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期:《人生補羹》

最大的是愛

 

文/高俐理

 

 

從那天之後,芭比成為我公司裡最好的朋友。就像我在生日卡上說的:「芭比,祝妳生日快樂!作為一個『街角新來的小孩』(New kid on the block),妳給了我最大的幫助⋯⋯

 

芭比與柔蒂聚在一塊兒,正與其他幾個女孩竊竊私語。當我走向咖啡機,較靠近她們時,大夥兒突然停止談話,態度不自然地斜睇著我。我拿了一杯咖啡,尷尬羞赧地點了點頭,像個做錯事的孩子落荒而逃。


我幾乎是抱頭鼠竄,匆匆逃離公司餐室。


這樣的情況已經有好一陣子了。我是公司新雇的員工,是第一位亞裔女工程師。公司裡大部分的女同事從事的是秘書或顧客服務的工作。柔蒂是我的秘書,芭比是另一位經理的秘書,芭比與柔蒂共用一間辦公室。


最近,情況變本加厲。有幾次,我甚至在重要會議已開到一半才接獲開會通知,或在繳交報告限期前一天才接獲老闆便籤。甚至,我請柔蒂發出去的備忘錄也逾期才送到我要傳送的對象手中。


情況很明顯,芭比與柔蒂很不喜歡我。為什麼?我不知道。誠懇地試著與芭比與柔蒂個別談話,她們只是表面敷衍一番,並不想要與我深談。


芭比儼然是眾秘書的領袖,大家都以她為馬首是瞻。有幾次,我碰巧聽到片段談話:「她以為自己是誰?這麼了不起!」「憑什麼東方人來搶美國人的工作機會!」這不是指我還有誰呢?


曾想向老闆報告,撤換秘書。問題是,秘書們個個聽芭比的,就是換了秘書又有何用?此外,連個秘書都擺不平,老闆會怎麼懷疑我的能力?


一天,就在我下班走出公司大門時,她們又群聚一處,談笑喧嘩,我勉強地擠出不自然的笑容,誰知,芭比竟然朝著我口出辱罵之言。我尷尬羞恥地奔向停車場,一路哭著開車回家。


見了外子,和盤托出事情始末。外子氣憤非常地建議我:「妳明天就到人事部去,向他們報告此事,告訴他們妳要公開揭發這樁種族歧視事件,他們一定嚇得立刻處置當事人。」


「好吧!事到如今,不是我不仁,可真是妳們不義,逼我太甚,就休怪我無情了。」我下定決心要好好把這些人整治一番了,也洩洩心中的怨氣。但是,做了決定後,卻整晚心裡忐忑不安。


「我若是去報告人事部,公開處置,還能在這公司待得下嗎?其他的同事會怎麼看我?他們會心甘情願地與我共事嗎?其實,老闆待我不薄,公司又離家近,待遇也不惡。」


「但是,若不將這事果決地處置一番,日子要怎麼過?」心裡反反覆覆,實在為難。


整晚禱告著:「主啊,我實在處於兩難之間,沒有出路,求你幫助。」當晚,我輾轉難眠,只好起身來,翻開聖經,讀著讀著便讀到:「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這樣就可以作你們天父的兒子⋯⋯」


第二天,情況依舊,但我沒有去人事部。只是心裡禱告著:「主啊,求你賜下愛仇敵的心,也賜下智慧來。」


意外地,我聽說芭比的故事:她的前夫虐待她、打她,離了婚後也不供應她及兩個小男孩的需要,她一個人以秘書微薄的薪水養活自己與兩個小孩。原來,她是位心裡愁苦、充滿怨恨卻偉大的母親。我開始瞭解她並同情她的遭遇。


不久,我又從旁聽說她的生日即將來臨。心想,這或許是個機會。但是,該怎麼做?心裡隱約有個聲音說:「送她一份生日禮物。」但是,送什麼好呢?到了購物中心,我又禱告了:「主啊,我不知該送什麼禮物,求你給我智慧挑選一份芭比會喜歡的禮物。」


她的生日當天,我搶在芭比抵達之前,把禮物擺在她桌上,便回自己的辦公室去。


八點一刻,有人輕敲我辦公室的門,進來的是芭比,臉上的表情是我從未見過的。她帶著淚痕,衝向我來,給我一個擁抱說:「謝謝妳。」


從那天之後,芭比成為我公司裡最好的朋友。就像我在生日卡上說的:「芭比,祝妳生日快樂!謝謝妳作我的朋友,又盡心盡力幫助我。作為一個『街角新來的小孩』(New kid on the block),妳給了我最大的幫助⋯⋯。願天父祝福妳新的一年每一刻都幸福快樂。」


匆匆十五年過去了,我早已離開那個公司,但是,每想到芭比與柔蒂,便充滿感謝,因為她們在那幾年間給了我最大的幫助與最真摯的友情。《聖經》上的話是真的:「最大的是愛。」

 

*嘉言美文選自人生補羹第一盅《人生補羹》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