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工篇】柬埔寨女兒淚

——介紹基督豐榮團契的柬埔寨事工

 

文/楊韓甲華

供圖/基督豐榮團契

 

 

代表柬埔寨的吳哥窟標誌,在國旗上飄揚著,這座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寺廟,遊客川流不息,徘徊在歷經千年風雨摧殘,而今只剩下斷垣殘壁、破舊斑駁的石柱與佛塔間,憑弔興建吳哥王朝(真臘王朝)國寺的著名統治者─闍耶跋摩七世,他那低垂著眼睛,帶著微笑的嘴角,人稱之為「高棉的微笑」。

 

重男輕女剝奪女孩受教權


位於中南半島的柬埔寨國土面積大約是18萬平方公里,人口逾1530萬。它的面積比中國的湖北省小一點,人口近湖北省的四分之一。按照世界銀行統計, 2014年的人均國民生產總值(GDP)約為1095美元,在185個國家中排名第144位,為世界最貧窮的國家之一。


柬人根深柢固地歧視女性,當地俗諺:「男人是金,女人是布。」兩性價值懸殊不言而喻。家庭有錢,優先供男孩求學;有好的東西,優先讓男孩享用。女孩子入學機會較少、較遲;停學機會較多、較早。常見女孩四、五年級時便休學,留在家幫助家務,或是出外打工幫補家用,甚至「被賣」。婦女文盲率竟高達32%。知識缺乏,導致女孩求生困難,更無能力支持家庭的經濟。

 

 

無醫學根據的惡習迷信


生活在窮苦家庭的孩子常被迫扛起家計的擔子,小女孩賺錢獲利的捷徑就是出售童貞。東南亞民間盛傳童貞有益「享用者」健康,可治療愛滋病,甚至迷信處女會帶來好運,不但讓事業暢通,還能益壽延年。駭人聽聞的是竟然有旅行社打造一組包括五星級旅館、高爾夫球場、觀光景點以及一個青春前期(Pre-Puberty or Pubescence)少女的套裝旅遊,吸引不少中國、新加坡、泰國等地的遊客。


離首都金邊不遠有個惡名昭彰的小村莊斯維帕克(Svay Pak),村裡八歲到十二歲的女孩幾乎悉數被賣入妓院,就連三歲兒童也不放過,是地球上少有的受性剝削女童的地獄,毀了孩子的靈魂、也毀了她們的的未來。


CNN在此地拍攝一部令世人驚駭的實境記錄片“Every Day in Cambodia ”(暫譯:柬埔寨的日日悲歌),片中訪談一位美麗的女孩Keo,她在十二歲初經來潮之前,被母親和皮條客議價以美金1500元出售了初夜。Keo以為是去工作,毫不知情地先被帶到特定的大醫院驗血檢查,確定沒染性病,且證明是處女之身,就被送到飯店兩天兩夜。Keo說:「我的心被撕碎了!」五十多歲的嫖客,自己也有三個孩子,卻對眼前的小女孩施暴、毆打、蹂躪。事實上,她的母親並沒有收到議定的錢數,但碰上流氓耍賴也無可奈何,很快花完錢後,再推Keo入火坑,週而復始,直到Keo對家人心灰意冷,聯絡一個基督教機構,才獲救重得新生。


美國國務院發佈「2015年人口販運報告」,柬埔寨連續三年被列入第二級觀察名單,這表示柬埔寨人口販運問題嚴重,國家沒有足夠的防範措施。報告稱柬埔寨是主要的人口販運來源國、轉接站及目的地。柬埔寨的性奴行業發達,有四萬到十萬的性奴工作者,其中三分之一是孩童,就像Keo一樣,他們往往被父母、親朋好友、鄰居,或騙或賣,出售了童貞;含苞待放的女孩,被無情地摘下,然後被當成「殘花敗柳」轉入妓院,任人踐踏。

 

貧窮加無知的病態文化


斯維帕克居民全為柬埔寨的無國籍越南裔。在歷史上越南人民因著各種原因遷居到柬埔寨,曾是柬埔寨的宗主保護國,有過一段輝煌光榮的時代,而今世代仇怨、政治腐敗等種種錯綜複雜的原因,使他們受到法律禁制,無法享用公共醫療服務、接受教育、就業和購地置產,是柬埔寨人仇視、污蔑,甚至殘殺的對象。村民生活在貧窮線下,就以出售孩子的童貞償債、就醫和糊口。這種病態文化,同樣也是沿著洞里薩湖和湄公河等地定居的赤貧越南裔,因應解決極度艱困的求生之道。

 

我們該做甚麼?


