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馬來西亞

——向穆斯林宣教之沃土

 

文/莊祖鯤

 

 

每當談到穆斯林的時候,我們腦海裡總是會想到中東。其實,全世界的穆斯林有35%在南亞,18%在東南亞,而在中亞和中東地區的,只有15%左右而已。東南亞地區當中,印尼和馬來西亞兩國不但穆斯林人數眾多,也有數以百萬計的華僑,以及相當興旺的華人教會。因此,談到向海外的穆斯林宣教,印、馬兩國應該是華人教會的首選地區。

 

▲耶穌也愛在印、馬的穆斯林。*

 

印尼─惟一有宗教自由的伊斯蘭教國家


印尼的穆斯林有多少?統計上差異很大。一般常見到的數字,也是印尼官方和穆斯林世界的統計數字,就是印尼人口中有85%是穆斯林,人數多達一億九千萬左右。但是依據宗教學的嚴格標準,則印尼的正統穆斯林只有54%,人數約一億兩千兩百萬,另外還有將近七千萬左右是屬於伊斯蘭民間宗教者(Folk Islam)。因此,若依據前者較高的數字,印尼可以誇稱是世界最大的穆斯林國家。但若是照後者較保守的估計,則印尼在伊斯蘭世界中,只能排名第四。


這些為數眾多的伊斯蘭民間宗教者,大多數是非馬來族的原住民,他們的信仰中混雜了許多原始宗教的精靈崇拜迷信,也成為宣教的優先對象。過去一百多年來,西方的宣教士在他們當中,已結出豐碩的果子來。


伊斯蘭教傳入印尼,最早可以推溯至七世紀循「香料之路」(中國人稱為「海上絲路」)而來的阿拉伯商人。但是伊斯蘭教真正在印尼落地生根,則可能是在十三世紀。那時有許多阿拉伯商人定居在蘇門答臘西北的亞齊(即印尼海嘯發生的地點),建立了東南亞第一個伊斯蘭國家─巴賽帝國。然後透過通商、通婚甚至武力的方式,將伊斯蘭教先後傳到馬六甲、爪哇、菲律賓等地。所以迄今,亞齊人不但以擁有阿拉伯血統自傲,也是東南亞地區伊斯蘭教的發源地。


但是1966年印尼所發生的流產共黨政變,以及緊接著的蘇哈托軍事獨裁,對印尼的宗教情勢發生重大的影響。為了防止無神論的共產黨作亂,蘇哈托勒令印尼人必須在四大宗教(伊斯蘭教、基督教、天主教與佛教)中自選其一,否則以共產黨員論罪。結果一夜之間,就多出六百萬的基督徒來,其中很多是中國人。


蘇哈托也下令查禁華文印刷品及華文學校,以防止中國共產黨的滲透。結果現在印尼所有50 歲以下的華人,幾乎都不懂華語。但是四十年華文教育的中斷,使印尼華人中的佛教與中國傳統宗教受到極大的衝擊,年輕的一代都轉向基督教。以至於目前在印尼五百多萬華人中,有70%自稱是基督徒。同時,印尼華僑極少信伊斯蘭教,因為會受到僑社的排斥,也不被印尼穆斯林所接納。


1998年蘇哈托下臺,造成政治的動亂,如排華暴動,和發生在少數民族與馬來族之間的宗教衝突等。到了2004年,現任總統蘇西洛當選後,形勢有很大的改善,情況較為穩定。


就宣教觀點而論,印尼有許多優勢和挑戰,值得注意:

 

1. 印尼是伊斯蘭教國家中,惟一有宗教自由的國家。


在蘇哈托當政的時期,雖然他偏袒伊斯蘭教,但是在憲法中卻明文規定保障宗教自由。印尼也沒有像馬來西亞一樣,在憲法中禁止馬來人轉信別的宗教。因此,在整個東南亞地區,惟一有馬來人教會公開聚會的地區,就是在印尼。所以,印尼可以作為向馬來族裔(包括菲律賓)傳福音的宣教基地。

 

2. 印尼學習華語蔚為風潮,可以用華語教師的身分,到印尼帶職事奉。


1998年華語解禁後,印尼政府容許華僑學校(其中很多是教會學校)教授華語。甚至,為了讓印尼年輕的一代也能趕上這個與中國貿易之熱潮,政府也在各公立學校開設華語課程。幾年前,印尼教育部長聲稱,要徵求八萬名華語教師!所以,有心到印尼宣教的人,可以先取得華語教師資格,然後以華語教師身分,公開合法地到印尼帶職事奉,正如美國宣教士以「外教」身分(編者註:外語教師)到中國教英文一樣。

 

3. 印尼近年來有福音大復興的跡象


印尼目前有三、四千萬的基督徒,還有數以千萬計的「慕道友」或「隱藏基督徒」。過去十多年,印尼有兩百多萬穆斯林信主,固然引起極端份子的嫉妒與攻擊,但是也可以看見神正在展開奇妙的作為。

 

▲具現代風格的印尼清真寺象徵著較開放的信仰路線?

