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服事宣揚愛的神

——訪駐吉爾吉斯華人宣教士─衛理、佳詩夫婦

 

採訪/余國亮

圖片提供/衛理、佳詩

 

 

衛理、佳詩夫婦在中亞洲的吉爾吉斯斯坦共和國(簡稱:吉爾吉斯Kyrgyzstan)服事。他們在2005年開始了以教會為中心的社區發展事工(Church-based community development)。他們與當地的教會一起配搭,提供專業及屬靈方面的培訓。另外一個主要的服事項目是漢語教學。他們希望從中亞洲開始,建立一個可以在各地倍增的商業漢語教學中心。

 

他們的差會是國際主僕差會(Interserve International)。這是一個擁有158年歷史的跨宗派信心差會,在穆斯林、印度教徒及佛教徒族群當中服事。其宗旨是︰「透過整全的事工,與全球教會攜手合作,將耶穌基督的名傳給亞洲和阿拉伯世界最困乏的人。」 Interserve 在18個國家的分會現有850位長期同工在25個國家服事。若需要更多的資料,請訪www.interserve.org或 www.interserveusa.org。

 

謝謝他們在忙碌的服事中接受《神國雜誌》的採訪,讓我們從他們的言行得到激勵,直接或間接參與福音事工。

 

▲吉爾吉斯位居中亞地區東部,北與哈薩克為界,西鄰烏茲別克,南接塔吉克,東南與大陸新疆省接壤,主要語言是吉爾吉斯語、俄語。

 

請分享吉爾吉斯斯坦的政治、經濟和宗教境況。一般伊斯蘭國家都是這樣的嗎?


答:當蘇聯解體時,中亞洲出現了五個新的國家。吉爾吉斯是其中的一個。天山山脈跨過吉爾吉斯的國土,超過90%的土地高於海拔1500米。自古以來,是絲綢路的主要通行轉接點。它不出產石油或天然氣,農業和礦業是它的兩大資產。有許多吉國人在外國打工的匯款也是主要經濟來源之一。自蘇聯解體後,該國的經濟狀況尚可以勉強維持。它的全國人口超過五百萬,有八十個民族,大部分人是穆斯林,而70%的人屬吉爾吉斯族。由於蘇俄統治吉爾吉斯七十年,他們的伊斯蘭信仰根基很膚淺。吉爾吉斯憲法保障宗教自由,但2009年簽署的新宗教法例對宗教活動加上嚴厲的限制。像其他伊斯蘭國家那樣,當地居民實行民間伊斯蘭而非正統的伊斯蘭。事實上,吉爾吉斯人內心真正相信的是薩滿教(Shamanism),而伊斯蘭教只是外表的虛飾。有一次我們的房東對我們說:「我們吉爾吉斯人不是真正的穆斯林。」很不幸地,在過去的十年,吉爾吉斯的景況迅速改變,外來的金錢建築了數千間清真寺,很多吉爾吉斯人開始接受伊斯蘭的信條教導。


▲吉爾吉斯人有遊牧民族的背景,至今仍嚮往著過去天山草原上的生活。


照你們的觀察,穆斯林接受福音的最大攔阻是什麼?


答:雖然大部分吉爾吉斯人是有名無實的穆斯林,但他們在文化上卻對伊斯蘭有強烈的認同。他們認為一旦生為穆斯林,也要死為穆斯林。所以對信仰基督,會讓他們覺得要失去一個人的身分,並為整個家庭,甚至所屬的社團帶來羞辱。這也意味著對家人和同宗的出賣。我們在穆斯林世界所面對的挑戰,是盡可能把福音的信息本色化,再思作基督徒的內涵。為了成為Isa al Masih(彌賽亞耶穌)的跟隨者,一個人應無需做文化方面的改變。

 

另一個需要澄清的是關於穆斯林對「福音的抗拒」。很多人單純地認為穆斯林都是反對福音的。事實上,絕大多數的穆斯林從來沒有聽過福音,甚至連一次也沒有。所以我們可以說︰問題的所在,並不是他們的拒絕,而是基督教會對向他們傳福音的忽視。教會需要差派更多的見證人到他們當中生活。


請分享你們的日常生活,以及如何在生活中分享信仰?


答:目前我們工作的重點是漢語語言中心。分享信仰並不容易。初步建立關係時,我們嘗試以交友的方式與人來往,用行動而非語言來分享我們「基督徒的價值觀」,活出屬基督的品格。當他們更熟悉我們,看出我們與眾不同時,會更有興趣地想知道我們的信仰。目前我們所做的,大部分是鬆土和撒種的工作。無論在課室內外,我們都盡可能尋找向人分享神的機會。


在吉爾吉斯有件讓人振奮的消息︰在過去二十年,神在吉爾吉斯人當中興起了一個朝氣蓬勃的教會。因此,我們另一部分的工作就是幫助吉爾吉斯的教會。目前我們有農業、牲畜和商業貸款的項目。我們與當地的教會合作,提供援助和鼓勵。期望在不久的將來,吉爾吉斯的教會能夠真正達到自養、自治和自傳。


請分享一、二件最近被神引領和祝福的經歷?


