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不簡單

——從日劇《校對女王》到《神國》的編輯與校對

 

整理/吳信惠

 

 

甚麼?《神國》雜誌總編蘇文安老師又出作業給同工團隊了!
甚麼?蘇老師說要我們看日劇《平凡不簡單—校閱女孩河野悅子》!
甚麼?看完還要寫回應?
然後,蘇老師傳來一份很有分量的信:

 

擺對位置,全力以赴

 

假設教會或KRC是以事奉來讚美主的交響樂團,每一位事奉者職份雖有不同,但在主的眼中卻有同樣的價值。世界知名的交響樂團指揮伯恩斯坦認為在交響樂團裡,第二小提琴手的位置最難能可貴。

 

伯恩斯坦說:「我可以找到很多第一小提琴手,但是要找一個能勝任的第二小提琴手,卻很不容易。第二小提琴手的技巧,可能和第一小提琴手相當,但他要能夠配合首席,又要能呼應整個樂團;不僅琴藝要佳,還要能不強出風頭,和樂團有美好的配搭。」

 

沒錯,在團隊中,每個人都有一份特長,然而惟有彼此支援、互相配搭,才能發揮最大力量,獲得那位天上的指揮所悅納的果效。

 

最近信惠和俐理老師大力推薦一部2016年熱播日劇《平凡不簡單—校閱女孩河野悅子》(又名:校對女王)。女主角河野悅子陽光、創意、心直口快,愛打扮愛漂亮。她向一家大出版社求職,一心想進入旗下時尚雜誌的編輯部,一連七年鍥而不捨應徵,第七年好不容易被聘用,卻被送到集團大樓地下室的校閱部,專門負責找書籍和雜誌原稿中的錯別字,及確認人、時、地、事、物等資訊。結尾時,女主角的男友對她說:「妳是那種即使夢想在別處,也會全心全意做好手上工作的人。」

 

這世上有人夢想成真,也有人無法實現,有人做引人注目的工作,有人卻默默無聞。但無論做甚麼,校對也好,維修公園裡兒童遊樂設施也好,維修捷運軌道或陸橋的螺絲釘也好,甚至是作家庭主婦也好,他們在不為人知的角落裡,竭盡全力將手上的工作做好,做到讓人感覺理所當然、感覺不到這些幕後英雄的存在,而這正是他們存在的目的。

 

若能做到這樣,那麼,循環往復的每一天,都變得有意義且無可替代,這樣的人,就是「平凡不簡單」啊!所以,才有這麼一句話:「世界上只有小角色,沒有小演員!」

 

親愛的同工們,你我在教會、KRC、家庭或職場的交響樂團中是扮演甚麼角色?也許像第一小提琴手,始終是眾所矚目;也許像第二小提琴手,需要支持、協調、配合其他團隊成員;或者,可能像負責打擊樂器的,只被分配在特定時刻、做某件特定的事;也很可能,你我全然隱身幕後、支援別人。最可能的情況,是在某些時候、某些場合,我們是第一小提琴手,而在另外一些場合,我們不得不扮演第二小提琴手,或是在整個演出過程中只負責敲一聲鑼、鈸或定音鼓的那一位,甚或成為根本不在臺上、只在演出前後打理場地及設備的後勤人員。但無論如何,你我都是團隊中不可或缺的一份子,都必須聽從指揮,與所有其他團隊成員配搭。

 

既然蘇老師都說到這份兒上了,同工們就全力以赴,從忙碌中的事奉與生活瑣事中抽空留白,看個日劇吧!感想陸續傳來……

 

首先,藝術企編周蘭惠老師傳來她的感想:

 

用誠實的心靈進入美的範圍

 

校對,給人印象是個隱藏在幕後的工作,也許近乎於單調呆板。女主角熱衷時尚,每次出場都有不同的行頭與搭配,一心總想進入時尚圈,怎麼看都不像是可以幹這行的料。然而,任何事物只要用心,總會學到一些東西。隨著對工作的投入,女主角的閱歷角度也隨之不同,最後她願意放棄儕身心儀的夢想職位,原因就是要忠於自己,做個誠實的人。

 

也是,外表無論多麼亮麗,但沒有一顆誠實的心靈,再怎麼炫,都不能進入美的範圍。我們的人生,有時就像一名校對,有許多時候,為人默默地把關,雖然在人前沒有聚光燈下的光環,但卻仍可以展現特有的溫度與高度,讓自己與他人都有感動!

