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武俠新創小品】

神恩俠侶

 

文/蘇文安

 

 

「金庸武俠世界探奇」專欄在文化單元連載三期,激起許多讀者的熱烈反應,欲罷不能,現已連同第四部份和其他內容結集成冊,由天恩出版社發行《入武林,覓真心》一書。本期特別刊出蘇文安牧師武俠小品全新創作。《神國》讀者有幸與蘇大俠一同神遊,飛簷走壁之餘,請用心體會「祖師爺」的宏恩大愛。

 

卷一


我長劍拄地,勉力凝聚逐漸渙散的神智……。我不知道自己為何身陷這伸手不見五指的廣袤廳堂中,只知道敵人早經周密算計,當我貿貿然登堂入室,瞬息之間遮窗蔽戶,熄燈滅燭,重兵圍困—這若無上百名訓練有素、組織嚴密的好手同時發難,是絕不可能辦到的。


我甚至不清楚敵人是誰,只知他們必有能暗中視物的法寶,且欲置我於死地—每一根圓柱、每一座屏風、每一處轉角、每一扇窗、每一道門,皆有極凌厲的殺招正伺機往我的身上無情招呼!


此刻,我內力耗盡、遍體鱗傷,汗水、鮮血順著臉頰、頸項、胸口、腿腳,直往下淌……,我正立在殷紅黏膩的血泊中,猶如一頭待宰的困獸。我心知肚明:再過片時,不待對頭下手,我就會油盡燈枯、血盡倒地!


矯健齊整的步履聲緊隨冷厲高亢的傳令聲響徹廳堂,顯示敵人已視我為甕中之鱉,壓根兒不屑再隱藏他們的方位和意圖。當然,我不但沒有在雷霆萬鈞的頭幾波攻勢中當場斃命,反有幾分能耐捱到此時,且令他們折損近半高手,已大大出乎敵方意料之外,更令他們誓不容我今夜生離此地,免貽來日大患。


兇厲的殺氣彷若一道有形有體的巨牆,由左右兩方朝我一尺尺、一寸寸直逼而來……。光憑那奪魂懾魄的霸悍氣勢,就知道奉派做出最後一擊的,必是敵營中最最頂尖的一批高手。

 

卷二


人生結局從未如此迫在眉梢,死亡的氣息原來這般令人心悸!


「你預備好了嗎?」


我如是自問。……「不!我不想就此消逝!我不想連死在哪兒、被誰殺死、為什麼死都不知道!」


腦海中霎時走馬燈般閃過無數歡樂時光、生命暗角、愛恨情仇、人生願景……。我聽說過!—這是人之將死的先兆!突如其來地,一道模模糊糊又似熟稔已極的倩影,自記憶長河至深處乍然浮現,伴之以一陣若有似無的幽香和一串隱隱約約的笑聲……。


猶似大旱逢甘霖,溫馨喜樂之情霎時潤透我絕望喪志的心田。尚不及辨識伊人是誰?不及悟出其中代表的涵義?一股極強烈的求生意志陡然自心底噴湧而出,這力道強大到令我疲軟顫晃的雙腿如遭雷殛般蹦了起來,脫口大呼:


「祖師爺啊,救我!」


電光石火間,一幅滿佈線條與圓點的卷軸就在我眼前「咻」地一聲展開,連籠罩淹沒著我的沉沉墨黑,也無法阻止我將卷上標示的廳堂建構格局和敵方調度配置,一眼就看個真切分明!卷面中間偏左,一個危危顫顫、渙散飄搖的紅點正停在一扇長窗前,而近十個黑點正穩穩地、緩緩地合圍……


惟一的生路就在身後!


我猛吸一口氣,提聚全身僅餘的內力,大吼一聲,騰身倒翻一個觔鬥,連人帶劍破窗而出!


敵人驚呼怒叱聲中,窗紙、木屑飛濺,幾枚雷火彈挾著霍霍破空聲迎面疾掠過我耳畔,在我身後的廳堂中爆開一陣又一陣嗆鼻的濃煙。旋即烈焰熊熊、慘呼四起,為我爭得最珍貴的脫逃時間。


腳落實地。一股清新空氣猛灌入鼻。……原來,活著的滋味是如此甘美!

