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漸凍,心靈飛翔

——懷思蔣海瓊老師

 

整理/簡海蘭

攝影/羅開華

 

 

KRC文化實務營老師、「溪水旁關懷單親家庭協會」創辦人蔣海瓊博士,2月16日因「漸凍症」病逝,享年58歲。追思禮拜於3月12日(週五)上午11時30分,在賓州蘭卡斯特市的Calvary Church舉行。遵照海瓊遺囑,會眾穿著彩色服裝,歡慶她息勞榮歸天家。

 

▲與會者都遵照海瓊老師遺囑,穿著彩色服裝,歡慶她息勞榮歸天家。


禮拜中有海瓊深愛的兩首詩歌獻唱:〈親愛主,牽我手〉及〈我歌頌祢〉。有七位朋友上臺懷念海瓊,見證神在她身上的恩典,感人至深!


雖然海瓊過世前已不能言語,甚至無法自己呼吸,思路卻依然清晰。多數時間,她臉上帶著笑容,使每位訪客都深受激勵和祝福。


病中,海瓊藉助理和用視線操控電腦,再加上真愛和天恩團隊的協助,完成一套華語有聲書《單親不孤單》,將她一生的經歷和研究,用於幫助華裔單親家庭,懷念之際,更加感恩不已。

 

 

1999年我開始辦文字營,第一期學員幾乎是海瓊一手招聚的。我們都對文字、對神與人有一份熱情,願委身神國服事直到見主面。


我們喜歡彼此相約出遊,一起聊天、吃飯。我倆都喜歡一家餐廳─「餅乾桶」 (Cracker Barrel),都愛點同一道菜─香烤貓魚(catfish)。後來她病了,我須接她出來吃,漸漸地,出門對她成為負擔,我買外賣帶到她家一起吃;再後來變成我買去餵她吃。最後,她插上胃管,要我只買自己的份,但她可以陪著看我吃。天啊!我如何嚥得下!


幾週前,我獨自在長程駕駛途中,看到一家餅乾桶餐廳,便停車進門,獨坐一桌,想起與海瓊曾在那餐廳裡暢談夢想、討論事工、交換心情,一起笑、一起哭;想著往後不再有海瓊相陪……不禁淚流滿面。雖然了解她只是先去,眨眼之間我們就要再相聚。仍然,在這地上,我是永遠失去一位忠心一起事奉主的好友了!

~高俐理

 

1999年8月,在文字營初識海瓊,她的聲音牽引我尋見夢中的琴韻,輕脆溫馨、柔和甜美。


她教課和講道也清晰有條,並且帶來震撼。她說,饒恕,是她一生的功課。也記得在華人差傳大會裡,她編日報。我的報導凌晨3點才交,她仍然笑眯眯地接下稿,輕工妙手地在早餐時間出報。


生活的艱難與病痛,似乎從沒改變她待人的親切和服事的效率。我相信她心中那股甜水的泉源,融化了所有的苦難不平。


她從容走過了每一個雨夜,如今已在天家的晴空下,擁抱嶄新的自己。

~麥小瑩

 

與海瓊認識,從1999年賓州文字營的團隊事奉開始,與海瓊道別,則在2010年溪水旁與真愛聯合出版的《單親不孤單》有聲書問世之際。


十一年來配搭同工,感受到海瓊對神忠心到底、對單親關愛不息、對同工信實守約、對工作認真負責。最後這一年,更目睹海瓊那份拚命與時間賽跑,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使命感。


「生命,是神賜給我們的禮物;如何使用生命,則是我們獻給神的禮物。」海瓊已逝,典範長存,願她所結的生命之果,繼續帶給眾人恩福,直到我們在天上再相見。

~蘇文安

 

2007年臺灣春節假期中,團契友人大力邀約,參加一個為單親家庭預備的營會。


三天二夜的營會很快結束了,認識一群單親家庭成員,聽到一些單親者生命故事的分享,還有海瓊老師提出「單親也是一個家」的主張。這主張驅逐我多年陷在「破碎家庭」中的無奈,重新對「家」有新的詮釋。知道「家的定義不在房子的大小、人口的多寡、角色是否齊全,而在於家中有愛,就是一個完整的家。」


