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的自白

——寫給在自我形象上掙扎的你

 

文/陳德春

 

 

小時候家裡經濟條件不好,為了省錢,四個女孩子穿的衣服都是媽媽自己做的。而且,一件衣服往往是老大穿不下了給老二,老二穿不下了再給老三,排行老四的我,幾乎沒有什麼機會可以穿到新衣服。每天忙於家計的媽媽,給我們做的衣服也盡量簡單。


在學校裡,看到別的同學穿著漂亮的小花裙,我總是羨慕得不得了。尤其是那種腰上有兩條帶子,可以在身後打一個漂亮蝴蝶結的裙子;在我心裡,那種裙子是給小公主穿的,如果我也能有那樣一條裙子,我就是一個小公主了。


可惜的是,我一直沒有這樣一條裙子。直等到出國念研究所時,才有機會用獎學金剩下來的錢,在清倉大拍賣時,買了一條這樣的裙子。

 

毫不顯眼的蒲公英


我怨恨神,為什麼我不能像別人一樣,做一個小公主?為什麼衪要把我放在這樣窮苦的環境裡?我希望自己能像玫瑰,那麼美麗燦爛!那麼吸引人注意!而神,竟然把我創造成小小的蒲公英,絲毫不顯眼,也無絲毫的價值。


「妳不喜歡蒲公英嗎?」神帶我到了一望無際的草原,那兒有綠油油的青草,也有數不清的蒲公英。「蒲公英或許沒有得到許多人的注意,但它依然活得平安喜樂,自在又有盼望,它依然可以對它的造物主發出由衷的讚美!」


啊!是的!原來使我在自艾、自怨、自憐中掙扎了這麼多年的,不是我的神不愛我,不是小時候清貧的環境;而是,我的驕傲、虛榮和自我中心。


蒲公英有什麼不好?神造它、養它、更喜悅它對神的讚美。它的種子,風一吹,就撒滿了一整個大草原,人們想除都除不盡。福音,不就像蒲公英的種子嗎?作蒲公英有什麼不好?它有無數傳福音的機會!


我希望自己是朵玫瑰花,不過是希望得到別人的羨慕和讚美。原來,在我可憐的自卑底下所隱藏的,居然是可惡的驕傲。難怪有人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惡之處。」我在神面前謙卑下來,承認了自己驕傲、虛榮和自我中心的罪,也接受了神在我身上的創造和帶領。

 

驕傲與自卑


驕傲與自卑是一個銅板的兩面。如果我不曾期待自己是朵玫瑰,那麼當我發覺自己不過是蒲公英時,就不會自卑;如果我不曾期待自己身高一米七,那麼當我發現自己只有一米五時,就不會難過。


自卑的起源其實是驕傲,而人們又往往想用驕傲來解決自卑的問題。大部份人不願意讓別人知道自己自卑,便用驕傲來遮掩。人,就是這樣,在驕傲下有自卑,自卑下有驕傲,如此把自己層層地包裹起來。當我們發現自己不過是蒲公英時,往往想把自己裝扮成玫瑰,或拼命把自己變成玫瑰,而內心深處卻又清楚明白,自己其實不過是蒲公英。


我們同時也害怕,那一天當假玫瑰的裝扮消失時,自己又會變回一枝不起眼的蒲公英。因此,許多名人選擇在自己名聲日正當中時,結束自己的生命。因為,天底下沒有一個人,會一輩子都是朵燦爛的玫瑰。


有時候,我們也會沈迷在電視劇《神鵰俠侶》、《還珠格格》中,把自己幻想成「小龍女」或是「小燕子」。一旦回到現實中,我們就會對現實環境、對先生,甚至於對自己更加不滿意。只因為,那些故事都屬虛構,不符合現實;我們的先生根本不是故事中的「楊過」或是「貝勒爺」。


有時候,如果我們自己不能成為人人羨慕的玫瑰,我們就希望可以生養出人人羨慕的名花來。於是,我們拼命逼著孩子讀書、彈琴、跳芭蕾舞⋯⋯然而,當孩子越長越大時,有95%以上這樣的父母,都會感到失望和沮喪。因為,天底下讓人羨慕的天才兒童,比例不會超過5%。


不但如此,當我們在安慰別人的時候,往往也企圖用驕傲來解決他的自卑。我們會說:「唉呀,雖然你的薪水沒有他高,可是你的人緣比他好啊!」,「嗨,雖然妳先生沒有她的先生體貼,可是,妳的兒子比她的兒子優秀啊!」結果,我們不但沒有幫助別人解決自卑的問題,反而在他的自卑上裹上一層驕傲的糖衣。難怪有人在車後貼上「我的孩子是某某學校的優良學生」時,接著也有人在車後貼著「我的兒子可以把優良學生揍扁(My son can beat up honor students.)」。

 

自卑的來源


神創造人時,把最好的給了人;就是祂自己的形象。然而,魔鬼卻引誘人對神的創造起了不滿的心。魔鬼說,神照著衪自己的形象所造的你還不夠好,你還需要吃這個蘋果,吃了以後就會更好。於是人聽了魔鬼的話,吃了蘋果。但結果呢?人不但沒有變得更好,反而產生了自卑感,發覺到自己的赤身露體。


自卑的來源,就是人對神的創造不滿意,期待自己比神所造的自己更美、更好。結果,反而產生了自我形象低落,而人的自我形象低落後,又企圖用驕傲來解決這個問題。正如《耶利米書》上寫的:「⋯⋯我的百姓作了兩件惡事,就是離棄我這活水的泉源,為自己鑿出池子,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2:13)


人不滿意神的創造,離開了神,是一件惡事。之後,人又自己鑿出個池子,企圖用驕傲來解決自卑的問題,結果,正像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根本就沒有辦法解決。

 

解決自卑


真正解決自卑的方式,不是用驕傲來遮掩,而是回到神面前,謙卑地接受衪的創造,放棄自己的驕傲、虛榮和自我中心。如果神把我創造成蒲公英,我就要欣然地作個蒲公英,把神所託付給我的工作,良善又忠心地做好,將來我們所得到的獎賞就會是最好的(參考馬太福音25:14-30)。因此,解決自卑的方式,不是驕傲,而是謙卑。

 

在眾多的花卉中,許多人喜歡玫瑰,我卻獨獨偏愛那生長在野地上的蒲公英。因為,我就是這樣的一枝小花,你也和我有一樣的想法嗎?

 

 

作者小檔案

陳德春,來自臺灣,赴美後獲藥劑學及輔導學碩士。現為新澤西州若歌華人教會師母,並在戈登康威爾神學院攻讀婦女事工博士。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