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錫安大道》看華人西進宣道的呼召

 

文、供圖/陳雅芳

(國度影音事奉中心)

 

▲西安錫安之光教會主任牧師高全福。(圖片來自網絡)

 

《錫安大道》紀錄片

 

過去十多年來,西安錫安之光教會主任牧師高全福一直推動穆宣。他在《錫安大道》影片中分享上一代「西北靈工團」老前輩們帶給他的感動時說:「他們用死給我們指明西進宣道的方向。」

 

高全福牧師二十八歲信主後傳福音和服事主,至今已超過三十年。2008年,他和幾位牧者一同到新疆喀什,碰到「西北靈工團」最後一些仍在西進路上持守的老前輩。其後四年間,他又多次去喀什,拍下這些老人們生命最後的光景,合成四集總長三個半小時的紀錄片《錫安大道》。他說:「當年我開始碰到這些老人家,帶來我生命最大的震撼,因為他們對異象的單純和持守影響了我,讓我看到我生命的光景,看到原來回應屬天的呼召,需要一種單純。」

 

紀錄片的一至四集分別是:「向西再向西」,「大家庭」,「逼迫」和「傳承」。這是一群領受異象,願意委身西行,要把福音帶到穆斯林中間彰顯神之榮耀的宣教士。自1946年至1949年,他們先後有一百餘人,經過千辛萬苦,進入新疆開荒佈道。他們吃苦菜,穿羊皮,打坯修建土房,做工養活自己,從不訴苦,從不募捐,憑著信心宣揚主道。1950年前後,陸續在各地建立了一些聚會點。但不久許多靈工團員,因為莫須有的罪名被捕下監,其負責人張谷泉弟兄等四人殉道於獄中,雖然後來都平反昭雪,但福音至今未能繼續西傳。

 

2012年秋,一群牧者在喀什市見到年齡已九十五歲的何恩證宣教士,何教士說:「走不走,我都很高興,就是死在這,也感謝主,這是神的恩典。凡奉主的名出來的人,沒有來了後悔的;到這來的人,都感謝主的恩典。這裡是個迦南地。」(何恩證宣教士於2014年1月16日回到天家。)

 

▲李道生宣教士今年94歲,住吐魯番七泉湖教會。

 

早期中國宣教士的榜樣

 

有幾本小冊子,紀錄了他們的心路歷程和對神恩的經歷,也從不同角度,還原當時所發生的事。因著他們的忠心擺上,我們有了學習的標竿。雖然歷史上對他們有不同的聲音,但他們的心志和信心,至今仍是我們華人宣教士的榜樣。下面摘錄一些他們的心聲:

 

為主吃苦滋味甜,在世作光又作鹽,
思想救主十架苦,何敢遲延在後邊,
努力踏上捨己路,不偏左右向標杆,
忠心事主直到死,結實百倍獻主前。

─《走在錫安大道上─李道生回憶錄》自序

 

▲趙西門牧師及師母文沐靈。

 

「我們臥在鎖鏈中,我們生在荊棘裡;讓我們在鎖鏈中受塑,讓我們在荊棘裡求索真理。」這是已回天家的福音西傳先鋒趙西門牧師在監獄時,心中浮現出的幾句話。他的〈征人〉一詩很有代表性,非常明確地表達了當時「西北靈工團」的心志:

 

舉目向西展望,廣大禾場荒涼。
主心日日憂傷,誰肯為我前往?
淚,在我們的眼眶!血,在我們的胸膛!
高舉基督的旌旗,搶救迷失亡羊。
末世主來日近,爭戰號筒緊張。
急起穿戴軍裝,衝破撒旦羅網。
死,展開恐怖翅膀!罪,掀起世界波浪!
我們只管前進,忠心至死抵擋。
抓住將來希望,傾家蕩產勇往。
背起沉重十架,走向骷髏疆場。
命,要為主拼上!心,在永遠的家鄉!
帳棚一旦被拆毀,生命必得釋放。

 

現年八十七歲高齡唐遠模宣教士在《南疆拓荒劄記》序這樣說:「我是一隻迷路的小羊,在危機四伏的荒野中驚惶戰慄,是主將我救起,尋找歸回。……當年負命來南疆作工的神家僕婢,都已燭盡油乾、息勞歸天,屍骨長埋在大漠荒野,等候復活,他們工作的功效,就是南疆各處今天教會的出現,人們所看見教堂房頂上矗立的十架,所聽見教堂裡所發出的悠揚歌聲,這些是神所建造、所經營的工程,也是使用祂僕婢們,勞苦工作所遺留的足跡見證。」

 

張谷泉牧師奉差到西北,寫下第一首詩歌:

 

天國之大使,奉命救亡魂。
甘受跋涉苦,願披戴風塵。
手不拿拐杖,腰中無金銀;
生活效法空中鳥,一切需用仰賴神。
似乎是貧窮,卻使人富足;
好像無所有,樣樣超乎人。
表彰基督新生命,宣揚十架真福音。
腳蹤到處盡佳美,足跡走過開恩門;
引罪人歸救主,領蕩子見父神。
作工憑靈力,不靠舌齒唇;
愛人願捨命,非談紙筆文。
遵行父旨選召神百姓,體貼主心,不願人沉淪。
知道愛旗環球插,方覺本分行完盡。

 

▲張谷泉牧師於1956年於獄中殉道。

 