 

4. 印尼眾多華人基督徒可被徵召為宣教士


印尼有超過四百萬能操馬來語,又熟悉伊斯蘭文化與宗教的信徒,因此若能徵召其中的千分之一去做宣教士,就能培訓超過四千位具有雙語、雙文化背景的宣教士,專門向世界各地穆斯林去傳福音。這是一支極為強大的宣教部隊,是華人教會參與穆斯林宣教時不可或缺的力量。

 

5. 印尼對教會的限制正在加強,暴力事件也在增加。


這些年來,印尼政府對基督教的限制逐漸增加,「伊斯蘭祈禱團」等恐怖組織的暴力活動也更加明顯。但是比起其他伊斯蘭教國家來說,印尼還算是較溫和的地區,民眾也普遍反對暴力,所以是福音的「沃土」。

 

馬來西亞─文明的伊斯蘭教國家


馬來西亞是一個特別的伊斯蘭教國家。前總理馬哈地在位時,聲稱要將馬來西亞建造為「文明的伊斯蘭教國家典範」。但是馬來西亞的憲法卻明文規定,馬來人生來就是穆斯林,且不得改變信仰,馬來人也擁有教育、職業和工商業的特權。因此一般文明國家所高舉的宗教自由和禁止種族歧視等基本人權,在馬來西亞卻未必受認同。對此,馬哈地自稱為「亞洲價值」。


馬來西亞分為東西兩部分,其種族、宗教與經濟狀況差異極大。西馬人口約兩千萬,馬來人佔多數,但是各州差異很大,如吉打、吉蘭丹等州,伊斯蘭教政黨當政,華人很少,基督徒也不到1%。但是檳城(Penang)華人超過80%,且多為福建籍的華僑。


東馬幅員廣大,但人口只有八百多萬,馬來人佔不到一半。沙巴的土著民族佔60%,沙勞越則佔50%。土著民族中基督徒比例很高,而且東馬華人中基督徒比例也超過西馬甚多。因此這兩州的基督徒分別高達28%和42%之多。


雖然馬來西亞給予穆斯林極多的特權,但是調查顯示,華人極少歸信伊斯蘭教。在印尼只有0.4%華人是穆斯林,馬來西亞也只有1%。在馬來西亞的華人穆斯林,有少數是中國回族移民;大多數則是因為要娶馬來女子為妻,或為了取得經濟利益(救濟金)和特權,只好歸信伊斯蘭教,這就更引起馬來人的輕視。而華人只要信了伊斯蘭教,立刻就會被僑社和同鄉會除名。這都造成華人轉信伊斯蘭教的阻力。


馬來西亞華人超過六百萬,其中基督徒有9.6%,而東馬華人基督徒比例較高。這是因為一百年前,中國福建閩清縣衛理公會的黃乃裳率一千多位福州信徒來沙勞越開荒,以至於村村有教會。此外,香港崇真會(巴色會)的傳道人李祥光,也招募數百位廣東客籍的信徒到沙巴拓荒,所以沙巴的客家華人中,多數是基督徒。這是中國版的「清教徒福音移民」模式。


從宣教觀點來說,馬來西亞也有其特別的優勢與挑戰:

 

1. 東馬地區適合建立宣教培訓中心


東馬地區的基督徒比例是全亞洲最高的,甚至超過南韓,這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優勢。同時,東馬地區的原住民族裔很多,如果能利用東馬的環境,建立一個超宗派、跨族裔的宣教中心,就能為東南亞地區培訓不同族裔、語言的宣教士,來向印尼、孟加拉、菲律賓、文萊等地,展開宣教事工。

 

▲沙勞越拓荒先驅黃乃裳雕像。一百年前,他率一千多位福州信徒來此地開荒,以至於村村有教會。

 

2. 可以針對印尼和孟加拉族裔的外勞宣教


馬來西亞由於經濟發展蓬勃,所以引進很多外勞,其中以操馬來語的印尼人最多,約有兩百萬人,其次為尼泊爾人四十萬及孟加拉人三十萬。這些外勞多數是穆斯林,但是因為非馬來西亞公民,所以理論上不在憲法的傳教禁令之列。如果能很有智慧地在這些外勞當中服事他們,或許能結出許多果子來。臺灣這些年來,在條件非常欠缺的情況下,都已經帶領幾十位印尼外勞受洗,我深信在馬來西亞,這更應該是大有可為的事工。某些信主的外勞,甚至可以在馬來西亞的宣教中心受訓,然後差派他們回到家鄉去建立教會。

 

3. 建立宗教對話的平臺


雖然在馬來西亞向馬來人傳福音是被禁止的,然而在學術圈子裡的宗教對話卻是被容許的。馬來西亞政府每年送十萬名以上的學生,到中東國家留學,包括學習伊斯蘭教。因此馬來西亞教育文化水平很高,可能是東南亞地區最合適宗教對話的地方。

 

結語

 

向穆斯林傳福音,很多人認為是「不可能的任務」(Mission Impossible)。但是不要忘記:初期教會靠著聖靈的幫助,在滿懷敵意的猶太人當中,使福音廣傳;二十年前柏林圍牆的倒塌,使鐵幕國家瞬間敞開大門,福音開始再度流入。這些歷史的教訓提醒我們:在神沒有難成的事。所以我們一方面需要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另一方面我們也要以大無畏的精神,把自己好像一粒麥子一樣,願意被埋在地裡死了,好結出許多果子來。

 

▲歷史的教訓提醒我們:在神沒有難成的事。向穆斯林傳福音,是「可能的任務」(Mission Possible)。*

 

 

作者小檔案
莊祖鯤牧師,1970年臺大畢業後,復於1983年獲得芝加哥西北大學化工博士學位,他曾任臺灣工研院化工所部門主管。
其後,回應神的呼召,辭去高薪高職,再度赴美攻讀神學。1995年獲得三一神學院文化學(宣教學)哲學博士學位。

現任波士頓真理堂主任牧師,並與夫人劉真光師母成立「真光協會」,以錄製系列解經及各類專題講座光碟為服事。莊牧師主要著作有《契合與轉化:基督教與中國文化更新》、《宣教歷史》、《宣教神學》、《宣教與文化》、《說禪論道》與《絲路與回宣》等。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