 

卷三


舉目四顧,竟是置身於一條人來人往的熱鬧長街。無暇查看究竟是何方高人相救,我奮力邁開步子,一瘸一拐往前奔逃。


滿街茶樓酒肆,人聲鼎沸;滿眼紅男綠女、鮮衣駿馬。而我這狼狽血污、命懸一線的落難客,卻彷彿透明一般,無人朝我瞧上一眼。


奔出幾十丈後,力不從心,撲跌在地。雙臂拼命撐起身子,正欲驅策自己繼續逃命……不經意間抬頭一望,但見浩瀚星空在整條長街之上赫赫輝耀、璀璨華美,銀河似一匹絲練橫亙天際、氣象萬千……。


我忽從心靈深處第二度發出呼喊:「祖師爺啊!祢既留我活命,會救我到底嗎?祢高坐如此宏偉的穹蒼之上,會一再眷顧我這如螻蟻般的將死小子嗎?」


周身上下的劇痛如此尖銳而清晰,疲憊痠軟洪濤般將我沖垮。我只想就此倒臥長街,大睡他三天三夜……不!最好永遠都不要再起來……


驀地,長街末段,一點金光快速地連閃了兩下。毫沒來由地,我知道,那是在召喚我!救星到了!狂喜之下,氣力如潮水回流,我一骨碌爬起來往閃光處奔去。最最驚喜的是,那一點金光竟也如斯響應,迅如流星般向我迎來。

 

卷四


幽香入鼻……這香氣……慢著,這香氣……,怎會如此熟悉而又陌生?……白衫勝雪、體態輕盈、笑靨如花的佳人翩然現身,親暱地朝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在她身畔的石凳上坐下。那神情、那姿態,彷彿已如此做了不知多少回,是那麼自然而然、順理成章!


我倉皇回首,上氣不接下氣道:「他們……他們就快追來了!」


她豎起一隻食指,「噓—」地示意我稍安毋躁。再指指石凳,執意要我安坐調息。


長街彼端奔跑叱喝聲、健馬嘶鳴聲大作。天哪!敵營竟出動了馬隊!難道欲將我踐為肉泥方肯罷休?


「鏘!」晶光一閃,她背上的長劍已到了手上。悅目的朱紅劍芒猶如活物般伸縮吞吐,映得她娟秀的臉龐彷彿散發出聖潔又嬌艷的光輝。看著她溫潤晶瑩、隱隱似有寶光流轉的雙眸,我明白,這位姑娘的內力已臻深不可測之境。

 

卷五


是她嗎?就是她嗎?—從此我不必再單劍匹馬闖蕩險惡江湖?從此有伊人守望扶持,免得再如今夜般誤蹈致命陷阱?從此真能長享這份溫馨欣喜與寧謐自在?


滿心怔忡、滿腹疑惑,我不由自主癡癡盯著她。正凝神默察敵方動靜的她回眸一瞥,見我這副傻樣兒,斜過香肩,俏皮地輕輕碰了我一下,然後,石破天驚地發出一長串嘹亮又清脆的笑聲,宛若星光灑遍大地。……那笑聲……慢著,那笑聲……


「沒錯,是我。—就是我!」今夜頭一回開口的她,虔敬地仰望星空,向上一指:「是祖師爺差我來的。在你和我誕生的那一刻,祂早已定下錦囊妙計,要在這時辰、這地方,讓你我萬里邂逅,從此相伴相隨、永不分離!……你想起來了嗎?在夢中,我們早已好多次攜手同行了!……」


說到最後,她雙頰泛起兩朵紅雲,嬌羞又大方、溫柔又堅毅,我看得又癡了……


怒馬奔騰,殺聲震天。


我倆相顧一笑,各執長劍,背靠背、心連心,神定氣閒巍立街頭。星光依舊璀璨,夜風清涼舒爽。仍傷痛處處、卻不知何時已功力盡復的我,絲毫不再驚懼惶憂。—只因我深知,此役必勝!只因我生命中,不但有祖師爺,還有佳人相伴!


夢醒。……美夢成真,而且竟然還在持續!

 

2011年4月12日,美國洛杉磯。正是《入武林,覓真心》如火如荼進行付印前審校作業之際。時為淩晨3:00,我一躍而起,振筆寫下記憶格外清晰的夢境。寫畢,看著相伴相隨已近三十載的愛妻麗珊猶自酣然甜睡,喜樂感恩之情在我心中如清溪般汩汩流淌……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