入獄後,張谷泉牧師繼續寫詩,用針線繡在舊布上,夾在棉衣內傳出獄外。當他在獄中離世後,他的詩卻繼續輾轉流傳。傳抄中,個別詞語略有不同,今選錄作於烏魯木齊獄中的〈思慕的禱告〉兩則:

 

一、
主啊,我心渴慕你,如鹿思慕溪水。
美好歲月盡虛度,何時見主榮美?
求主帶我進內室,飽嚐恩愛情味。
身投主懷心滿足,哪管日暮天黑。

二、
主啊,我心投靠你,因你滿有慈憐。
地雖搖動山挪移,你愛永不改變。
怒氣轉眼即消失,恩典一生久遠。
我要拭目屈雙膝,滿口歡呼頌讚。

 

近代楊嘉善長老的榜樣

 

除了早期宣教士外,近代有一位教育宣教士楊嘉善長老。他在穆斯林國家吉爾吉斯坦辦學,給我們華人在宣教上提供了不一樣的思考。

 

楊嘉善長老一生的事業與工作,都與船運密切相連。1995年,他卻捨下自己畢生打造的船務事業,放棄在美國辛苦建立的豐富家業,獻身成為全職宣教士,到吉爾吉斯(Kyrgyzstan)創設中亞分享援助協會(Central Asia Sharing Aid)及慈善基督教基金會(MCCF)。當時,他已六十四歲,在一個語言、種族、環境、生活習慣及宗教完全不同的地方重新開始,是個怎樣的挑戰呢?

 

吉爾吉斯以伊斯蘭教為主,基督教在當地受到極大限制,但楊嘉善長老本著基督信仰的精神—愛,無畏壓力,坦然在當地深耕二十年,設立基督教學校,奉獻餘生,即使傾家蕩產也在所不惜,只為了讓當地的孩子能接受教育。二十年來,楊嘉善在吉爾吉斯設立了五所基督教學校、一所殘疾兒童學校、一家孤兒院、一個夏令營場所,甚至還有一所大學。這在以伊斯蘭教為主的吉爾吉斯,是無比艱難的事。

 

時光荏苒,如今,楊嘉善已經八十九高齡,常有人問他有沒有預設接班人,他總是指著辦公室牆上的一幅字「至死忠心見主面」,笑著說:「這是上帝的事,上帝自會選擇接班人,我這一生都是上帝在負責,時候到了,自然會有接班人。」(編者按:楊長老已於2017年2月12日在芝加哥被神接回天家。)

 

▲楊嘉善長老。

 

宣道感想

 

近三十多年來,中國基督教迅速發展,也有一些宣教的嘗試和努力,尤其是近年來,中國教會對宣教很重視,關注如何把福音傳到列國萬邦。那麼西行,是我們華人的呼召和命定嗎?大多數教會都認同,中國教會需要通過宣教,來促進自身的成長與成熟,而在西邊的國家,多為中國的鐵哥們。

 

有次我在阿富汗,當地人問我從哪裡來?我說我是從您們的鄰居中國來的。他說您們不是鄰居,是夥伴。中亞短宣的經歷,讓我感受到,他們和我們長著一樣的面孔,他們擁抱我們、接受我們,即使知道你是基督徒,還是很友善。為甚麼?我認為現階段上帝為我們開了一扇門,藉著中國政府提出的「一帶一路」平臺,全方位的戰略夥伴關係,國營大企為10/40度國家積極建設鐵路、公路、機場等基礎設施,大量的華人走在他們中間,把祝福帶到他們生活中。當大量的職場專業人士進到他們當中,我們就有相當機會帶領他們認識上帝,這是上帝對華人教會的託付,是對華人教會的命定!

 

詩篇八十四章五節說:「靠你有力量、心中想往錫安大道的,這人便為有福!」近年有首叫〈錫安大道〉的詩歌唱到:

 

我們沒有後悔,踏上這條路;
我們沒有後悔,走過這一程。
儘管崎嶇波折,荊棘石頭漫佈;
儘管門窄路狹,十架傷痕處處。
我們不曾後悔,全人獻給主;
我們不曾懊悔,枉費起初愛。
門雖然窄而狹,恩主引我路途;
路雖然狹而嶇,同伴簇擁相賴。

 

我們依舊挺立,衣襟未燻焦;
我們依舊堅定,面始終仰起。
捨日光下俗世,奔向前頭喜樂;
越走越帶盼望,越走越滿榮耀。
我們如今在此,見證清潔心;
我們如今在此,見證正直靈。
愛祂不曾後悔,因祂為我捨命;
信他益發堅定,因祂從未背信。

 

主阿,我願再將自己給你!
作我恩典,使我能樂意。
發出你的亮光真實,
引導我走錫安大道。

 

我們的先輩,在宣教的路上已打了美好的仗,是我們起行的時候了。在跨文化宣教的過程中,建議從近文化再到異文化,會比較不吃力。對中國的肢體來說,新疆是最好的訓練工場,有突厥語系和波斯語系的環境,又有國家的政策做支援,所以在那裡很容易做職場宣教,同時也減輕教會的負擔,在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指導方針下,不但和政府發展的政策相互結合,還因宣教士的到來,可以全方位地幫助當地的百姓,提高生活水準,把福音帶給他們。最重要的是,宣教士可以做好跨文化宣教的準備。所以在新疆的肢體,做了一副對聯:

 

 

接續先輩們的腳步,華人掀起第二波的福音移民浪潮,是指日可待的!

 

 

作者小檔案

陳雅芳,國度影音事奉中心負責人.晨光影像發展協會理事長,臺北城市之光教會牧師,GOOD TV紀錄片製作人。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