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心語】

如何讓耶穌作教會的主任牧師

 

文/許宗實

 

 

近來心中有一個很強的感動,我問自己:「怎樣能真正讓耶穌在教會中作主掌權?」主說:「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 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他。」(馬太福音16:18)這裡清楚說,教會不是牧師的,不是長執的,也不是會眾的。教會不是我們的,是主耶穌的。然而究竟要如何才能讓耶穌真正作教會的主任牧師呢? 這是個極難回答的問題。

 

我看歷代的信徒與教會都有心做好,所以才產生許多宗派,嘗試各種模式:

 

1、有的是由教皇或主教來領導,有好的,有不好的,也有多人受過權威人士的傷,對權威難信任。

 

2、有的教會走另一個極端,民主制,由會員投票,不管成熟不成熟,只要是會員就能投票。某教會牧師任期到,是否續聘,經一番討論,最後召開會員大會投票表決,有資格投票的共六十位,結果二十九票贊成牧師留下,三十一 票贊成不再續聘,所以牧師被請離開。

 

3、有的教會是長執與牧師一起治會,互相制衡。曾問一朋友:「新參加的教會怎樣?」他說:「牧師修改會章全為他自己,所以同工們站在同一陣線上,正在抵制他。」


這都是層出不窮的教會風雲,處處碰壁,路路不通。

 

教會如何由神作主

 

既非極權,亦非民主,應該是神主—由神來作主。但是怎樣做才最理想?有路嗎?我想到幾點:

 

1、若讓神作主,開會時就不是說,「我想」或「我認為」,而是「我聽見」。人的自我先放下,一同去尋求主面,聽主聲音。三個人的合一不是每個人堅持其三分之一,是人人歸零,讓上帝有完整的「一」。像交響樂團,每個團員把自己預備到最好,但在演奏時人人把自己放下,全看指揮,或彈三分鐘,或只敲一下,都不嫉妒、不比較,因為耶穌是指揮,祂是主任牧師,這樣奏出的才不是噪音,而是任何單獨樂器所無法彈奏出的美妙交響樂啊!

 

2、但這樣的領袖團隊必須相當成熟,「孤兒的靈」都已經得醫治,有安全感,不必用恩賜、表現或頭銜來證明自己。「孤兒的靈」是指不覺得有爸爸、有安全感,所以處處要靠自己,用成就、頭銜等來證明自己。若有人沒被提名,或提名了但沒被選上,就罷工或離開教會,那正證明不選他是對的。領袖的職責不是要出頭,貫徹自己的主張,而是要保護神所要做的。我看,教會的問題都在這裡,放下自我可能是最難的了。我們都曾經絕望,幾乎放棄,但今天在七年「回家」的同行中,我略見端倪,我看見黑暗的通道末端終於有光出現,我抬頭,我驚喜,我將自己撐起,一拐拐地向前奔跑,顧不得全身破縷,腳步蹣跚。

 

3、這樣的同工還需要變成家人,互相委身,不因偶被冒犯,一不高興就換教會。我與許師母因有婚約在,不輕易跳槽,才披荊斬棘,鐵磨鐵磨到今天,不只互相忍耐,反倒是恢復了舊情恩愛,甚至還超越大學時所有的,能由衷地彼此欣賞、珍惜。教會能如此嗎?那是需要付向己死的代價去得來的,多難啊!但若是天父爸爸所渴想 的,那麼我願意赴湯蹈火,冒死不辭。

 

4、是用靈,不是用思想,否則緣木求魚永遠無法真了解神。「耶和華說,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以賽亞書55:8),「除了神的靈,沒有人知道神的事」(哥林多前書2:11)。與神溝通不是用人的思想,是用靈,我們的思想必須被改變。先要高高興興地去死—「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還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羅馬書12:1-2)

 

那種更新變化不是從不好變好,是蛻變,像毛蟲變蝴蝶,前後幾乎全無相像,且當中還要經過死了一般的蛹的階段。試想,荷花池底爬著的孑孓,在蛻變成蜻蜓之前如何能想通牠的哥哥姊姊們在水面上低空飛翔是甚麼樣的滋味啊!

 

不妨想像一下:有一天亞伯拉罕告訴撒拉:「神要我們離開吾珥。」撒拉說:「甚麼?!去哪裡?去多久?要準備多少食物,一星期?一個月?」亞伯拉罕說:「我不知道,只是耶和華如此說。」撒拉說:「你一定是一意孤行、執迷不悟!」亞伯拉罕說:「說的也是。」好在撒拉的心意也已經更新變化過,所以她的思想能順從她的靈,末了能說:「我猜這是可能的,因為聖經中聽從神的人物都是相當一意孤行的。」於是兩人用靈分辨之後就照著耶和華的吩咐去了,成為地上萬族的祝福(參看創世記12:3-4)。

 

這就是為甚麼說摩西知道神的法則,以色列人只曉得神的作為(參看詩篇103:7)。知識善惡樹與生命樹的分別也在這裡。然而教會裡大多數人對這方面是很少操練的,包括我自己。教會專注在信仰的初階,只求信了主有教會可去、有崗位服事,主日作作禮拜、聽聽道,孩子上主日學不學壞,至於是否真懂神的心、明白神的旨意、聽神的聲音,那全不在我們所關注的項目之內。

 

5、如何聽神?每天願意花時間,不匆忙,安靜地在祂的同在裡浸泡,也許一小時,讓你的靈去翱翔,直到有領受—不是從思想來的,是靈裡的。把感受寫下,也許是一個念頭、一句話、一段經文,然後去反復思想。聽神時,罪會攪擾使我們不能專心聆聽,所以思想要清空。平時就操練,開車、行路,意識到神的同在就與祂溝通。工作中隨時可以停下來幾分鐘和神對話。睡前向神傾述你的愛,醒來時不立即起身去做事,繼續昨晚的交通,問祂,今天要我做甚麼?有特別的吩咐嗎?如此個人學習聆聽,集體也每週一起操練,試著讓神作主掌權,讓耶穌作主任牧師。不要怕錯,怕錯就不敢學,也不會有突破。

 

最近我終於想通了:像列王紀下第七章在撒馬利亞城門口的四個大痲瘋患者 ,我想,我們都盡力了,幾千年來不過如此,能再壞到哪去呢?還不如冒險試試,給神機會,讓同工會一致通過,正式寫聘書,請耶穌來作我們的主任牧師,那總比我們做得好呀!

 

趁有餘時

 

願這世代有更多這樣的教會興起,這是我多年的夢,或許也是主的夢吧。在這關鍵的末世,趁還有剩餘的一點白晝時間,有誰願意向主有心,一起來做這兩千年來早就該做好的天國的實驗?祂不只是交響樂團的指揮,祂是神,是天父爸爸,教會是祂的家,祂配得到一個家、甜蜜的家,不是外面的建築,是裡面的我們—我們是祂的家,和樂相愛,是給世人與天使觀看的樣品。

 

 

作者小檔案

許宗實牧師是微生物學博士、芝加哥三一神學院道學碩士,目前為美國新澤西州傳福中心主任牧師。著有《飛出鳥籠》一書。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