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勝艱危,心繫南非

——獻身非洲宣教二十餘年如一日的

段忠義、徐美湄夫婦

 

採訪/周瑋瑋
圖片提供/段忠義

 

▲從亞洲各地來的華人基督徒,來了又去,去了又來,無形中成了一個愛的網絡。許多初來乍到約堡的宣教士、牧者及新移民,對「南非華人行道會」熱心的段牧師和師母早有耳聞。圖為開普敦的著名景點—桌山(Table Mountain)。

 

1991年,剛自臺灣中華福音神學院畢業的段忠義牧師與徐美湄師母,回應神多年的呼召,毅然投身宣教行列,並被國際事工差會SIM(Serving in Mission)接受成為宣教士。原本打算前往西非的賴比瑞亞,卻因當時賴國爆發內戰而改變計畫,轉往南非的約翰尼斯堡(以下簡稱約堡)。

 

▲在SIM位於新加坡的東亞區辦公室三十週年感恩特會上,段忠義牧師(左)身著象徵南非國旗的傳統服飾,從SIM國際總主任手中,獲頒服事二十年的感謝狀。

 

主說要去!他們就去!


成為宣教士,有如踏上一條不歸路。雖然眼前有許多足以讓忠義牧師擱置宣教計畫的因素︰母親臥病在床、孩子未滿周歲、美湄師母患有先天小兒麻痺,再加上差會明文規定,宣教士未來若是在工場上遭綁架、勒贖,甚至殉道,差會不會繳付贖金或處理遺體的運送。


然而,這樣的處境與條件並未讓忠義牧師怯步,病重的母親甚至囑咐年輕夫妻倆,以顧念神國為先,勇往向前。因確信神的呼召,兩人填寫遺囑時,更加堅定心志,義無反顧踏上南非宣教之旅。對他們而言,既然已跟定耶穌,必將世界拋在腦後—主說要去!他們就去!

 

迥異的南非文化


南非的文化背景與華人截然不同,忠義牧師與美湄師母初到當地,生活各方面都需調適。以飲食為例,當地青菜少,居民多吃麵包、玉米粉及馬鈴薯,點心時間則喜歡喝奶茶,而平日更是人手一罐可口可樂,當水來喝。


而在婚姻關係上,南非社會允許「多妻制」,導致性生活氾濫,使愛滋病患者的比例節節上升,高達總人口五分之一。未婚生子的情況相當普遍,許多女孩年紀輕輕就當媽媽,甚至連孩子的父親是誰都搞不清楚。


就居住品質而言,當年還在施行「種族隔離政策」,住家清楚劃分為白人、黑人、印度、雜色人種等區域。由於政策優惠白人,許多休閒娛樂場所只許白人進入,甚至在入口處掛著招牌標明。白人住市中心或郊區備有游泳池的豪華別墅;黑人則住偏遠地區的鐵皮屋,缺水缺電。可惜自曼德拉(Mandela)執政後,種族隔離仍未完全消失。


此外,南非居高不下的失業率(45%),導致隨處可見失業者沿街乞討。街角路口上,常有人舉牌寫著「失業缺糧,請幫忙,願上帝賜福!(No Job. No Food. Please Help. God Bless! )」然而遺憾的是,有些人在獲得金錢資助後,並不是去買食物充飢,而是買酒或毒品解癮,為了扼止酒精、毒品泛濫,許多人改用麵包、罐頭,施惠於乞討者。

 

▲忠義牧師與美湄師母常注意報章雜誌上有關華人的消息,主動關心新移民的需要,他們的身影常出現在約堡唐人街或國際機場等地。圖為開普敦高速公路一景。

 

每一天都是向上帝借的


除了適應文化衝擊,南非宣教工場暗藏的風險、挑戰與高犯罪率,讓忠義牧師也不得豁免。牧會二十多年中,他曾遭遇五次搶劫和生死一線間的驚險,越是在險惡的環境中,越發顯出神的同在更是豐富。忠義牧師很有信心地說:「最有挑戰之處,也是最有機會之時!」他坦言︰「這些都是考驗,通過以後,主的事工就能突破、進展,也讓身旁的家人、親友、鄰舍知道,你是玩『真』的!」


