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雅儂

 

 

六歲的夏綠蒂星期五早晨跟媽媽吵著要穿新買的粉紅色小洋裝,媽媽猶豫一番後,還是讓她穿去上學。這件小洋裝原是為即將來臨的聖誕節而準備,小夏綠蒂興高采烈地穿著新衣上學去,但沒多久,粉紅色的新衣卻沾滿了她的鮮血—夏綠蒂是康州新鎮市珊迪虎克小學槍擊慘案的受害者之一。

 

讓全國心碎的慘案


2012年12月14日,20歲的青年亞當.藍薩(Adam Lanza)拿著軍用自動步槍將母親殺死後,再到珊迪虎克小學快槍射殺無辜的校長、老師及學生們,然後自殺。連自己在內,兇手共殺了二十八名,其中二十名是六、七歲的小學生。此槍擊案震驚全球,美國總統歐巴馬在電視上哽咽地說:「今天的槍案讓全國心碎,全美國的父母跟我一樣在此刻感到難以形容的悲痛。」他並說要採取「有意義的行動」來阻止更多的悲劇發生。


電視、網路出現受害者的名字,望著她(他)們生前的笑容,難以想像天真無邪的寶貴生命就如此無理地犧牲。一位電視主播說,這些名單是他在主播生涯中最難讀的一串名單。

 

▲美國總統歐巴馬在聲明中動容留淚:「今天是全國心碎的日子。」

 

難以理解的動機


大家都在問,為什麼?到底是什麼深仇大恨讓他到小學殘殺一群可愛的小孩?有人得罪他嗎?他想要表達什麼?


兇手亞當從小被診斷為亞斯伯格症,有社交能力的障礙,也有反社會人格傾向,但在科技領域有天才級的理解力。報導說知道母親可能要把他送去精神療養院或要他搬出去,使他非常忿怒,覺得母親要離棄他。母親南希(Nancy Lanza)曾在小學當義工,這也許是他先弒親後又衝到學校行兇的原因。媒體消息眾說紛紜,直至截稿日期,調察單位都尚未提出更清楚的報告,而兇手所用的電腦也疑似被他自己用鐵鎚打壞,FBI尚且不知能否將電腦修復,以搜尋釐清犯罪動機的重要線索。


親朋好友都說南希是個好母親。她對兒子的學習與社交障礙全心輔助,當亞當不適應學校時,她與兒子在家自學(home school)。朋友心目中的南希是個大而化之的豪爽女子,願意助人卻很少透露自己的難處。槍擊案發生不久前,南希曾向朋友抱怨,兒子不跟她說話、不能了解他的心思,只是成天上網的宅男。南希收集槍枝,打靶是她的嗜好。報導說她曾對朋友表示,保養、管理槍支能訓練亞當有責任感,但南希卻不能預料會喪命於自己所收集的槍下。

 

激起不安的輿論與聲明


慘案發生後,全國震驚,媒體與大眾都要求立法來防制更多類似的槍擊案。是否該禁止槍械買賣?對精神病患的照顧與法規是否應更實際?也有輿論指向好萊塢或電玩界有太多暴力槍擊的場面,以致影響年輕人的行事判斷能力,一憤怒就效法電影電玩的方式,舉槍攻擊洩恨。


美國槍枝協會在慘案發生一週後發表聲明,副會長偉恩‧拉佩爾(Wayne LaPierre)說:「讓好人拿槍是惟一阻擋壞人開槍的方法。」他並表示,若學校有人配槍,也許珊迪虎克小學就不會喪失這麼多條人命。他認為各學校、銀行或公共場所都要有武警佩槍才能保護大眾安全,槍枝協會願意與政府研商此法的執行方案。他也將年輕人的暴力傾向歸咎於電玩遊戲的暴力情節,讓年輕人將虛擬的情節假設於實際情況中。

 

▲家長在聽到惡耗後傷心不已,無語問蒼天。


走筆至此,感到不可思議,我們的世界怎麼了?難道有一天真會出現好人、壞人都拿槍互射的場面嗎?學童真要背防彈書包來抵擋冷不防就會飛來的子彈?撇開政府對校園安全法的制定或槍械管制的條規,我們要如何防止類似槍案的發生?如何防止環境或疏忽「養成」喪心病狂的殺人兇手?觀察近年來的校園槍擊案,兇手皆非一夕之間變成發飆施暴的忿怒槍手,而是從成長環境、失意的經歷或被疏忽的隱藏心理問題,在極度壓抑下爆發犯案。


所以要治本,還是要回到原點—給孩子們一個安穩的成長環境,讓他們在愛中成長。

 

愛的家庭成長環境


給孩子愛的成長環境,首先要讓他們感到安心。雖然兇手作案動機尚未查出,但從各方的蛛絲馬跡透露,他不滿於母親要他離開,擔心被拋棄。從小因社交障礙,不善用言語表達心思,同學視他為隱形人,但他必有想表達的心聲,必有想被認同的渴望,也許一直在尋找愛,一個能讓他真正安心的感覺。我們無法了解藍薩家族的親子與夫妻關係,但據報導,南希與丈夫在2009年離婚,也許從父母的離婚那時就對亞當造成影響。當身旁可依賴的親人不再出現,他是否覺得遭背叛或拒絕?