答:當我們搬到吉爾吉斯時,發覺很多年輕人都很想學中文。一位弟兄開始了一個練習中文會話的小組,要我們接手,從此有五、六位學生每星期在我們家學習。一年後,我們覺得應該招收更多的學生,所以禱告尋求神的引領及開路。翌日,佳詩收到一位當地信徒的來電,談到他也有一群人想學中文,只是長久以來找不到中文教師。直到最近才有人提及我們,故想知道我們是否願意與他的社團合作開辦中文班。我們分享和禱告後,雙方決定聯袂合作。

 

之後我們在他們的學生中心教中文有兩年之久。每星期都跟二十至三十位學生接觸,我們知道這不是單靠我們自己能做成的事,是神打開服事機會的門。這使我們得到很大的鼓勵。

 

我們能夠在2008年開辦中文語言中心,是因為神帶給了我們一位來自臺灣的老師,願意作長期的同工。但我們需要更多的老師,可惜沒有更多長期委身的人。幾年前,神就已知道我們的未來需要,先藉每星期一次跟一群尚未信主的中國學生查經,其中大部分後來都信主了。年初,當我們面臨師資的缺乏時,我們尚未開口,神已感動他們說︰「願意在中心幫助教中文。」現在,佳詩挑起訓練他們的重任,目前已有三人在中心工作教導中文。他們雖然是初為人師,但因努力工作,教學優異,這是來自神的祝福。我們覺得不但神讓我們嘗到了自己勞苦的果效,也看到神如何知道我們的需要,為我們提供老師。這是神所做的,並不是我們自已。


▲透過中文教學,神打開服事機會的門,每天都能跟許多學生接觸。


你們怎麼知道和如何回應神的呼召?你們又是如何準備自己到伊斯蘭國家做長期工作呢?


答:像許多做跨文化的工人一樣,我們兩人都花了漫長的時間,在人生旅程中覺察和回應神的呼召。早在讀大學期間,我們兩人已明白神對萬國的心意(參考創世記12:1-3;啟示錄5:9)。我們深信,對神來說,甚至所有臺灣人都悔改和跟從耶穌,「尚為小事」(參考以賽亞書49︰6)。但神卻不以此為滿足,神的心比這更大!祂不單期望中國人都認識祂,更要得著世上的萬國!接下來的問題是︰祂要藉誰來完成這個目標呢?答案很明顯︰祂的子民要成為世界的祝福和光。所以起初困擾我們的問題是︰差派別人去還是自己要去?我們應扮「差者」或是「傳者」的角色?

 

我們到國外宣教的旅程,經過一些按部就班的步驟。我們先選修了一些課程,也開始做短宣之旅,以便尋找長宣的工場。神學院裝備後,我們選擇加入了一個在吉爾吉斯很有經驗的差會。提到「差傳機制」(Sending Mechanism),我們想多說幾句解釋的話。雖然我們活在一個可以很自由地安排旅遊和移居的時代,我們要強調差派機構的重要性。「差會」是差傳機制不可缺的一環。例如我們的差會除了安排語言和跨文化的訓練外,它的角色也包括指引、支援和督責。

 

我們也發現了現在做的很多事工,神早已在本國預備了我們。尤其在帶領查經、小組聚會、門訓和領袖訓練等方面的經驗,都能派上用場。甚至一些如企劃管理、利潤分析和解決衝突等的技能,都是成為了不可或缺的裝備。


最近你們在吉爾吉斯的聖工有何策略?


答:我們知道整全(Wholistic)策略對我們事奉的重要性。我們需要同時關心人群肉身和心靈的需要。西方教會的經驗指出,在發展國家中的基本需要,是醫療服務、教育和社區發展(扶貧)。我們需要對社區和個人整全的需要做出回應,以致能把福音是好消息的真義表彰出來。所以我們希望藉著漢語教學為切入口來回應當地的需要,然後向他們傳福音。

 

除了藉教育在城市裡服事外,我們也希望祝福鄉村的民眾。我們的策略是先幫助教會自立,然後通過教會接觸社區,發展社區。我們目前進行農業和畜牧企劃,幫助較小的鄉村教會能夠達到自給自足。也希望教會能看到這類項目的利益,然後回過頭來祝福其餘的社區。

 

我們的長期夢想,是在中亞細亞見到更多宣教的中國工人。過去,神真正地祝福了中國人及普世的華人教會,現在是我們以謙遜和感恩之心,藉服事來祝福別人的時機了。我們需要嚴肅地負起這個責任,「因為多給誰,就向誰多取;多託誰,就向誰多要」(路加福音12:48下)。


個人和教會如何支持你們在當地的聖工呢?


答:以下是任何教會或小團體也能做的事︰


1. 禱告:你們的讀者可以把不同國家的資訊(如這一篇訪問),帶到禱告會中,一同研讀,然後一同禱告。

 

2. 奉獻:在吉爾吉斯或世上其他地區的聖工,有很大財務上的需要。

 

3. 計畫:在教會中發展以差傳為主導的教育和財政企劃。此外,不要忽略我們當中的「小子們」。很多做跨文化事工的工人,都是起源於少年時代在這方面的興趣。

 

4. 「差」與「傳」:透過有經驗的差會所安排的短期活動,差派短宣隊員。但每一個教會最終的目標,應是差派長宣的工人。「要收的莊稼多,做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路加福音10:2)

 

5. 如果有個人或團隊有興趣短宣(3週,3個月或一年),請與我們聯繫:wjphan@gmail.com。

 

 

受訪者小檔案

衛理、佳詩各別都是在臺灣出生,美國長大。衛理是材料工程師,佳詩曾在公立學校教書。他們畢業於美國正道福音神學院,是聖迦谷羅省基督教會的會友。衛理與佳詩已結婚17年,9歲的女兒會說一口流利的俄語。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