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看Show去!

——通往天梯的舞台

 

文/吳信惠

 

 

幕起,妖豔至極的抹大拉馬利亞熱情地唱著:「擁有我!擁有我!」


「擁有我!擁有我!妳要喝我的血,吃我的肉⋯⋯」耶穌柔聲唱出,充滿恩慈地注視著在舞台另一端的馬利亞⋯⋯
幕落,一臉素淨的馬利亞獨自站在舞台中央,流著眼淚深情唱出:


「是你,為我被撕裂的身體而流淚;
是你,為我擦拭流血的傷口;
是你凝視的眼看見我在黑暗中徘徊;
是你,為我破碎的心靈而哭泣;
逃離漫長黑暗,我終於遇見你!」

 

看Show第一幕 福音舞台

 

耀眼炫目的舞台,時尚新潮的服裝,霹靂勁爆的舞蹈,嘹亮優美的歌聲,明明滅滅的燈光⋯⋯觀眾被帶進嶄新的心靈空間,看著一群東方演員用二十一世紀的手法,把二千多年前的故事詮釋出來。聖經人物穿著現代服飾詠唱心聲,觀眾好似被帶進時光與心靈交會的空間。


我被整個場景給震懾住了⋯⋯這可是場貨真價實的百老匯音樂劇,和我所熟悉的「福音劇」完全不一樣,心中不禁起了個疑問:福音劇豈可用「外邦人」的手法來表現?


經過短暫的中場休息,下半場開始進行,我仍帶著心中的疑慮進入劇情。意外地,馬利亞遇見耶穌後不再濃妝艷抹,衣著也不暴露,她平靜安穩地緩緩唱出心中的感謝與滿足⋯⋯我的淚水潸然流下,黑暗中,感覺得到鄰座的友伴也在擦拭眼角。整齣戲劇就在「阿們」及「哈利路亞」的掌聲中結束。


環顧四周,舞台下的觀眾頻頻拭淚!這是場什麼樣的音樂劇?為什麼觀眾這樣感動?而站在觀眾席拭淚的人群裡─竟然有我⋯⋯

 

看Show第二幕 信中舞台

 

「神國資源為基督協會」的創辦人─高俐理捎來一封電郵,邀集我們這一群來自各行各業的「有心人」同赴這席盛宴。瞧,信中文采間,熱忱洋溢著,夢想閃耀著,怎能不令人心馳神往!

 

親愛的夥伴們: 


這個週末,我赴了一場身心靈的饗宴,迫不及待地想邀請你同行共享。


我有幸得知一齣得獎歌劇《馬利亞,馬利亞》(Maria Maria)在紐約的曼哈頓上演,由韓國基督徒所製作。他們有感於需要以多媒體的方式來傳福音,因此耗費鉅資,以百老匯戲劇的方式製作了這齣歌劇,講的是抹大拉馬利亞的故事。


這齣劇無論是音樂(作曲、樂器、合聲、獨唱)、舞蹈、服裝、燈光、場景設計與演技,都屬上上乘。難怪這齣劇會獲得韓國全國(非基督教界的)四項大獎,又獲「2006年紐約音樂戲劇節」邀請來紐約演出。這個劇團是惟一獲邀參加節慶的外語節目。身為亞裔美籍人士,我的臉上也沾了他們的光!一齣比得上、甚至超越任何百老匯歌劇的福音歌劇,竟然由亞洲人首先製作出來了!


這齣劇使我的淚水不斷,實在感人至深。雖然我一句韓語都聽不懂,但藉由螢幕上的字幕,仍不減其感動力。最近,因為《達文西密碼》一書,抹大拉的馬利亞引起了許多人的興趣。這齣劇以其獨特大膽的詮釋,輕輕巧巧地答辯了《達文西密碼》的詮釋,我為之喝采!


從紐約開車回賓州的路上,我聽著光碟反覆回味,不斷思索著⋯⋯這就是我內心深處的夢想──以最美、最豐富、最深刻的方式,將基督的福音傳給這世代的人,今天韓國的基督徒做到了!我恭喜他們、祝福他們,更盼望往後這三個禮拜,能有許多人去看這齣劇。


於是,我想到邀請你一起共赴饗宴!


