了一些大公司個案給我參考,有些經營良好,有些不怎麼好。它們與我從早期經驗中已經得到的感想不謀而合。那些感想有的十分簡單,即是:努力去做上帝眼中看為對的事。


例如,不道德的捷徑經常帶來長期的報應。這個教訓從小時候對母親說謊就能學到。因而,在我們現今約有五萬名員工的公司中,成為名流並非生活的目的,傲慢自大也行不通。在我們公司裡,我們一心想要在公司內部提拔自己的人材,而不外求,這事做得相當成功。我們有一千三百位高級經理,全都是公司培養出來的。我們竭力配合他們的願望及才能,使他們各自勝任不同的職位。同時,我們為他們找到一個與他相配的職位之後,他們須學習公司經營所需要的八、九個基本要求,使他們能切實負起責任來。所以,我們很幸運能得到很好的人才。


有些得自於我實地觀察到的錯誤的管理,有些得自於我參與管理的經驗。我曾經見到人傲慢地聲稱自己是老板,並說「我叫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當然,任何人在公司裡都知道誰是老板,不過,若是主管的人或其他身負重任的人能自我約束,對每個人都有禮貌,確保人人受到尊重,那麼,對於建立一個健全的機構將會產生極大的鼓勵。另一方面,沒有禮貌、不耐煩、令同事難堪、只因為你有權力這樣做並且不受投訴,這對人的時間及精力都是一種無謂的浪費。


那些感想得自於我小時候在A&P打工的經驗,以及我在公司發展中所得到的經驗。此外,我的記憶力很不好,所以我必須實話實說,因為若是我說謊,我可記不得早先說過什麼!

 

現在希斯可如此龐大,你再也記不住每位員工的名字,作為一個基督徒,是否你用不同的方法管理呢?


當公司多到七、八千員工時,我想我認識每個人。多過那數目,我就沒辦法了。當然,當我說我認識所有人時,是指當我走進倉庫,譬如在密希根州大湍城的那一間,一位魁梧的、身著連身工作服的荷蘭裔向我走來,說道:「啊,你看我們是不是把這公司做得很好呢?」那絕對是件令人高興的事。我們像是好伙伴。在出貨室也是這樣。


有些人視送貨員有如圖騰柱的最下層,然而我的看法是我的顧客只知道三種人,那就是推銷員、接線員的聲音、以及送貨員。這三種人對他所做的工作愈熱心,得到愈多的鼓勵,使他們有創意提出建議來,我們就能變得更好。我們就是那樣經營,而顯然有果效。

 

你管理一個有七千員工的企業和有五萬員工的企業有沒有不同之處?


我們試著不要有所不同。有一種毛病是我所不喜歡的,就是「大公司炎症」。在本公司,人人都知道我對「大公司炎症」一向就害怕。它不但導致生意失敗,或是令生意沒能得到它所能得到的利益,而且一點樂趣也沒有。

 

你如何避免它呢?


靠著堅定不移的精神。我們現在是在第四任執行長(CEO)的領導之下。你可以想像得到本公司是由更年輕更聰明的人來經營了。這位執行長是那種從最基層做起的年輕人。譬如,我們有一家子公司,它的執行長,戴大衛(David Dekoch) 是從送貨員做起的。他的上司是位很好的人,全然相信我們所堅持的那些原則。他被當做朋友並受到送貨員當有的尊重。如今,大衛作執行長多年之後,也並末忘卻那些事。他記起他過去在工作上因樂在其中而有許多的好處,因而他也樂見其他人以及生意上的成功。


五十年來科技進展令人目不暇給。在管理業務或某些生意環節上,我們必須學著在某些程序步驟上做些改變。我們也知道在專業紀律上所起的變化。不過,人們如何彼此對待卻未改變。我深信,亳無疑問的,如果我們能與同事建立正當關係,藉著說真話、行公平及誠實、待人良善、為人著想、就像我們願意他們怎麼待我們一樣,我們就能更加容易地通過這些科技變遷的考驗。對於任何能改進公司現況的操作程序或調整,也能想得更清楚些。那樣做就能切實地培育我們的人員,表現出一切的專業紀律來。而且,那樣做更加有趣味!

 

身為基督徒,對於你和員工之間的交往有什麼影響?


