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期:真心接納

我愛黛西

 

文/周瑋瑋

 

 

像是刺蝟,黛西張開全身的刺,大聲怪叫起來:「妳除了會告校長,還會幹嘛?……」

 

初見黛西,是在我ESL(English as Second Language 雙語學習)的班上。


上課第一天,黛西衝著我這剛上任的新老師,老氣橫秋地問:「喂,我什麼時候可以轉出ESL?從幼稚園上到六年級,快發瘋了!」

 

大姊頭

 

聽她流利的英語、敏捷的對話,的確不像是一般需要語言輔助的外國學生,但既然被列在學生名單當中,肯定另有內情。

 

墨西哥族裔的她,有著黝亮的皮膚,襯著豐腴的中等身型;略為狹窄的額頭下,托著黑白分明但飄忽的眼神;濃密欠打理的頭髮,永遠夾帶一股難掩的頭油味;走起路來,習慣性地將雙手放在那件拉鍊低開的深藍外衣中。外型雖不突出,但講起話來,昂首挺胸,肢體語言豐富,很有「大姊頭」的味道。

 

好奇地到辦公室,想翻閱黛西的學習記錄,頂著棕紅假髮的祕書小姐,用纖纖玉手指著黛西的名字,搖搖頭說:「不用找了,想知道什麼,我告訴妳吧!」

 

黛西來自破碎家庭,父母離異,現與繼父、生母同住。她有學習障礙及情緒控制問題,嚴重時需服藥或外出就醫。祕書小姐對黛西的背景作了一番介紹後,朝我擠擠眼說:「祝妳好運!」我意識到眼前將有場硬仗要打。

 

不出所料,上課沒多久,「老大」黛西開始針對我的教學,當眾予以批評指教。起初好言相勸,還有些果效。但在第一次期考以後,因為成績不理想,黛西對我有了成見。

 

▲謝老師(周瑋瑋)在準備教材。

 

公然挑釁

 

她先抗拒進教室上課,我好說歹說地把小姐請進門,她卻在課堂上傳紙條,講西班牙話,還鼓動其他學生罷課。為了舒緩黛西不平的情緒,我私下與她溝通好久,嘴皮都快磨破了,她不但無動於衷,反而白著眼譏諷說:「誰叫妳沒那麼兇,我才不怕妳!」那副挑釁、沒大沒小的無禮態度,讓人為之氣結。

 

一天,上課後,黛西拿起藏在口袋裡的相機,「啪!」一聲,替鄰座同學照了張相。我大吃一驚,這丫頭簡直是目中無師到極點,立刻要黛西把相機交給我保管,否則只有請她去見校長。

 

話才說完,黛西像是刺蝟,張開全身的刺,大聲怪叫起來:「妳除了會告校長,還會幹嘛?當心告多了,學校讓妳走路!」她情緒激動,掄起身邊的椅子,使勁地摔在地上。剎那間,授課解惑的教室居然變成氣血沸騰的功夫館。

 

我終於忍無可忍,一狀告到校長那裡。

 

不堪

 

坐在校長及心理輔導老師面前,我也激動地敘述自己與黛西間的遭遇,滿腹委屈如濤濤江河,不可抑止。

 

校長先生扶著我肩膀,微笑著說:「黛西的確是個頭痛人物,但她只是想藉著另類行為,反映出對愛的渴望。看得出,妳是有愛心的老師,試著多用柔性的方式鼓勵黛西。」

 

心理輔導老師特別提醒我,與黛西講話,分寸要拿捏得好,切忌傷其自尊,因為她有段「不堪」的過去。

 

這番提醒,更引起我對黛西身世的好奇。到底那「不堪」是什麼,自己又該如何攻破她的心防,冰釋彼此之間的誤會?

