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袖人物專訪】柯賀曼Herman Cain

——新聲企管顧問公司創辦人教父披薩前總裁

 

譯/莫卓宜娟 修潤/翁靜育

 

 

聖經上說:「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箴言22:6)


一點也沒錯,我家就是那樣,父母對兒女的期望即是如此─你若不上教會,就會有麻煩了。我們可不想惹麻煩,童年歲月總是按時作禮拜,參加青少年合唱團、復活節慶典及戲劇演出等教會活動。我們也挺愛做這些事的,不過,一個孩子顯然無法從活動中完全明白真實的基督信仰。


大學畢業後,第一份工作是為美國海軍效忠。那是我第一次離家遠行,與一位朋友住在軍營裡。我們兩個單身漢都想盡情享受快活人生。入伍後第一個主日早晨,我醒來後對自己說:「有誰可以勉強我上教會呢?我現在是成年人了,又在這裡工作,沒人盯著我,我要待在家裡看一場足球賽。」


如此過了七天⋯⋯


下一個主日醒來時,我「連骨頭都火熱起來」,有一種篤定的感覺升起:什麼事不對勁了。這直覺深入我心,彷彿聖靈在說:「不,你不可停止聚會,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因此,我立刻起床並駕車到附近的一間小教會去。

 

 

Q: 你這一生轉行有如家常便飯,轉換之間如何活出信仰的見證?

 

多年來,常有人問我一個類似的問題:「為了成功,你曾經做出違背良心和信仰的事嗎?」答案是:「絕對沒有」。我從不「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更不拿我的信心、道德或信仰來換取成功。


年輕人容易以為好戰鬥狠是企業的高升之道。不,完全不是這樣。我常對年輕人說:「你永遠有選擇的餘地─你犯不著與信仰或道德妥協,你永遠有機會離開罪惡或改換工作。」


當我在比斯白食品公司時,我謹守聖經訓示:「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路加福音6:31)我堅信,好人必有好報。儘管某些人打從心底不喜歡我,只因嫉妒我被選中擔任特定職位,不過這毫不改變我對待他們的方式,我從不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隨後我加入漢堡王公司成為「快速升遷計畫」(Fast-Track Program)的一員。儘管我曾經是比斯白赫赫有名的主管,又曾在可口可樂待過,當我去漢堡王時,還是一樣從分店的基層員工做起。


我在這間分店做了一、兩個月後,有一晚,我短少了五十美元。打烊時,經理通常要核對收銀機的收據並結算現金,然後做收支平衡表,將大鈔存入銀行,留下足夠的零用金供次日開店之用。


經理會在十一點就關門,再花兩小時做完打烊的事務,我通常約於凌晨一點離開。那天晚上,我通宵留在那兒,想要找到那五十美元,找出哪兒出了差錯。


我待到清晨四點,算了又算,想要找到那短少的五十美元。我做錯了什麼嗎?所有的發票、收據都正確嗎?真要令我發瘋了!以前從未發生過這種事。當次日經理五點開門上工時,我終於放棄了。通常,差額超過二十五美元,就會被記錄在員工的過失檔案中。我在報告中寫下:「短少五十美元」,然後返家。


第二天晚上該我關店,當我打烊時,猜猜看,發生了什麼事?多出五十美元來!我心想:「這真是怪事。」


儘管有那報告,過了一陣子,我仍成了該分店的經理。後來,那家分店還成了該區業績最好的一間。坦白說,原因很簡單,就在於我在餐館中所帶動的氣氛。


我從那間分店的基層員工,被擢升為區副總裁。上任前,我向分店內每一位員工說再見,一位副理問我是否可以出去喝點飲料,慶祝一下。


「好啊,」我說:「但是為什麼不請其他副理和我們同去呢?」


他說:「喔,不⋯⋯我想,只要我們倆人去。」


當我們一同喝著咖啡時,他坦承是他故意拿了那短少的五十美元,又故意放回去的。他邊說邊哭。


「你為什麼要如此?」我百思不得其解。


他說:「你當初來本區時,前任區副總裁告訴每一個人要讓你吃些苦頭—他並沒有明說你的名字,而是用一個侮辱性的字來暗示。這是個考驗,要看你若少了五十美元,會將錢放進收銀機來補足短少之數,還是會誠實秉告?」


他流著淚問我,願不願意原諒他?還說我在那兒的日子,他對我的待人之道刮目相看,以至於若不認罪,他的良心會過不去。現在我即將高升,他很懊悔曾做了那事。


我立刻回答:「凱文,我原諒你。」接下來,凱文和我開始天南地北地聊,最後問到我的就業情形,他驚訝萬分:「怎會這樣?你已經當了比斯白的副總裁,何必再到漢堡王來?」因此,我喝著咖啡,將我的夢想與計畫托盤而出。聊著,聊著,我們也談到他的夢想與計畫。他坦承自己其實不想留在餐館業中,而想成為證券商。


