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文化委身服事印尼咖啡族

——專訪洛杉磯慕主錫安堂戴洸華牧師

 

採訪/鄭瓊瑜

 

 

2004年12月26日清晨,聖誕節剛過,浪漫秀麗、氣候溫煦的印尼海濱小城擠滿了度假人潮和忙碌工作的當地居民。歡樂聲中,忽然一陣天搖地動,好不容易地震平息,人們驚魂甫定,不料一場更大的災難正悄悄從海上襲來。


震央位於蘇門答臘外海的九點一級強震鼓起了衝天飛騰的海嘯,許多人還沒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便被大水奪去生命,或是眼睜睜看著心愛的家人被海浪帶走,哭斷心腸卻無力搶救。災難遍及十四個國家,尤以印尼的災情最為慘重。二十三萬條生命驟然消逝,十七個村落沒入海中,將近六十二萬人失去家園和財產,成為流離失所的難民。

 

尋求神的心意


這是一場舉世震驚的浩劫。洛杉磯同工聯禱會在當地華人教會發起募款。戴洸華牧師所牧養的洛杉磯慕主錫安堂雖是會眾不到一百人的小型教會,卻慷慨樂捐;如同馬其頓教會:「按著力量,而且也過了力量,自己甘心樂意的捐助。」(哥林多後書8:3)


海嘯剛發生時,戴牧師曾求問神:「為什麼這樣的災難會臨到印尼?主啊!祢要在這個國家行什麼樣的事?」看到教會弟兄姊妹在金錢上對印尼如此全力奉獻,他進一步禱告:「主啊!祢是否要我們教會為印尼做些什麼?」


耶穌到伯大尼在西門家中坐席時,馬利亞將一瓶價值等同一整年工資的貴重香膏,毫無保留地傾倒在耶穌頭上。那香膏原是當時未婚女孩為結婚所預備的,部分門徒責備她浪費,但耶穌稱讚馬利亞:「她是為我安葬的事,把香膏預先澆在我身上。」


戴牧師看到馬利亞擺上的不是十分之一,不是二分之一,而是全然犧牲的奉獻。為了耶穌,她不惜延誤自己的婚事。而她奉獻的時間點也極為關鍵—耶穌在那之後不久,就被釘在十字架上,為拯救世人流盡每一滴血!


馬利亞全然的犧牲與及時的奉獻,深深觸動著戴牧師。他不禁自問:「當耶穌再來之前,我們還可以奉獻些什麼?」

 

▲戴洸華牧師與師母多年專注於內在生活的追求與教導,如今更委身採取行動去愛神所愛。(照片提供/戴洸華)

 

毅然承接呼召


馬太福音廿四章14節︰「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才來到。」印尼發生浩劫之後,戴牧師反覆念誦這節經文,心中產生了難以止息的使命感。他領悟到向世上的未及之民傳福音,讓神的道廣傳天下,是末世神給教會的呼召,不是可有可無的選項,而是為了耶穌再來做準備。


他決定回應神的呼召,帶領教會走出去,將福音傳至印尼尚未認識神的族群。


以往,洛杉磯慕主錫安堂的弟兄姊妹竭力追求個人靈命的成長,建立與神同在的親密關係,較少接觸宣教方面的教導。


印尼海嘯之後,神不僅感動戴牧師帶領教會踏入宣教領域,還賜給教會一位對宣教極有負擔並接受過完備訓練的同工,每個月一次在主日聚會向弟兄姊妹傳講宣教信息。經過一段時日的教導,以及恆切的禱告,「宣教」漸漸成為全教會的共識,連孩童都能在主日崇拜時帶領全會眾為印尼咖啡族禱告。


戴牧師對於如何帶領教會投入宣教工作曾感到些許疑惑。一位宣教士指點他將教會最特別的恩賜(即教會的DNA)獻給神,戴牧師立即明白,由於教會會眾對於禱告一直極有熱忱,也接受過許多操練與裝備,因此忠心持續地為福音未得之民代禱,求神除去阻攔人心信主的捆綁,賜下傳揚福音的行動策略,便是他們展開宣教服事的第一步,也是他們應當義無反顧,百分之百給神的奉獻。


當時戴師母在神學院進修,正好上了一門「如何向穆斯林傳福音」的課程,心受感動之餘,也應用所學,開始與宣教機構聯繫、收集資料、為宣教士及機構代禱。在禱告等候的數年中,戴牧師曾多次嘗試進入印尼探訪,均未能成行,直到2008年,終於獲得海外基督使團(OMF)一位宣教士的回應。


這位宣教士曾在東南亞服事多年,目前定居洛衫磯,全力動員北美基督徒至東南亞宣教。在他引介下,戴牧師和教會同工出席了一場由一百多位在印尼服事的宣教士組成的宣教會議。


那天,與會的白人宣教士幾乎個個能說一口流利的印尼話,有些宣教士的第二代已在當地服事,其中一位宣教士感染過十七次瘧疾,卻不曾退縮放棄。在這場聚會中,戴牧師及同工們不僅更具體認識在印尼傳福音的需要與困難,也被宣教士的委身與熱情深深震撼。


