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突教練

——來自天上的呼召

 

文/劉哲沛、王蘭馨

 

 

一位太太因丈夫有外遇,婚姻關係陷於嚴重衝突中,不知該怎麼辦。也因為如此,她來到教會,在弟兄姊妹帶領下信了主。在與輔導的談話中,這位剛信主的姊妹表示並不想離婚,只是每次看到丈夫跑出去和第三者約會,她的心便痛如刀割。


講到這裡,眼淚簌然流下。


你我可以想像她這一段以淚洗面的日子。面對眼前這位新生基督徒,如果你是她的輔導,你能做什麼?


「妳知道信主是什麼意思?」輔導問。


「就是接受耶穌基督成為我生命的主。」她很快回答。


「妳知道生命的主是什麼意思嗎?」


「就是讓祂掌握我們生命的方向盤,做祂要我們做的,把結果交給祂。」


她信得如此單純,讓人想到「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這句話。在婚姻的風暴中,幾乎滅頂的她以信心抓住最後一根浮木。


「在目前的困難中,妳知道神要妳做什麼?」


「神不要我離婚,我也不想離婚。」


「妳不想要離婚,丈夫就會回來嗎?」


「我也不知道,但我做神要我做的。」


「妳真的很棒,願意跟隨主。只要做神要妳做的事,若是丈夫沒有回來,妳覺得如何?」


「最後如果他仍不回頭,不但我將來對孩子有交代,對自己也沒有遺憾,畢竟我已經盡力了。」


「我真佩服妳的勇氣和智慧。妳認為神會怎麼看妳現在的努力?即使婚姻沒保住,神會不會喜悅呢?」


「我想神應該會喜悅吧!」


「所以,我們做討神喜悅的事是重點,是嗎?」她點頭。


「除了不離婚外,有什麼具體的做法可以討神喜悅?」


談到這裡,她眼睛突然一亮,閃爍著從天上來的光芒,心中豁然開朗。

 

▲人在衝突中情緒滿脹,難以看清方向。需要衝突教練扮演清醒的旁觀者為我們撥雲見日。

(圖片來源:http://www.tampamediations.com/wp-content/uploads/2010/01/tampa_mediation_workplace.jpg)

 

誰是「衝突教練」


我們生活周遭充滿了大大小小的衝突,不但自己,家人與親朋好友也常為衝突所困。當人在衝突中,心中情緒滿脹,如陷五里霧中,難以看清方向道路,在痛苦與迷惘中掙扎。此時,何等需要一個清醒的旁觀者為我們撥雲見日。這清醒的旁觀者所扮演的角色,就是「衝突教練」。


我們會以為,衝突教練需要專業輔導或教會牧師才能勝任。其實日常生活的衝突中,無論是否為專業輔導或牧者,你我在無形中已扮演了衝突輔導的角色。每天與人接觸,別人說的話會影響我們的看法和決定,我們口裡所說的話也在不知不覺中影響著別人。當親人和朋友陷入衝突中時,無論專業與否,心裡願不願意,你對他陳述的任何意見,所發表的每一句評論,都左右他對此次衝突事件的看法和心情,進一步影響他的回應和決定。


這樣的認知對你我非常重要。試想,我們隨口發表的意見,任意的論斷批評,一不小心便火上加油,讓事情一發不可收拾。或者一句無心之言,卻是聽者有意,如在傷口上撒鹽,造成當事人心中永遠的痛。


人心是一個屬靈的戰場,是一場聖靈與血氣的爭戰。在衝突中,我們可以成為神使用的器皿,把人帶到神面前,鼓勵他順服在聖靈的掌管下,也可能我們自己在血氣中,把周遭的人帶進更大的血氣裡,造成更大的傷害。


如果能對衝突教練的角色與職責有清楚的認識和敏銳的回應,願意不斷接受裝備,我們便能在每一次衝突事件中,化危機為轉機,在人際關係備受挑戰時彰顯神的心意。

 

「衝突教練」是一個呼召者


在衝突中,神使用衝突教練呼召當事人成為耶穌基督的門徒。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是人本性的反應,也顯示出我們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平常可能以為自己是很有愛心的人,但在衝突中,在想一報還一報的心態裡,才看得出自己實在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罪人,恩慈和愛心那麼有限,何等需要耶穌基督的救贖,需要可以跟隨的腳蹤。但有時在情緒的煙霧彈下,看不到自己本來的面目,也看不到前面的標竿,心思意念跟著情緒與感覺,一瀉千里。


