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袖人物專訪】為健康戰鬥的醫療宣教士

——古肯尼 Kenneth H. Cooper古氏有氧健身醫學中心創辦人、董事長兼執行長

 

譯/莫卓宜娟 修潤/翁靜育

 

 

我來自一個信仰堅固的浸信會家族。父母均在田納西州納許維市(Nashville, Tennessee)的浸信會中長大。多年前,父親遷至奧克拉荷馬州從事牙醫,我於1931年生在那裡,九歲時在奧克拉荷馬市(Oklahoma City)的三一浸信會受洗。

 

Q: 你的信心之旅一向平穩嗎?


十八歲時,在奧克拉荷馬州南部舉行的浸信會大會中,我獻身事主,一度以為自己將蒙召去中國作宣教士。可是,當後來接獲醫學院的錄取通知,這呼召的感動似乎就減弱了。


1949至1952年,在奧克拉荷馬州諾曼市(Norman)的州立大學,我只用三年讀完醫預科。該校有浸信會學生團契,我負責中午的崇拜領會及學生福音事工。讀大三時,我甚至協助成立了一個小型諾曼宣教會,我們固定在週三晚上及週日,在社區內探訪服事。這間小教會不斷發展為十分活躍的教會,至今還在。


後來進了醫學院,仍很熱衷服事。我一進醫學院,就為醫學生舉辦午間聚會與晚禱會,醫學院四年從未間斷。


直到1991年初次訪問中國時,神點醒了我,我的確「是」宣教士,是醫療宣教士,正如以前有過的感動。不久,我將第四度造訪北京發表演說。上次去,北京媒體的頭條新聞紛紛刊登了我的消息,醫療專業給了我大好機會向人作見證。


我的信仰之旅一向穩定,除了在西雅圖當實習醫師的時候。當時,西雅圖沒有我過去所熟悉的教會類型。像大多數的實習醫師一樣,我非常忙碌,將近一年來平均每晚只睡四小時。結果,彷彿跟教會脫節般,足足三年時光,我的基督徒生活中出現了裂縫,我的心雖未失去信仰,卻不再像過去那樣火熱服事了。

 

Q: 後來,你的靈命與服事怎樣復甦的?


我進入軍中,駐守在奧克拉荷馬州的西堡(Fort Sill),在勞頓市(Lawton)的第一浸信會聚會,再度火熱起來。1959年,我在該市遇見一名令我心動的女孩。起初,她並不是宣教型的基督徒,還認為我的行徑不太正常。現在的她不一樣了,非常熱心於服事。我們夫妻目前感情融洽,兩個�臚l都很優秀,在他們自己的教會中都很活躍。


1970年退伍,我在達拉斯市建立「古氏有氧健身醫學中心」,一切從零開始。草創時期是我基督徒旅程中另一個倒退期,問題還是出在我太忙了。我經常告訴別人,將神放第一位,家庭第二,工作第三,就能維持平衡與和諧的生活。三十一年前,我兩手空空離開服務了十三年的空軍,沒有半毛退休金,只靠著幾本書的微薄版稅維生,那段時期真是舉步艱難。於是我奮發圖強,到處旅行,到全球各地巡迴演講,妻子和我漸行漸遠。


幸好,發生了一件特別的事。跟牆上掛著的那幀相片有關,照片攝於1974年10月7日,場景為巴西尼約熱內盧的葛理翰佈道大會。


約在大會前六個月時,葛理翰(Billy Graham)佈道團同工白克利(Cliff Barrows)打電話給我,問我是否願意於1974年10月6日星期日的佈道大會中作見證。那時候,我的生活真是愧見主面。我的情緒很壞,夫妻關係危急,生活中有很多壓力,當時的確沒有與主同行。我立刻回絕他:「我幫不上一點忙。」


大會前六個星期左右,白先生又打電話來,說:「我會寄給你一張機票。」


我驚呼起來:「你說什麼?」


他說:「我要寄給你一張機票,我們希望你下來作見證。」


克利令我好生氣,我認為他在強迫我。我氣沖沖地回答並掛斷電話。「我不會去的!我的生活千瘡百孔,沒辦法作見證!」


這是此生惟一令我如此深感不安的事。我第一次真實地感到自己背離了主,既空虛又害怕,憂愁與不安佔據我心。當時有位病人正坐在診療室內。聽我講完電話的激動神情,他關心地問:「出了什麼事嗎,醫師?」


我只是喃喃自語:「我到底怎麼了⋯⋯,到底哪裡出了差錯?不行,我一定得採取行動。」


我走出房間打電話給白克利,對他說:「克利,我說不出理由,可是我覺得我應該去。」


結果,與葛理翰同下巴西,成為我一生中最大的靈命復興。我在那兒待了一星期,與葛理翰佈道團配搭合作,向二十四萬人作見證,佈道大會在巴西全國的電視網上播出。此後,我再也沒有靈命開倒車的情況了。

 

Q: 巴西之行後,你與下屬及病人之間的互動是否有所不同?


