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文字事奉培靈與創作進深營作品發表】1

寫作始於夢想

 

文/周瑋瑋

 

 

「因為我們的福音傳到你們那裡,不獨在乎言語,也在乎權能和聖靈,並充足的信心。」(帖前1:5)

 

打從背著書包上學開始,缺乏數理邏輯概念的我,只有上作文課時,才能找到學習的樂趣。因著作品屢屢獲得師長青睞肯定,我知道自己在創作方面的天分,要比推算雞兔同籠時的笨拙來得略勝一籌。於是運用想像力,我遨遊於天馬行空的文字世界,編造一個又一個的夢。

 

隨著年紀漸長,寫作對我也從隨性創作變為發洩內在情緒的一種方式。那段荷爾蒙快速分泌的歲月,我讓滿腹的牢騷,藉著寫日記,毫不保留地從筆尖一字字流出,滿足為賦新辭強說愁的年少輕狂。一篇篇日記,不僅記錄了從兒童蛻變成少年的掙扎,更反射出稚嫩心靈對世界的矛盾與期待。

 

可惜由於升學壓力,寫日記的時間,日後被迫用來溫書準備考試。創作的靈感就在那時間的河裡,慢慢消逝,原本自由不羈的心,彷彿被上鎖般,變得沉重封閉。

 

時間在忙碌中更迭,自己也跟著年輪翻轉,從校園步出社會。無奈,在缺少文字的記錄下,生活中的點滴宛如船過水無痕般,不留任何足跡。往日所編造的夢想,被現實生活的殘酷給擊破,那股對生命滿滿的熱情,也因為社會的歷練不再盪漾。

 

 

用文字碰觸生命

 

四年前,因著一個前所未有的人生衝擊,神將我從滾滾紅塵中領到祂面前。祂允許我將身上一個個包袱卸下,好教我在沒有壓力重擔下,重新思考並調整人生的步伐。

 

一場退修會愛宴裡,認識一位從加州遠道而來的姊妹,談話之間,知道她以文字寫作來事奉神。見她銀髮紅顏中散發出的智慧與自信,不僅深深吸引我,更讓我內心有股想要重拾寫作的衝動。於是應著這位姊妹的邀請,我參加了培養文字事奉人才的營會,開始學習信仰與寫作融合的巧妙。

 

為了記錄新生命,我恢復寫日記的習慣。不同與以往在虛空中捕風捉影,如今我把生活中隨時的感動與神的話聯結,並學習用「心」去體會神運用萬事互相效力的苦心與巧思。在勤寫靈感筆記的操練下,自己的文章漸漸擺脫空殼形式,而成為一篇篇有血有肉的見證。

 

回首青春時期的創作,大部分是為作文而「作文」,無法真正用文字去碰觸生命內在的本質。少不更事的自己,高傲自恃,常會在文章中大放厥詞,自以為正。如今自己眼上的鱗片,被神摘下,以至於能看見人性中的軟弱、幽暗、恐懼與有限。這才意識到,人類是無法靠自己的智慧,來尋找生命的核心。若不從另一個更寬大的眼界來探索生命,人將永遠在自己有限的思緒裡,做困獸之鬥。

 

安全網中的嬰孩

 

既因信仰重新提筆,每一次寫作也成了我與神近距離對話的時刻。我拿著筆,撥開自己心裡的矛盾與掙扎,抽絲剝繭中,驚覺內心竟有多處沉潛的傷口。這些像是隱形炸彈的傷口,隨時伺機攻擊,若非經由文字開啟,誠然無法用肉眼看見。曾經一度心中充滿苦毒,對整個世界,都不順眼。

 

如今透過神溫柔的話語,我坦然面對自己和這世界的不完美,並讓神的智慧來對付自己內心的瘡疤。神讓我看見,一個屬祂的作者,若不能先處理本身的傷痛,如何藉寫作來挑起人心的共鳴?然而就像剝洋蔥一樣,多少次,我必須噙住淚水,任由自己殘缺的內心,赤裸裸地被一層層掀開:雖然疼痛難耐,但為了讓自己得醫治,只有咬牙忍痛,心存盼望。