此刻確實需要有人幫助,看清現在的景況,指出我們是耶穌基督門徒的身分,跟隨祂的腳步,帶領人走出衝突的黑暗漩渦。


文德近來和同事約翰的衝突越來越白熱化,使他煩惱不已。昨天約翰故意在同事面前給他難堪,讓他下不了臺。他恨不得在明天的業務會議中找機會反擊,讓約翰知道他不是那麼好欺負。有些人等著看他如何回應,也有人冷眼旁觀這兩個部門主管如何解決之間的心結。文德已經一個禮拜沒好好睡覺了,再如此下去,肯定影響公司的作業,所有的人都是輸家。在極端痛苦下,他打電話給教會的好朋友海瑞,吐一吐苦水,紓發心裡的怨氣。海瑞聽完後,只問了一句話:「你覺得要怎麼回應可以讓神得榮耀?」


這句話對文德而言,有如當頭棒喝,一語提醒夢中人。他原來腦筋裡所想的,都是別人怎麼欺負他,讓他陷入被羞辱的情緒中,如何反擊好扳回面子,沒想到,身為基督徒的他,如何在此狀況下讓神得榮耀,才是他更要在意的。想到這,他的心豁然開朗。

 

▲衝突教練有如球場上的教練,球賽進行時在場邊縱觀全局,指點戰術,但絕不能代替球員下場打球。

(圖片來源:http://acc.blogs.starnewsonline.com/files/2011/11/withers-on-sideline2.jpg)

 

「衝突教練」是一個和平使者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馬太福音5:9)耶穌基督是和平使者的化身,祂在十字架上成就了和平,解決了世界上最大、最困難的衝突─神與人關係的斷絕。從伊甸園中人的第一個背逆,罪成了人心中的王,開始了世世代代的墮落,也開啟神與人之間愛恨情仇的漫長旅程。在這場衝突中,有背叛、有任意妄為、有不受尊重、有冷漠、有躲藏、有逃避、有攻擊、有傷害。


神是「受害者」,祂以愛造成的人,一次又一次背棄祂,在祂的愛中劃下一道道傷口;人的罪在聖潔公義的神面前築起高高的一道牆,阻擋了神與人之間愛的關係,也阻擋了人領受祝福的管道。

 

▲耶穌是神與人之間的橋樑,衝突教練也是和平使者,要使人與人走過衝突,來到神的面前。


在這場極大的衝突中,傷害人的應得到報應,背叛的應得到懲罰,才能顯出恢恢天理。但主耶穌願代替人承受所有應得的報應和懲罰,讓神的忿怒傾倒在祂身上,讓那高高隔斷的牆可以倒塌。神與人得以重新和好,也讓人與人之間的衝突,可以因為耶穌基督所成就的和平,為那傷害人的付上了代價,得以解決。受傷害的人不需要因報復的情緒出手懲罰,反而失去真正的公義,以致行惡,造成冤冤相報。


衝突教練是一個跟隨基督的和平使者,他在人與人彼此的傷害中,看到人的背逆與神的傷痛,把衝突中的當事人再一次帶到十字架面前,重新與神和好。也因耶穌寶血所帶來的赦罪恩典,在傷害人的身上造成的功效,讓受傷的人能夠饒恕對方。


若不藉由基督寶血的塗抹,人際間的衝突與傷害無法解決。衝突教練是一位和平使者,需要不斷在自己生命中經歷耶穌基督的救贖,領受十字架的恩典,深深體會福音在神與人、人與人的衝突中所扮演的角色。


凱倫是女兒的好朋友,也是教會高中團契裡的一個姊妹。一天,她在教會紅著雙眼向我訴苦。原來和哥哥吵架,哥哥對她講話很兇,傷了她的心。


「我討厭他,再也不跟他講話了。」她忿忿不平道。


「妳很生他的氣喔!」


「是,我很生氣,很討厭他。」


「妳罵他了嗎?」


「對,但他先罵了我。」


「我了解。妳一定不想罵他,對嗎?」她用力點頭。


「我和妳一樣,都不想做神不喜歡的事,但還是做出來了,這就是神說的罪。所以我們都需要神原諒我們,也要耶穌和聖靈幫助我們。對嗎?」她點頭。


「哥哥也和我們一樣都是罪人,是嗎?」


「是。」她毫不遲疑地回答。


「耶穌的寶血是不是塗抹他的罪?」


「嗯!是啊!」回答得似乎很不情願。


「神原諒他了嗎?」她點頭。


「神都原諒他了,妳也要原諒他嗎?」


她想了一下,最後說:「好啦!」


說完,她的口氣輕鬆了很多。


「妳真是好孩子,神一定很高興,也會賜福給妳。」


成為和平使者最大的喜樂,是看到耶穌基督的福音不只是在得救的瞬間,更是在每天的生活中經歷福音的大能。

 