 

所謂心病得用心藥醫,我開始給黛西每日一信,將鼓勵的話寫在心型短籤上,在每天下課前交給她。最初,倔強的她並不領情,好幾次還將短籤丟在垃圾桶,棄之不理。但是我並不氣餒,期望有朝一日能打動黛西芳心。

 

轉機

 

過了個把月,近聖誕節的一天午休時間,黛西靜悄悄地站在教室門口:「老師,我可以和妳談談嗎?」「當然可以。」順勢拉出身旁的座椅,並拿出私房餅乾來歡迎這位貴客。黛西將放在口袋的兩手掏了出來,奇蹟似地,開始分享她的內心世界。

 

眼前這不過十二歲的女孩,自小便遭生父慣性強暴,因為不懂如何向周圍親人啟齒、求救,身心都遭受到摧殘。直到幾年前,母親意外發現了父親的惡行,憤然報警,請求法律來保護黛西。父親被判入獄後,黛西受兒童福利法保障,有專屬醫生及律師來幫助她作心理治療及相關控訴。

 

年紀漸漸增長,黛西雖然恨父親凌虐,但又不想逼父親面對法律制裁,走上絕路。每次在法庭見到他,黛西只想知道:爸爸是否愛過她?

 

黛西邊說邊流淚,扯開左手護腕,一道深深的刀痕,讓我倒吸一口氣。那是去年某一天,和媽媽爭吵後,自殘留下的痕跡。

 

黛西的母親,平日忙於工作,有了第二段婚姻後,對黛西的管教,更是鬆鬆緊緊,沒有持續性。

 

愛妳,愛妳!

 

她幽幽地說著:「老師,我活得好辛苦,連親身父母都不愛我,不如讓上帝早點把我接走算了!」我將椅子拉近黛西,哽咽地說:「我愛妳,還有上帝更愛妳!」

 

黛西從口袋掏出一大把我給的心型短籤。「就是因為妳給我這麼多鼓勵,所以才讓我覺得自己被愛。既然上帝愛我,又何必把我生在這種家庭,受那麼多委屈?」

 

「黛西,上帝好比一個建築師,給每個人設計了不同的藍圖,而我們就好像是一幢幢待建的房子,結構及比例,都掌握在祂手裡。建造的過程中,我們會遭遇重重考驗,上帝的目的是讓我們日後變得穩固。好比經過風雨吹打的橡樹,總要比那溫室內的花朵,要來得堅韌挺拔。」黛西低頭不語。

 

▲黛西自製聖誕卡,用三天刻出關愛她的老師。

 

妳是獨特的寶貝

 

「而且,黛西,老師在妳身上發現許多獨特之處。」

 

「我獨特?」黛西瞪大了眼望著我。

 

「妳是指我與眾不同的遭遇嗎?聽來真是諷刺!」

 

我連忙搖頭,「我說的獨特,是指妳與生俱來的特質,妳富創造力,而且很有領導潛能,妳若能發揮個性上的優點,必定能影響許多其他的人。」

 

黛西皺著眉頭,用手撐著沮喪的臉,「很難耶!我覺得自己一無是處。」

 

我靈機一動,從書架上拿出陸可鐸的書─《你很特別》,「讀讀這個小故事,相信妳能獲益無窮,記住,不要因為別人的言語或態度,而否定自己的價值,在上帝的眼裡,妳不但珍貴,而且獨一無二。」

 

黛西黑白分明的雙眼,這時竟流露出以往不見的溫柔。

 

「哦,我差點忘了,老師,這是送給妳的。」黛西將一張自製的卡片,放在桌上,綠色美工紙為底的背景立體襯托出紅色的人物剪影,「這是誰?」我詫異地看著她,「妳啊!老師,這可是我花了三天才刻出來的!」見黛西臉上一抹慧黠,我忍不住擁抱她。

 

「老師,聖誕快樂!」黛西用手擦了擦嘴邊的餅乾屑。

 

「妳也是!」

 

儘管黛西那股頭油味還在,但此刻,從她心底冉冉散發出來的馨香似乎更令人陶醉……

 

 

作者小檔案
周瑋瑋,來自臺灣,現居紐約,為公立學校雙語教師。忙於家庭、工作與教會之間,仍寄情於寫作,享受創作中與生命源頭接軌的時刻。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