唧唧復唧唧,辛苦有誰知?

──製衣業員工與老闆側記

 

採訪/吳信惠

 

 

前言

 

大家都說美國是購物天堂,華人多有一套「購物經」,特別是買衣服,個個東挑西選、看式樣、選布料、比價格,還要看產地,最好是歐、美、日等國。你可知道,在百貨公司掛著「美國製作」(Made in USA)標籤,我們精挑細選買回家的美麗服飾,大部份是華人婦女辛苦地一針一線縫製而成的,稱之為「華人婦女製作」(Made by Chinese Women)也大致不差!


可曾有人好奇,這些婦女是在甚麼情況之下參與這個行業,她們是否也帶著「木蘭從軍」的精神,堅忍不拔地為家人在異鄉撐起一片天?工作的時候,是否也曾有「不聞機杼聲,惟聞女嘆息」的辛酸呢?

 

Story 1 主的恩典夠我用


渾身痛楚

 

丁太太(化名)原來就是從事成衣製造業,十五年前和先生及小孩移民到美國來,為了家計,很自然地就「重操舊業」,成為衣廠員工。


丁太太目前在紐約皇后區一家生意不錯的車衣廠工作。大部份員工論件計酬,衣服單價不一。步驟簡單如運動套頭衫,大約美金38分一件,比較複雜的大約60分錢左右,高難度如長褲等,大約一元。以計件方式算酬勞,賺多賺少全操在自己手中,動作快,技術好的人當然佔優勢;反之,新手、技術差、動作緩慢的人,只能盼望「明天會更好」啦!


丁太太從早上9:30工作到晚上7時許,一個禮拜7天,沒有假日,也沒有任何福利或醫療保險,只有農曆新年放一天假。然而,有時為了趕工,新年假期也得上班,這樣忙碌的工作,月薪平均美金一千二左右。


為了家計,丁太太通常一早到工廠就守著自己的「崗位」熟練地迅速車衣,埋頭苦幹,少有機會起來走動。所謂的「崗位」,只是一張硬梆梆的鐵製椅子,成天坐著,非常辛苦。日積月累造成許多職業病──脖子痛、腰酸背痛、網球肘等;長期眼睛疲勞、視力急速減退。


為了減緩身體酸痛,丁太太在下班時間偶而去做推拿、按摩使筋骨放鬆;然而全年無休的工作,想約時間做按摩簡直是奢望。

 

報稅有益

 

五年多前,丁太太受洗歸主。問她;「以基督徒的身份車衣,有否加分或是帶來困擾?」她謙虛地表示,在工作環境中,員工中常有明爭暗鬥,她免不了心懷不平,有時也有信仰的掙扎。


此外,還有不少人逃稅、做假申請補助金等事,起初,丁太太對這些現象非常氣憤,為自己和先生誠實申報薪資必須繳納稅金而心疼。居住在美國這個「萬萬稅」的國家,稅金好像一筆隱形開銷;然而就因守法繳稅,去年丁先生腦溢血住院開刀,如今已出院,雖然尚未能上班,社會安全局每月發予傷殘補助金(Disability Benefit),對丁家來說,不無小補。


丁先生生病住院的日子,丁太太四處奔跑,要上班,還要照顧先生及家中小孩,幸好教會弟兄姊妹伸手相助,在神的醫治下,丁先生手術順利,目前在做語言復健。


回想那段日子,丁太太真正體會「主的恩典夠我用」的真義。經歷這一切,丁太太學習到工作時做好自己份內的事,盡量不去想不公平待遇和員工間的勾心鬥角,保持一顆寬廣的心。

 

Story 2 悲情洗淨神賜福


比下有餘

 

李媽媽(化名)在臺灣原是人人羨慕的「醫生娘」,1987年,李醫師因病去世,李媽媽與四個小孩一起飛到紐約與公婆同住。在紐約安定之後,有人介紹她到長島市的一家車衣廠工作,一直到現在。這間公司主要製作量身訂做的高檔服飾,客戶都是中年婦女。


李媽媽負責釘釦子、車布邊和其他手縫的周邊工作。工作時間是從早上八點半到下午五時,因為工作項目比較零碎無法計件,就以時薪計酬,比目前紐約州規定的最低時薪7.15 美元稍高一點。剛進衣廠時,全薪加上醫療福利,收入還算可以。