為了安全,一般南非住家都裝設電網高牆環繞,還有層層鐵窗、鐵門來嚴防盜賊。走在路上,也要隨時提防遇劫。但是,忠義牧師深信生命的主權握在上帝手中,即使危難臨到,他總是坦然把自己交託給主,禱告求主掌管自己,冷靜不衝動。


2005年6月7日,忠義牧師在行車途中,當街被兩名歹徒攔阻。一名搶匪持槍站在擋風玻璃前,另一名靠近駕駛座,用槍對準他的前額並大聲斥喝「下車!」。在那千鈞一髮之際,忠義牧師毅然倒車,奮不顧身從歹徒身旁駛去,安然脫身!事後回憶,原以為自己在世的日子那時就要結束,但因神的保守及背後眾多人的代禱,體悟才能化險為夷!


從此,忠義牧師對生命有了一番新的體悟:若不經歷「死」,豈能活出「生」來?往後的每一天都看作是向上帝借的,更要好好善用,成為活祭,「為主生也為主活」。既抱著隨時「殉道」的壯志,從此坦然勇闖宣教路,無所畏懼!

 

▲「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段牧師、師母殷勤撒種後,結果纍纍。這是2011年11月20日受洗日的合照,段牧師手比V字型,慶賀神在南非的勝利。

 

南非華人的移民悲歌


初到南非,原本差會要他們向印度族群宣教,但因看見日漸增多的華人移民,忠義牧師與美湄師母決定轉移焦點,服事自己的同胞。


在南非的華人有不少「個體戶」,他們會從中國進口各種物品,甚至進貨櫃。許多華人從擺攤起家,漸漸有能力進口並大量批發,最終將市場擴展至非洲鄰近國家。近年來,由於中國政府提供許多優惠條件給非洲,更活絡了華人在南非及非洲的商貿往來。


華人來到南非,多半尋求能被「漂白」(從過期的居留身分轉變為合法居民,作為將來移民美加的跳板)。他們也渴望「淘金」,能投資更大的生意或事業,好讓國內家人前來團聚。也有一部分人即使窮苦潦倒,也不願回去,為的就是要留在國外,等待功成名就、揚眉吐氣的一天!


由於語言文化的隔閡,南非華人很難融入白人社會,而黑人區搶劫暴力事件時有所聞,更讓華人怯步,因此華人主要生活圈多半離不開自己的同胞。近年來,為了生計,越來越多華人「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甘願賭上性命,進入競爭激烈且陌生的黑人社區,尋求商機。


目前南非已有近五十萬華人,大多數來自福建、浙江、溫州、山東、廣東、港澳、臺灣等地。許多人從白手起家,到如今打下經濟基礎,過程相當艱辛。移民生活苦悶,心靈缺乏寄託,不少華人為排遣時間,常出入賭場,尋求短暫的歡樂,導致嗜賭成性、傾家蕩產的憾事時有所聞,更有積欠大筆賭債,惹來殺身之禍的悲劇。


除了個體戶,另一族群便是華人學生,主要是因學生簽證的取得比工作簽證容易!早期來南非真正讀書求學的,為數不多。然而近來,因從大陸來的移民經濟條件已獲改善,在約堡、德班(Durban)、開普敦(Cape Town)、布隆方丹(Bloemfontein)、伊莉莎白港(Port Elizabeth)、波哲斯楚(Portchestroom)等主要及二線城市的大學或專科學校裡,都有華人留學生就讀,目的就是能留下來發展,學成歸國者少。


