捆綁中的釋放

 

文/王克強

 

 

從監獄回程的路上,顧可欣姊妹與我沉默著,一想起那些同胞模糊的眼睛,我的眼睛又模糊了起來。


幾個小時前,我與顧姊妹第一次開車前往「爭戰灣」(Battle Creek)路上時,兩個人還有說有笑地談起學生小組的點點滴滴,對於將要面對什麼樣的環境,怎麼樣的一群人⋯⋯,我們絲毫沒有概念。


三天前接到「開虹郡」(Calhoun County)監獄院牧梅森牧師的電話,當我得知裡面有一批中國人時,我那顆宣教的心突然雀躍跳動,不過梅森牧師顯然比我更興奮,因為這群人完全無法用英文與他溝通。電話中,我倆差點約不到合適的時間,要兩個傳道人訂個約會簡直是難上加難。

 

聖靈定下相見時間


我在大學主修法律,課堂上討論的都是在法庭上如何判斷真正的「罪犯」,如何定他們的罪,繩之以法。但是對於判刑後的「犯人」,卻沒有太多了解。沒想到就在大學畢業十年以後,神卻讓我用完全不同的角度接觸認識他們,去服事他們,叫這些被社會定罪的「犯人」,能夠得救。


今天一大早起來,聖靈就催逼我要過去一趟。「就算看看他們,做不了什麼也沒關係!」我這樣安慰自己。


八點十三分打電話給梅森牧師。「你怎麼知道我回辦公室來拿東西?」星期三早上他常忙到中午才進辦公室,然而,我知道這是聖靈的印證。


他在電話裡百般叮嚀:「你一定要在十點以前在這大廳等我,因為我是在兩個查經班的下課時間,特別出來接你進去的。」他領導統御的恩賜從電話那一端隱約傳了過來。不敢有誤,我們九點四十五分就站在大廳中。十點五分,梅森牧師出來了,蓄著一臉修剪整齊的落腮鬍子,寒暄一番,他立刻進入主題。

 

越聽越怕


梅森牧師的步調一點不像這城裡慢條斯理的美國人,我們幾乎要用跑的跟著他在監獄裡穿梭。他帶我們先進入第一道電動門,警衛要我們把所有鑰匙、零錢,連同外套,都放在一個衣櫃,用電動鎖鎖起來,顧姊妹身上一個有背帶的皮包也拿了下來,警衛說,以防囚犯用那條帶子作為勒人要脅的武器。


「珠寶、項鍊、手環、吊帶、領帶、圍巾、衣服的肩帶、別針、過長的鑰匙鍊等,這些都是可以用來威脅的武器;因為行動電話和呼叫器能與外界連繫,也不能帶入。」梅森牧師一面接過我們的外套,一面若無其事地解說:「一般探監的親友,只能隔著玻璃窗講電話,所以服裝的限制不大,但我們不同,由於是深入到牢房裡,以小組或一對一的方式分享福音,若發生任何挾持、強姦或其他緊急情況,所有電動門都將立刻關閉,一直到情況解除為止。」


「其他像樂器、歌譜、錄影帶都要非常小心,帶什麼進去,就要帶什麼出來。」也不管我們臉色已發白,他還唸唸有詞⋯⋯

 

他們不知,明日將如何?


經過一道又一道的電動門,我們來到中國人的單位。先探訪的是十六個人關在一起的男監。一踏進監門,梅森牧師轉身就走,又忙他的去了。面對十幾雙驚訝的黝黑眼神,我清楚地感覺到自己不屬於他們。


「大家好!」這句話一出來,他們終於有人笑了,「卡城華人基督教會」的監獄事工,也從這一聲問候開始了!


