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期:愛的歌,可以這樣唱

【感恩頌讚】2

牽手

 

文/蔣吳蘊蘭

 

 

一路走來,有高山,有低谷,五十多歲了,還是心連心、手牽手。

 

那年我在加州柏克萊大學念電機電腦工程。上某堂課的頭一天,龐大的演講廳、一排排階梯坐得滿滿,靠近左側門的我忙著抄筆記。忽然,右邊側門打開,有位黃皮膚、黑頭髮的東方人進來,目中無人地從右邊走到左邊,再上三級臺階,越過幾個同學,在惟一的空位坐下。濃髮過耳,乾淨方正的臉,咖啡、黃、白三色花襯衫,白色喇叭褲。是男?是女?


下課鈴響,同學T君從後面追上,問分組做項目的事。忽然,剛才那位老兄走近。原來,是T君朋友的哥哥,即將碩士畢業。這就是我與你的初次邂逅。


四人小組成立,初次相約在你住的宿舍大廳討論。忽然,有位長髮女孩翩然走來擁抱你,我心一沈。幸虧,她是你姊姊。項目完成,期末考剛過,你就正式和我約會。

 

婚姻是戀愛的墳墓?


我從香港來美才兩年,留學生活很孤單。你則十五歲就從臺灣移民到美國。你關心我、尊重我、傾聽我不甚流暢的英語。每天來電話,請我吃飯,遊覽灣區名勝,借雜誌、瓊瑤小說給我。頭一次在餐館見到你父母,五十多歲的兩人牽手而來,多麼令人嚮往!我對婚姻的信心,頓時增加不少。


畢業後,你找到全職工作,快要聚少離多。有天,你在電話中冒出一句:「假若凡事順利,我想娶妳。」我順口回答:「我可不會煮東西喔!」你說:「沒問題,每天上館子。」


婚後我搬進你上班地點附近的小公寓,有了自己的小天地!不善烹飪的我,每天預備美式早餐,三明治午餐,還花幾個鐘點弄我那幾味「拿手」中國菜。


有一晚,我鼓起勇氣:「好吃嗎?」


你的靜默讓我吃驚。半晌終於開口:「好……吃。但可否多換一些口味?」


不夠好嗎?不是說不用煮嗎?我的心掉到谷底,眼淚往肚裡流。怪不得媽媽常說:「婚姻是戀愛的墳墓,男人都不可靠。」


難道你忘了?我在傳統重男輕女的環境下長大,祖母不滿意媽媽連生兩個女兒,後來爸爸有了外遇,生下私生子而納妾。為了替媽媽爭氣,我這老二發憤圖強,獨立、不服輸、凡事靠自己、不倚靠別人,直至遇見你。


次年三月,我大學畢業,成為工程師。我們拚命賺錢,在職場上步步高陞,夫妻感情卻愈加疏遠。

 

▲當時,我們初相愛……

 

▲今日,已作了活在恩典中的爺爺奶奶。

 

上帝作為太奇妙


幾年後兒子的誕生,卻成危機,我們常為教養獨生子而意見不合。在公司我得人敬重,一回家就覺得無用。每次帶兒子買玩具回來,你嚴肅的臉就像在控訴我浪費、寵孩子。等不及你開口,我便先發制人:「錢是我賺的,喜歡怎麼花就怎麼花!」


你一貫冷靜對待,避開衝突。愈不吭聲,我聲音就愈大,如此惡性循環。為了證明自己的價值,變成「矽谷工作狂」。午夜夢迴,覺得人生沒意義。結婚已十三年,兒子也快六歲了,難道除了離婚,別無他法?


感謝上帝!在絕望中,我遇到救主耶穌,1989年歸入基督名下。祂無條件的愛解開我「被人欺侮」的心結,醫治我的焦慮和懼怕,我興奮地每週數次參加聚會。幾個月後,你很嚴肅地跟我攤牌:「妳說得救,我不管妳。從前跑公司,現在還跑教會,根本不理我和兒子。從前是工作狂,現在是教會狂!……」


你已預備跟我大吵一頓。不料,我絲毫沒打岔,耐心聽你說完後含著淚說:「你說的對。我沒有顧念你們的需要,實在太自私了。令你氣忿、失望,我真的對不起你們,求你原諒。」如此,我們又重新溝通。


當我順服上帝,改變自己,用同理心去了解、接納和尊重你,才發覺你一直默默地愛著我。為了保護我免入邪教,你陪我到教會;為了弄清楚我信什麼,你把聖經從頭到尾讀一遍。你和兒子很快相繼成為基督徒,讓我看到上帝的作為是何等奇妙!


不武裝自己,不避開衝突,用同理心傾聽,分享彼此的觀察、想法、感受、需要和心願,讓我倆更為親密,身教也成為兒子的祝福。你支持我在1995年放棄主管職位,做了全職媽媽。數月後還鼓勵我到神學院進修,2003年畢業,成為加州婚姻家庭治療師。我創辦的Parenting ABC,還是你取的名字呢!


上帝的愛,改變我倆的一生。轉眼已結婚三十四年,兒子也娶妻生女。誰能預測到我倆會成為傳道人與師母呢?

 

一路走來,有高山,有低谷,五十多歲了,還是心連心、手牽手。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