的確如此,經過那次靈命復興之後,我比以前更有憐憫和同情心了。


有一天,有位很有名氣的男士在這兒接受檢查。我們用高爾夫球員專用的代步車送他去北邊的醫療大樓作掃描。後來他才跟我們說,途中他曾問駕駛:「你覺得古醫師是個怎麼樣的人?」正巧,這名駕駛是我的高階職員之一,他在此工作好幾年了,當天恰好開高球車代步。


病人將駕駛員的話轉述給我聽。他說:「他是很好的老板,對任何人都一視同仁。他看重我並不亞於醫師們,他讓我感到在古氏有氧中心工作很有尊嚴。」


我很高興聽到他這麼說,這正是我所努力的標竿。有一次,我陪著羅斯.裴洛(Ross Perot,德州億萬富豪,1992年美國總統候選人)參觀;他既是我的病人也是多年朋友。我們步行經過小餐廳、專賣店,再進入體育館。我像平日一般跟每個人談話,不論是廚師或清潔工,將他們介紹給裴洛認識。想當然,他們都興奮到極點。之後,裴洛表示:「我從未見過任何主管像你這樣,和員工之間這麼親密!」


同樣地,2000年當小布希總統在此作體檢,我也將他介紹給餐廳的員工們,他們也都驚喜不已。


這都不是我刻意安排的,我只是盡心盡力以誠待人,時刻與主同行。

 

Q: 古氏有氧健身醫學中心有八個部門及四百五十名員工,你如何跟他們保持互動關係?


我不見得能準確叫出每位員工的名字,但我盡可能同他們說話。我仍然像從前那般,每當貴賓駕臨時,總是樂於將他們介紹給我所認識的人們。即使說不出名字,我仍然知道他的職位、工作的內容,並介紹給我們的客人。現在機構這麼龐大,已經不可能像以前那樣有一對一的關係了。

 

Q: 古氏有氧健身醫學中心的經營哲學是什麼?


多年來,我們奉行的座右銘是品質,效率,卓越(quality, efficiency and excellence),簡稱為QE2。從創立第一天起,這就是我們的座右銘。


還有,我經常向本中心的醫師及員工們提及,來到這裡的人都是主動進來的。他們不是等到有病才來,而是為了保持健康而來。進入本中心通常要付高昂的診療費,半年複檢一次,不過很多人都願意再回來。我這樣告訴員工及醫護人員:「我們的病人不是非來這裡不可,除非他們覺得錢花得有價值。」我深信,人們在乎的是醫生有多關心病人,這就是我們成功的原因。我們一天只接待三至五位,每位平均一個半小時的貼心問診服務。他們有機會詳細詢問醫師各種問題,不像在大多數醫療院所那樣來去匆匆。有許多病人告訴我,在這裡他們感受得到屬靈的影響力。


倪克娜太太是一位很好的基督徒,她八十八歲,是我一位極親愛的朋友。約兩年前,我和她在我們的餐廳共進午餐,她曾說過一句很有趣的評語:「親愛的,人人都知道聖靈盤旋在有氧中心的上空。」


我心想:這說法多奇妙!我希望它是真的!

 

Q: 你這裡的員工分屬於各種宗派及不同的信仰,對不對?


我們沒有限定只能用基督徒員工。說實話,本中心主任是一位極好的醫師,但他是摩門教徒。葛拉瑞是難得一見的好人,也是本地摩門教會中的領袖人物。我們還有一位了不起的猶太裔腸胃科醫師,他在病人身上做了許多極佳的醫療服務。此外,還有很多其他人。


來這兒工作的人都知道,這是基督徒的機構。我們開會時必須禱告—這是我的堅持。每週五早晨,我們並開設查經班,不過,我們絕不用任何方式強迫別人跟隨我的信仰。我相信,作好榜樣比威逼利誘更加重要。

 

Q: 對那些想要進入商業或醫護專業的年輕基督徒,你有什麼勸告嗎?


《雅比斯的禱告》(The Prayer of Jabez)此書曾經在暢銷排名榜高居第一。從前我從作者魏布斯(Bruce Wilkinson)那兒就已熟悉書裡的禱告,我認為那禱告對年輕醫師是很好的勸勉。它說:「甚願�賜福與我,擴張我的境界,常與我同在,保佑我不遭患難,不受艱苦。」(歷代志上4�G10)這是我對自己的期勉與要求,與讀者共勉。

 

*取材自《企業鉅子》一書(Corporate Giants: Personal Stories of Faith and Finance, by Bob Darden, Robert Darden, and P. J. Richardson, published by F.H. Revell, 2002),中文版將在近期由美國飛鷹出版社出版,蒙允刊載。

 

 

為健康戰鬥的醫療宣教士
  在巴西,人們稱跑步為「古氏運動(coopering)」。在匈牙利,「古氏測驗」指的是全國體能測驗。《倫敦時報》曾報導,古肯尼是「過去二十年來最偉大的醫師之一」,並且,「在1970年代的美國,心臟病死亡率降低了14%,這要歸功於古醫師,因為他使慢跑蔚為風氣,到後來全美響應多達兩千五百多萬人。」1984年增加為三千五百萬人,並且這數目仍在急遽增加之中。
  古肯尼是有氧運動的發起者,相關著作達十八本書以上,包括:《抗氧化健康計畫》(Antioxidant Revolution)、《控制膽固醇》(Controlling Cholesterol)、《兒童運動》(Fit Kids),以及《以信心為本的體能鍛鍊》(Faith-Based Fitness)等,這些書已售出三千多萬冊,被翻譯成四十一種語言,以及供盲人使用的點字書。
  古醫師在美國德州達拉斯市(Dallas)創立了世界知名的古氏有氧健身醫學中心(The Cooper Aerobics Center),將他的醫學理念化為行動。他負責督導八個不同的部門,從事最尖端的預防醫學研究與推動,亦作為各國總統、國王及世界級領袖訪美時的主要醫護中心(網站:http://www.cooperaerobics.com)。
  「身體是聖靈的殿」,為此,古醫師要向世人傳遞這個簡單卻顛撲不破的真理:「以適當運動、均衡飲食及情緒管理來保持健康,比生病之後尋求復原要來得容易。」
古醫師是浸信會牧師的孫子,家族的信仰背景為他這一生的事業預先舖好了道路。
(圖片來源:http://www.cooperaerobics.com/)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