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回迷途牧人

 

採訪/林敏雯

 

 

從詩篇裡大衛的描述、保羅書信的教導,甚至主耶穌的比喻中可知,牧人重要的職任之一是引導、保守羊群。牧師在信徒心中,亦扮演靈命、生活的引路人、護衛者。若是有一天牧師自己都迷路、跌倒,該怎麼辦?


那麼羊群呢?羊群當下的驚惶可想而知。接下來卻該如何?這個迷途牧人還能被尋回,重新拾起引路的杖、護衛的竿,再一次成為群羊之首嗎?

 

牧師跌倒事件時有所聞。在美國曾有大學團契(InterVarsity)前總幹事麥哥登牧師(Gordon McDonald)的婚外情,美國福音派前主席泰德‧賀格牧師(Ted Haggard)招男妓;華人教會則傳出牧師挪用奉獻、遭異性同工控告性騷擾、操弄權力引發教會分裂……


這些牧師的行為無論是否觸犯法律,但明顯都違背聖經教導,也有辱神僕的呼召。那麼教會該如何面對、處理?辭退牧師,因為他已失去牧養的資格?原諒牧師,給他悔改的機會?在罰與饒、義與恩中,能否達到平衡?


本文採訪三位牧師︰正道神學院教授蘇文隆、大洛杉磯華人教會同工聯會(以下簡稱同工聯會)總幹事邱茂松,以及國際真愛家庭協會(以下簡稱真愛協會)會長葉高芳,汲取他們牧養、輔導、教導、協調的經驗與專長,邀請讀者正視︰


牧師跌倒後,是否可能再站起來?牧師犯罪後,是否能得到饒恕、醫治,再回到牧養的事奉?


牧師「犯罪」震撼彈


無論個人與牧者感情有多深厚,一般信徒對神的僕人總是懷有一份敬重,也對他們持有更高的道德要求。有人說,罪是誤用、濫用神之所賜。牧師處在受人景仰的地位,得到神所賜資源、權力,也享有美滿的夫妻關係,若是沒有劃清界線,難免遇見試探。


因為教會制度關係,有些牧師不需對同工負責,也沒有親近的屬靈夥伴能分擔遇見試探的種種掙扎。牧師也是人,也有勝不過的時候,可能就在外遇、貪財、結黨紛爭等不同情況下跌倒。


一旦傳出牧師「犯罪」,通常信徒反應相當激烈,情緒會經過幾個階段不同的發展。真愛協會的葉高芳牧師如此分析︰


1. 驚訝︰會友不敢相信如此「德高望重」的牧師竟會做出這樣的事,平日接受牧師的教誨和勸勉,他自己卻言行不一。


2. 怒氣:過高期望帶來過度失望,由失望轉為憤怒,覺得牧師背叛了自己的信仰,背叛了會友的信任。


3. 質疑:原本領路的牧人自己卻迷路了,信徒開始懷疑牧者信仰的真實性─牧師與神那麼親近,怎麼也會跌倒?甚至懷疑自己信仰的真實性─如果連牧師都做不到,我怎能信他所傳的道?


4. 抑鬱:對牧師和信仰的懷疑若得不到適當處理,信徒會開始推卻服事、信心冷淡,甚至對牧者懷有「天下烏鴉一般黑」的消極態度。有些會友選擇離開教會生活,有些即使留下,也懷著心結。


正因為如此複雜的情緒攪動,當許多教會出現第一、二階段的反應時,便請牧師離開。這或者由執事會決定,或者經大會投票表決,甚至有教會要求牧師連夜搬離牧師公館,也不許他與弟兄姊妹再有任何聯絡。這是基於教會認為牧師所犯過錯太大,已失去教導、牧養的責任。


美國東南部某美國教會,在新牧師上任後兩個月內便開除他,因發現牧師謊報學歷,並未得到博士學位。許多參與決定的執事認為,牧師若不能對自己的履歷坦誠佈公,也可能隱瞞其他事。失去會友信任的牧師,所傳的道怎叫人信服?

 

▲跌倒的牧者若經歷深刻反省,也得到信徒的情感和屬靈支持,恢復事奉後仍能發揮很大影響力。

 

辭退牧師的傷害力


葉高芳牧師指出,信徒因驚訝、怒氣而趕走牧師,本是人之常情,這樣的決定看來理所當然。尤其牧師是「不應該」犯錯的人,丟了職位、收入、名聲、信譽,是必要的惡果。也有信徒以為,容許牧師留任等於認同他的錯誤行為,將有損教會的聖潔。


退一步來說,這樣的做法是否連同牧師的家人也一併懲罰了?他們承受羞愧,面對經濟窘況,甚至對信仰失望,他們離開教會後,是否也會離開神?


