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翼

 

文/邱建勤

 

 

一九六八年,越南南部許多縣、市都被越共狂轟濫炸,猛烈進攻。當時,我在南越軍隊中服兵役,被派到美國海軍陸戰隊第三師團做翻譯工作。我服務的單位在越南中部蜆港市(又名大南港),被越共一連三晚;用多如雨點的火箭砲彈襲擊。美軍用直昇機和幽靈戰鬥機還擊,雙方傷亡慘重。


我不幸被落在汽油庫和木倉附近的炸彈引發的大火燒傷,陷入昏迷,被送到二十公里外的美海軍醫院醫治。我的傷勢屬二級燒傷,頗為嚴重,被留在醫院觀察了數月。傷癒後,由軍醫委員會鑑定我所受的傷害尚不至於終身殘廢,仍可由軍中申請退役復原。因此,我被送到離開原單位九十七公里外的順化市,等候辦理退伍手續。

 

恩慈相助


在這時我已有個一歲半的兒子,妻子又生下一個健康可愛的女兒。然而,不幸的是,她在醫院生產的時候受到感染,生下女兒十五天之後便離開了世界。


服役期間,我和妻子在軍部附近租一間小屋居住,父母、親友和所屬教會,都遠在千里之外的越南首都西貢市。因此,在當地蜆港市,我是身在異鄉為異客。除了軍中同袍(都是美國人),和一些認識不深的越南鄰居外,可說是舉目無親,求助無門。況且,我的個性剛強,不容易接受別人的幫助。並且,凡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我都報喜不報憂,以免增加別人的感情負擔。而當時,我的姐姐正在辦理結婚喜事,更不能將這不幸的消息告訴他們,以免破壞歡樂的氣氛。於是,我獨自承擔著喪妻之痛。


妻子離世需辦理後事,我正需返軍部等候退伍命令。稚兒無依,需請褓母照顧,我無力負擔這一切費用。幸好,離家不遠有一位年邁寡婦,她的兩個兒子都為國捐軀,她積蓄了一些錢,預備留給自己辦理後事之用。當她聽到鄰居談論有關我的遭遇時動了憐憫之心,慷慨將我需要的錢,都借給我,解救了燃眉之急。我很感激她信任我這個並不相識的人。復原後,我回到入伍前工作的美經援署復職,領到第一個月的薪水,就把借款還給她,我永遠不會忘記她對我的慈愛幫助。

 

親人扶持


復職三個月之後,姐姐的蜜月期已過。我就託人帶口信給母親,告訴她我的近況。由於我不能又上班又照顧兒女,想請求母親和妹妹搭乘飛機到我工作的地方,將兩個孩子接回家撫養,她們很樂意幫我的忙,尤其父親更是疼愛我的兩個孩子。兩年後,我覺得長期和孩子們分離,對他們的成長不好,就請求單位把我調回西貢辦事,結束了我離鄉背井的生活。


回到父母親家中,我除了上班和上夜校進修以外,其他時間都和孩子們在一起度過,常帶著他們騎摩托車到處遊覽,叫他們分辨交通燈的作用、交通規則和行車安全等。每個星期天早上,我和他們一起到附近一所基督教堂聚會,教會姐妹們知道他們從小失去母愛,都對他們特別關心愛護。也因此,他們從小就喜歡到教堂去聚會,參加主日學、青少年團契,並決志受浸加入教會事奉。

 

心焦如焚


記得當時教會裏有一對夫婦,他們有四個兒子,沒有女兒。有意要幫助我的兩個孩子,每個週末都要我把孩子送到他們家。那位姊妹教導我的女兒各種持家之道,從家庭清潔、烹飪、佈置、超市購物,到女孩子成長期應有的知識等。而那位弟兄是個網球好手,教我的兒子打網球。六個孩子一起成長,都成了好朋友。


一九七五年四月三十日,整個越南被北越共產黨佔領。美國駐越南大使館安排我們一家十口來到美國。當年,我的兒子八歲、女兒七歲。最初兩年內,我和孩子、母親、弟妹們,住在同一棟房子裡。兩年後,我和兒女搬到離上班只有一英哩的地方居住,卻離母親和弟妹約二十二英哩。我很感激母親和妹妹對孩子們的照顧,但我也覺得,需要花更多時間親自教導和影響我的孩子。


因為我沒有教養青少年孩子的經驗,又和在美國長大的年輕人有文化差異。特別是女兒,在青少年期的生理和心理,我都不太瞭解。很多時候,我因不知如何幫助他們而心急,甚至會產生一些怪異的行為。曾多次在外出辦事時忽然擔心起家中的一切。門是否鎖上?煤油爐用過,關好了嗎?越想越不安心,就急忙開車四、五十分鐘回家察看,結果往往是庸人自擾。


我為此感到十分苦惱,經與心理治療師約談後,方知是因為我太為子女擔憂之故。於是,為了能有效地幫助孩子們,我便到匹茲堡大學讀心理學和輔導學。這不僅對我和孩子們有很大的幫助,也使我日後更有能力去幫助那些在人生路上遭受挫折的人。

 

蒙愛的人


我和子女一起生活,到他們進入大學可以獨立時,他們體貼我這個老爸,要我別再為他們操心。因為他們已經長大,可以自己照顧自己了。於是,在他們的慫恿之下,我開始為自己的後半生打算。就在神奇妙的安排下,我於一九九八年十月二十八日,在匹茲堡華人教會,與一位愛我又愛我孩子的姐妹結婚。


她對我百分之百的信賴與愛慕,對孩子們也很關心和接納。孩子們都很敬重她,與她相處融洽。有時接受她的建議比接受我的意見還來得容易。有了她,我們的家更多一分溫馨和愛,她不但使家裏常維持窗明几淨,還注重飲食,維護我們的健康。她愛做點心;兩個孩子都很愛吃她做的蘿蔔糕,每次他們從外州返家時,她總是開開心心地忙著蒸蘿蔔糕,等待他們歸家。感謝上帝,重新為我預備一位天路伴侶,如此一來,也結束了我漫長的單親生活。

 

每逢想起過去那些崎嶇難行的路程,就會想到天父上帝慈愛的看顧,和許多弟兄姐妹愛心的幫助,才使我安然度過了那些苦難的日子。聖經上說:「我們在一切患難中,祂就安慰我們,叫我們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我們既多受基督的苦楚,就靠基督多得安慰。」(哥林多後書一章4∼5節)因此,我更能體驗到,受苦是於我有益。我靠著上帝所賜的恩典,不但自己從流淚谷走出,在我身邊的許多人,也因我所受的苦難得到了祝福。我要向愛我的上帝,獻上感恩的心!

 

 

作者小檔案

邱建勤,越南華僑,一九七五年來美。賓州匹茲堡大學心理學和輔導學碩士。任職費城警察總局及法庭翻譯。喜愛閱讀、旅行、音樂欣賞及文藝創作。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