有些國內非法留學代辦中心,看準年輕人崇洋媚外的心理,打著學英語的招牌,號召年輕一代到南非約堡遊學,但實際上,卻從中詐財,將留學生安置在偏遠城鎮,說非洲當地方言的學校裡。這些上當受騙的青年學子,下場並不順利,在背負大筆留學債務情況下,讀了不久,就淪為打工族,有些甚至成為不法勾當、色情交易的犧牲品。

 

教會主動關心新移民


忠義牧師與美湄師母經常注意報章雜誌上有關華人的消息,主動關心新移民的需要,他們的身影每每出現在約堡唐人街或國際機場等地。因為新移民日以繼夜為生活忙碌,生活圈狹窄,除了偶爾參加同鄉會的活動,多半侷限於自家和工作中,需要主動關懷。


忠義牧師坦言,教會接觸華人未信者最佳的管道,便是給予生活實際的幫助,如婚喪喜慶、急難救濟、法律諮詢、開設英語會話班等。藉由不同層面的關懷,兩人間接將福音種子撒在許多華人心裡。


忠義牧師與美湄師母在牧會宣教上同心互助,相輔相成。忠義牧師負責證道,教會內外的聯絡,福音及宣教事工;美湄師母則著重關懷、溝通、協調、鼓勵教會服事同工(如:敬拜組、兒童和青少年組、伙食組等)。她更身體力行探訪及輔導的工作,以致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成為團隊的事奉。


不免好奇,身為師母、宣教士、妻子、母親等多重角色,如何取得平衡?美湄師母表示,她首重神的託付,先把家安定好,照顧好先生和孩子的需要,讓他們無後顧之憂,再往外延伸,關心教會弟兄姊妹的需要。雖然患有先天小兒麻痺,雙腳不便,但美湄師母倚靠神的恩典,始終伴隨忠義牧師身邊,走遍南非每一個有華人的角落。


正如師母昔日罹患小兒麻痺症時內心的許諾,有朝一日,待自己能站起來,要不計代價幫助許多有需要的人!如今,美湄師母一步一腳印,如勇者般昂首向前,不僅突破個人身體的極限,更超越國度文化的藩籬,與丈夫在宣教路上並肩闊步!


他們的愛子段世宣,2012年即將從美國維吉尼亞州Liberty基督教大學畢業。世宣從小隨著父母宣教、牧會,在多種族的環境中生長,對異文化包容性強,心裡早已孕育領人歸主、助人為樂的國度觀,是指日可待的宣教尖兵。上帝祝福義人的應許(申命記12:28),在忠心服事祂的忠義牧師一家身上,明明可知。

 

南非華人教會的挑戰


因聚會人數流動性高,奉獻不穩定,南非華人教會缺乏能長期深耕的牧者和宣教士。忠義牧師表示,在南非的華人移民信徒,英文能力有限,再加上文化差異,較難融入當地社會並與西方教會建立關係。


眼看大批新移民天天湧入南非,華語教會的必要與迫切不言而喻。段疾呼,華人教會的當務之急,是讓華人基督徒的屬靈生命能長大成熟,進而執行傳福音及宣教的大使命。


忠義牧師經常教導弟兄姊妹,在自己生活安定後,要懂得回饋南非這個國家,好讓華人教會在社區中形成燈塔。近幾年,不少弟兄姊妹樂意支持教會來領養、支助孤兒及救濟孤兒院、貧民區、老人院、流浪之家等社區服務。

 

穩固南非華人教會的根基


雖因更換工作、遷居和其他種種因素,使教會人數常有變化,但夫婦倆持守託付,仍不斷傳福音和造就新人,他們相信上帝會帶領由各地而來的新人建立祂的教會。


早期教會人數多從臺灣及香港前來,這十年則以中國大陸來的為主,而且預期會更多。這些從亞洲各地來的華人基督徒,雖然來了又去,去了又來,卻無形中成了一個愛的網絡。許多初來乍到約堡的宣教士、牧者及新移民,對「南非華人行道會」的段牧師和師母,早有耳聞,並知道生活上若遇困難,都可以找他們夫婦幫忙。