「衝突教練」是一個現實檢驗者


有時,在衝突中的當事人忍不下當時那口氣,想做出一些非理性的行動。這時的衝突教練好像一個檢驗者,幫助他把想法或行動放到現實環境中察看,看看結果是否可行。


曾經有一位姊妹,在婚姻的激烈衝突中無法繼續下去,痛苦地想搬出去。她的衝突教練問她,搬出去後生活會是什麼樣子,從食衣住行、孩子教育、社交圈的生活等,讓她想像以後的種種情況,是否是她想要的。同時也讓她想想,搬出去後會對她與丈夫的關係造成什麼衝擊。或者五年、十年後,當事過境遷,她要如何看現在所做的決定,孩子或家人如何看她現在的決定等,幫助她從現在的情緒中抽離出來。

 

「衝突教練」是資源擴展者,但非拯救者


衝突教練並非萬能,他無法代替衝突中的當事人解決他的衝突,但他是一個資源擴展者,引導當事人尋求幫助。他可以按當事人需要提供專業服務的資訊(如會計師、財務規劃師、婚姻輔導等等),或者生活中實際的支援。


更重要的是,他要幫助當事人來到全能者的面前。儘管有時當事人對衝突教練有所期待,冀望衝突教練解決當下的困境。如果衝突沒有解決,好像顯出衝突教練的能力有限。然而衝突教練不是拯救者,他不過是一個渠道,把人帶到全能的神面前,倚靠、順服祂。當人的愛心、耐心、力量走到極限時,他指向基督,鼓勵當事人向祂支取豐富的愛與能力。

 

「衝突教練」不是球員,不能下場打球


衝突教練有如球場上的教練,球賽進行時在場邊縱觀全局,指點戰術;當球員得分時,為他鼓掌叫好,加油打氣;球員失誤犯錯時,拍拍他肩膀,提醒他如何更正而不失去信心;當他精疲力盡,想要放棄之際,鼓勵他不要氣餒,繼續撐下去,預備迎接下一場。


儘管有時球員就是看不見教練所看的,做不到教練所要求的,衝突教練也不能代替球員下場打球。衝突教練呼召人成為耶穌基督的門徒,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隨主,如果當事人不願意,衝突教練無法替他背十字架。


在衝突中,衝突教練一定要謹守分際,常提醒自己教練的身分和角色。當事人向衝突教練訴苦,數算對方的不是時,衝突教練應幫助他以客觀持平的眼光來看整個事件,指出從神的角度來回應。不過有些當事人來找教練,是要尋求支持,以壯自己的聲勢。衝突教練若不警醒,在不知不覺中也加入戰局,跳下去支持某一方。在已熾熱的火焰上,繼續添柴加火,最後兩敗俱傷,一發不可收拾。

結語


「衝突教練」這個和平使者的呼召,不是給特定的某些人,而是給每一個已經與神和好的神的兒女。「祂藉著基督使我們與祂和好,又將勸人與祂和好的職分賜給我們。」(哥林多後書5:18)在你我領受神的恩典,經歷愛、接納、饒恕、和好的同時,也接受了這個責無旁貸、愛的呼召。在衝突之處,播下和睦;在得罪之處,播下寬恕;在拒絕之處,播下接納;在怨恨之處,播下愛;在過錯之處,播下悔改。

 

「衝突教練」這個來自天上的呼召,呼召我們「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使耶穌的生也顯明在我們身上」(哥林多後書4:10),帶領人進入祂的恩典與能力,在衝突所到之處,綻放神榮耀光輝的花朵。

 

▲讓我們接受呼召,在衝突之處,播下和睦;在得罪之處,播下寬恕。使衝突所到之處,綻放神榮耀的花朵。(圖片來源:http://www.agraroldal.hu/upload/upimages/45619.jpg)

 

您是否也願意接受裝備成為和平使者,隨時出任衝突教練?歡迎參加2014年神國文化營「和平使者工作坊─晉身衝突教練」課程,講師為本文作者劉哲沛、王蘭馨夫婦與裴琳律師。詳情請看10頁。


【和平使者工作坊】學員回應
「我現在知道如何積極面對衝突,不再抱持息事寧人的態度。」

「上了課我才了解與人和好前,需要先與神和好。」                ─學員回應

 

 

作者小檔案

劉哲沛律師,在加州執業二十餘年,擁有法律博士(J.D.)及法學研究所L.L.M.學位,專攻「衝突處理與調停」。目前為洛杉磯高等法院調停律師、美國衝突處理協會(ACR)、南加州調停協會(SCMA)、美國及加州律師協會會員。夫人王蘭馨女士為衝突管理碩士,與劉律師多年在社區推動「使人和睦事工」,致力於華人婚姻家庭的和諧工作,帶領營會,開設「愛與衝突」、「衝突輔導」及「婚姻調停」等課程。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