想念你的 俐理敬上  9/6/2006

 

看Show第三幕 重現舞台

 

同行友人帶著微笑走出劇場,人人心中都有一籮筐感觸,俐理提議到對街小店去喝咖啡,分享觀後感言。於是大夥在一陣小小的混亂後,終於人手一杯咖啡,圍坐分享,舞台重現。

 

Amy(戲劇藝術工作者):這個音樂劇真好!主角、配角、背景、音樂都好!故事情節雖不是照《聖經》記載的時間順序,但串接得非常好,我個人覺得沒有歪曲真理。我最喜歡的一幕是耶穌從台上直接走到觀眾席裡,這樣輕描淡寫的手法,象徵了耶穌就在我們當中,與我們十分親近,非常令人感動。


淑 美(房地產經紀人):馬利亞這個角色演得非常深入,她遇見耶穌之前和之後的心境變化,表露無疑,角色發展得很自然,服裝也跟著心態改變,帶出生命被耶穌改變的信息。


美 惠(幼教老師、記者):我最喜歡的是耶穌去馬利亞家睡著了那一幕。馬利亞坐在旁邊看著沉睡中的耶穌,唱出她的心聲,很滿足的樣子。在耶穌面前,馬利亞可以真實地做她自己。


蘭 惠(藝術工作者):老實說,上半場我不覺得怎樣,還OK啦!但下半場我就流淚了!上半場是為下半場的戲劇高潮作準備,有蘊釀加溫作用。我覺得透過馬利亞個人與耶穌的相遇,這個經驗將女性的愛提升起來。


耶穌對馬利亞的愛,是一種超過男女之間聖潔無私的愛,是這種神的愛,使馬利亞能夠得到神的真愛而被滿足。雖然我們過去的生活不像馬利亞是個妓女,但多少都能體會她的感覺,對她的角色都會發出認同感。


劇裡還有很多小地方都帶著福音的信息,例如:耶穌進馬利亞家前蹲下來聞花,代表神的溫柔細膩。祂是用心刻意停下來欣賞,這個舉動在舞台上很生活化,十分貼近觀眾的心。耶穌當然也有勇猛陽剛的一面,可以兩三下就把兵丁打倒,代表神也是非常強壯有能力的!

(順勢雙手舉起比畫出大力士架式。)


俐 理:這齣劇要挑戰觀眾的是:你能像馬利亞這樣愛耶穌嗎?最後一幕,耶穌受難時,所有人都怕被牽連,全都避開了。只有馬利亞喃喃自語:「只剩下⋯⋯我一個人!」這時,也帶給觀眾一個思考:「那我呢?我會像馬利亞一樣留下,還是離去?」


這齣劇我看了三次,還是場場感動,特別是馬利亞在幕落之前唱到「是你,為我被撕裂的身體而流淚⋯⋯是你,為我破碎的心靈而哭泣」,真是很感動。


後面有一幕呈現一些像牛鬼蛇神的舞蹈,知道那是代表什麼嗎?

(有人凝視,有人搖頭,有人說是代表七個致命的罪。)


俐 理:其實是暗示馬利亞小時候曾經被玷污,各種引誘馬利亞的東西看似單純美麗,例如怪物手上那朵花;雖然不是我們故意去選擇罪,卻因某種軟弱而被罪糾纏住了。


蔣海瓊(溪水旁關懷單親家庭協會負責人):我想,群魔亂舞的那一幕,代表馬利亞純潔時被引誘,而後被罪所綑綁,不得自由,直到她認識了耶穌,唱出:「逃離漫長黑暗,我終於遇見你。」


俐 理:還有,知道她為什麼要去羅馬嗎?歌詞裡說她可以住好房子、請傭人等,還說她想要搬去羅馬,去到一個沒有人認識她的地方,重新開始。我們也是一樣,當我們遇到問題或是挫折時,就想逃避,離開原處,就像到美國重新來過。


另外,馬利亞去引誘耶穌的那一幕,用一首曲子把耶穌和馬利亞的關係表現出來:


馬利亞對耶穌唱「擁有我!擁有我!」

耶穌也對馬利亞唱「擁有我!擁有我!」


歌詞用字相同,意思卻不同,耶穌的「擁有我」是屬靈層面的,就像劇中耶穌對馬利亞說的「妳要吃我的肉,喝我的血」,是從靈性上得著祂,要領受救恩,吃喝耶穌的血肉來得著祂。劇中呈現耶穌與馬利亞的關係是很聖潔的,僅以四兩撥千斤的吹灰之力,就把《達文西密碼》中提到的曖昧關係,完全推翻掉。


