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期:千禧世代專輯

【M世代宣教士】

把天父的心帶到尼泊爾

 

採訪整理/吳信惠

圖片/取自陳克銘臉書

 

▲主耶穌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

 

Clement,1989年出生

陳克銘從小活潑好動,媽媽說他是個難帶的孩子,不睡、不吃,到處跑。青少年時期,克銘不愛跑了,卻對哲學思想發生興趣。他在教會帶領敬拜團,對音樂充滿熱情,想成為音樂人。高中同學都選擇美國境內的大學,克銘卻申請離家很遠的蘇格蘭聖安德魯大學(St. Andrew University)。這所大學不僅與家隔著浩瀚的大西洋,也有一對世界級校友─英國威廉王子及凱特王妃。克銘大學主修哲學與電影,畢業後進入研究所主修神學。研究所畢業後,隨著神的呼召,到尼泊爾宣教。

 

Jenny,1993年出生

李珍妮從小立志當宣教士。她在加拿大北灣城(North Bay)成長。高中時參加校隊及各類運動比賽,是學校風雲人物。Jenny除了運動,也常參加高中生社交趴,非常活躍。「當時我很迷失,大家都在申請大學或找工作,我卻不知道要做什麼?」高中畢業後,Jenny決定去美髮學校,當初只是作人生下一步的跳板,卻在為期一年的學習中尋得樂趣。結業後,珍妮在離家兩小時的渥太華最有名的髮廊上班。雖然髮廊的工作帶來穩定收入,但心底深處仍然不能忘懷起初的呼召,於是變賣一切家當,參加World Race(註),在十一個月內去了十一個國家宣教。

 


 

截稿後緊急插播


2015年4年25日,尼泊爾發生芮氏七點八級地震,震央位於首都加德滿都八十英里以內的地區。

Clement在臉書上報平安,禱告室雖受地震影響,但損害不大,整頓後,即刻進入正常的敬拜。Clement與懷孕的Jenny及同工們於第一時間內加入救災工作。直至截稿為止,他們為流浪的災民與街童佈置臨時帳蓬。Clement在臉書上又說:「雖然地仍在震動,我們還是要讚美神!」請大家繼續支持他們在尼泊爾的宣教事工,也為他們的健康及安全恆切代禱。


陳克銘(Clement Chen)與加拿大籍妻子李珍妮(Jenny Lee Chen)長期在尼泊爾宣教,目前是尼泊爾加德滿都「客西馬尼禱告室」負責同工。該禱告室是「彩虹事工」(Iris Ministries)在尼泊爾的宣教中心之一。《神國》雜誌編輯同工趁著他們回美國探親的空檔,訪問這兩位千禧世代宣教士,盼望從他們的分享中,讀者們能一同經歷這段奇妙的宣教與生命旅程。


 

KRC:你們都是在教會長大的小孩,離家後如何堅持信仰?或找回屬於自己的信仰?


Clement:我高中時在教會帶領青年小組,也是敬拜團同工,見過許多道貌岸然的基督徒。進大學後,我就想盡情享受自由,嘗試各種不同社交生活的滋味。從大一新鮮人迎新那一刻起,我每天都盤算著跟朋友去Pub喝酒,但是第一天,就有人在Pub裡對我談起基督信仰,這是很奇妙的「偶遇」。我只是去參加社團活動,就有人問我會不會彈吉他,然後莫名其妙加入敬拜團。就這樣,神用諸般的「巧合」讓我持續在教會裡成長。


Jenny:高中時,我離開了教會,常去參加社交活動,很受歡迎,廣結朋友。畢業後當髮型設計師,生活忙碌,雖然不愁吃穿,卻很迷失,而小時候當宣教士的心願,卻一直在我的心底輕輕呼喚。神讓我在工作的城市認識基督徒朋友,帶我重新回到教會,釐清許多盲點,我不必尋求大家的喜愛,最重要的身分是神的女兒,認定我的位分後,就不再迷失了。

 

▲宣教,漫漫長路,卻是佳美之處。

 

KRC:你們怎麼會去尼泊爾宣教?


Clement:大學的時候,我和朋友們對人談到耶穌,反應都很冷淡,我們覺得很挫敗。朋友中有人提議為此事禱告。起初只有五、六個人參加,一週一次,但後來像滾雪球般,人數越來越多,禱告時間也越來越長,演變成廿四小時禱告室,我以為蘇格蘭這間禱告室將是我一輩子服事的地方。禱告室在蘇格蘭的教會圈蔚為年輕人的「運動」(Movement),然而後來教會發生異象分歧,教會將禱告室關了,於是我就得考慮去留。那時剛好有人建議去尼泊爾宣教,我心想,那麼遠!怎麼可能?在禱告中向神祈求三個印證:經費、住宿與事工,好讓我清楚這真的是神的帶領。很奇妙,在很短的時間內突然有陌生人拿錢給我;不知情的朋友告訴我Iris(彩虹事工)的禱告室需要同工……;各種情況下都看到神的印證,讓我不能推諉神的呼召。神藉著陌生人的奉獻使我明白,祂必為我預備一切所需,要我不必為經費煩惱。