在這個速食婚姻的世代,「合則聚、不合則散」的婚姻觀念,讓許多夫妻受影響、被傷害,若有兒女,傷害更深更痛。父母不能控制兒女學校的學習環境或交友狀況,但和諧的夫妻關係就是兒女最好的定心丸。婚姻不只是愛的結合,也是完全的委身。婚姻需要努力經營,要把它當成一生最重要的投資,看重在神面前所立的誓約,「不論貧富貴賤、生老病死」,都不要輕言分離,回到起初相愛的態度,許兒女一個有信、有望、有愛的家庭生活環境。

 

▲突來的槍擊案,提醒大家要珍惜親人,有人自製「別忘給你愛的人一個擁抱」的標語。

 

關心心理障礙族群


家中有學習障礙或心理障礙的兒女,對家長是極大的挑戰。有些極度障礙的孩子,每天都挑戰父母的極限,專業的輔導與醫療是必需,朋友的關心與幫助也是這些父母重要的補給。


根據美國自閉症協會的統計,心理發展障礙在美國每年以10%至17%的比率快速升高,在其他國家也有類似情形。華人教會中有心理發展障礙的小孩年年增加,教會主日學的老師或同工是否有這方面的知識及訓練來幫助這些孩子適應主日學的環境,或幫助父母在日常生活中得到安慰與輔助?


曾有華人家長表示,許多教會弟兄姊妹對學習障礙或心理障礙的小孩「另眼相看」,表面上敷衍關心,私下只是搖頭歎氣,甚至表示教會沒有專職輔導,請他們到別處聚會。這種態度讓有困難的家長氣餒。


「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路加福音9:23)也許我們願意犧牲自己的時間,去認識心理障礙的情況,去學習輔導的方法,真正將心比心地了解父母的難處,就像主耶穌愛我們一樣,捨棄自己高貴君王的身分,將心比心地真知道我們做人的難處。


我想如果南希‧藍薩有一群教會的弟兄姊妹支持她,情況是否會不一樣?單親是一條孤獨的辛苦路,加上兒子的心理障礙與反社會人格,也許打靶能紓解她暫時的壓力,但如果她曾尋求信仰的盼望,如果她能得到適當的幫助,就不需在人前強顏歡笑,或許今日的「慘案」就不會發生。我們常因為不願捨棄時間、精神、愛心、金錢去關心周遭的人事物,造成多重的忽略,總在悲劇後才慨歎「沒想到……若當初……」,再多的歎息也挽回不了悲傷的後果。

 

▲槍案受害人的純真甜美,希望他們的故事,激勵大家。一位媽媽說:「但願我們仍帶著希望走下去,不要懷恨,因為我女兒沒有一絲恨在心中,她也不希望我們心中有恨。」她的女兒名叫“Grace”—恩典。

 

向暴力說不


著名的好萊塢導演昆頓‧泰倫提諾(Quentin Tarantino)在案件發生後向媒體抱怨:「每次有槍擊案,箭頭都會指向我電影中的暴力,但真正要被指責的應是兇手吧!」然而好萊塢在康州慘案發生後,有五十位明星聯署呼籲有關單位要設法防止槍擊案。奧斯卡影帝傑米‧福克斯(Jamie Foxx)說:「我們不能視而不見地說這些暴力電影不會影響人。」


電影、電視或電玩等娛樂媒體事業,是否也要藉著慘案的發生,重新檢討對社會所負的責任?過去幾件校園槍擊案的作案者,有的是模仿電影中的風衣殺手,有的嗜玩打殺電玩遊戲,而此案的兇手亞當喜玩「決勝時刻」(Call of Duty)網路槍擊遊戲,使用與電玩中同類型的自動步槍作案,都是受電影電玩的影響。


積極支持停止暴力的電影電玩,向暴力說不,不要花錢投資在展現暴力恐嚇的娛樂媒體。基督徒要祈求神給我們反抗逆流邪風的勇氣、能力與智力,對於所投資的產業是否為社會帶來正面的影響,要仔細衡量,認真思考。

 

捨己的愛


槍擊案發生之後,傳出許多英勇故事,例如校長徒手衝向兇手,阻止他的兇行,老師擋在孩童前護衛他們而遭射殺,或特殊教育輔導員擋著學生的感人情況。這些故事讓全國民眾敬佩為學生犧牲性命的老師們,但也激起許多漣漪。


有弱勢學區的小學生問老師:「假如有壞人要來殺我們,妳也會像那些老師一樣,幫我們擋子彈嗎?」基督徒的老師對這些平常缺乏關心與照顧的學生說:「會的,若有壞人來,我會擋在你們前面。」孩子又追問:「就像耶穌一樣嗎?祂為人而死。」槍擊慘案讓許多人捫心自問:「我會為他人捨命嗎?」這讓我們了解「耶穌為我而死」的真實。


槍案發生後,最為悲痛的應是被害者的家屬,特別是那些天真可愛孩童的父母們。如今他們被迫面對這難以接受的事實,走上難以想像的傷心路。真心祈求神在這時向他們顯現,天父了解為罪人喪失愛子的心痛,祂必撫慰憂傷的心靈,擦乾他們的眼淚。一位媽媽說:「但願我們仍帶著希望走下去,不要懷恨,因為我女兒沒有一絲恨在心中,她也不希望我們心中有恨。」她的女兒名叫“Grace”—恩典。

 

一位電臺的主持人說:「發生這麼令人傷痛的事件,著實讓人重新思考。雖然世界有這麼多邪惡,但在聖誕節前夕再次被提醒主耶穌的愛,我們要學習愛人如己,讓神的愛在我們當中流動。」所以她在咖啡店裡幫三位不認識的長者埋單,長者對她的好意莫名其妙,但她為三位長者臉上的笑意感謝神。是的,雖有邪惡,但主耶穌仍然掌權,要阻止邪惡的發生,就是神的愛,為人捨己的愛,我們必需找回那起初的愛。

 

 

 

作者小檔案

李雅儂:文字工作者,喜愛閱讀、美食、旅行。在教會服事青少年,定居美國新澤新州。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