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今天都是新的

——一位單親爸爸的生命蛻變

 

採訪/簡海蘭

 

 

單親爸爸劉思明,有兩個女兒。從分居、信主、復合到離婚,讓他的人生行經死蔭的幽谷,彷彿再也尋不回那片青青草地⋯⋯

 

中等身材的思明,常穿著十分整齊卻略顯單調的素色衣褲,一副金邊眼鏡,架在斯文的臉龐上,讓人一望即知他律己又保守的個性。2008年神國資源文化實務營營會中,幾次與他擦身而過,常見他眉宇間那一絲絲的落寞。當我知道,他以單親爸爸的身分,在臺灣「溪水旁關懷單親家庭協會」無給薪擔任祕書長,我對他的生命故事,充滿了好奇⋯⋯。


1987年,思明和交往三年、彼此相愛的伴侶結婚;結婚未滿七年,形成了暫時分居的現象。前妻是護士,由於上班時間不固定,加上她隨性、浪漫的思想,更是與學工程、講理性、凡事刻板的思明差異甚大。

 

其實婚前,思明早已發現彼此在思想、個性、喜好上都不盡相同的事實,也常為此憂心。但是在戀愛中,一切都變得合理化了。隨著寒暑交替,兩人差異越發浮現,爭吵似乎成了家常便飯。婚姻初期雖然爭吵不斷,總能在愛中化解。但潮來潮往,裂痕加速擴大,更加重無力感。當心靈疲憊不堪,再也擠不出愛來,婚姻破裂的警訊就閃爍不停。

 

掙扎再三,分道揚鑣


分居時,他們已有一個七歲大的女兒。為了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思明一心想要維持這個婚姻,卻感到無能為力。在同事和家人面前,他覺得一個大男人不能齊家,是件極為羞辱的事,不敢對身邊任何人吐露心中的痛。直到與一位基督徒好友談過,才對挽回婚姻,有了新的盼望。他開始樂於接觸基督信仰,也在1995年2月接受耶穌基督作他個人的救主,同年10月受洗。信主後的思明努力改變自己,想要改正婚姻中的缺失,曾經一度讓前妻回心轉意,也在1996年復活節受洗成為基督徒。


相同的信仰再次把他們連在一起。說好了,再回到家裡時,要一起把孩子照顧好,因此很快又有了第二個女兒。帶著感恩的心,想要重新開始,卻由於思明在教會裡積極參與活動、服事,讓期待婚姻生活有「專屬感」的妻子,再度失望!在前妻怒指思明愛教會過於愛家、愛教會弟兄姊妹過於愛家人時,思明非但沒有真正明白前妻的需要,反而帶入另一層面的爭吵,甚至在內心責怪前妻不屬靈,使不滿的情緒再度充斥兩人之間。後來,妻子提出離婚的要求,思明曾掙扎了好久,硬拖了將近一年才肯簽字,在1998年正式離婚。


離婚後最初幾年,他們彼此都在期盼恢復婚姻關係,曾度過一段形式奇怪的日子。所謂奇怪,是指他們雖然不住在一起,卻又一直保持互動。從外人看來,似乎是個正常的家庭。


只是好景不長。思明仍因教會中過多的服事,再度忽略了妻子和孩子們的需要。前妻曾提出,希望他多留些時間在家陪陪她們,他卻一直未做調整,使事奉和家庭之間失了平衡。期間雖有一位屬靈長者,想要輔導他們的婚姻,前妻卻不肯再和他進入婚姻關係之中。因著這一次輔導,也讓思明看出,與前妻恐怕無法再復合,於是正式結束「形式奇怪的生活」,就此分道揚鑣。

 

神愛引領走出深谷


離婚初期帶給思明非常嚴重的打擊。他因離婚感到羞愧,覺得失去了男人的尊嚴,陷入悲憤當中。他不斷責問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面對不可知的未來,心中更為灰心、失望。他,似乎隱隱約約地,對婚姻存著一絲復元的盼望⋯⋯


離婚後,前妻曾要求帶走一歲多的老二。說也奇妙,當兩人帶著離婚協議書去戶政機關辦理登記時,戶政人員一句質疑:「你們在協議書上寫這麼多做什麼?按照民法,孩子就歸父親監護。」不諳法律的他們,就順著戶政人員的意思,讓思明承接了兩個女兒的監護權。後來思明細想,這也是出於神的美意,因為他在國營企業工作,較前妻更能維持穩定的生活,對照顧孩子方面是好的。


