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期:無私奉獻

五十元的回應

 

文/迎光

 

 

我禁不住心靈的催逼,毅然「刷!」地撕下一張支票……

 

午夜了,我忙於挑燈疾書,為的是給遠在彼岸的蘭姊寫信。

 

「親愛的蘭姊:我常在禱告中記念妳的腳蹤,妳年逾七十,仍然奔走各地,傳送耶穌基督的福音……。」走筆至此,眼眶不覺濕潤了,內心泛起一個強烈的念頭,我不能只是為這位傳道人寫一張聖誕賀卡,她常常手頭拮据,還應該寄點錢給她才對。

 

不顧一切地奉獻

 

房裡雖有暖氣,卻仍感冷颼颼的。窗外狂風夾著雪花,呼嘯而來,冰雪舖天蓋地,華氏零下十四度的低溫使停車場、馬路成了鏡子,走路一步三滑,甭提開車。所有的商店、餐館被迫關門。那是1993年隆冬,百年不遇的寒潮肆虐美國東岸。

 

打開支票本,我楞了,無情的寒流扣下了我這打工族的薪水,支票簿上只有五百九十四元零七分。時值銀行規定,帳戶最低存款限額是五百元,聖誕節前,開支雜項太多,若開給蘭姊五十元,剩下能動的數目只有幾十元,就這麼丁點兒,日子怎麼過?

 

此時,蘭姊穿村走戶、頂風冒雪的身影,像電影般在腦海中映過,心中的悸動比先前更甚。我禁不住心靈的催逼,毅然「刷!」地撕下一張支票,給這位可敬的蘭姊寄了美金五十元。

 

沒過幾天,尾隨寒潮襲擊大地而來的個人「經濟危機」步步向我逼近,後悔像小蟲侵蝕我的心,我有點埋怨自己:「為什麼不自量力呢?」

 

 

及時供給需要

 

上帝知道我的軟弱,莫大的安慰,藉著一封來自大洋彼岸的航空信,使我的心頓時比拿到一筆豐厚的薪俸更喜樂。

是蘭姊的回信:

 

「我知道妳竭力所操勞的,是教會的事,並不是努力在世界上掙鈔票。妳在經濟不寬裕的情況下,每年都想到我,心中非常感激。妳在地上的生活並不富足,但在天上卻積存了豐富的財產。上帝會厚厚地賜福於妳。

 

我為幫助一位陷入困境的女孩子,曾於12月1日寄了人民幣一百元給她。沒想到二十天後收到妳寄來的支票,按國內現在的兌換率,五十元美金可拿到四百元人民幣。上帝加倍還給了我。

 

今年1月4日,教會詩班有名的男低音、詩歌唱得特別動聽的譚弟兄被汽車撞傷,進了江灣長海醫院,傷勢很重,頭上縫了十七針,腳骨也折了。他失血太多需要輸血,還需要營養費,於是我帶了一百元去醫院探望,請家屬為他買補品。

 

我還計畫藉妳的餽贈多買些食品,春節晚上,可以把附近熟識的朋友都邀來,想到節日我們將有一場美好的歡聚,心裡滿了感恩和喜樂。」

 

啊!沒想到我那區區的五十元,讓蘭姊及時供給了一些有特別需要的人,真使我非常開心。

 

沙漠水、雪中炭

 

來信不短,再讀下去:「每次我在農村講道聚會的開銷,都是一些熱心的弟兄姊妹自掏腰包分擔,所以這次我也自己帶錢去。這些錢,都是上帝為我預備的,而且預備得很充足。有妳寄來的,也有我姊姊寄來的。感謝上帝,在我這平凡的人身上顯出了祂的大能,我願意更多地為祂傳福音,請為我恆切禱告!」

 

蘭姊的話,讓我不禁為自己瞬間曾有的那份後悔自慚、自責。面對年逾七十、不計個人得失的老傳道人,我顯得何等卑微可憐。

 

五十元美金似乎算不了什麼,但到了那片乾涸的土地上,到了那些懂得怎樣使用它們的人手中,則成了沙漠的水、雪中的炭。

 

又一個午夜,被大風雪席捲過的大地,在寒潮嚴峻的考驗中尤其安靜。凝視白雪皚皚的銀色世界,流瀉出更多的默想。再度瞥見書桌上蘭姊從彼岸郵寄來的信,腦中忽然出現了前不久在雜誌上看到的一句話:

 

「上帝不重視你有什麼,因為一切都從祂而來。上帝要看你能獻出什麼,祂要將這些化成祝福。」

 

 

作者小檔案
來自中國江西,現住美國費城。喜歡文學、音樂。樂意在文字上服事上帝。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