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研經】4

戲劇神學高潮:羔羊的婚宴

 

講述指導/林大衛教授

整理撰文/潘曉玫

 

基督彷彿詩人所描寫的,從舊約直到新約,祂的愛堅固久長,絕不放棄……

 

有美一人,婉如清揚;邂逅相遇,與子偕臧


能與心上人長相廝守,是每個人的夢想,就連十歲出頭、才脫離媽媽懷抱不久、跌跌撞撞進青春期的少年都有這樣的嚮往。暢銷小說及電影《暮光之城》系列(Twilight Saga)描述少女貝拉與男主角愛德華刻骨銘心、生死相許的愛情,還有她與印地安少年雅各半友誼半愛情的關係,愛德華的愛細膩深沉,雅各的愛炙熱大膽,兩者都對自認平凡的高中生貝拉傾心追求。多少懷春少女都恨不得自己就是幸運的貝拉,多少少年人也恨不得自己如愛德華般刀槍不入、像雅各一樣勇猛快捷,有一身非凡本事可贏得佳人芳心。


我們這些作父母、輔導的,為了解年輕人、建立關係,深夜裡與成百上千的青少年共襄盛舉,排隊等待午夜首映,夜深露重,卻澆不惜孩子們的熱火。打著哆嗦好不容易進了電影院,百無聊賴地對著「鬼打架」的電影翻白眼歎氣,想破腦袋也想不透孩子們為什麼這樣激動,卻不知電影演不出原著如詩如畫的細膩描寫,作者史蒂芬妮‧梅爾(Stephenie Meyer)重新聚焦在兩情相悅時的純真感受,是近年來少見主角婚前守貞的主流浪漫愛情小說。這樣劇情架構簡單的著作,就因為主角配角的款款情深,緊緊抓住少年人的心。

 

▲暢銷小說及電影《暮光之城》系列(Twilight Saga)描述少女貝拉與男主角愛德華刻骨銘心、生死相許的愛情。

且不要笑孩子們幼稚膚淺,容易給流行文化牽著鼻子走,豈不知他們年輕稚嫩的心靈,嚮往的正是基督長闊高深的愛?貝拉貌不出眾、藝不驚人,但長生不老、俊美絕倫、具有通天本領的愛德華卻對她魂牽夢縈,誓要保護她、拯救她、娶她為妻、處處以她為念、捨了性命也要護她周全。其實除了基督以外,天上人間還有誰能給出這般的愛?


在聖經這齣神聖劇作中,導演—神竭盡心力,一而再、再而三地以歷史、教誨、詩歌、故事描寫基督(男主角)對教會(女主角)情深義重,遠勝於世間愛情,更加遠勝小說虛構的靈異人物對凡女之愛。


路得記中,波阿斯對路得不計一切代價的溫柔愛戀,預表基督對教會的愛。試想今日政商名流豈可能明媒正娶門不當戶不對、剋死公公和丈夫的外傭寡婦?官二代、富二代豈可能對民工中的小寡婦動了真情,一點不算計她可能有多少窮親戚要攀親帶故?但波阿斯卻不顧迎娶路得對自己產業有損,長子得過繼給路得前夫家人,當日不辦定他倆的婚事便不坐下休息。波阿斯預表基督大有能力的拯救,和不合乎人間理性的無條件大愛。


位置幾乎在新舊約聖經正中間的雅歌,描述史上最有智慧、尊榮、富有的君王所羅門,與沒沒無聞的鄉村女子的戀情,情濃處讀來甚至會令人不禁臉紅心跳。雅歌首章描述所羅門王愛上無名牧羊女,村姑本來配不上王,但經過接下來數章的時間淬煉、生命變化,第六章首次提及女主角的名字書拉密,這名字本是所羅門的陰性變化,代表她已成為與王同生命、同性情的佳侶。雅歌同時也比喻基督愛上污穢有罪的世人,等候未婚妻被新郎的愛吸引,洗去污穢、預備自己、妝扮整齊,等待迎親的喜樂筵席。這盛大隆重的喜宴,比貝拉與愛德華的浪漫婚禮可更加有過之而無不及呢!

 

溯洄從之,道阻且長


《詩經》〈蒹葭〉有云:「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我們不妨想像,基督彷彿詩人所描寫的追求者,追求心上人的歷程是多麼艱辛漫長。但從舊約直到新約,祂的愛堅固久長,絕不放棄這位佳人。

 

▲波阿斯預表基督大有能力的拯救,和不合人間理性、無條件的愛。


「戲劇神學」假設聖經為一齣完整的神聖劇作,在神的導演之下,創世記以亞當、夏娃這對夫妻揭開序幕,在啟示錄以基督和聖城耶路撒冷的婚禮作為結局,當中上下幕新舊約不斷重複導演相同的理念:神與人的關係原本親密無間,自最初的亞當犯罪後,人與神分開隔絕。神卻從來沒有放棄人,一直在為祂的兒子耶穌,也就是末後的亞當預備新娘,而這位幸運、倍受愛寵的新娘就是神的教會,也就是每一位信徒。當新娘預備好,婚宴便開始,神與人可以再次回到創世之初那樣毫無芥蒂、心滿意足的關係。


聖經舊約詳述神揀選以色列民,傾心相愛,雖然一路艱困險阻,祂卻不停引領保護。


出埃及記中,神親自領著祂所選中的人到曠野無人之地,進行安慰、管教、訓練、預備,賜下律法、盟約與應許。在黑暗的士師時代,在聯合王國時期、國家分裂的年代,神一直派使者、先知跟他們說話,警告祂的選民(配偶)以色列回轉。到了國家滅亡被擄後,又繼續派先知安慰以色列百姓,賜下將來要復興的應許,讓先知住在他們中間,鼓勵百姓繼續倚靠神而活。