其實我們也很像馬利亞,常常在禱告中向神說:「擁有我!擁有我!」向神祈求按照我們的方式被神得著。


Sonia(歌唱專業):我還不是基督徒,不過我覺得演員很有素養,女主角把馬利亞演得不慍不火,七情六慾全表現在臉上。音樂風格很現代,曲風有點像《歌劇魅影Phantom of the Opera》的作曲者韋伯(Andrew Lloyd Weber)的編排。


俐 理:是的,編曲者原本就是專為百老匯歌劇編曲的專業作曲者。


Sonia:編舞者用很簡單的動作,帶來非常好的效果。例如在「謠言」那一幕,一群人聳肩排列,來回移動,用這麼簡單的動作來表現出謠言的傳播及聳動力,演出一氣呵成。舞台佈景設計也很棒!


(Sonia的分享把大家帶回劇中,此時有人開始聳肩。)


張陵兮(教會牧師、音樂家、文字人):服裝、道具上有許多韓國的味道,馬利亞的服裝,編舞也穿插少許韓國傳統舞蹈,帶有某些程度的東方詮釋。


Amy    :耶穌到馬利亞家那一幕讓我非常感動,那個劇情在《聖經》上沒有記載,但沒有那一幕就帶不出下面那些重點。


蔣海瓊:耶穌到馬利亞家那一幕值得思考。此劇並非原原本本依照《聖經》編寫的,開始我感到有些不自在。


對一位神學院畢業,同時又在神學院教書的傳道人來說,閱讀聖經小說或觀賞聖經劇時,很容易驟下評論,批判這個劇本是否符合《聖經》。


其實整齣戲的重點是在講馬利亞的心路歷程,整個故事呈現的是馬利亞的個人經驗和感覺。對於馬利亞個人來講,她覺得耶穌就是為她死的。這是馬利亞的故事。當我從這個角度來看時,我不僅能接受這個劇本,同時深為感動。耶穌為馬利亞而死,祂也為我而死。


俐 理:的確!我們許多人基督徒做久了,就失去了說故事的能力,失去了欣賞藝術的能力。我們變得容易論斷,只懂得「說聖經」,卻忘了怎麼聽故事、講故事。若我們不懂得如何講這最偉大的故事,又如何能有效地傳福音?衛道、解經阻擋了眾聖徒欣賞藝術的能力,如果不能欣賞藝術,衛道看法將成為傳福音的攔阻。


蔣海瓊:《聖經》中關於馬利亞的記載非常有限,所以留下很大的想像空間。但是如何在史實與虛構中間拿捏得準,則需要作者的自律和聖靈的引導。因為觀眾並不都是基督徒,而劇中有些場景的處理,確實會引起觀眾的遐思,這是需要避免的。


張陵兮:可能因衛道的觀念作祟,剛開始觀賞時,因不合乎《聖經》的歷史記載,我不大能接受。但這是藝術表演,要從這個角度來看。


我很敬佩他們的創作力,但範圍如何限制呢?藝術創作本身沒有限制,但作為基督徒藝術家,應該慎思如何在創作中把神的道正確地傳遞出去,而不是誤導人。舉個例子來說,《達文西密碼》是一部很吸引人的電影,更宣傳跟《聖經》內容有關,據說也做了許多研究考證,但帶給人的信息完全是一種誤導。基督徒在藝術創作時,有責任把神的道、信仰核心正確表達出來,如何能在無限的創作裡又忠於信仰?這就是挑戰所在!


對這齣音樂劇,我有三個感想:


第一、這齣劇之所以這麼吸引人,是因演員的肢體動作帶著語言,背景音樂與合唱樂曲連貫得很好,不同層次的輪唱從各方出現,劇情節奏也快,每一幕進場都掌握得很好,出場也不拖場,乾淨俐落。特別是馬利亞的獨白,非常令人感動,雖然聽不懂韓文,但讓我想起電影《象人》的一個情節,象人的臉是難看得不得了,但當他在唸詩篇二十三篇時,讓人忘記他的長相而被他所唸的詩篇感動。


第二、我有個幻想,希望我們的團隊是活潑的團隊,做出來的事工是活潑、有趣、能吸引他人的事工,能使教會活躍起來。


第三、如何把好的音樂配合有意義的內容呈現給大家欣賞?這是我們的挑戰。


俐 理:的確,把教會搬到劇院,用戲劇來敬拜神,這齣劇做到了!