本以為只是短期宣教事工,沒想到那裡有太多需要,神的心意是讓我留下,尼泊爾是神目前賜給我的佳美之處。


Jenny:在髮廊工作,神帶我重回教會的時候,剛好看到World Race招募同工,雖然已經錯過了培訓課程,但我發電郵給這個組織,坦述自己想當宣教士的心願,他們竟然同意我加入其中之一的宣教旅程。那十一個月裡,我們到十一個不同的國家宣教。每個人處處為家,只能攜帶一袋行李,一只帳棚。我原本帶了好多東西,在途中都一一給出去,其實我們真的所需不多。尼泊爾是我第十個國家,我們團隊與Clement及其他人有許多合作事奉的機會。我特別喜歡尼泊爾,快結束時就知道會再回去,在禱告中也有同樣的感動。


現在我才清楚神讓我在髮廊工作是要裝備我,好在所到各處訓練婦女美髮技巧,甚至幫忙她們開業,自食其力。許多流浪或被虐婦女,當她們的儀容被我整理後,從鏡子中看見自己美麗的身影,心態與自信心都改變了。

 

▲客西馬尼禱告室。

 

KRC:現在年輕人講求快速上網,在當地也許沒有網路,更何況從舒適的居住環境來到隨時會斷水、斷電的山區,衛生條件也不好,請問你們如何克服適應不同的生活方式?


Clement:生活條件不會是我的考量因素,可能我是男生,不用考慮太多,我沒有感覺所謂的「犧牲」,只有一點點「不方便」─過去網路不太容易接上,現在住的地方還好,可以上網。若有不方便,住久了也就習慣了!


Jenny:嗯……是不方便,我現在一想起衛生紙,就懷著感恩的心!!

 

▲禱告室的同工們。

 

KRC:談談你們在尼泊爾的事工。


Clement:我目前是「客西馬尼禱告室」負責人。這是一個廿四小時禱告、敬拜的會所,希望藉著這敬拜的殿,把天父的心帶進加德滿都,甚至整個國家。


神讓我在禱告中看到一個異象,彷彿在客西馬尼的花園中,天父讓我感到祂心中大大憂傷,為了我們,祂必須讓愛子赴死,我們卻不見得明白這愛有多偉大,這是天父的心啊!希望藉著禱告,讓更多人能體會天父的心。耶利米哀歌五章說,我們是無父的孤兒,但主耶穌告訴我們,祂不撇下我們為孤兒,祂必到我們這裡來(參考約翰福音14:18)。在尼泊爾充滿了孤兒的靈,不僅到處都有被棄養的孩童,當地宗教及巫術摻雜,使基督徒心中游移不定。盼望禱告室的敬拜與服事,能讓人們明白主耶穌已經完成救贖,他們不再是孤兒,而是天父的寶貝兒女。


禱告室的動力來自廿四小時的敬拜與真誠的禱告,不分種族、教會派系,使我們的讚美及敬拜成為馨香之祭。

 

▲Clement與曾經救回來的小孩在街上久別重逢。

 

KRC:請與讀者們分享難忘的宣教見證。


Clement:當我到尼泊爾半年,神在禱告中賜給我另一個異象,禱告室要成為牧養年輕人的「愛巢」,使他們成為神的兒女。尼泊爾有許多孩童在街上流浪,受幫派或藥物控制。那時禱告室設在一個很小的房子裡,只有兩個小房間,一間為禱告,另一間住著我與另一位同工,以及三個我們從街上救回來的小孩。


和街童住的那三個月,發生太多瘋狂的事。他們曾經威脅我的生命;房間很髒亂,滿屋跳蚤、爬蟲。他們偷錢、偷電腦、偷護照後,消失一陣子又出現;又偷東西,再消失,又回來,弄得我都快沒耐心了。但聖靈感動我們,不管他們出走多少次,回來都應當感恩慶賀,所以每當有些小孩回來,我們都會為他辦個感恩party,三個月後,小孩又跑光了,正好我們也不能再用那小房子。當我被這些小孩搞得極沮喪時,神就用浪子回頭的故事來提醒安慰我。

 

▲在街上為流浪的孩子清理傷口、禱告。


現在我們搬到一個比較寬闊的場地,收養了幾個流浪街友,多數是藥物或酒精上癮的人,每人都有非常詭異瘋狂的生命故事。其中一位男子叫迪佩栩,渾身充滿奇蹟。他一隻手癱瘓,被神醫治;出門被車撞倒,下半身癱瘓,再一次被神醫治;患有醫生診斷無救的肺結核,神也醫治了。我們送他去接受裝備,結業後,在禱告室服事也照顧會所。但他最近又開始酗酒,於是送他去戒護中心,所以迪佩栩的見證尚未完成,我們也期待再看看神在他身上的作為。


Jenny很有藝術天分,我們在兒童中心舉辦兒童營,她陪著小孩們畫圖。許多流浪兒很有天分,在創作中說出生命的故事。一個小女孩被救出來時,年紀小,也不能跟人溝通,但她的畫具有豐富的色彩,不僅是屬於童稚的可愛,而是讓人感動的創作。