忠義牧師在牧會上注重真理教導,並積極推動信徒服事。為了凝聚弟兄姊妹對教會的向心力,他常藉著聚餐出遊的方式,聯絡彼此感情。近年來,段也組織到其他非洲國家的短宣隊和參加海內外特會,讓弟兄姊妹有國度服事觀,了解福音外展工作的必要。


忠義牧師秉持「心有感動,就有行動」的初衷,在拓植教會、建立團契查經班方面不遺餘力。如今,以約堡向外延伸的許多南非周邊城市,如德班、開普敦等地,甚至包括東非的肯亞,都已有十幾處據點,可以說華人福音的種子正在非洲大陸發芽成形。


而開朗樸實的美湄師母,則側重弟兄姊妹的靈命栽培,教會小組間的關懷聯絡,和「禱告網」的建立。師母鼓勵以恩賜服事教會,並注重同工配搭的默契。有時,她會將不熟識的兩個人放在一起共事,刻意增進對彼此的了解。雖然聚會人數常有變動,但大夥兒所收到的愛與關懷卻不打折扣,師母常打電話給弟兄姊妹,替他們加油打氣,堅固各人在不同的服事崗位跟隨主。


值得一提的是,美湄師母藉著幾個固定聚會的家庭,成立「家庭禱告網」和「個人禱告網」。禱告網起初是為那些因工作關係而無法固定聚會的人而設,可以在電話上彼此代禱,聯絡感情。


沒想到,禱告網所帶出的效益,超出預期。弟兄姊妹在禱告中關切彼此的需要、教會的需要,更在靈命上同得造就。美湄師母說,這群代禱勇士所發揮出來的力量,不容輕忽,他們殷切的禱告不僅是教會復興的根基,更是牧師在前方衝鋒爭戰的祕密武器。


▲2011年11月20日當天,「南非華人行道會」有21人同時受洗,段牧師於受洗典禮後,主持感恩聚餐。


宣教之路沒有盡頭:給有心赴南非宣教者的建議


在南非殷勤建立教會二十年,段忠義、徐美湄夫婦所結出的果實,有目共睹。隨著華人新移民前仆後繼來到,福音的需要日漸擴大。眼看無數等待收成的莊稼,工人卻相當有限,忠義牧師表示,就整個非洲而言,華人僑民約有百萬計,信主的卻只有不到千分之二。


這樣不成比例的窘態,不得不令忠義牧師登高一呼,邀請北美地區對南非有負擔的宣教士和牧者加入他們的團隊,更歡迎各教會短宣隊前進南非,親自體會當地華人的需要。美湄師母則語重心長地提醒有意赴南非宣教者,務必要清楚呼召,懂得自我成長和調整,否則很容易在遇見困難時,就打對退鼓。


一般差會差派宣教士的任期為三到四年,然而對段忠義夫婦來說,南非宣教之路是沒有盡頭的。過去時日裡,段徐二人在這片陌生又親切的土地上,親手栽種一株株福音的幼苗,有太多情感包袱與使命責任,讓兩夫妻無法輕易割捨。身為神的僕人、使女,他們早把在世的日子視為寄居客旅,在他們的字典裡,絕沒有「告老還鄉」,既成為非洲宣教士,一生一世都在此深耕,兩人甚至在約堡選好了墓地,決定終老南非。

 

華人宣教在南非的浪潮,一波銜著一波,但不論時局如何變化、人事如何變遷,段忠義、徐美湄的生命氣息早已和非洲大地緊緊相連,他們宛若挺立在好望角浪頭上的兩座碉堡,引領南非宣教大浪,不斷往前推進,期盼為這福音貧瘠之地,注入浩瀚的活水泉源!

 

 

作者小檔案

周瑋瑋,來自臺灣,現居紐約,為公立學校雙語教師。忙於家庭、工作與教會之間,仍寄情於寫作,享受創作中與生命源頭接軌的時刻。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