 

▲女主角河野悅子用誠實的心靈進入美的範圍。

 

過幾天,最愛做筆記的特約撰述廖美惠傳來她的觀賞記錄:

 

默默地守護「理所當然」

 

《校對女王》劇中有二小段對白,在我腦海中一直盤旋不去。

 

暢銷書名作家與二十年不見的兒子重聚後,某日兒子問了他一個問題:「你沒有朝自己最初夢想的風格去寫作,而去寫迎合大眾的暢銷書,一定很痛苦吧?」

 

作家父親回答:「不!我覺得很幸福,因為我滿足了讀者的需要。讓別人滿足, 不僅帶給別人幸福,也帶給我自己幸福!」

 

每個人,一生中都曾經有自己最初的夢想,但夢想有時會轉彎。此外,劇中另外一位資深校對也對女主角說過一句話:「校對若錯誤就是全公司的錯誤。我們的角色就是默默的『理所當然』的守護者!」看似不起眼的校對工作,竟是全公司信譽最重要的守護者。

 

不論做任何事,從事任何工作崗位,當我們能感受到帶給別人幸福的「被需要」感時,自己也會感到幸福,產生動力,樂意成為一名默默的「理所當然」的守護者。

 

對於社會上、教會裡、家庭中的許許多多默默的「理所當然」的守護者,我們應該心存感激。在此,也對多年來在KRC團隊中默默的「理所當然」的守護者,致上我最深的謝意。

 

▲默默地守護「理所當然」(劇中名作家父子對話)。

 

把日劇當成作業又要寫回應,其實不簡單,每集都要認真欣賞、咀嚼對白、蘊釀感想。所以很久一段時間,大家都處在「蘊釀」狀態中,直至單元企編傳出催稿信。團隊中一向極認真的特約撰述簡海蘭傳來她的回應:

 

努力認真的心最美

 

有些事情,是只有喜歡才能做得成的,尤其是費心費力的校對工作。女主角費盡心機擠進出版公司,連地下室的校對部門也願意屈就。然而,久之,她卻能從認真工作中得到許多難忘的經驗,令她受用無窮。

 

由於校對自己所喜愛作家的文字,不能冷靜地校對而出錯;由於得意忘形,所校對的成書封面上少了一個字,當同事們大家幫忙及時更正,趕上了新書發表會,期間,她得到主編的諒解:「每個人都碰過那種情形。」大家同心合意地幫她補正錯誤,那種沒有抱怨、只有彌補的精神,那種深刻反省、道歉感恩的心意,藉著發自心底的一句:「讓大家操心了!」使人心的美善表露無遺!

 

女主角藉校對過的各類型書,在服裝雜誌的構思上產生出許多正能量,能對讀者講出真心話,亦能作個真誠面對自己的人。因此,可愛美麗的女人,不是光有漂亮的臉蛋兒,還要有努力認真做好分內工作的一顆心。那看似平凡的校對工作,竟造就出這位不簡單的「校對女王」!

 

▲努力認真的心最美(劇中校閱部的部分成員)。

 

曾在2016年神國遊輪之旅主領「詩與遠方」新詩創作班,也是本刊執編的李文屏老師傳來她帶著望向遠方思維的回應:

 

誰動了我們的存在感

 

十集電視劇《校對女孩》輕鬆、有趣,又給人啟發。第九集中,美麗直率的女主角河野悅子進入人生低谷,抑鬱消沉,在我看來卻是故事的高潮,點到了一個人人面對的問題:存在感,或價值感。河野悅子因敬業指出問題而被誤解和打擊,被諷為「想刷存在感」。本來她就感覺校對工作就算累成狗也沒人知,有些失望,這下更覺灰心,失去了一貫的熱忱與活力。好在有人打擊,也有人鼓勵,讓她看到公園、電氣等理所當然的設施後面都有大眾未見的人在維持這份「理所當然」,看到幕後的意義。這使她可以重新作回自己,大膽而亮麗。她內心的存在感回來了,面對熱嘲冷諷可以底氣十足、有禮有節地回應,從被他人的消極態度影響,到自信滿滿影響他人。

 

其實誰不需要存在感呢?問題是,誰賦予人存在感?誰又偷走了這存在感?河野從意義中找回她的價值和底氣,我的存在感也曾一度弄丟,感謝主,祂將它找回,還給了我。

 

▲河野悅子:誰動了我的存在感?