 

所以寫作如今對我而言,宛如一個有系統的「療傷」過程,從打開傷口、讓膿流出,到消毒、等傷口癒合⋯⋯每一步驟,緊緊相扣,缺一不可。造物主話語的能力,神奇地發揮消毒醫治的功用。那帶有權柄的文字,如強心針一劑劑注入乾枯的心田。聖靈切切的安慰與信心喊話,讓我領悟到,即使自己不完美,卻仍是神懷抱裡珍貴的嬰孩。因為愛我,祂讓我在寫作這張「安全網」中,靠祂來對付內心的幽暗與嫉恨,讓我藉反思與省察,重新活出新的自我。

 

於是,寫作成了我與神親近的渠道,每次提筆,我默默禱告,求聖靈進駐自己的心。就像馬利亞在耶穌腳前,專心尋求一樣,我渴望祂的聖靈活水澆灌我,讓我下筆如有神!當聖靈動工時,我感覺自己變得溫柔、謙卑,並且有天父居高臨下的眼界與豁達胸襟。那種擺脫人的視野,與神同在的脫俗與寬廣,讓片刻前還耿耿於懷的疙瘩,竟在聖靈翅膀揮動下,雲淡風輕。

 

與聖靈曼妙共舞

 

一次寫一篇以友情為主題的文章,主角是昔日與自己格格不入的室友。為了要寫出內心真實的感受,我猶豫琢磨半晌,因為那是一段刻骨銘心卻又不愉快的回憶。

 

閉上眼睛,不堪回首的往事一一浮現。本想輕描淡寫,幾筆帶過,但又覺少了什麼似地,讀來索然無味。一天禱告中,聖靈提醒我要勇敢面對過去種種,即使是段不美好的經驗,也是神允許發生的插曲,為的是教我在各樣景況中歷練成熟。

 

回到書桌前,心情豁然開朗,索性將幾頁的初稿一撕,重新提筆。這次,我容許自己的思緒回到往事現場,放膽描述那段青澀歲月。頓時感覺有股力量,將我從地上輕輕提起,讓我用包容饒恕的眼光,來看待曾經得罪我的室友;更讓我用憐憫感恩的心腸,來感受自己曾受的創傷。

 

那一刻,心中石頭落下,只見我帶著筆,在綴滿星星的夜空中,恣意隨心中旋律曼妙舞動著。那是一支擺脫老我捆綁的華爾滋,更是一支以信心誠實譜寫的進行曲。萬籟俱寂的夜半,我的故事,我的歌,正要開啟。

 

信心巧思耘禾田

 

拋開形而上的束縛,慶幸自己終於找到真心為文的可貴。一篇文章若只靠詞藻包裝,宛如溝裡不流通的死水,只進不出。然而,當作者願意憑心靈誠實書寫時,文字便躍然成為活潑的生命體,如江河般湧入人的心海。神創造人類時,賦予其他萬物所沒有的靈。因著這靈,人能感受其他物種所不能感受的,因著這靈,人能與父神貼近並承受祂美好的應許。

 

但是,世界裡始終有另一股黑暗勢力與神所賜的靈相抗衡,企圖挑戰萬物主宰的權能,破壞人與神之間的關係,並消化人尋求倚靠的信心。所以現今的世代,雖然科技昌明,知識爆炸,人心卻面臨前所未有的冷漠與孤寂。文字事奉者要攻破這一座座孤島,憑藉的不是硬梆梆的八股訓詞,而是發自內心對生命的吶喊,以及對造物主的敬畏與全然信靠。

 

或許文字印刷的速度,趕不上與日俱增的失落靈魂,但正如荷鋤農夫開墾滿園荒蕪時,雖對未來一無所知,卻依然盡力耕耘,心存盼望。因為在他撒種、施肥後,花草作物還得靠上天賜下的陽光、雨水,才能茁壯滋長。

面對諸多尚未收成的禾田,文字人除了要匠心獨具之外,還得敬畏造物者的權柄並懷抱大信心,來等待莊稼成熟的日子。因為福音的廣傳,不獨在乎言語,也在乎權能與聖靈,並充足的信心!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