隨著參與老師創辦的「溪水旁關懷單親家庭協會」活動,與老師逐漸熟稔,更深體會她的教導切實可行,值得推廣。我回應這份感動,在老師邀約下接任第二任祕書長職務,同心推展老師的理念。


雖然老師已安息主懷。但相信她對單親家庭的關愛,及她付出生命澆灌的「協會」,定能延續、成長茁壯,以達創會宗旨。

~劉思明

 

2010年2月16日凌晨1時,突接美國友人電話,說蔣老師已處深度昏睡狀態。我立即改訂當天火車,帶著從北京來的弟弟和未婚妻,趕往賓州蘭城去看望她 。


正要出門,接到消息,蔣老師幾分鐘前到主耶穌那裡去了!我們呆坐家中,好幾分鐘緩不過來!


雖然心裡早有預備,仍不能接受噩耗。從2009年1月陪她回臺灣處理事工,到同年5月底開始幫她撰寫(代筆)書籍,經歷不平常的12個月。眼看她從講話變慢,到做胃管手術,到呼吸指數下降……到她第一套有聲書《單親不孤單》出版;她從口齒不清,到語不成句,到最後兩個月,連我這惟一能聽懂、明白她的人,也只能藉羅馬拼音和英文字母看板來幫助她寫。


蔣老師堅韌、積極的人生態度,留給我永不磨滅的烙印!現在,她已徹底歇息在一個只有歡笑,沒有眼淚的天父世界裡。

~舒展

 

▲舒展以英文字看板與蔣老師(左下)溝通。


與蔣老師同工服事單親,前後已逾五年。近三年,親眼見她身體狀況持續變弱;從一個充滿活力的人,到最後需要24小時看護。每次去看她,心裡為她難過,也欽佩她那從神而來的勇氣與忍耐。


有位姊妹問:「既然蔣老師的單親事工這麼重要,很多人也為她禱告,為什麼神沒有醫治她呢?」我們回答:「蔣老師也希望在她有生之年得到醫治,但這主權在神。也許神要透過蔣老師,讓我們看到她對神完全的交託;在疾病折磨下,對神完全的信靠!這是神美好的旨意。」


蔣老師過世前兩個月,我們與幾位朋友一起去看她時,她要我們唱讚美詩歌。在她人生旅程近尾聲時,仍不忘讚美神。

~郭淵棐、劉永齡夫婦

 

人的生命不在乎長短,在乎對天國與地上社會的貢獻有多少。從蔣海瓊老師身上,我得到很好的啟發。


2002年內子桂英和我,參加高俐理姊妹在「基督使者協會」舉辦的文字營中認識蔣老師。她為我們批改遊記作業,文筆很好。


2004年她回應神呼召,辭去使者工作,創辦「溪水旁關懷單親家庭協會」,全職從事關懷單親的事工,反應熱烈。她招募同工一起服事,我因此受邀參與事工,分別成為美國協會及臺灣分會的理事。


這兩年,她肉身逐漸被摧殘,卻一直堅強地活著。在最後的時光中,還完成了兩本著作,可謂油盡燈枯,才安息主懷。臨走前,她安排我任美國分會理事長,臺北天恩出版社丁遠屏弟兄任臺灣分會理事長,使兩地事工得以持續。同工們雖在財務困難的情況下,仍決定繼續她的遺志。

~溫英幹

 

蔣海瓊老師講授有關單親的課程,針針見血,切合需要。剛開始只知她為人謙和有愛心,更深地接觸後,發現她的優點數算不盡。更讓我佩服的是,不管病痛的日子多艱難,她都沒有抱怨過人,更不曾對神有怨言。她時刻感謝主,始終保持正向思想。


2008年我們幾位臺灣同工,到美國上蔣老師在KRC開的關懷課。那時她剛摔了一跤,跌得鼻青臉腫,課程開始時,臉上的傷還未完全好,她卻忍痛堅持把課上完,那份盡責的心讓我佩服,也讓我看到她跟神的關係多麼堅定。


2010年2月16日深夜2點10分,得知蔣老師走了,淚水不聽使喚地直流,心中傷痛不捨,但我知道蔣老師終於卸下重擔,一身輕鬆地跟隨主耶穌到天父那裡去了。

~陳楚玲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