那麼,遭辭退的牧師此後將何去何從?轉業,還是換服事工場?
從幾位受訪牧師所見所聞得知,這些牧師此後能發揮的影響力大大受限,或成為醫院院牧,或乾脆離開聖職。即或換地方牧會,過去的事件還有可能反撲,牧師將背負這個陰影、纏累,無法全力服事。


某位牧師發生婚外情而遭教會辭退。當他找到另一間教會,預備重新出發,沒想到之前的事件傳入新教會執事耳中。他們極為不滿,認為牧師的「前科」將影響他在家庭、婚姻事工上的領導形像,決定請牧師離開。


從事神學教育多年的蘇文隆牧師語重心長地表示,培養傳道人大不易。領受神的呼召、確定服事方向後,準傳道人需要經過多年神學教育、累積長期服事經驗,才能進入工場擔負牧養、教導之責。


因一次跌倒而從此失去事奉的資格,好似訓練多時的精兵上戰場,正預備發揮最大戰鬥力,卻在戰場受傷,即刻被遣送回鄉,無法再保家衛國。教會失去傳道人後,容易陷入混亂,事工發展減緩或停滯,對整個基督國度帶來相當大的損失。


這些黯然離開教會的牧者沒有機會為自己的行為認錯、悔改,也無法彌補所造成的傷痛。若是有更深的病態,例如因賭博成癮而挪用奉獻,或是因沉迷色情影像帶來的不法性行為,單單離開牧職並不能醫治病根,可能還會故態復萌。


牧師跌倒事件公開後,信徒一方面覺得受傷害,另一方面也會同情牧者。他們會以耶穌對待行淫婦人的方式(參考約翰福音8︰3-11)為依據,替牧師求情,希望教會長執原諒牧師的過錯,再給牧師一次機會。


邱茂松牧師擔任同工聯會總幹事已逾廿年,他觀察到許多信徒夾在其中,一方面顧念與牧師多年情誼,一方面必須接受執事會「正義」的裁決,往往無所適從。堅持己見與執事會對抗的,造成教會紛爭;心灰意冷的,便選擇換教會或放棄信仰。

 

以挽回為考量


除了辭退牧師,還有其他方式來處理嗎?邱茂松牧師提及,教會若是隸屬宗派,當牧師跌倒時,由區監督或總會派人了解事件始末,與當事人、長執、會友等多方面溝通。確認牧師的行為違背聖經教訓後,或者先讓牧師停職,或者調離目前的服事工場。經過一段時間輔導、觀察、評估,若是牧師真心悔改,並得到屬靈長輩認可,即使不能再回到原來的教會,或能從事開拓教會等其他牧養事工。


蘇文隆牧師也提到,跌倒牧師的去留,是個爭議性極大的決定,當教會還處於震驚中,難以心平氣和處理。因此邀請受會友信任、德高望重的屬靈領袖,或者專事解決衝突的機構如和平使者事工,一起協助教會衡量不同決定帶出的不同結果,或者可以減少傷害。


蘇牧師強調,處理事件及決定牧師去留時,若不以報復、懲戒為出發點,而以挽回為考量,整個過程將另有一番風貌。他並以希伯來書十二章7至13節有關管教的教導,與曾跌倒的傳道人共勉。葉高芳牧師也提及,管教不是只有「懲罰」一種方式,還在於如何幫助犯錯之人事後改正。牧師犯罪不僅傷害家人、會友,也傷害教會及神的國度。然而,什麼罪是無可饒恕的?如約翰一書一章9節所述,神豈非已應許,當人誠心認罪,祂「必要赦免」並「洗淨一切不義」?

 

▲牧者需要信徒常為他們禱告,成為屬靈遮蓋。

 

悔改為饒恕鋪路


牧師跌倒必定帶來傷害,要求弟兄姊妹放下心與靈所受的傷痛,重新接納牧師,的確不容易。然而要得神赦免、得人饒恕,必須先認罪、悔改。葉高芳牧師歸納以下復原步驟︰


1. 真心負責︰不怪別人引誘、不怪婚姻不好、不怪弟兄姊妹疏於關心、不怪神沒有給足夠的意志力,而是公開為自己所帶來的傷害負責。如賀格牧師在公開的道歉信中坦承︰「責任百分之百在於我。」