會中一位美籍宣教士允諾介紹通曉英語的印尼同工,在戴牧師及同工探訪印尼時擔任翻譯。禱告五年後,戴牧師和同工們終於在2009年初次拜訪印尼,邁向另一個階段的宣教服事。

 

服事印尼「咖啡族」


「未及之民」指福音不曾,或不易傳播,沒有任何自立、自養的教會,而且基督徒人數稀少,甚至完全無基督徒的族群。目前全世界約有六千八百多個福音未及之民的群體,佔全球人口近三成。經由禱告與實際探訪,戴牧師和同工們決定專注服事位於印尼山區的「咖啡族」。


咖啡族約有二十萬人,地處交通不便的偏遠山區,族人平日使用自己的語言,但沒有文字,學校以印尼文教學。整個咖啡族沒有任何教會,也沒有聖經。主要經濟活動為農業,居民種植辣椒、玉米、香茅、可可、咖啡等農作物。


拜訪當地需開車十幾個小時,加上山路起伏劇烈,路面多未經鋪設維修,住慣平地的外地人進出當地在體力上是一大挑戰。戴牧師特意在初次探訪之前在北美學習騎馬,適應顛簸路況。


印尼約90%的人民信奉伊斯蘭教,是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國家。雖然政教分離,人民表面上有信仰自由,但基督徒受迫害的事時有所聞。印尼咖啡族多屬基要派伊斯蘭教徒,非常敵視基督,族人若成為基督徒,輕則被趕出家園,重則可能喪命。事實上,「咖啡族」並不是該族的真實名稱,為了保護當地福音工作及基督徒,同工們便以這個族群最具特色的農作物為他們取了這個代稱。


以往,在咖啡族傳福音的主力是幾位居住在當地的印尼馬達族1 基督徒,但果效不彰,戴牧師一行人初次拜訪當地時,整個咖啡族只有兩位基督徒,且都因改信耶穌被逐出家鄉。


向穆斯林傳福音,必須很謹慎靈巧,若身分曝光,將被不留情面地驅逐出境。戴牧師與同工以教師身分拜訪當地,與居民建立友誼,了解他們的需要,協助解決一些問題,並同時服事在咖啡族傳福音的馬達族人。

 

▲於馬達族遇難的美國宣教士Henry Lyman與Samuel Munson之埋骨處。(照片來源:宇宙光光譜月刊2010年7月)

 

以禱告鬆開邪靈綑綁


多數穆斯林從小就與外界信仰隔絕,非常封閉,要讓他們接受福音,往往需要神直接介入。決定以「咖啡族」為宣教對象後,戴牧師和整個教會便持續為福音順利進入咖啡族禱告。而令人振奮的消息也一一傳來!


咖啡族地處偏僻山區,居民除了信奉伊斯蘭教,亦接觸精靈崇拜。一位巫師的太太罹患重病,看遍醫師均沒有起色,巫師別無他法,只好求助多年來一直向咖啡族傳福音的馬達族傳道人,這位傳道人為巫師太太抹油禱告,附在她身上的邪靈立即被趕走,頑疾不藥而癒。


親自經歷上帝的權柄與能力,巫師夫婦明白了誰才是真神,但仍一直不敢參加聚會。此後不久,他們的女兒也被邪靈附身,巫師拿出馬達族傳教士留給他的橄欖油,親自為女兒抹油禱告,順利驅逐了污鬼。經歷這些奇蹟,巫師夫婦於是打開心門接受耶穌成為生命的救主,不再行巫術。神也賜福保守他們一家平安不受迫害。


還有一位本來不信耶穌的男子,做了一個異夢,夢中出現三個代表不同信仰的汽球,其中只有耶穌的汽球可以升到高天,他知道這是神在親自對他說話,夢醒後便主動表示願意相信耶穌。而兩位在某個村落撒種多年的傳道夫婦,不久前又帶領了一對夫妻信主。


這些好消息令戴牧師與教會會眾極受鼓舞,深知他們的忠心禱告,正帶著極大的力量,逐漸解開當地原本難以鬆動的邪靈綑綁。

 

危機四伏蒙神保守


印尼的治安並不好,1998年曾爆發慘絕人寰的排華事件,造成一千五百多位華人遇難,政府至今尚未追究責任。而政府軍與叛軍爭戰二十餘年,目前表面上和解,但背地裡仍相互較勁,不少武裝分子隱匿山區,伺機而動,因此,不論是為政府工作的軍人、警察,或是反政府的叛軍,對外人均相當警戒,惟恐對方來者不善。


過去曾傳出數起傳道人在山路上遭到槍擊、綁架等事件。戴牧師和同工們初次造訪咖啡族時,就遇到膽戰心驚的險境。他們拜訪村長時,村長家裡剛好有一位軍人,一番盤查之後,軍人將他們送至軍營拘留,影印登記所有證件,危急間,還好當地翻譯同工及時找到一位同為主內弟兄的軍官出面處理,幫助他們安然脫險。


除了人禍,還有激烈的屬靈爭戰!


