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期:愛,在生命轉彎處

【峰迴路轉】2

箴言蜜語

 

文/李玫

 

 

 

「嘟─嘟─」電話鈴響。曉彤看了看顯示盤,是林強打來的。

 

平日上班,林強沒事不來電話,有事則就事論事,少有多餘的話。


「嗯,曉彤,我想跟妳說個事。」


「什麼事?是不是要孩子的生日?」每逢林強需要在表格上填寫孩子的生日就會問曉彤。曉彤常拿林強的忘性開玩笑。

 

「不是。」


曉彤望著窗外,晴朗的天空,幾朵白雲悠閒自在地飄動著。


「我想跟妳說個事。」


「說呀,我聽著呢。」曉彤心想,難得林強在電話裡拖泥帶水。


「嗯。」那邊又不吱聲了。


等了一會兒,曉彤有點不耐煩,「沒事?我放電話了!」


「公司大裁員,剛接到通知,我被裁掉了。」曉彤大驚。


「哈囉?曉彤。」


「什麼?沒聽清楚。」


林強又說了一遍。曉彤的心,立刻像黑雲壓城,沉悶難抑。


「哈囉!」


「哎!」曉彤回過神來,林強在等她答話呢。


「好啊!」 話一出口,曉彤自己也覺得突兀。


那頭沉默。


「好事,是好事。」曉彤突然鎮定下來。她心情沉重,卻裝出輕鬆的口氣。


「林強,你想想,兒子沒出生你就開始工作,一晃,兒子秋天就上高中了。這十幾年你早出晚歸,工作從來沒中斷過。這次算上帝特准你休假,應該高興。」曉彤喘了口氣:「再說啊,人一輩子有幾個十年?休息還不是應該的。」


「好事,是好事,不是嗎?我覺得是好事耶!」曉彤像是自言自語,像是安慰丈夫,又像在說服自己。


放下電話,曉彤眼睛仍盯著窗外,那幾朵白雲,逍遙自得,像正在嘲笑她。


接下來,曉彤滿腦子都在想林強被裁員的事。林強聰明,工作努力,又有博士學位,怎麼會輪到他呢?她想找出合理的解釋。回想自己剛才居然能鎮定地說是好事。平時,對林強可沒有這麼大度。埋怨多、安慰少。林強常說她愛挑剔、小心眼。

 

▲李玫和先生合影於Rice University校園。他們分別獲得該校碩士和博士學位。

 

 

中午,曉彤撥通了徐姊的電話,把上午林強告訴她被公司裁員的事說了一遍,又將自己當時的反應簡單地告訴徐姊。


「曉彤,妳話說得滿有智慧。這時候林強的壓力一定很大,妳這樣替他著想,就是幫他釋放壓力。林強有妳這樣的太太,真是很有福氣啊。」徐姊的讚揚讓曉彤輕鬆了許多。


「曉彤,能用樂觀的態度面對難處,不容易喔!」


「對呀,徐姊,妳不是說生活像一面鏡子,你對它哭它就哭,你對它笑它就笑嗎?」


「曉彤,要哭要笑,往往不是環境決定,而是心境。就拿裁員來說,妳可以覺得天塌下來了,妳也可以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妳的選擇是對的,不把它當成災難,而當成恩典。」


「其實,當時我腦子很亂,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在內心提醒自己要說智慧的話。現在讓妳這麼一說,倒覺得清楚多了。」


和徐姊拉七雜八地聊了很久,曉彤覺得心情好了很多。徐姊吩咐曉彤這幾天要特別注意放鬆自己的心情,對林強格外溫和一些。


窗外,依然是藍藍的天上白雲飄。曉彤內心的烏雲也逐漸散去。



當晚,曉彤特意多做兩道菜,還倒了杯酒。飯桌上,林強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一下酒杯,端起來倒進嘴裡。像是喝藥,皺著眉頭,沉默無語。


「林強,我覺得我們應該抱著感恩的心來接受這事。」


林強仍然低頭夾菜。


「就說這時間吧,不早不晚正好要放暑假,我們可以帶孩子們去野營。既然有休息的機會,就安心休息,不要急著找工作。對了,你不是一直想回國看看爸媽嗎?」


林強停住筷子,抬頭瞟曉彤一眼。


「林強,有句話說的好,生活就像一面鏡子,你對它哭它就哭,你對它笑它就笑。要哭要笑,不是環境決定,而是心境。」


林強抬起臉,看著曉彤,鬆了眉頭:「呵,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什麼時候當夫子了。誰調教妳的?肯定又是徐姊。」


飯後,曉彤拉著林強出門散步。兩人走了很久,談了很多。那晚,風清樹靜,初升的滿月,淡鵝黃色,溫柔又明亮。


之後,曉彤跟徐姊說:「林強本來在家是甩手大爺,在家的三個月,他和孩子們感情更好,回國看了父母,還學會炒幾樣菜,我們也沒有拌過嘴,真是神的恩典!」


後來,曉彤偶爾聽林強的一位鐵哥們提起失業的事,說,「林強提起妳當時的做法非常感激,都快落淚了!」還說,「其實男人最怕得不到太太的尊重和肯定。」然後他學著林強的京腔:「甭看曉彤平時愛耍小姐脾氣,到了關鍵時刻可是豁達。我這媳婦呀,是針尖上落芝麻,難得。」


曉彤每想起林強的背後真言,心裡就滿了甜蜜。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