「為什麼你不去做呢?」我問他。


他說:「我不知道,我從來沒跨出那一步。」


「凱文,你是年輕人,現在就是你跨出第一步的時候,否則,你絕不會有真正的快樂。」這是我的肺腑之言。


我離開後另赴他職,凱文真的也離開那兒,去學習做一個證券商。大約五年前,他打電話向我道謝,說他已經改行當經紀人了,如今不但是證券商,還為他的公司管理一家大型營業處。


你看,我就是這樣操練信心的!我本來很可以對凱文大發脾氣,為他的惡謀心懷不平,但若是那樣,我就是出於不好的靈及不好的動機。不過,基於對自己的信心與真誠,我選擇原諒了他。甚至多走一里路,那就是當凱文反問我的時候,我試著幫助他找到能使他活得更精彩的方法。


我是不是離題了?那麼,就讓我用一個更普通的答案來回答你吧。我比大多數人更常轉行,每一次轉行,我都帶著無比的信心,全然相信自己「不論做什麼都會成功」,這完全出於我對神和自己的信心。


我一向相信,只要工作更努力一點,付出的時間更長一點,成功不是夢。我也受到聖經的鼓勵,每當嘗試朝著夢想或目標邁進之時,絕不往後看(參考路加福音9:62)。當我做決定從一家公司轉到另一家公司,不論是從電腦科技轉行至餐飲業,或經管全國餐飲公會時,一旦心中有所感動,就表示我已經為此事禱告過了。

 

Q: 你為每一次就業的決定禱告嗎?

 

一定的!我每一次都迫切禱告。而每一次轉行也都和太太深談,她是個敬虔的信徒。當你做這類決定時,最好跟一些與神關係親近的人商量、商量,他們能給你忠實的意見。


我會仔細聽太太說話,彷彿聖靈藉著她來勸告我。再經過禱告、慎思、聽取意見之後,我就帶著全然的信心和勇氣,義無反顧地接受這些職位,相信事情必然成功。


途中若遇到叉路或崎嶇的道路,我也能泰然處之,因為我始終定睛於天國的獎賞。簡單說,我這一生做重大抉擇時,始終有這種把握:確信這是神要我走的方向。

 

Q: 一旦你升為主管,你是否會立下任何條文或口頭規定?或是寧願以身作則?

 

以身作則勝於條文與規定。在比斯白升為資訊管理主任時,下屬約有五十名,這對我是一個大變動,因為從前我待過的那個分析小組也不過管十五人。後來,還不到一年,我們與綠色巨人(Green Giant)合併,我又負責領導這個規模加倍的機構,突然之間,下屬暴增為一百人。


上任期間,我積極與全體屬下談話,也與直屬部下交談。「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路加福音6:31)我經管任何機構都採用這個聖經的基本規則。即使不得不將某人革職,也要做到以憐恤為懷,為人設身處地去著想,我們的確做到了。


以身作則帶來的影響力,比任何文字與規範更加有效。好榜樣及好行為,人人都能清楚分辨。領導者當盡力而為,卓越出眾,再去與下屬交談,鼓勵他們像我們一樣有成果。這靠的都是溝通之道。

 

Q: 即使像教父披薩這樣的大型企業,也可能做到那種程度的溝通嗎?

 

是的,不論是副總裁、區經理及分區經理,我與下屬經常談論的,不僅關於公司經營的成功之道,也包括如何達到真正成功的人生。


在區經理邀請下,我也會出席區經理分店會議。雖不一定與每個人都能一對一接觸,不過,在教父披薩這個一萬兩千名員工的大機構中,我仍顯明了一點—盡力而為。當我在大會中演講時,不只談論整個公司要如何臻於成功。我一向談論身為人,我們需做什麼以達到成功,需做什麼以得到快樂。我也常提到,人要在個人生活及職業生活之間維持平衡。


我不是公司裡那種「翹著二郎腿,留在辦公室」的總裁或執行長,而是「走到外面工廠、與員工互動」的執行長。我在餐館與他們見面,在餐館與他們談話,目標就是建立融洽的關係。這一點很重要,你要與那些時常接觸你的人建立良好的關係,就能發揮影響力,使整個機構都受到感染。


當然,那並不表示你不會遇到有人不明白或不領情的時候。那些情況當然要處理,那是領導的一部份。對於那些失控或是違反企業文化的情況,我從不等閒視之。

 

Q: 擁有教父披薩這樣的多國上市公司,會碰到許多不同信仰的人,你如何與他們相處?

 

我相信各主要宗教信仰都有其共通點,不論是用什麼說法來陳述。我在演講時,有時若說到「神」,我會為此加以說明:


「在我的宗教裡,我相信『神』。而你有你的宗教。在你的宗教裡,不論那一位有更高權能的是誰,均屬你個人的選擇。」


立即傳出這訊息,目的是讓人知道你並非要強迫他們使用「你的」字、「你的」名稱、「你的」做事方法,或「你的」宗教。說教是下下之策,人們看重的是我們待人接物的方法、言行舉止與正確的態度。


我經常到各地演講,因此,常面對各種不同信仰的聽眾,甚至作跨國性的演說。譬如,最近去埃及時,我就不敢貿然切入宗教性的話題。然而,我相信:大多數宗教都是大同小異的。


我並不希望別人以我如何遵守信仰規條來衡量我,也從不這樣判斷別人。在許多主題演說中,當聖靈感動時,我會說:「人們常問我,成功的祕訣是什麼?我成功的祕訣是因為,第一,我相信神;第二,我相信自己;第三,我相信夢想絕不能輕言放棄。」

 

Q: 從教父披薩轉至現在這個小機構,是否有任何事改變了呢?

