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結國度,放眼韓國

 

文/高俐理

 

 

最近,全球化(globalization)成為廣受討論的議題。由於科技的進步,世界縮小了。在我所屬的公司裡,視訊會議(video conference meetings)天天進行,任何時候都可以透過網路,與香港、巴西、英國、墨西哥等不同國家的人面對面開會。感覺上,千里之遙已不存在。儘管各地種族、文化迥異,卻因著網路、媒體的便捷,差異的幅度愈來愈小。

 

老實說,中國向來有帝國沙文主義的傾向,常將四圍的異族稱番、稱寇。可惜的是,許多基督徒信主以後,無法跳脫以前「惟我獨尊」的價值體系,仍落入「神最愛中國人」的偏見裡。這樣的心態攔阻了我們對文化的認識與了解,也攔阻了華人教會的宣教工作,更趕不上父神在這全球化時代的作為。《神國雜誌》有鑑於此,決定每年深度探討一個國家。本期選擇地緣與文化皆相近的韓國,有下列幾個原因。

 

大約1983年,有次家父走在紐約法拉盛(Flushing)街上,看到某個韓國教會邀請禱告的宣傳單,便上三樓一探究竟,發現韓國信徒正為世界各地的鐵幕國家,特別是蘇聯與中國,迫切禱告。果然,幾年之間,鐵幕一一倒下。而最令人稱奇的是,韓國教會總是在第一時間趕往莫斯科等城市建立多所教會;儼然為那個時刻作好了萬全的準備。

 

十幾年前搬到賓州,小學一年級的兒子第一天回家,便宣布班上有兩名基督徒,其中一個女孩叫JoAnn Nam (南),是韓裔。南家在我們社區開了一家乾洗店,每次去店裡,南太太一定親切關懷我們教會如何、工作與牧會情況如何。久而久之,我們兩家結為好友,時常互換醃漬醬菜(Kimchi)與粽子,不僅分享美味,也一起唱詩頌讚,共享彼此美好的友誼。我發現,原來韓國人無論傳統文化、語言、飲食都與華人非常相近,再加上同為基督肢體,我們其實是一家人!

 

1980年代初期,第一次短暫停留首爾,對當時的我而言,相較於臺北與紐約,首爾只能算是小鄉下。曾幾何時,韓國卻默默崛起,備受全球矚目。從1950年代韓戰結束,到1960年,南韓國內生產毛額(GDP)每人每年少於一百美元到今年將超過兩萬美元。南韓是全球第六大汽車輸出國,電器�™也急起直追日本。除了經濟發展,南韓在音樂、藝術、戲劇等各方面文化領域都有卓越表現。韓劇風靡了中港臺、日本、菲律賓、印度,以及回教地區如馬來西亞、印尼、巴基斯坦,甚至埃及。

 

中日韓同為深受儒家思想影響的地區,同樣面對福音難傳的障礙,然而韓國卻成為亞洲,甚或全球當前福音最廣傳的國家。韓國基督徒以熱切的禱告著稱,韓國教會所差派的宣教士數目位居全球第二,僅次於美國。而美國許多著稱的大學校園事工,更是由韓裔牧師所開創帶領。

 

因此,本期我們嘗試廣泛且深入地探討韓國的歷史、文化、教會、宣教、經濟以及韓劇,甚願華人教會帶著謙卑與國度連結的心,向這個各方面都與我們相近的鄰國來學習。

 

高俐理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