思明提到,離婚初期,他曾在神面前過不去;原先在「基要真理」中學到的神學觀,幾近破滅!也有一段時間,因心中存著「犯罪」感,拒絕在教會裡服事。然而,神是愛,行經人生的低谷時,神引領他到可安歇的水邊,躺臥在青草地上,重新蒙受神的恩典和醫治。藉著以往扎根很深的信仰,他得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待自己離婚的事實。他曾為自己的婚姻禁食禱告七天,神把他過去的生活,像幻燈片一般放映出來,看到許多自己有虧欠的地方,最終饒恕了前妻在他們婚姻中帶來的傷害,誠心為她祝福。

 

▲在神的帶領及溪水旁關懷單親家庭協會協助下,思明與兩位愛女重新修復了彼此關係。

 

不甘心做一灘爛泥


現在,思明回顧反省過去,發現自己有許多觀念與作法也有錯誤。自從參加「溪水旁關懷單親家庭協會」接受成長課程與輔導之後,終於坦然接受「單親也是一個家」的定義,重新檢討過往的缺失。他體悟到:


1. 婚後,夫妻仍須不斷學習、了解兩性差異,更應隨時接受輔導,才能使婚姻關係日新又新。
2. 他勸誡新婚朋友,在婚姻生活尚未完全調適好之前,千萬不要輕易有孩子。他如今深深體會,父母婚姻發生問題,孩子會受到又深又遠的影響。還沒有學會做父母就有了孩子,容易把很多錯誤的教導加給孩子,讓孩子從小承受到不該承受的壓力。他內心對孩子感到十分虧欠,深深痛悔!求神幫助他重新再來愛孩子。
3. 婚姻中,有些負面話語如「大不了,我們離婚!」,絕對不可輕易出口。
4. 夫妻有共同信仰,並不等於擁有平順美滿的婚姻。重要的是,彼此有合一的心志,才能同奔天路。


在單親爸爸的困境之中,思明曾覺得生命彷彿一灘爛泥,但他又不甘心如此。在協會裡與許多單親父母談論、交換意見時,許多問題終於理出了頭緒。他首先承認自己單親的身分,誠實面對自己的處境,又換了一間教會,一切重新來過。婚變之後,孩子變得非常自我,思明的心很痛,卻無法在人前掉眼淚。當他明白過往在管教孩子方面的無知時,只有虛心反省自己的缺失,重新學習如何與孩子相處,並且不住禱告,求神先改變他自己,使他的心轉向神,才能接納他自主性強的孩子。

 

單親,也是一個家!


老大從小就有氣喘的毛病,雖然在八歲時治好,十三歲再犯。當思明見孩子為病受苦,曾不住求問神:「為什麼?」如今,他的想法已改變成:「我該為她做什麼?」女兒二十歲生日那天,思明在教會裡為她舉辦了一個感恩餐會。因為他知道,這麼做是神所喜悅的。那天,思明當著教會四、五十位弟兄姊妹面前,向女兒表白,傳達一個父親對女兒最誠摯的愛,並為過去不能給女兒完整的家,和不當的管教方式道歉。當時,思明一番出自肺腑的言語,使長久以來對立衝突的親子關係,出現了生機,心中的重擔也得以完全放下。

 

保羅勉勵腓立比教會的弟兄們:「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參考腓立比書3:13-14)那是思明陷於挫敗人生中,受影響最深的一段經文。離婚,更讓他對許多單親家庭有了同理心和憐憫心。他曾經歷箇中艱辛,願藉自己走過的這一段路程,來勉勵正處於這個事實的單親爸爸們:努力接受困境,靠著神的幫助,重新建立起與孩子共同擁有的「新」家。單親,也是一個家!在主愛中,讓每個「今天」,都成為「新」的一天。

 

 

受訪者小檔案
劉思明,1956年生,單親、育有二女、居住臺灣,任職國營事業。目前義務擔任基督教「溪水旁關懷單親家庭協會」祕書長。平時工作、教會、親子、靈修及義務服事。盼能將生命與信仰結合,活出健康、喜樂的人生。


記者小檔案

簡海蘭,來自臺灣,住美賓州。平日聽音樂、讀好書,怡然自得。盼心靈的視野變得更寬闊,愛家人、關懷社會,過一個更健康、更有意義的人生。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