 

再一次,要活出榜樣來。在新聲企管顧問公司這個小團體中,我有四位員工,包括我自己、我太太(有相同的基督教信仰)、一名首席經理(她是基督徒,可是我不很確定是哪個宗派)及一名行政助理(一位猶太人)。我們經常就事論事,展開基督教與猶太教的辯論。這樣做,是為了更了解兩者的差異。


柯土特(Truett Cathey),這位創立 Chick-Fil-A 速食連鎖企業的紳士說:「星期日我們不開店。」直至今目,這企業仍在星期日休業。為什麼?好讓他的員工及家屬在星期日去追求他們個人的宗教信仰。柯土特並未授意他人照著做,只不過將信仰融合在守安息日的行動中,好使他的員工可以自己做選擇。


我不認為你必須強迫他人做決定,那是錯誤的方式,但你可以鼓勵人尋求他們自己的信仰。常有人問起我盼望的緣由,我就藉機向他們傳福音,說出我個人的見證。要把握良機!


耶穌最善於「機會教育」;每當發生了某種情況,他就會教導人或說比喻。聖經上有許多處記載都是有人問:「拉比,你對這有何看法?」


有了這種精神,不論經營公司或任何機構,都無須明文規定。這些原則或道德規範,不論在任何機構,我都永遠持定,所以我無須刻意談論或明文規定任何宗教規條。

 

Q: 對想要從商的年輕基督徒你有什麼建議?

 

第一,對你的全能者永遠真誠。第二,相信自己。第三,就像舒勒博士(Dr. Robert Schuller)所說的,要相信神希望你成為你夢寐以求的那種人。那代表要有夢想,並追求那些夢想,要在生活中尋求那些不單能養生又能帶給你快樂及滿足的事。快樂不等於金錢;成功不止於富有。若能如此行,你的作為定能使他人的生命有所不同。


在《作自己的執行長》一書中,我更詳細地說明了我在所有人生不同的階段上,我個人曾經做出的重大抉擇。不過,不可或缺的都是這一個:忠於你的信仰及忠於自己—但要有夢想。並且當你的夢想實現之時,還要有更多的夢想!

 

*取材自《企業鉅子》一書(Corporate Giants: Personal Stories of Faith and Finance, by Bob Darden, Robert Darden, and P. J. Richardson, published by F.H. Revell, 2002),中文版為莫卓宜娟翻譯,翁靜育修潤,將在近期由美國飛鷹出版社出版,蒙允刊載。

 

--------------------------
愈戰愈勇的企業贏家


柯賀曼是個多才多藝的傳奇人物。他為美國海軍維持良好的會計系統,使垂危的公司敗部復活。他是位頗受歡迎的激勵講員、暢銷書作家。哦,對了,他還是一位小有名氣的福音歌手。


1977年,賀曼二十九歲時加入了比斯白食品公司(Pillsbury Company)。在五年之內,他成為該公司副總裁。離開比斯白後,賀曼在漢堡王(Burger King)從基層做起。短短九個月,他即接手管理大費城區內四百家漢堡王分店。三年之內,他轄區的生產量榮登這家連鎖企業之冠。


賀曼於1986年重返比斯白,於旗下的教父披薩連鎖企業(Godfather's Pizza chain)擔任總裁,搶救下滑的業績。兩年後,他帶著他的管理團隊買下這間當時生意大好的公司。


柯賀曼還擔任過其他幾個有趣的職務,包括短期任職於經濟成長及稅制改革委員會,以及1996年擔任多爾及坎普正副總統競選團高級顧問。同年,他離開教父披薩(如今在美國及加拿大有五百五十間分店,員工上千人),獲選為全國餐飲公會(National Restaurant Association)會長。1999年,他成為零售基因(Retail DNA)的執行長,這個機構專為科技市場提供前景規劃及抒困之道。


如今,賀曼是新聲企管顧問公司(T.H.E. New Voice, Inc.)創辦人,專辦由賀曼主講的領袖訓練課程;推銷其工商力作:《領導能力是普通常識》、《說話像領袖》及《作自己的執行長》等書,以及啟發人心的影音產品:《拯救青蛙》、《領導是三加三》、《快樂顧客》及《成功是一個旅程》,也推廣福音光碟《柯賀曼的主日清晨》。


聽起來,這個人也未免做太多事了吧?正如賀曼的父親為度過家庭的艱難而同時兼三份工作—私家車司機、理髮師及清潔工。賀曼說:「我們盼望基督再來,又希望能做些事來影響這世代,但時間似乎是越來越緊迫了。」

 

基督化家庭對賀曼一生影響重大。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