接下來十幾分鐘一起唱詩,讀了約翰福音三章16節,將神的好消息傳給他們,也有機會聽他們驚險又叫人流淚的經歷。


接著到女監,有五位被關在那裡。唱著唱著詩歌,當中的一位哭了起來,流著淚說,好久沒有聽到別人用普通話來跟她們講話了。我也想哭。當〈我知誰掌管明天〉的第一句「我不知,明日將如何⋯⋯」從她們口中唱出來時,幾個人全都哽咽無法繼續,這首歌的信息,恐怕沒有人比她們的體驗更深刻的了。


在我們探訪前,監獄行政單位與他/她們在語言上完全不能溝通,這群同胞連感冒都得不到適當治療,更別說疑難雜症了。另外,監獄拿些表格要他/她們填寫、簽名,有的胡寫亂簽;有的什麼都不簽,連應有的權利也喪失掉。

 

宣教隊走向隔壁


將福音傳給這一群人,對我和我的教會來說,都是一件新鮮的事工。


當初這一群同胞滿懷夢想來到美國,但是當他們知道輸了移民法庭上的官司,而旅行文件又遲遲提不出來,他們的刑期可以說是無期徒刑。就像走在一條黑暗的隧道,盡頭不見一線曙光,卻被迫一步一步捱著往前行。但是感謝神,祂是光,而且「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約翰福音一章9節)。


這群同胞尋金夢破滅,懼怕被遣返的苦痛,壓在我心上;他們好像羊失去了牧人,將神大能的福音傳給他們的責任,也放在我的肩上,我清楚知道是神將宣教的工場放在我們的隔壁,一方面祂憐憫我們不必長途跋涉去傳福音,另一方面也看我們是否在小事上忠心,祂好將更大的事交給我們。許多弟兄姊妹的生命已因參加這事工而改變了,在同心服事時,教會最蒙恩得益。


創意帶來生氣


向這一群同胞宣講盼望、討論耶穌基督的無所不在並不容易,曾有幾位問我,「我明白將來有永生這回事,可是,現在怎麼辦?我會在這裡一輩子嗎?」這問題並不難,但我的答案他們也不見得能夠理解明白。一段時間以後,藉著小組聚會,神親自用祂的話語來解答這些同胞的疑問。


如今雖然他們多能明白我的教導,我還是得花更多時間預備,以供應這些渴慕心靈的需要。監獄是嚴禁囚犯表露任何情感與情緒的地方,所以我將福音以戲劇性的方式與他們見面時,如果內容與表達形式配搭合宜,常能帶出福音美妙的訊息。每次服事前,我都挖空心思,讓信息戲劇化,成為打開心鎖,闖入同胞們焦燥心靈世界的一把鑰匙。對於長久被關閉在死板常規和框框中的人來說,任何創意都能帶來生氣。感謝神給我操練的機會,也因看到他們得救而感到無比安慰。


在這群同胞身上,我深深體會到,監獄可以關住身體,卻不能禁錮靈魂。上帝話語的大能在他們身上表露無遺。「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馬太福音十章28節)。

 

▲「我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為妳施洗。」獄中的女同胞歸入神家,成了我們的手足至親。

 

以行動詮釋福音


這一群同胞需要生活上的關懷一如需要真理的造就。過去「卡城華人基督教會」的弟兄姊妹,積極參與監獄事工,不論是教唱詩歌、教導真理、分享見證,或是提供醫療翻譯服務,還有奉獻金錢給予實質幫助,我們的行動在在都對福音做了有力的詮釋。


四年多了,我們每個禮拜探訪監獄兩次,目前已有近六十位同胞決志信主,其中四十多位在監獄中受洗歸入基督的名下。目前,監獄事工方向已由福音漸漸移轉到造就性,因許多弟兄姊妹受洗歸入主的名下,急需門徒訓練。


移民局也發了通知書,也許在不久的將來,他們將獲釋留在美國,或遣返回到國內。每一次去,都有一些人從當中消失。盼望神繼續藉著獄中的聚會,激勵並鼓勵仍然羈留的獄中人,叫他們能得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

 

一位獄中的女同胞在受洗後告訴我:「王牧師,感謝神!如果我沒被抓到,關入監獄,我一輩子忙忙碌碌,可能永遠沒有信耶穌的機會。」我知道是神的手一路牽引,又因教會弟兄姊妹的擺上,讓獄中同胞經歷到祂話語的真實可靠。他們現在清楚明白,即使外面的世界都離棄了他們,天上的父神仍然眷顧,拯救他們!

 

 

作者小檔案

王克強牧師,富勒神學院畢業,與妻子曉雲在密西根州的卡城(Kalamazoo)華人基督教會牧會;育有三子。他也愛好音樂,對音感靈敏,自學擊鼓、彈吉他、鋼琴等樂器;創作詩歌收錄在《我心旋律詩歌專輯4》、《差遣我》,曾參與「讚美之泉」事工。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