2. 誠心悔改:對神、對人承認錯誤後,進一步下決心不再犯。不但心存悔意,還要以行動的改變來證明。與家人和好、與事件相關的受傷者和好,誠懇請求原諒。


3. 耐心療傷:傷害越深,療癒過程越長。牧師、家人、會友、教會,需要得到情緒和靈命的醫治,牧師也需要修復與人、與神的關係。或者接受心理、家庭關係協談,或者由屬靈長輩定期輔導,放下服事而有一段安靜的時間絕對必要。


4. 虛心再起:有機會回到服事崗位,也當認知信任是需要花時間建立,需要下功夫贏得。不再回首過去輝煌的「成就」,而是從小事上忠心。要珍視神對傳道人的託付。


至於牧師應否回到牧養事奉,葉高芳牧師認為要先問時機是否合適。若是沒有耐心經歷療傷、復原的過程,著急投入新事奉,並不恰當。他以接受心臟搭橋手術的病人為例,手術後不僅需要療養,等候傷口癒合,也需要配合飲食習慣及生活方式的改變,否則同樣情況很可能再出現。


他也鼓勵信徒以愛心奉獻減少牧者經濟壓力,好專心接受輔導,教會也可支援輔導費用。


蘇文隆牧師期待牧者能謙卑學習功課,所謂「逆境塑造品格」。他曾見過跌倒的牧者經歷深刻反省,周圍的信徒也給予情感和屬靈支持。恢復事奉後,發揮很大的影響力。


邱茂松牧師寄望信徒成為「護理師」,在耶穌大醫生的指示下,以鼓勵和安慰的言語,並實際關懷的行動,為牧師、師母、孩子裹傷並止痛。他也呼籲牧師應不避諱接受輔導。

 

大牧者依然保護看顧


最後,邱茂松牧師勸勉所有教牧同工在面對生活與事奉時要謹慎自守,因為聖經已陳明︰「人種的是什麼,收的也是什麼。」(參考加拉太書6︰7)


蘇文隆牧師提到教會經歷這樣的風浪,除了學習解決衝突,亦需要審慎修訂章程,言明往後若再有類似事件發生應當如何處理,使教會在周全的制度下穩定發展。


葉高芳牧師鄭重指出,一旦牧師跌倒,對本身的事奉生涯、家人、教會、會眾,甚至神的國度,都是一次危機。然而,這也可能同時成為見證信仰和神的榮耀的契機。他盼望信徒認清軟弱,日日與主同行,生命將更加成熟。

 

「擊打牧人,羊就分散」,牧者犯錯跌倒,羊群便容易落入惡者攻擊;牧人一旦迷途,羊群將受到極大傷害。然而沒有什麼重罪神不可赦免,也沒有什麼重創神無法修復。切盼牧者珍惜自己的身分,遠離試探;信徒也尊重牧者的職分,常為牧者禱告。深信神不輕看憂傷痛悔的心,無論牧人或羊群,祂都保護看顧,一個也不失落。

 

延伸閱讀
1.《教會領袖為何跌倒?》(Why a Christian Leader May Fall?)羅拉莫(Clyde M. Narramore)著,鄭靄玲譯,香港,天道,1992。
2.《我們和好吧!─和平使者解決衝突之道》(The Peacemaker – A Biblical Guide to Resolving Personal Conflict),謝懇德(Kenneth Sande)著,朱崇恩、高俐理譯,賓州,飛鷹,2006。

3.《牧養心與領導力》,蘇文隆著,賓州,使者,2011。

 

 

受訪者小檔案

葉高芳博士,現任國際真愛家庭協會會長。從事家庭教育與輔導工作39年,為國際知名的家庭教育及輔導專家,享有「心靈捕手」即「親情大師」等美譽。擁有家庭協談博士及協談心理學博士,對教牧家庭的關懷及輔導多年擺上。他的名言是,在「聘牧委員會」聘請到牧師以後,應當改組為「愛牧委員會」,且永不解散。

 

受訪者小檔案

蘇文隆牧師,曾任聖迦谷羅省基督教會,及和平台福教會主任牧師,普世豐盛神學院院長,現任正道福音神學院實踐神學教授。有《牧養事奉的藝術》、《牧養心與領導力》等多本著作。因長期從事神學教育並在各地教課,時常關懷、輔導許多有特殊需要的牧者和教會。

 

受訪者小檔案

邱茂松,1985年蒙召全職事奉,自1991年起迄今擔任洛杉磯華人教會同工聯會總幹事。與師母陳愛梅育有一子。

同工聯會抱持聯絡眾教會,關心主僕人為宗旨,因事奉職分之故,常關懷、調解教會同工、會友與牧者間的衝突,並關注在職及退休牧者的需要。

 

作者小檔案

林敏雯,投身文字事奉,專注寫作與編輯。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