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期:《一路有你》

閒雲、野草

 

文/簡海蘭

 

 

麗如,一直沒忘記,妳曾抄給我,刊登在《中外雜誌》上李抱忱先生的文稿,提到他和摯友韋翰章先生兩首應和的小詩,深契我心。


「當我坐著搖椅唱歌,不由想起日月如梭;
從前種種都成過去─酸甜苦辣,
煩惱快樂。
而今晚間憑欄獨坐,只有微笑,沒有淚落。
想起當年愚昧,名利場上如醉。
從此只譜閒雲歌。」(李)


「你若是閒雲,野草便是我。
兩人身世莫論如何?
讀過了聖賢詩書卻不知聖賢怎作?
但教人『之乎者也』、『ㄅㄆㄇㄈ』。
經多少風浪,受多少折磨,幾十年來,
你還是你,我還是我。
到如今名韁利鎖全都打破,
但得淡茶粗飯,不再挨餓。
有空時度個曲,唱支歌,
心無掛礙,拍掌笑呵呵!」(韋)


好羨慕,詩裡面那種可以心靈相契的友誼。摯友如妳我,也曾以「妳還是妳,我還是我。」互勉!正因為當初妳忠告我要「純真如昔」,才讓我到如今已達祖母之齡,仍能保有一顆赤子之心!

 

無憂無慮七仙女


有一年十一月我回到臺灣。臺北植物園裡「嘻嘻嘻!哈哈哈!」少女們銀鈴般的笑聲在耳邊響起,彷彿又看見「北商」校園裡「一、二、三、四、五、六、七」,那群無憂無慮的「七仙女」在身旁重現。想當年我們七個,同切磋,同遊戲,彼此由相識、相知而相惜,使「寂寞的十七歲」,從未感到過寂寥。


後來,在七位當中,我倆更逐步朝知己邁進,約定「友直、友諒、友多聞」的原則。一次,在土城鄉下妳家附近一座小山丘上,站著一棵精神抖擻的大樹,上面掛了個牌子寫著:「堂上若有父母在,恰如大樹好遮蔭。」妳立刻要我爬到樹上留影,並對我說:「看到沒?別再抱怨妳媽管妳太嚴!記住這句話,好好孝順父母。我爸媽早逝,多希望有機會讓他們管管!」心疼地望著妳,在心裡暗自下定決心,這輩子都要遵守孝順父母的誡命。

 

共織青春愛情夢


走在臺北街頭,記起那些年少輕狂的日子,風很溫暖,雨很輕柔。臺北的天空,有熟悉的陽光,有我們年輕的笑容,還有我們共享的角落。憶起坐在妳家河堤邊併肩談心的時刻,妳要我仔細欣賞堤邊水牛的銅鈴大眼,我湊上前去傻瞪著瞧,惹得大笨牛發脾氣,差點被牛角戳個正著。 每次期末考後,我倆跨坐在新公園那棵大樹幹上暢談,不肯分手說再見。有一次,終於我倆都錯過了最後的班車,妳帶我去臺北車站睡覺,清晨四點來到「美而廉」,看師父在蛋糕上擠奶油做花,接著又到「中央市場」趕集,這些都是我一生中難得又難忘的經驗。


更懷念那次礁溪之旅,在清晨,同伴們仍流連夢鄉,妳就架著我爬出深鎖著的旅館大門,一起浸在滿山滿谷如霧的山嵐中。那種離世而居、登高望遠的青春年華,只願與妳共度。


走過青春,走過年少,如今再回到思念的地方,我徘徊在土城鄉間的小路上,懷想那年中秋前夕,帶他去妳家過節,要妳幫忙看看我倆是否相配。當天夜色清涼如水,妳拿著一把小紙扇,坐在露天的石階上,教我們看那天上的牽牛、織女星。妳滿臉笑意地望著我們,偷偷在我耳邊說:「嘿,很配!剛剛看到你們走在一起的時候,連腳步都一致呢!」只有妳會這麼「絕」,用腳步來定奪一對愛侶的情感,不愧是我的知己!

 

企盼天家再相聚


誰知世事難料,人生無常!患先天性心臟瓣膜閉鎖不全的妳,在二十九歲結婚後懷孕。嬰兒在妳體內逐漸成長,吸取妳所有的血液,終至造成心臟供血不足。辛辛苦苦熬到臨盆,取出女兒,妳就撒手了!


送走了妳,心中大慟,以為而今而後,故友長辭,天上人間,兩處茫茫!沒想到,我的他竟然也於十三年前在美國因肝癌辭世!失去他,我更如折翼之鳥,以為自己再也飛不起來!然而,走過異鄉,走過滄桑,再回到自己的地方,雖然希望一切都不曾改變,但仍想到:失去你們之前,我曾擁有過人間最真摯的友情和愛情,實已無憾!


猶記還在「北商」念書的時候,妳就是虔誠的基督徒,常向我傳福音。那時我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不曾被妳的福音打動,還說等老了再跟妳信!哪想到,妳沒能陪我一起老,妳的福音卻陪我度過了許多失去伴侶的歲月。


謝謝妳,最最親愛的好友,妳把自己最知心的朋友─耶穌基督介紹給我,使我有永遠的盼望,盼望與妳和他,終有一天在天家重聚。在屬於我們的原野,佇立在遨遊的終點,張臂相擁,除了高聲歡唱,還有叮嚀愛語。閒雲、野草─我們,將再次握住青空、踩住草原,在天堂裡攜手、併肩、齊躍!

 

*品味友情,請看人生補羹第五盅《一路有你》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