讓我先說明,公司裡幾乎人人都知道我是基督徒。他們知道我是怎樣的基督徒,哪間教會的會友。他們知道那些事,不過不是從我這兒得知的。在這棟大樓裡,我不將基督教強加在任何人身上。然而,我也並非不願意讓他們知道,我相信基督教的原則是實用的、行得通的、有回報的—不一定在金錢上,而是在人際關係中。所以,我們不將基督教強加在任何人身上。


我不會腋下挾著一本紅皮大聖經到處走,用不著如此。要我引導別人特別注意基督教,就好像要我強迫他人改用另一種他們覺得不順手的技術一樣,我一點都不會感到舒坦。我知道有一位老兄宣告破產三間不同的公司,且都是主要的股票上市公司。他是我所見過最狂妄的人了。就是他那種態度使他與屬下及其他人合不來。


如你所知,事實上,人際關係不但很敏感,也很脆弱。即使是與我的子女、孫輩及如今的曾孫輩,我也遇到同樣的挑戰。若是我的話說得恰當,我就可以成為他們的鼓勵者,他們就會甘心受教。然而,要是我用威脅或強硬手法去轄制人,就收不到果效,也無法對他們有任何幫助。

 

談到年輕人,若有人想從商,你有何建議?


首先,我會勸告他們竭力避免置身於令人困窘的、不道德的情況中。避免開不道德或違反倫理的情況,會對他們本身有利。這個建議似乎有些負面是嗎?


但你若希望別人對你坦誠、能與你合作、並熱切盼望跟隨你的領導,那你就必須付上代價。此代價不但與倫理及道德有關,也與待人有禮、維護人的尊嚴有關。有很多人不信這些,或是尚未想過這事,或是從未試著採行這種方法待人。


最後,我要說的是,不論他們所從事的專業或生意是什麼,從來沒有人能抓住所有可能的生意機會。但是,你可以發展生意上的某一個特定行業,並且做得比其他人都好,這頗值得你熱心去做。我們公司現在年收入超過兩百億,我們感到很自在,並且我們的任務是要促成顧客的成功。我們不想要跟所有的顧客做生意,只願意跟那些我們確知能與我們彼此公平對待的顧客做生意,那才是我們想要的顧客。我們不能永遠答應顧客的每一項要求,但是我們可以正視著他們,明確說明我們能為他們做什麼,然後按時履行我們的話。


這樣,晚上你就能睡得好。


對,並且我不必去記我說過什麼謊言!

 

*摘自《企業鉅子》(Corporate Giants: Personal Stories of Faith and Finance, by Bob Darden, Robert Darden, and P. J. Richardson, published by F.H. Revell, 2002), 中文版,莫卓宜娟譯,將在近期由美國飛鷹出版社出版。本文承飛鷹出版社允許刊載。

 


【摘自一九九八年對包約翰的表揚辭】


一切始於一間房,三位員工,其中只有一人受薪。(「我們開始時沒有錢、沒有資本、也沒有貨品。」)不過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日子裡,包約翰有了這個想法:在外工作的家庭會比以前多上館子吃飯。


今天,希斯可(SYSCO全名Systems and Services Company 系統與服務公司) 是世界最大的食品服務分銷商。創辦人包約翰—當時不是受薪者—如今監督整個王國,它擁有:


★將近五萬名員工。
★供應三十五萬六千間餐館、學校、旅館,以及醫療機構。
★在全北美有一百二十二個據點。
★商品種類超過二十七萬五千種。
★2001年銷售額超過二百億美元 (US$20 Billion) 。


一九七六年包先生是被延引登入美國餐飲服務業名人堂的第一人。他那不同凡響的履歷包括了德州商業名人堂、休士頓銀行(董事)、休士頓浸信會大學(建校託管人)、貝勒大學(名譽校董)、以及參與德州浸信基金會二十五年之久(包括曾任主席)。


不過,當你與包先生以及和他結褵六十五載的妻子尤娜梅(另一位開創期未受薪員工)談話時,你決不會知道希斯可是美國一百個最大的企業公司之一。他謙虛地說:「我們之所以如此做,因心中切望能避免在大蕭條期中所經歷過的事。」


他不斷地將希斯可驚人的成就歸功於他的員工:「本公司擁有我眼見過最多的可敬之士,那就是我仍然喜歡來工作的原因。」

 

他不愛出鋒頭、天生風趣、信仰又極虔誠,不論在何處,包先生都是有抱負的基督徒企業家的典範。他的品格是早期在家庭及教會中塑造出來的。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