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友誼上路,擴展神國度

 

受訪者/王德發

採訪/陵兮

 

 

馬來西亞雖賦予人民宗教自由,卻規定華人可向華人和印度人傳福音,但絕不能向穆斯林傳。
在此原則下,王德發牧師認為:
傳道時要留意,千萬別違法;向個人傳福音時不能硬碰硬,避免造成社區壓力。

 

在你周邊有沒有馬來西亞的華裔朋友?你到過他們的家鄉嗎?熟悉當地的生活習性及風俗嗎?到底他們與我們有什麼不同?


我在紐約這十餘年的醫院、牧會事奉,以及在日常生活中所接觸到的人,有不少是由馬來西亞來的移民。其中包括教會同工、教友、病人、朋友等,還有不少街坊的髮型師傅,也有經營餐飲業和建築業人士。有位朋友是建築工程師,他專喜歡找馬來西亞人替他工作,問他理由何在?答案是:除了容易溝通、熱忱合作外,也不隨便給你添麻煩……。


似乎是在紐約處處都能碰到馬來西亞來的華人,是否由於馬來西亞多元文化的影響,他們更能適應這異地他鄉的生活呢?不是嗎?他們一般都能說華語—普通話及粵語,甚至英語溝通也比其他地區來的華人略勝一籌。


馬來西亞前首相馬哈迪曾一度宣佈該國為伊斯蘭教的國家。為了更深入了解馬國社會民情,探討福音外展的可能性,我訪問了事奉於德州休士頓永生神基督教會的王德發牧師,以期明白華人教會在社區裡傳福音的切入點。

 

▲星期五中午過後,父親牽著兒子去參加穆斯林男人的聚會禱告,持續2到3小時。*

 

慎選福音對象


王牧師曾於馬來西亞牧會八年,從他的經驗,國家的確賦予人民「宗教的自由」,但必須受限於下列的原則:華人可向華人和印度人傳福音,但絕不能向穆斯林(即馬來人)傳。我擔心怎能辨認適合的對象傳福音而不觸犯法律呢?王牧師輕輕鬆鬆地說:「分辨不難,一看膚色、打扮就知道了。譬如說吧,華人的黃皮膚顏色較淺,馬來人的皮膚較黑,那印度人就更黑了。我們傳道時要特別留意,千萬別違法!」哇!要記住只能跟我膚色一樣的華人或更黑的印度人「講耶穌」,如果看走了眼怎麼辦?坐牢不成?還好,通常是罰款了事。


王牧師的個性活潑開朗,彼此很快地從相似的背景直接談到傳福音的經驗。王牧師是在檳城出生的馬來西亞人;而我是在香港長大的香港人,我們熟悉英屬殖民地的模式及教育制度。凡屬英國的殖民地,官方語言都以英文為主。馬來西亞在1957年宣佈獨立以前,政體及教育制度均為英式。


我們用廣東話、普通話夾雜著英文交談,王牧師繼續他的傳道故事……在殖民地文化的影響下,其實教會傳福音並不是那麼困難。譬如佛、道、儒及一般迷信深入民間,慈濟公開做善事積功德,政府都容許;只是偏激的法輪功被禁止上岸。還記得不久前一個在亞洲宣教的著名機構為佈道會普發傳單,被政府判為「違法」而罰款。佈道會只限於非穆斯林的活動,不能越界。許多教會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在聚會傳單上特別註明「僅限非穆斯林」字眼。

 

▲穆斯林抗議:「『阿拉』單單是我們的!」

 

「阿拉」風波


長久以來,使用馬來語為母語的原住民基督徒都是以「阿拉」這詞語取代「神/上帝」,但是2007年底,當時的國安部(現在的內政部)指示天主教周刊《先鋒報》(Herald)必須取消刊登以「阿拉」稱呼「上主」的欄頁。自此引發伊斯蘭教界與基督教界間的巨大衝突,令全球矚目關切。


保守的穆斯林認為,基督徒以「阿拉」稱呼三位一體的上帝很容易與穆斯林的「真主阿拉」互相混淆,有侵犯和誤導之嫌。更有激進的人士懷疑,這是一種企圖轉換穆斯林為基督徒的陰謀,等同於挑戰伊斯蘭教信仰的絕對性。


「阿拉」(Allah) 這個阿拉伯字眼,無論是在非洲的埃及、中東的敘利亞等地,非穆斯林人以阿拉之名來稱呼上帝都未有過任何的爭端;即使在印尼聖經譯本裡的神也是寫為阿拉。根據馬國天主教教牧團自己的說法,天主教傳入馬來西亞後,馬來西亞基督徒使用阿拉一語來稱呼上帝,至少有四百年之久,而且一直與穆斯林相安無事。


《先鋒報》循法律程序,於2009年底已經獲得馬來西亞最高法院批准,可以合法引用「阿拉」,但是穆斯林憤憤不平。憤怒如星星之火,挑起對基督教會的敵視,有人用汽油彈丟入教會爆炸、打爛門窗……仇恨如燎原之勢,教會被燒了一間又接一間。1957年自馬來西亞獨立到2009年,這53年間,大家相安無事,而此次「阿拉」事件引爆了對立。這是第一次教會被焚燒,至少有十家遭損毀。政府為了緩和兩教和百姓之間的緊張情緒,主動出面並撥款馬幣50萬令吉,補償給受損的美羅神召會修葺教堂,以息事寧人。可見政府當局也希望,大家信仰雖不同但能彼此尊重、和平共處。

 

以友愛打動人心


王德發牧師認為在馬來西亞這樣的伊斯蘭國家向個人傳福音不能硬碰硬,避免造成社區壓力,反而不見容於社區。在諸多的阻撓之下,最佳的傳福音方法是先真誠地和他們交朋友,見證你的信仰,等對方接受了耶穌為救主,時候到了、信心已堅固,再公開承認信仰便不難。再者,透過學校教育來傳福音,雖受拘限但也並非不能。


訪問王牧師使我有「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之感。深盼在馬來西亞的華裔弟兄姊妹,能本著信心與愛心,去展開個人的「友誼事工」(Friendship Ministry),擴展神的國度,讓神的恩典大大臨到你們,並印證莊祖鯤牧師曾說的:「東南亞華僑大多能操當地語文,又對當地習俗、宗教有深入的了解,都讓他們成為最佳的傳福音媒介。」


他日無論去找馬拉師傅剪髮,或享用馬來風味的食品:玉骨茶、炒馬拉簪或是馬拉糕,我都會想到馬來西亞,更會為你們活著為主、見證主的榮耀而代禱。

 

 

受訪者小檔案
王德發牧師曾就讀於香港沙田神召會神學院,畢業後,又到臺灣亞洲宣教神學院研究所進修。曾在檳城吉隆坡牧會8年,現為美國德州休斯頓永生神基督教會主任牧師。他和陳美美師母都是華裔馬來西亞人。


記者小檔案

陵兮牧師,愛好文學、藝術,從事多元文化事奉多年。已有三子女與一愛孫。現任職於紐約長島,信義會道成肉身堂主任牧師。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