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期:愛,在生命轉彎處

【峰迴路轉】3

夕陽無限好

 

文/斜陽山

 

▲2010年初全家去加州「死亡谷」旅遊,發現死亡谷裡其實充滿生氣!

 

妻子每早八點下大夜班回家,我接著在八點半出門上班。過去一年,這珍貴的半小時是我們共享香濃咖啡的甜蜜時段。除了交換瑣事外,共同的最愛,就是回首過去的艱辛歲月,思想在數不盡的峰迴路轉中,上帝如何牽引我們,甚至背負著度千山、涉萬水的浩瀚恩典。

 

夢碎時

 

最初我們經營小生意,仗著經驗、人脈和小聰明,自以為易。為了開發市場,四處奔波參加商展。聖誕節實際是忙於預備次年聖誕貨品,哪有時間全家共享美好節日?元旦一過就須遠走高飛到寒風刺骨的東岸,炎夏前往火爐般的賭城,過著漂泊的日子,參展成績卻令人失望。

 

在賭城見賭客們抱著「這一注肯定就是大贏」的美夢,一注接一注瘋狂地下,我們也一次接一次懷抱希望參展。站在霓虹燈炫亮的大街上不禁自問:「每次參展都自以為能撈到大客戶,不也和賭客一樣,如出一轍?」


生意最終只剩夫妻兩人頂著,電話不響,訂單不來。二人爭吵不休相互指責,彼此傷害。有朋友建議結束算了!那當頭,的確恨死這位友人,自己卻嘴狠心硬,想要與上帝摔跤,跟祂拚到底。


摔跤的結果是親眼目睹:「……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棚內也沒有牛……」的光景,死守辦公室到空氣凝固令人窒息。這般自欺欺人的景況繼續了好一陣子。


難道,上帝在我們血液裡沒放做生意的基因?

 

入曠野

 

最後付不出辦公室租金,心裡明白路已到盡頭,妻子含淚帶著兩個幼小的女兒清掃倉庫,我則負責搬運所有笨重的家當,心靈像似在曠野漂泊。關掉公司意味著雙雙失業,一家四口如何是好?這才開始經歷自我破碎、學習謙卑。


妻子沒有浪費一天,到百貨公司女裝部當售貨員,領的是最低工資,卻帶著無奈與幽默自嘲:「他們付錢讓我加強英語能力。」其間受到很多令人難受的言語,如:「妳這工作不需要大腦」等等,只能一笑置之。


逢年過節午夜瘋狂大減價,臨收工前樓面一片狼籍,打理乾淨幾近清晨一點。月黑風高的夜晚,最怕老爺車熄火,妻總在等紅燈時把車換空檔,避免老爺車使用過度而罷工。老爺車的轉檔步驟使她體會到生命有時需要「空檔」。這段辛勤工作的經驗也為將來打拚奠下美好基礎。


朋友介紹我去餐廳打工,也是最低薪資。我熱愛烹飪由來已久,但在餐廳打工,可不是鬧著玩的。在沒有空調的廚房工作近十二個小時,日日面對不同的壓力和挑戰。一年多的磨練,偶爾還可以上臺(爐臺),大炒鍋和烈火的日子開了我的眼界,對人生而言,何嘗不是個值得記念的經驗。


走過這段經歷,妻對我有更深入的認識。對我願意放下身段、沒有怨言、努力工作的態度很感動,為此,她更加愛我。

 

幽谷中的願景

 

那一陣子我母親與我們同住,老人家病多,妻子帶著她看醫生、公園散步,或是在家閒聊。因著陪伴母親,觸動她對老人身、心、靈的關顧,開啟她照料老年人的心願。在醫生建議下,到政府職訓學校考護士執照(LVN, Licensed Vocational Nurse)。


妻晚上在百貨公司工作,白天上課。歷經一年半徹夜汗水和流淚的煎熬,想盡辦法克服語文障礙,終於得到第一張執照。妻如願在老人療養院和縣立綜合醫院工作,服事她最初與上帝立約的對象─老人與被嫌棄的窮人。


為了更深層服事病人,妻邊工作邊進修,近五年的裝備,再挑戰註冊護士(RN, Registered Nurse)的執照。上帝祝福、帶領她通過這困難的考試,得以持守與上帝所立的誓約。


妻子和老母親閒聊時,得知我大學曾有短篇小說登在臺灣某刊物,極力鼓勵我拿出塵封已久的筆再次加以訓練。


再次提筆後,我向上帝進一步求電腦書寫中文的能力,擴大文字的事奉疆界。在小事上忠心,祂就賜下超出我意料之外的學習能力。如今能在文字工作上有分,是何等浩大的恩典。願我忠心以筆事奉,直到那日見主面。


在療養院,我們看到很多人不曾注意的:多數床頭放著發黃的相片,裡面的人青春俊美(其實就是躺臥在床上那位滿臉皺紋、行動不便、口齒不清的老者)。有一天,我們也會年老。願以此教導女兒,以致她們一生也甘心樂意地服事有需要的人。

 

人生是一條漫長曲折的小徑,時而高低起伏,時而平坦無阻;有時險象環生,有時鳥語花香。若有人問:「在何時會看到上帝?」我的經驗是:「每當抬頭仰望時!」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