 

編輯團隊的大師姊、特約撰述韓甲華很仔細地觀賞此劇,還認真地去查詢日文單字及相關詞,非常誠懇地寫下她的感想:

 

緊緊跟隨神負起責任

 

劇裡有位不負責的責任編輯貝冢,他媚上欺下,愛搶功勞卻不願擔當,像條章魚有危險時就噴墨汁逃離現場,女主角河野悅子見到他就翻白眼喊他「章魚」,意思是「討厭鬼!」「沒承擔!」

 

當貝冢看見作家桐谷形槁心灰以送貨糊口挨日子,頓時覺悟出自己的惡言惡語加上不負責,絞碎了有天賦有理想的年輕人的作家夢。為了贖罪,他等在桐谷寒傖的公寓前,暮色已濃,當桐谷走近,天地一片茫茫不清,有一個如樹身影立正緩緩彎下到腰際,頭垂向地,貝冢在行最尊敬的九十度鞠躬禮求恕,我的淚漾出了眼角。

 

貝冢向編輯部部長力薦桐谷,那一聲「我負責!」是突破!是成長!為趕在清晨六點將桐谷的小說送印刷廠,放下身段彎腰求人,從入夜到天明,像幫傭般奔跑遞送,「陪伴與服事」是他悔悟後的行動。

 

「坦承全部的責任」是讓人想到就要不寒而慄的。我的天性不愛當第一,神教導人卻很奇妙,祂將我放在一個必須負責的位置上,像磨墨般溫和地研我,直到我答應不再躲閃逃避。每天清晨,我先和神會晤,才與人見面,就如詩人所說:「我心緊緊地跟隨你,你的右手扶持我。」(詩篇63:8)祂給我夠用的力量與恩典,使負責任並未如我想像那般困難。

 

▲責任編輯貝冢(右)向被他嚴重斫傷的作者桐谷鞠躬求恕。

 

去年加入編輯團隊的關係單元企編鄭瓊瑜,初接觸文字事工便是從校對做起,她傳來加入團隊後的第一篇作業:

 

隱藏在基本功裡的揮灑空間

 

多年前參與教會文字工作時,我的第一個任務便是校對。當時心裡認為「校對」只是改錯字枯燥工作,因此和劇中女主角一樣有些失落。這部劇集打開我的眼界—「校對」原來有這麼大的揮灑空間,校對和作者、編輯共同努力,方能打造出優秀的書籍與雜誌。

 

劇中女主角的熱情與工作成果感染了同事、贏得作者與編輯的尊敬與友誼,對校對工作也逐漸難以割捨,但工作並非一帆風順。她曾全心全意投入一位部落格作家的處女作,在校對封面時卻掉以輕心,直到書籍印刷成冊才發現出了大錯。一字一句仔細檢查,確保內容用字正確,雖然枯燥,卻是校對最重要的基本功。我不久前也曾犯下類似的錯誤,所以感觸特別深。

 

感恩的神國團隊

 

《神國》雜誌至今走入第十三年,許多劇中場景,在編輯團隊中也出現類似的狀況。曾經,封面在準備印刷的當下才看到英文單字少一個字母,英文美編卻在飛往印尼的旅程中,她一下飛機馬上打開電腦趕緊修正再傳出。整本雜誌在經過二校、三校之後,蘇老師想到文章中有一句仍需修正才能完全表達。美國的夜裡,臺灣的中午,在電話中請臺灣的編輯再衝去印刷部「搶」出來修改。

 

《神國》雜誌的編輯同工個個也都身兼校對同工,不分日夜地在規定時間內,盡心竭力完成校對工作。提起校對,不能不提團隊中公認的「校對女王」林敏雯。溫柔纖細的敏雯,認真不茍,字句使用未精確、錯字、點錯標點符號、空格,很少能逃出她那雙銳利的校對眼。看完《校對女王》後,可愛的敏雯幽默地要求在校對標準作業程序中加入「校對時打扮穿著要時髦!把自己和手上的文章打理得整潔得體、賞心悅目,是專業精神的表現。」

 

當然,每期《神國》最後把關的是總編輯蘇文安老師,鉅細靡遺。蘇老師不僅在編輯課中把編審與校對認真教導過,在文字服事中也以身作則從不馬虎。

 

▲《神國》雜誌溫柔可愛的「校對女王」林敏雯。

 

除了美國團隊的同工們,更要感謝陪我們走過十二年的天恩出版社及臺灣同工,阮炫梅是《神國》雜誌不離不棄的美編,常常努力、耐心地配合,細心設計。也要感謝過去的臺灣執編翁靜育與鄭斐如。靜育接受我們丟給她的大批文稿,請她善後,她都溫柔對待;斐如願意與新手配合,接到頁數不對的落版單也能處理得當。還有許多「族繁不及備載」的幕後同工、義工等在默默付出。感謝大家!

 

為甚麼要這麼認真地編輯一本免費雜誌?因為是神的託付,是神賜下文字事奉的夢與熱情,祂的奇妙恩典把我們聚在一起,祂才是雜誌的總舵手,不僅守護雜誌所傳達的信念與異象,也守護了我們的心。

 

 

編者小檔案

吳信惠,本刊編輯,喜愛看集數不多的劇集。喜歡旅遊、寫作、美食。感恩於參與文字事奉。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