誰向人天訴此哀?生在亂世的無辜女孩,在「高棉微笑」之下,簌簌落著無奈哀戚的淚水。


神卻對這群柬埔寨的女兒特別憐愛,將她們的眼淚和哀聲,奇妙地放在地球另一端、擁有截然不同幸福際遇的吳淑儀教授心中,讓她久久不能或忘。


家住美國,主修數學,曾在大學任教的吳淑儀,當進入惠斯敏特神學院(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進修時,對女性在聖經中的地位曾做深刻的反思,進而激起她關注現代社會欺壓摧殘女性的議題。在聖靈的感動下,吳淑儀於2007年年底,於美國加州三藩市的「基督豐榮團契」退修會中分享了最觸動她的全球人口販賣議題,與會的姊妹們流淚痛哭地為這些活在人間地獄的婦孺們禱告,深知十架上的基督捨命也是為她們,都紛紛提問:「我們該做甚麼?」


神啟示吳淑儀:「要落實在一個地方!」2008年整年裡,不知怎麼,「柬埔寨」一直在她的意念中縈繞。同年的退修會,她分享了對柬埔寨的了解與研究,赤柬浩劫後人性扭曲亟待重建,尤其是隨之而來的性販運猖獗,以及一些可行的事工策略。可是要怎麼起步呢?

 

神親自帶來工人


那天三十多人圍圈而坐,旁邊一位素昧平生的姊妹轉身對吳淑儀說:「我在柬埔寨作過一年多宣教士!」吳淑儀以「觸電」形容她當時的感覺,驚訝地衝口而出:「能帶我去柬埔寨嗎?」神竟然安排惟一去過柬國的蔡婉玲宣教士緊挨她而坐,更於翌年3月8日領著她踏上陌生卻深印於心的柬埔寨土地。


2010年3月8日,蔡婉玲接受吳淑儀的邀請,毅然地重返柬埔寨,成為「基督豐榮團契」第一位柬國宣教士,擔任工場主任,按著神的託付,開展「柬埔寨豐榮事工」。

 

▲2016年3月8日,吳淑儀(左二)、邱清萍(左三)、蔡婉玲(左四)與其他同心委身的同工們歡欣慶祝「豐榮女子學校」於新金邊舉行的獻校禮。

 

治療與預防齊頭並進

 

第一項事工:「豐榮女兒之家」


2011年3月8日,「豐榮女兒之家」在金邊正式啟動,首批收容了十五位女孩。其中七位是被家人或男友販運到鄰近越南、馬來西亞、泰國等地從事勞工或性工作,被「救」回來的;有一些是正瀕臨類似遭遇的「高危」(high risk)人物;一些是遭到家人、親友、鄉民強姦或輪姦的受害者;還有被逼在廟前行乞才得一餐的女孩。這些女孩們進來時都呈現出極度憤怒、憂慮、焦燥等嚴重的心理問題。


然而,在同工們及無數短宣隊員以基督十架大愛的愛護下,也因眾代禱者的誠心懇禱,今天這些女孩們得以重拾自信,不少已接受了救恩,愛慕神的話語,喜歡禱告,還有人打電話勸母親接受主呢!

 

▲「女兒之家」的女孩玩樂高積木,重拾失去的童年和童心。


第二項事工:「豐榮女子學校」


2016年3月8日,「豐榮女子學校」於新金邊舉行獻校禮,將漸進提供一至六年級正規課程,以及四至六年級追補課程,禮堂可供學生聚會敬拜及婦女活動等,並向社區開放。

 

▲「豐榮女子學校」要把基督的恩典與真理豐豐滿滿地帶到學生們的生命中,並培育她們成為柬國未來的領袖。


為貧困家庭女孩們提供教育機會是抗衡性虐待與性販賣最有效的預防策略。


吳淑儀於「女子教育」一文中發表她的真知灼見:「據經濟社會學家在聯合國發表的分析,投資在女孩身上是最划算的:女孩多一年小學教育,就增加20%賺錢能力;多一年中學教育就增加25%。婦女賺錢不會花到煙酒上,只會俾益全家,況且,女孩讀書,長大後就會成為更懂得教養兒女的母親,使得貧窮無知不會代代惡性循環,也是抗衡人口販賣最具長遠果效的防禦方法;女孩受教育,亦能為社會國家培育下一代的婦女領袖,『幫助一個婦女,就是幫助一個村落』。」

 

▲外觀宏偉的學校,為貧困家庭女孩們提供教育的機會。

 

第三項事工:「豐榮婦女中心」


這正在積極籌劃的事工將是一個社區外展中心,「基督豐榮團契」會與當地教會合作,把神國福音帶進社區,致力於提昇社會家庭大眾對女孩的重視。


耶穌在世時,常常放下別人看來更重要、更受歡迎的「大」事,而去關愛那些受歧視、傷害、剝削的婦人幼女「小」人物,「基督豐榮團契」體會神那溫柔憐憫的心腸:「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衪不吹滅」(以賽亞書 42:3),全然委身,勇敢追隨耶穌留下的服事榜樣。


您也願意以禱告、以奉獻加入這對抗柬埔寨蹂躪踐踏女童歪風的行列嗎?

 

▲學生於獻校禮的慶典中表演柬埔寨傳統舞蹈。

 

 註

本文有關「基督豐榮團契」及「柬埔寨豐榮事工」的內容,摘錄整理自「基督豐榮團契」網站(http://www.ficfellowship.org/about-ficf.html),欲更了解豐榮事工或是有感動奉獻者,懇請上網查詢。

 

 

作者小檔案

楊韓甲華,本刊企編 ,由於關懷特殊孩童及他們的家庭而進入文字事奉,多年來使用「國度社區」成為關懷社會正義的發聲平台,並以此為連結的踏板,服事最小的弱勢群體。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