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期:傳揚救恩

燈海揚波,鐵樹開花

 

文/程得惠

 

 

她沒好氣地說:「我不想和你們多說話,也不信你們那個上帝,除非鐵樹開花!」

 

好高興和你一起歡度聖誕之夜,這是一個何等難得的機會!瞧,從窗口往馬路對面看去,家家火樹銀花,處處華燈如海。順著這帶丘陵的地勢,閃閃爍爍的彩燈起伏有致,真如大海揚波,美不勝收!

 

我們這個「遊子之家」年年聖誕都有聚餐。人說「沒有白吃的午餐」,但到了這個家,這句話就被愛和溫暖溶解得無影無蹤了。

 

來,我們可以暫時坐到僻靜一點的窗角,在盡情觀賞燈海揚波的同時,我要為你講一個鐵樹開花的真實故事。

 

滿懷愁緒的客人

 

那年,也是同樣一個滿了遊子相聚、滿了歡慶歌聲、滿了彩燈輝映的聖誕之夜,就在這大廳裡,我第一次見到了個子高挑、沉默寡言的盛太太。她是被屋主趙大姊夫婦一再熱情相邀,前來赴宴的。我上前和她握手問安時,見她表情木訥、毫無喜樂,一副苦瓜臉與所有興致盎然前來的朋友、並滿室歡聲笑語的溫馨氣氛極不協調。

 

原來,盛太太生性勤勞,與成天懶洋洋、只顧玩牌的丈夫感情不和,幾度鬧離婚,被女兒哭著攔住。百般無奈下,為維持家計,開了個縫紉小店,替人修剪衣服,艱辛度日。趙、唐兩位親姊妹常去小店探望她。有時她不在,就坐在門口石階上等,直到見著面為止。也許是過度苦澀的日子讓她越來越孤僻吧,她竟然誰也不理,有次,連受人敬重的周主培老牧師去看她,她也只顧埋首縫紉,不予理睬。周牧師指點同訪的趙大姊,「她內心有難言的苦楚,要多關心、幫助她。」

 

又一個隆冬,趙、唐姊妹倆頂著刺骨的寒風去邀請她參加當年的聖誕聚會,盛太太沒好氣地回答:「我不想和你們多說話,也不信你們那個上帝,除非鐵樹開花!」

 

▲趙(左前)唐兩位親姊妹銀髮閃閃依然殷勤服事上帝。

 

助人不著痕跡

 

歸途,趙大姊告訴唐姊妹,盛太太因生意清淡,心情不好,應幫助她減輕生活壓力,回家可搜出一些不合身的衣服請她改一改。於是,她們拿了很多衣裳給盛太太修改,並為她介紹不少顧客,幫她解決了那段日子的經濟難題。

 

一天,盛太太的鄰居、好友周太太的先生得了重病,數日高燒不醒,命在旦夕。趙、唐二位聞訊立即去了醫院,為周先生禱告。她們雙膝跪下向上帝迫切懇求數小時後,周先生熱度漸退、慢慢甦醒。瀕臨死亡的人因著上帝的大能轉危為安。不久,這對夫妻都成了基督徒。從此,盛太太大受感動,心裡開始思索:可能真有上帝。

 

盛太太的小店收入有限,想多打一份工,進趙大姊夫婦所開的餐館做晚餐的侍應生。同時申請這項工作的,還有一位年輕漂亮的女學生,當時盛太太已年逾花甲。趙大姊十分珍惜多有機會帶領盛太太認識真神,毅然答應了她的請求。

 

此間,趙大姊常拿一些有關信仰的雜誌給她看,生意不太忙時,與她促膝談心,盛太太的臉開始露出了微笑。

 

過了段日子,盛太太舉家遷往新州,臨行前她緊握趙大姊的手說:「真捨不得離開你們夫婦和唐姊姊,你們對我的關心,我終生難忘,我會繼續努力、追尋真理。」

 

▲趙府的聖誕聚餐裡,愛和溫暖緊緊包圍著異域遊子。

 

大前天,趙大姊夫婦收到了一張聖誕賀片,這就是我說的那位盛太太寄來的:

 

「這些年來,感謝上帝,祂將多麼有愛心的你們擺在我面前,給了我太多捨己的幫助。我知道,是主耶穌讓你們這樣做的。耶穌為我誕生、受死、復活,還是為我再來的真神,我不能不認識祂、敬拜祂……。我已在上個禮拜天參加了教會的洗禮,作了上帝的女兒。我不知道要怎樣感激你們……。」

 

末尾還挺幽默,她沒忘記當年咬牙切齒說的那句讓人發暈的話,最後一句寫著:「鐵樹終於開花了!」

 

嗨,大家正朝我們的窗口擁過來呢,瞧!右邊的天際,燄火騰空而起,在星空綻開了亮麗的花朵,它將紛紛揚揚、五光十色的光環灑向大地的同時,把眼前懸燈結彩的樹木和房屋都映得通明透亮,璀璨奪目。你聽,聖誕歌聲的旋律飄然而至,我從你眼中閃爍著與彩燈媲美的淚花中,彷彿看到又一棵鐵樹開了花,它開得又大、又美,又逗人喜愛。

 

 

作者小檔案
程得惠是已退休的教會秘書,喜愛文學、聖樂。現居費城西郊。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