醫療保險福利是李媽媽去上班的主因。衣廠早年加入成衣工會,員工薪水、福利都按照規定,該有的都有;假日節期都放假,還有兩週年休,公司且設立交通車接送員工。


近年來,經濟不景氣,訂單減少,現在衣廠已經退出工會;為了節省開支,生產線上的員工一律只工作四天,員工福利也每況愈下,但還維持基本保險,比起其他同業,這已經算很好的了。

 

隨遇而安

 

李媽媽多年從事需要靠眼力的衣場工作,如今視力大不如前。長期坐在高度、軟度不合適的椅子工作,經常腰酸背痛。以前,李媽媽會請孩子幫忙搥背、做DIY按摩;幾年前,四個孩子合力買了一張電動按摩椅給她,從此李媽媽按摩不求人,這張按摩椅替李家兒女立下「汗馬功勞」!


李媽媽除了上班,週四晚有時與朋友相約吃小館子、打乒乓球;週五早上參加長青團契,晚上有教會小組,生活安排得恰到好處。李媽媽內向寡言,個性隨和與人好相處,問她:「衣廠裡是否有人抗議酬勞太低?」她表示同事都在衣廠工作多年,年齡層偏高,不少人再過幾年就可以辦退休,領退休金了,沒有人想當老闆眼中的「壞人」,既來之則安之。


早期只有她一個人釘釦子及從事雜項工作,想請假不容易;近年來幾位工作性質相同的同事加入,只要有人代班,她就能請假。


當然,沒去上班就沒錢可賺,不過,李媽媽表示,自己身體還硬朗,賺錢不是她的生活目標,重要的是好好安排自己的時間,與兒女相處親愛、工作、休閒、教會服事同步進行。如今兒女都已成家立業,各自在不同領域擁有一片天,當年的悲情不再,有的只是神滿滿的祝福。

 

Story 3 設廠艱辛主看顧


正派經營

 

住在紐澤西的凱莉(化名),十五年前和朋友組織公司,專門做鈕扣、花邊、拉鍊等貨品,算是與成衣業沾上「裙帶關係」的事業。當年創業時,與合夥人就有共識,一切正派經營,免得違規被罰,「吃不了兜著走」!


目前公司裡有十一位職員,有時貨品進來,需要加工,她就從外面叫代工(contractors)。代工有的是按件計酬,有時是按時計酬,原則上是看一個貨品需要多少「動作」完成。


假如加工的步驟繁雜,一小時做不了多少,就按最低工資計酬;若是加工步驟簡單,動作快的話一小時可以完成較多件,就以件數計酬。請來的代工素質不一,有人又快又好,但也有人要求過多,討價還價,更有人認為是以時薪計酬就慢慢磨蹭,一小時出不了幾個成品。

 

老闆難為

 

近年來,成衣商多從中國進貨,在美國加工的貨品成本提高,利潤下滑,生意越來越難做。鈕扣、配飾雖只是成衣的周邊商品,但若滯銷,凱莉公司也會間接受影響。衣服銷路不佳,買商就要求退貨,損失要成衣商負責;成衣商當然不會獨吞這筆虧損,多少轉嫁給配飾商人負擔一點,碰到這種情形,凱莉只好無奈又心痛地吞下這筆虧損。


幾年前,有個臨時代工領了貨回家加工,在紐約市區被一輛失控的小貨車撞倒身亡,成了轟動新聞。因是臨時代工,她沒有員工意外賠償(worker’s compensation),凱莉難過之餘,送了一筆錢給喪家,喪家在接受報紙訪問時,提到老闆的愛心,怎知引來美國國稅局、勞工局、消防局等政府機構的調查。好在當初自組公司時就堅持循規蹈矩的原則,政府機構並沒有查出任何違規的事情,不過那一整年隨時準備受檢的心情,真是有苦說不出。


十五年一路走來,凱莉大嘆老闆難為,外人以為老闆賺錢快,那知在生意重壓下,細胞不知死了多少呢!這麼多年來,並沒有享受榮華富貴,只不過賺個溫飽,比上不足比下有餘而已。再說,「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馬太福音16:26)

 

後記

 

寫到這裡,我不禁從「心」看待衣櫃裡的衣服,那些我「血拼」(shopping)來的「戰利品」,穿在身上,是多少同胞用汗水心血,辛苦趕工出來的成果;我不僅珍惜衣物,更對製衣廠的員工與老闆心存疼惜與感謝!

 

 

記者小檔案
吳信惠,國中畢業來美的小留學生,現在是三個小孩子的媽媽,喜愛閱讀、旅遊、音樂等大部分嗜好,現定居於紐澤西。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