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外人!

 

文/尋曉

 

 

蕾回中國爺爺奶奶家過暑假。馨蕊多次打電話給她,噓寒問暖的話語,總像掉進一個無底洞,死寂般地沒有回音。偶爾拋過來一聲:「嗯」,僅此而已。一廂情願的對話無法繼續,馨蕊無可奈何,只好掛機。

 

溫馨的家

 

二十年前,馨蕊與維孝在大學裡相識、戀愛、結婚。馨蕊看重維孝的人品;他溫厚、體貼、富有責任心。還記得成家後,有能力買電視機時,維孝要把新買的電視機送給他母親,馨蕊支持他的孝心,視為一種美德。

 

婚後第六年,蕾的出生,給馨蕊和維孝帶來極大的快樂。夫妻倆齊心撫養女兒,互相配合、默契十足。白天,馨蕊給蕾播放古典音樂和兒歌,室內陽光不夠充足時,抱她去公園散步、曬太陽。給她換尿布、洗澡時,不住地同她講話。蕾雖不懂媽媽說的是些什麼,但媽媽專注的眼神、柔和的聲音,讓小小的她手舞足蹈、滿足愉悅。傍晚,夫妻倆推著蕾去附近小公園散步,其樂融融。馨蕊常為自己擁有美滿、幸福的婚姻,感到無比溫馨。

 

母女分離

 

好景不長,蕾六個月大時,維孝被公司派到美國工作四年,留下馨蕊獨自看顧女兒。

 

國慶日,馨蕊帶著九個月大的蕾去南方爺爺奶奶家探親,與公婆同住了一個月。當馨蕊得知單位分給她一間兩房一廳的公寓,準備帶蕾回家時,婆婆提議:「妳不如把寶寶留下,一個人先回去,搬好家後再來接她。」馨蕊感激婆婆一番好意,便把蕾留給婆婆,自己趕回北京處理搬家事宜。

 

搬好家,馨蕊立即搭上火車,千里迢迢去婆婆家接女兒。婆婆又說:「冬天這麼冷,出外旅行,寶寶容易著涼生病,還是等春來暖和時,我親自把她送回北京去。」善良的馨蕊,再次相信婆婆的好意,一個人回去了。然而,春暖花開時,婆婆再也沒有提起把孩子送回來的事。

 

馨蕊不能再等,請了假去接女兒。沒料到,婆婆又以北京的水讓蕾的皮膚粗糙為由,堅持把蕾留在身邊。婆婆的做法令馨蕊十分困惑;女兒與母親在一起,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嗎?馨蕊試著與婆婆講理:「也許北京的水不如南方的水好,但南方的水難道比母愛對孩子更寶貴嗎?」眼淚和理由都打動不了婆婆的心,馨蕊堅持帶女兒走。這時,婆婆冷峻地拋出她的殺手鑑:「妳可以帶孩子走,只要維孝同意。」

 

馨蕊沒料到,一向溫厚體貼的先生,在關鍵時刻,竟站在婆婆一邊。他在長途電話上對馨蕊說:「如果妳愛女兒,為她考慮,就把她留在爺爺奶奶家。」口氣之強硬,沒有一點商量的餘地。馨蕊的心頭彷彿被戳了一刀,這才意識到,自己在婆家的身分,只不過是個外人而已。

 

與女兒長期分離?那不是割她的心嗎?可是堅持帶女兒走,不僅會得罪婆婆,更可能造成夫妻感情破裂。馨蕊陷入兩難之中,最後還是因害怕失去先生和完整的家,百般不願地對婆婆作了讓步。

 

母女分離的日子裡,馨蕊常以淚洗面,度日如年。每逢節慶日,總迫不及待地坐上火車去看蕾,給她買衣服和玩具,自己除了日用開銷,剩下的工資全都寄給了公婆。

 

蕾三歲時,馨蕊終於可以赴美與維孝團聚。然而,自從馨蕊與婆婆為蕾發生爭執後,維孝的態度發生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從前夫妻間的信任和親密,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馨蕊想弄個明白:「到底是什麼事讓你那麼不開心?」維孝默不作聲。

 

「你是不是認為我做了什麼得罪你媽的事?」

 

維孝臉色鐵青,說:「我不能容忍任何令我母親不開心的事!」

 