「因為造妳(以色列)的是妳的丈夫,萬軍之耶和華是祂的名……」(參考以賽亞書54:5)


神吩咐先知何西阿娶淫婦為妻,當她故態復萌再犯奸淫,神吩咐何西阿再以重價為她贖身,買她回來再愛她、再作自己的妻子!神豈是單單只想為難自己的先知?神要何西阿以切身之愛之痛,親筆寫下祂聘以色列為妻,雖然屢遭妻子背叛,卻對她深情不移。「我必聘妳永遠歸我為妻,以仁義、公平、慈愛、憐憫聘妳歸我;也以誠實聘妳歸我,妳就必認識我耶和華。」(何西阿書2︰19-20)

 

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


神的百姓一直沒有準備好,配不上造他們的丈夫。經過了兩約之間四百年的「沉默時代」,基督在新約親自來到,告訴人們祂多麼愛著父神一直以來為祂造的配偶,愛到犧牲捨命,流出寶血作為重價將我們贖回,聘來歸祂名下,希望我們悔改,行事為人與所蒙的大恩相稱,以嶄新的模樣面貌(新造的人)等候祂迎娶。「新婦團體」從舊約的以色列百姓擴展到天下萬民。

 

▲神要何西阿以切身之愛之痛,親筆寫下祂聘以色列為妻,雖然屢遭妻子背叛,卻對她深情不移。


基督完成救贖聘禮大功回到天父身邊,父神永遠不變的計畫繼續推進,賜下聖靈保惠師,感動引領世人明白新郎在地上時所說的一切話。神的兒女雖然一次而永遠地得著救贖,但仍需天天經歷神的拯救、改變與聖靈的洗滌,生命方能成聖。新約多次提及信徒當將自己無瑕無疵地獻給基督、當以聖潔為裝飾,盼望每位信徒都能由裡而外分別為聖,成為成熟、可以匹配基督的伴侶。「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聯合,二人成為一體。這是極大的奧祕,但我是指著基督和教會說的。」(參考以弗所書5︰31-32)


張曉風經典散文《地毯的那一端》,詳敘她與未婚夫相戀六年及至籌備婚禮的過程,從青澀少女、大學畢業生、遠距戀情女主角、到「為了成家的計畫,勞累著幾乎虐待自己」的準新婦,她經歷了許多生命蛻變,已經處世成熟,可以持守一個家。


待嫁新娘要預備的事項千頭萬緒,但她卻是何等期待,何等欣喜。「我們已有過長長的等待,現在只剩下最後的一段了。等待是美的,正如奮鬥是美的一樣……當金鐘輕搖,蠟炬燃起,我樂於走過眾人去立下永恆的誓願。因為,哦,德,因為我知道是誰,在地毯的那一端等我。」(地毯的那一端,張曉風)


基督正在地毯的那一端等待,這樣漫長的等待,現在只剩下最後一段了。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暮光之城》系列共有四冊,起承轉合一目了然:第一冊《暮光》刻畫貝拉與愛德華怎樣相知相愛;第二、三冊《新月》與《月蝕》描寫反派不是想謀害貝拉,就是想拆散兩人,愛德華則竭盡心力保護貝拉,破除種種障礙;第四冊《破曉》中貝拉與愛德華有情人終成眷屬,貝拉轉變為同樣具有超能力、能與愛德華相匹配的靈異人物,為系列高潮與結局。


如此劇情設計,令人聯想起聖經這部神聖巨著的整體結構:創世記敘述起初神人無間的關係;舊約與新約描述反派撒但無所不用其極,設法使神人分離、置人與靈性於死地,但神卻處處引領保護;啟示錄末,新娘預備好了、能匹配基督,基督和聖城耶路撒冷的婚禮為全劇作出高潮與結局。


《破曉》一冊,當貝拉和愛德華終於度過重重難關共結連理,多少少女是噙著淚,盼了好久才盼來這一刻。
啟示錄末了,父神為祂兒子娶妻的婚期到了!「我又看見聖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裡從天而降,預備好了,就如新婦妝飾整齊,等候丈夫。我聽見有大聲音從寶座出來說:『看哪,神的帳幕在人間。祂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祂的子民。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啟示錄21︰2-3)

 

新郎與新婦終於成為一體,神與人同住,神和人的心都得滿足,不再孤單,神和人進入永遠的連結、安息!

 

 

講述指導者小檔案
林大衛牧師:美國文森特國際大學的維華學院(Rhema College)院長,美國正道福音神學院教牧學博士(DMin),企管榮譽博士(PhD),神學碩士(ThM),曾在北美數間神學院任教,著有《綜觀當代神學方法論的主要思路暨戲劇神學研究法的可能性研討》,《探討聖經的領導神學及其應用價值》,《戲劇神學研究法》,《戲劇神學的探討》,《戲說聖經系列》……等論文與雜誌專刊。
林師母與林老師育有二女二子。全家曾經在加州的Bakersfield服事一所跨文化的英、西雙語教會。欲進一步了解林大衛牧師之事工、教學與研究,並與之連結者,請上網http://www.rhemacollege.net/about_us_關於我們/words_of_principal_院長寄語,查知詳情。

 

撰文整理者小檔案

潘曉玫,會計師,曾任Pricewaterhouse-Coopers內部稽核經理,現職美國南加州安那罕市水電局,規劃電力交易。中輟中文寫作二十年後,渴盼委身以筆事奉主。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