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期:無私奉獻

柴可夫「司機」

 

文/吳信惠

 

 

不小心,我當了撒瑪利亞人;助人之際,充滿喜樂之慰。

 

那年冬天聖誕節前的第一場雪,來勢洶洶。放學時分,遍地白雪舖蓋。沒有如詩的飄逸,也沒有踏雪的閒情,市區灰茫一片,眾人踏過的雪路,灰黑如泥,十來歲的我小心翼翼避開急駛而過的車輛,及濺起的灰黑雪濘,兀自低頭行走。

 

有位皺紋滿面的老婦坐在厚雪覆蓋的長凳上,全身裹著冬衣,呼吸急促,一紙袋斜放於腳旁。長凳就在地鐵和巴士站旁,路人匆匆走過,無人留心老婦虛弱的喘息。

 

▲刮風下雨的日子,吳信惠與女兒常順道載送同學。

 

立志做好心人

 

這一幕,使我想起了家中祖母。六十八歲的她隨我們移居北美,負責家中掌廚,週末買菜常帶我和弟妹同行。她矮胖的身子,一手拎著青菜、蔬果,一手牽著妹妹緩步向前,我則捧著裝滿果汁、牛奶的袋子跟在旁邊,扛著米袋的弟弟殿後,週週上演老母雞帶小雞買菜的情節。

 

「這位喘息老婦,若是我祖母,我會怎麼做?」一個意念從心底竄起。

 

走向她,我抱起紙袋,用最原始程度的英文說:“You go, I bring”(妳走,我拿。)!”她驚訝地緩緩站起,不能置信地走在前頭領路。

 

跟著老婦三彎四拐到她公寓,看她蹣跚爬上三樓,真慶幸我的住處有電梯。她顫抖地拿起鑰匙開門,我則把紙袋擺在桌上。正要轉身離去,被老婦拉住,她往皮包裡窸窸窣窣搜尋,掏出幾張鈔票遞給我。我趕緊推開拎著鈔票的手,“No! No need.”(不!不需要。)正要離開,老婦乾扁的雙手順勢把我臉一扳,將口紅褪盡的焦唇,在我唇上一吻,“My dear child, God bless you.”(親愛的孩子,上帝祝福妳!)突來的熱情叫我不知所措,趕緊奪門而出。

 

老婦公寓與我住處只差幾條街,踏在濕漉漉的灰雪上,立刻想起教會主日學老師口中「好心人」的聖經故事,我,不知不覺也當了好撒瑪利亞人;助人之際,充滿喜樂之慰。此後,我立志要做好心人。

 

好心人歷險記

 

一度,紐約市地鐵罷工,我每日得步行四十分鐘到學校。一天,有部車在身邊停下,裡面有位八字鬍男子打探:「請問高速公路往哪個方向走?」我方向感極佳,但英文不好,方向講不清。「女孩,妳順路嗎?我載妳一程,順便幫我指路。」好吧!好人做到底,不是也說,要陪人多走一哩路嗎?

 

上車把門關上,突然感覺到鬍鬚男嘴角詭譎的微笑。我還未指路,卻見他熟悉地開往公路方向,明白是上了賊船。臉一沉,之前的聰明相換作一臉懼怕,鬍鬚男說的話全裝成聽不懂,瞪著窗外一直說“No! ”許久之後,車子停住,「下車吧!我看妳還太小!」

 

驚嚇之餘,不知身在何處,站著發呆,直到聽見路邊喇叭聲才回神。仔細一看,這鬍鬚男居然「誤打誤撞」,把我載回了家。

 

鄰舍愛,暖我心

 

朋友慧群在電話中聽到這樁險遇,立刻來看我,陪我跪在床邊禱告感謝上帝。她用我「唔識」的廣東話禱告,我用她「聽唔」的國語禱告。兩個十六歲女孩,因著相同信仰,同心懇謝天父保守。

 

從慧群認真聽我細訴「歷險記」,感受出真心的關懷。在我需要安慰時,她即時給與關愛,沒有批評指正,只有耐心傾聽。從她身上,我體會到鄰舍的愛,多麼溫馨!多麼感人!

 

但因這次經驗,我也開始學會隨時防備,過起自掃門前雪的日子。

 

快樂司機拆高牆

 

心中因防備所築的高牆,直到大學時與他人多次互助,才逐漸拆除。幸運的我,大學時就成了有車階級。在路上見到同學,寒風中舉步艱難地走向巴士站,特別是降雨下雪的日子,總讓我想起老婦的喘息。有時,還因此回頭,請那著急等待的女孩上車,載她一程。

 

幾次過後,女同學們在宿舍傳開,說我是個有愛心的司機,求助電話不在少數。喝醉的舍友、求醫的學妹,甚至載某人女友偷偷去看婦產科,並替他保密……。

 

多年過後,在接送兒子、女兒上下學途中,特別是刮風下雨的日子,看到他們同學孤獨行路的背影,我仍時常扮演司機的角色。當司機途中,我也常用慧群不說教、只傾聽的態度,與我的乘客交心。

 

如今在主日學當老師,我也常講「好心人」的故事給小朋友聽,最後並說:「主耶穌喜歡看到我們愛鄰舍,鄰舍不只是隔壁的鄰居,更包括生活在周遭的人。」當然,我也不忘提醒他們,不隨便與陌生人交談,要注意安全,要保持警覺。

 

小朋友會問:「阿姨,那妳怎麼作好心人?」這時,我會故弄玄虛地說:「大部分時間,做好媽媽份內的事;上帝給我機會時,就當個快樂的『柴可夫司機』(19世紀俄國音樂家柴可夫斯基的諧音)……」

 

 

作者小檔案
吳信惠,家庭主婦,喜愛閱讀、音樂、旅行、美食。常以幽默的心態,學習生活中的功課,並把感動用筆記錄下來。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