馨蕊這才發現,婆婆在維孝心目中竟是那麼地神聖不可冒犯!她沒想到,在婆婆面前爭取作母親的權益,後果會是這麼嚴重。儘管作了讓步,終究還是得罪了婆婆,也失去了先生的愛。從此,維孝的心門像上了一把鎖,無論馨蕊多麼努力,始終無法進入他的內心世界。

 

女兒的夢

 

蕾六歲時得到赴美簽證,由爺爺奶奶帶到美國。闊別多年的母女終於團聚了。馨蕊的心情激動萬分,終於可以把珍藏已久的母愛重新給蕾了。但問題來了,蕾不喜歡媽媽,不讓她親近,直到三個月後爺爺奶奶離開了,母女關係才稍有起色。蕾開始喜歡媽媽為她紮辮子,也願意媽媽在睡覺前為她讀故事書,並讓媽媽親親她的臉。

 

那時,蕾放學後,由馨蕊的美國友人一家照顧。蕾看到美國家庭的爸爸媽媽相親相愛,也渴望自己的父母像他們一樣。

 

一次,他們全家去公園玩,蕾一手拉著媽媽的手,一手拉住爸爸的手,把兩人的手合在一起,說:「爸爸,我要你牽著媽媽的手。」但爸爸隨即粗暴地甩開媽媽的手。蕾弄不明白,她問:「爸爸,為什麼你那麼愛我,也愛爺爺奶奶,卻不能愛媽媽?」維孝沒有回答,頭也不回地往前走了。

 

分裂的家

 

馨蕊認為自己有義務教女兒一些生活技能。當她教蕾如何切菜時,維孝衝進廚房,氣勢洶洶地說:「妳怎麼可以讓女兒切菜,手切破了,以後怎麼彈琴!」馨蕊認為讓蕾做能力所及的事對她有益,但維孝認為那都是一個母親該做的事。維孝對女兒的溺愛與過分保護,使馨蕊無法對女兒執行母親的責任,當女兒需要管教時,維孝更是加以阻攔。這使得蕾漸漸相信,只有爸爸愛她,媽媽不愛她。

 

維孝出差回來,行李箱裝滿了買給蕾的禮物,蕾興高采烈地打開每件禮物,父女倆盡情地享受天倫之樂,絲毫沒有察覺被冷落在一邊的馨蕊。維孝常帶女兒單獨出去打球、逛街。這個家好像是父女兩人的世界,馨蕊只不過是同住在一個屋簷下的外人。

 

馨蕊曾有過一個溫馨的家,她多麼渴望與維孝相親相愛地過著正常的夫妻生活,與蕾建立親密的母女關係。但婆婆那雙無形的手,把她從他們身邊推開;她為女兒得不到最好的福分痛心,為這個破裂的家心碎。

 

家庭法則

 

馨蕊和維孝的家庭悲劇,顯然是中國傳統家庭「血緣關係至上」的犧牲品。維孝的母親愛兒子,仍視成家後兒子的事為自己的事,她的介入和操縱,無形中阻礙了維孝與妻子同心建設自己的新家。她以為把全部的心血和愛給了兒子和孫女,反倒讓兒子不能真正建立一個自己的家,受害的不單是媳婦,連兒子和孫女都受到連累。

 

家是上帝賜給世人極珍貴的禮物,神在創世之初就設立了家庭法則:「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創世紀二章24節)因此,「離開父母」,是男人成立新生家庭的第一步。「離開」,意味著脫離對父母的依賴,走向獨立;即從原生家庭中所扮演的兒子角色中退出,進入新家之主的位置,開始擔任丈夫和父親的職責。

 

「與妻子連合」,這是男人成立家庭的第二步。「連合」,意味著將家庭生活的重心轉到夫妻關係上,要與妻子建立最親密的關係,直至「二人成為一體」。

 

按神心意設計的家庭,夫妻關係是家庭最核心的關係,其次才是親子關係。夫妻同心合一,相親相愛,讓兒女有安全感,這是健康家庭正常運作的基礎和保障。

 

當一個家庭把血緣關係擺在夫妻關係之上,就是主次顛倒,無法各盡其職。家庭成員不在自己正確的位置上,家就成了一盤散沙,不再溫馨。人人都渴望有個幸福和睦的家,但惟有切實遵行神的家庭規則,美夢,方可成真!

 

 

作者小檔案

尋曉,現客居加州,喜愛烹飪、閱讀、漫步林間小徑、欣賞自然美景。重人間親情、友情,更渴慕與神親近。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