佩 玲(會計專業):結束時,觀眾起身熱烈鼓掌歡呼中,我真想大喊:「哈利路亞」!真是好感動!


俐 理:知道女主角在謝幕時說什麼嗎?

(眾人搖頭表示聽不懂韓文,有人說雖然聽不懂,但很感動)


她說希望我們都能像馬利亞一樣愛耶穌,非常感謝神使用她。

(大夥以為俐理聽得懂韓文,俐理說她是問別人來的!)


Sonia:有一個缺點就是字幕,看字幕又看表演,眼睛很忙!


維 新(中學代課老師):剛開始我覺得好像是在看真人演的韓劇!我最感動的是最後那個白花背景下來,我眼淚都流下來了!

(有人問那白花代表什麼?)


蔣海瓊:白花是神的潔淨,在那之前的背景是荊棘,整個背景讓人有黑暗多刺的感覺,代表我們在罪中掙扎,而耶穌在十字架的寶血洗淨我們的罪,被神潔淨之後,我們因信稱義,所以用白花代表聖潔⋯⋯


滔滔不絕的「發現」、七嘴八舌的分享中,不覺天色已向晚,大夥意猶未盡,卻又掛心早已約定的服事,只能依依不捨地道別。

 

▲福音歌劇《馬利亞.馬利亞》是惟一榮獲「2006年紐約音樂戲劇節」邀請演出的外語節目,無論音樂、舞蹈、服裝、燈光、佈景與演技皆屬上乘。

 

看Show第四幕 心靈舞台

 

回家路上,我思想:這帶給我的不是震撼或驚醒,而是緩慢的沉澱與澄澈。我自以為不是衛道人士,也有開放的心懷能接受不同藝術的呈現。換句話說,我自認是一個明理、高水準的人,但當我看到上半場馬利亞的墮落、淫亂,真不能茍同要用露骨的舞蹈來表現。中場休息時,我甚至在心中批評:「這是一場東方百老匯歌劇,不怎樣嘛!」


然而,下半場在馬利亞「從良」之後的改變,叫我不明就裡地默默流淚一直到終場。我感受到神的靈在此作工,我已不再著重於表演技巧與劇本安排,因為我已再次被耶穌摸著,它帶給我一個感觸─這是馬利亞的心路歷程,也是我的心路歷程,我再次被提醒主耶穌是為我而死,祂是為我、為我、為我⋯⋯而死。


在教會長大的我,從小被教導要學習聖潔,所以我「不習慣」看到墮落;然而每個人的生命當中都有「不堪」的一面,面對馬利亞的墮落淫亂,內心真不願意承認人就是這麼墮落,我們對耶穌就是這麼「不貞」!所以對劇中赤裸裸的呈現覺得刺眼,彷彿看到自己的過去,不堪回首。


這齣劇對我帶來的啟示是:神與我的關係是非常親密的,祂是我的良人;過去的不堪,祂已用寶血為我洗淨,我已不再被黑暗罪惡捆綁!

 

看Show第五幕 尋找舞台

 

今年十五歲的大兒子與我同去欣賞《馬利亞,馬利亞》,我問他的感想如何?


他說:「馬利亞去誘惑耶穌但不成功,這證明耶穌基督是獨一真神,只有祂才是全然聖潔。但這個show太東方化了,我不太能接受!」


十五歲的大男孩,我不期望他會有什麼太深入的感觸,但他的回答使我重新思考一件事:部份在美國長大的第二代華人基督徒,在父母的「鼓勵」之下,努力用功念書,參加教會活動學習服事,生活在自己習慣的基督徒圈裡,如此「培養」出來的第二代,會不會沒有文化世界觀?他們如何往普天下去傳福音?基督徒如何走入人群?又如何擅用現代科技與藝術來傳福音?


雖有疑惑,但今天這齣音樂劇與大夥的對話,如陰霾天空初露的陽光,令我有幾分欣慰,抬起頭來仰望天光,發現這齣劇竟是通往天梯的舞台!四面八方有話傳來:


「你的人生就是一齣戲,就是一座神精心打造的福音舞台!」

 

 

作者小檔案

吳信惠,國中畢業來美的小留學生,現在是三個小孩子的媽媽,喜愛閱讀、旅遊、音樂等嗜好,現定居於紐澤西。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