有一回戴牧師請託一位當地的基督徒姊妹邀請咖啡族朋友到她家中聚會,不料當天早晨,傳道人的幼子便被燙傷,中午時分,戴牧師和一位同工忽然無預警地腹瀉至深夜,而當晚仍沒有任何咖啡族人應邀赴會。


隔天一行人至一所大學拜訪,與教職人員相談甚歡,才剛步出校園,一位同工的人中卻開始發麻,進而漫延到手腳,大夥迫切禱告之後,這位同工的不適症狀才漸漸消失。


戴牧師在印尼時曾做過一個夢。夢中他和許多印尼人在一棟房子裡,忽然有個印尼青年手中高舉武器衝進來,要刺殺屋裡的印尼人。為了保護那些印尼人,戴牧師數度用左手奮力抵擋,那個年輕人於是轉移目標欲殺害他。千鈞一髮之際,戴牧師揮出右拳重重反擊。


這陣劇痛讓戴牧師從夢中驚醒,原來他將右拳打在牆壁上,用力之大,讓他的手在回美後仍疼痛了一段時日,可見夢境之真實,如臨現場。印尼當地華人同工得知後告訴戴牧師,他夢中那位年輕人手中所執武器,正是印尼另一族群(計有四百廿萬人)的傳統武器,而這族群昔日曾打敗咖啡族,並操控、壓榨咖啡族人當作奴隸。


戴牧師至此才知道,關懷咖啡族不只要為他們脫離伊斯蘭教的權勢禱告,也要為他們得以從過往族群的仇恨和轄制裡被釋放而禱告,使福音的真光可以進入他們當中。


投入咖啡族宣教之後,戴牧師和教會的弟兄姊妹比以往更火熱禱告並親近神。因為他們真實體會到在危機四伏、環境艱難的宣教工場,任何時刻都需要神的帶領與保護。

 

神賜下策略與機會


2009年至今,神逐漸賜下豐富的資源與合宜的策略。第三次探訪咖啡族時,他們與印尼華人衛理公會取得聯絡,以後將結合當地與北美的資源,一同至咖啡族服事。


當地的一所大學也同意讓同工到該校授課。戴牧師與同工盼望藉此機會與年輕學子建立友誼與信任,並提升他們畢業後至外地求職的競爭力。這些孩子大學畢業後若至城市工作,或到北美進修,便有機會脫離咖啡族封閉的信仰環境,自由地認識耶穌,進而將福音傳回家鄉。


此外,該地出產高品質的咖啡,市場上價值匪淺,但咖啡族人不諳銷售方法與管道,屢遭外界商人嚴酷剝削,導致生活貧困。戴牧師和同工們已開始尋求願意投入資金、有行銷管道的基督徒企業家,以宣教的心向當地咖啡農購買咖啡,幫助居民脫離貧困,並藉此讓咖啡族人認識、體會耶穌的愛。

 

美好的盼望


戴牧師強調,將福音廣傳至各族各民,是神對我們的呼召,為了耶穌再來做準備。他邀請更多教會委身服事廣大的未及之民。若弟兄姊妹需要宣教資訊、有負擔參與服事,或企業家有感動幫助當地咖啡農脫離剝削,請與戴牧師聯繫。


啟示錄七章9至10節:「此後,我觀看,見有許多的人,沒有人能數過來,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的,站在寶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樹枝。大聲喊著說,願救恩歸與坐在寶座上我們的神,也歸與羔羊。」


神將這段經文賜給戴牧師和洛杉磯慕主錫安堂的弟兄姊妹,也描繪出一個令他們心嚮往之的美好異象:將來,在天上,他們將與咖啡族以及其他族群一同在寶座前歡欣敬拜,高聲讚美羔羊耶穌基督……

 

想聯繫戴洸華牧師?來信請寄—
E-mail: revivalzion@yahoo.com

 


馬達族是印尼基督徒最興旺的族群,這個族群曾強烈排斥基督信仰。1834年時,兩名年輕美國宣教士Henry Lyman與Samuel Munson歷經萬難進入該族,卻遭到殘忍的烹煮殺害。奇妙的是,這兩名宣教士殉道那年,德國宣教士羅民森(Ingwer Ludwig Nommensen)出生了。1862年,羅民森歷經一百四十二天航行到達馬達族,神幫助他多次脫離險境,前三年帶領了三個人信主,十二年後信主人數已達兩千人,1918年羅民森去世時,馬達族約有二十萬人信主,1991年時,這個族群的基督徒已高達三百萬人。目前馬達族除南部的曼特寧族信奉伊斯蘭教,大多數族人均為基督徒。

 

 

記者小檔案

鄭瓊瑜,來自臺灣,與先生、兒子定居北加州,享受簡單、平凡的家居生活。平日喜愛閱讀、旅行、露營。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