Jenny:當孩子們知道耶穌的愛,體會他們的被愛,畫中就充滿色彩,充滿創意。


Clement:也有一個我們從極其偏僻的山區救出來的小男孩,常在兒童中心當小跟班。有天他說:「主耶穌給我一首歌!」然後我就聽到如天使般的歌聲,歌詞說到耶穌如何把他從黑暗中解救出來,使他成為神的兒子,令我非常震撼。


人們常問我們:「到尼泊爾這麼貧窮的國家,怎麼宣教?」其實,我們只是單純去告訴尼泊爾人,他們是神的兒女。百老匯歌劇《悲慘世界》的一首歌中這麼說:「去愛人,就是去見上帝的面。」(To love another person is to  see the face of God)這就是我們在尼泊爾的經歷,去愛神的兒女,如同天天與神相遇。在這些人中見到神的性情,當他們明白神兒女的榮耀地位時,由衷發出的敬拜與頌讚,那是多麼獨特美好的事。

 

▲(左)從小孩可愛的臉頰,看到了天父上帝的愛。(右)Hasta,天使般的歌聲,唱出主耶穌的救恩。

 

KRC:談談你們認識的經過


Jenny:感謝神的安排。尼泊爾是我在World Race最後第二個國家。當時,有人說一定要認識一個很瘋狂的宣教士叫Clement。跟隨他服事之後,發現他真是神很重用的年輕人。神居然在禱告中告訴我早已安排的終身伴侶,就在尼泊爾,真的嚇我一大跳,禱告同伴也有相同的感動。然而月底就要到下一個短宣站,於是向神說,如果Clement是祂為我預備的伴侶,請神安排,而我不需要採取任何主動的問話及表白。


Clement:同時間裡,神也給我相同的感動,以及來自同工和朋友的印證,卻不敢相信。之前我交過女朋友,不是一個美好的經驗。剛認識時,Jenny和我的友誼讓我感到很平安舒服。她離開後,我心中對她的愛慕卻漸漸加深,不斷思念她。當她再次回到尼泊爾宣教時,我仍按兵不動,反而對神說,如果Jenny是祢為我預備的,她必定能與我一起在敬拜團隊服事。


我邀請Jenny一起和我在聚會中服事,她在臺上敬拜唱詩歌時,我明白了神的旨意。當晚順服神的感動,為她洗腳,緊張地對她表白,沒想到神也感動她。聖誕節前,我們回到Jenny加拿大的家,在當地舉行一場小而美的婚禮,也在法院公證,真正的結婚感恩禮拜是4月在尼泊爾舉行。

 

▲有神千里來相會,Clement &Jenny是天父從西方帶到東方的宣教伴侶。

 

KRC:你們覺得在尼泊爾宣教最大的挑戰是什麼呢?


Clement:以事工來說,我們要面對各種讓人沉溺的罪,無論是酒精、藥物或性方面的成癮。街上有許多大人、小孩或婦女遊民,幾乎大部分都在某方面成癮,實在需要懇求神賜下能力,將這些人從各種頑癮中解救出來。


內心的挑戰是懼怕,雖然我知道神掌管萬事,一切祂都會保守及供應,當身陷各種意外狀況,心中仍有懼怕。有一次,在街上被一個帶愛滋病毒的小孩用刀刺傷,他手上的血抹到我的傷口,當下大大懼怕,忘了我是因著神的愛去找他的。回過神之後,我把他拉過來說:「耶穌愛你!」他很驚訝,因為從來沒有人對他說過「愛」。之後去醫院檢驗血液,沒有被感染,是神的保守。等待期間,心中充滿恐懼,這樣的經驗真不少。

 

KRC:請問讀者如何幫助你們的事工?


Clement:最緊要的就是為我們迫切代禱,也為我們的同工,為尼泊爾的人民禱告。雖然我們經費有限,但我相信神會為我們預備(大部分彩虹事工的宣教士需要自己募款)。如果您在禱告中被神感動,願意奉獻,我們也會很感恩接受。

 


奉獻方式請點擊
https://missionsalumni.org/clementchen
如果想要更請楚地了解我們在尼泊爾的事工,

請參考
http://www.gethsemanehouseofprayer.com
我之前也為兒童中心拍過幾個音樂短片,請上youtube,點擊ClementChenMusic,就能看到那些可愛的孩童渴慕天父的心。

 

註:
World Race是一個基督教宣教事工。參加者在接受培訓課程後,在11個月到11個國家進行宣教旅程。主旨是希望參加者帶最少的東西到窮鄉僻壤,挑戰自己從習慣的環境抽離,到各處去體驗。明白宣教不是關乎自己的需要與意願,而是關乎神的心意與國度的需要。

詳情請看http://www.theworldrace.org/

 

 

記者小檔案

吳信惠,文字工作者,全職媽媽。喜愛閱讀、音樂、旅行及美食。以幽默、感謝的生活態度,與先生及三個千禧世代兒女,一家五口住在新澤西州。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